<div style="text-align: left;"> 中国军方对于东海防空识别区和钓鱼岛问题突然宣布重大消息,让世界感到震惊。据悉,这次中国突然下令将钓鱼岛及周边海域作为导弹靶场,并称解放军已经将1000枚导弹对准日本。</div>

这也就意味着,中国为日本头上悬了一把锋利的剑。日本国土有限,很难承担的起1000枚导弹的轰炸。中国军方的这一消息,让日本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手足无措。就连奥巴马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感到不可思议。美国空军参谋长马克-韦尔什上将11日在美国企业研究所说:"我希望这不是一个冲突的平台。我希望这是一个沟通的平台。"

韦尔什说:"我想这要求我们彼此更加认真地沟通,并理解如果我们设立的防空识别区与他国重叠,那在交流中就可能有潜在的错误和误解。这种讨论需要发生,而且需要的是一种国际性讨论。" 美中两国的军事关系也可以为双方坦诚对话提供一个选择。韦尔什说:"我认为美中军事关系永远不会成为美中双边关系的支柱,至少在不远的将来不会这样。但是我们希望它是双边关系中起连接作用的一部分,可能允许我们就防空识别区的问题进行沟通。" 韦尔什补充说,他已经公开邀请中国空军领导人访美,希望中方能在2014年的某个时候接受邀请。这可就在上世纪90年代末,美国专家估计中国永远不可能在军事上赶上美国。不过,眼下美国不得不承认,中国军力的飙升。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5日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其中列举了美国几次错误评估中国自主研发武器进程的案例。 中国军事现代化的进程包括自行研发武器系统,其中一些项目的发展、采购和部署的进程超过了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估计。

根据对四个案例的研究,公开发表的美国政府分析报告对中国武器的自主研发趋势并没能得出一个可信的结论。美国没能预测到2004年中国海军推出“元”级潜艇,更没有料至蜷涮榷艇可能使用不依赖空气的动力系统。

美国官员对中国反卫星武器发展非常敏感。多份报告显示,美国官员知道中国可能在2007年测试反卫星武器,虽然他们可能没有估计到测试的具体时间。然而,美国政府分析人士准确地预测了几方面的发展,如SC-19反卫星系统。

美国还错误地估算了中国自主研发武器的速度。美国情报部门知道中国在20О8年研发陆基反舰弹道导弹,美国国防部官员估计,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在2010年12月取得初始作战能力,可是中国和台湾的媒体都报道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早已经实地部署。 美国原先估计,中国在年对第五代战斗机歼20进行样机试飞,可是美国又一次低估了它的发展速度,中国2011年1月就进行了试飞

鉴于东海和钓鱼岛目前紧张的局势,中国大量导弹对准了日本,可以说解放军已经具备了让日本亡国的实力,日本最好认清形势,以历史为依据,不要再对中国和周边国家做出违反常识的事情。

作为经济崛起的中国,首先拿起的武器当然是钞票武器了,央行昨日狂抛日股6千亿,安倍急电跪求北京收手意味着,中国军队已经完全管控东海。

美国媒体文章原题:一场美中战争会是什么样?

试想:某天清晨,1000多枚中国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组成的火力网,正向台湾的民用和军事目标发起攻击。就在美国驻扎冲绳的空军紧急驰援之际,中国开始向美防空和瞄准系统实施破坏性攻击。第二波导弹齐射,摧毁至关重要的军事卫星。

第三攻击波如暴雨般向(美军)基地倾泻,炸毁战机并令跑道瘫痪。同时,美航母战斗群从日本火速驶向台湾海峡。

但在缺乏卫星预警和其他数据情况下,面对向其飞奔而来的中国“航母杀手”导弹,美军反导系统已处于劣势,尽管竭尽所能,仍被数枚导弹击中,致使航母飞行甲板报废。强大的美国空军和海军力量已无用武之地……

中国导弹饱和攻击足以将美国逐出西太平洋

尽管以上远非(战争)全貌,但对美军而言,这种假想场景是最可怕的梦魇。当然,即便(北京)最近常就钓鱼岛争端展示力量,美中间目前也不会爆发战争。但正是这种有可能成为现实的场景有助于(两国)远离战争。

显然,美军仍是世界上最令人生畏的战斗力量,在一对一层面上尚无对手。

但美军会发现任何以核“末日大决战”收场的长久战,代价都太过高昂。北京也对此心知肚明。因此,中国的军事战略并非使本国走向一场无法取胜的全面战争,而是着眼于更小但更算计精明的目标:将美国排挤出中国的后院。

有了1996年的教训,二炮正在不遗余力地发展反航母能力

由于仍对美国在1996年台海危机期间派出两个航母战斗群所造成的尴尬耿耿于怀,北京正试图通过掌控由美国长期主导的太平洋,来展示自己与日俱增的威望。

显然,美军仍是世界上最令人生畏的战斗力量,在一对一层面上尚无对手。但美军会发现任何以核“末日大决战”收场的长久战,代价都太过高昂。

其实,许多正在研发的此类武器系统永远不会被用于实战,但这种假想中的军备竞赛意义重大。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官曾表示,中国的“反舰导弹等是令我们尊重的科技发展,但没必要害怕。”

与此同时,尽管美军拥有科技优势,但中国军力正呈爆炸式壮大,已有能力确保即便是一次小规模冲突,也将比美国过去几十年来见过的任何冲突更为致命——这也正是它不会成为现实的原因。

一、美国宣布放弃门罗主义。

11月18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在华盛顿“美洲国家组织”发表演讲时表示——“门罗主义的时代已经终结”、“今天的美国做出了不同的选择,美洲国家间关系建立在平等伙伴关系和共同责任基础之上”。克里称:美国将不再发表声明,决定何时、以何种方式干预其他美洲国家的事务,而是把其他国家看成平等的伙伴,共同分担责任,加强在安全问题上的合作,以此推进价值观和共同利益。他还呼吁美洲国家扩大新能源合作,应对气候变化挑战。

如果能在拉美地区推广新能源,在墨西哥推广风能,在智利和秘鲁推广太阳能,在美国和阿根廷推广天然气能源,当地经济将率先受益,美洲面临的气候变化形势也会得到缓和。。。

没有鸣炮、奏乐、敲锣打鼓。。。看起来,美国人在宣布放弃门罗主义时十分低调,显得平静、镇定、淡然而从容;而且,克里特意将其局限于美洲,仿佛门罗主义 真的只是事关美洲地区事务和政策,而与世界其他地区国家无关;仿佛放弃门罗主义真的只是美国人告别陈旧的历史,而与现实国际秩序无关。——这当然是假象。

在平静淡定的假面具下,掩藏的是山姆(美国)对自身“百年豪门一夕衰落”的回顾与反思,是深深的无奈,是无尽的惆怅,是难以对人言说的痛苦、感伤、黯然销 魂。。。我想,克里演讲时,及众多美国人在听他演讲时的内心感受,应该正是美国经典传世作品《飘》(当然译为《随风而逝》更传神),所带给他们的那种感伤 与震撼。

是的,这一刻,美国人在尽可能悄无声息不事张扬地举行葬礼,告别那个美国无所不能独霸全球的旧时代。它当然不止关乎美国,不止发生在美洲,它是席卷全球的历史潮流的必然进程,是国际力量对比此消彼长的必然结果,是以实力为后盾的国际秩序重塑的必然要求。

略为回顾下。所谓门罗主义,是两百来年美国外交基础政策之一,是美国霸权力量的集中体现。它于1823年由时任美国总统门罗提出,宗旨为“美洲是美洲人的 美洲”,即在拉美创建以美国为盟主的体系,排斥欧洲列强的影响。这一原则后来被历任美国总统用作干涉拉美军政事务的借口。自提出之日起,门罗主义即成为美 国在拉美地区巩固其势力范围的代称。摄于美帝逐日增强的实力,欧洲(实际上是被美国人嘲笑的“老欧洲”)列强基本默认了美国的这种“特权”或者霸权。只是 奉行扩张主义的苏联,在其鼎盛时期对美国的这一“特权”发起过强硬挑战。

但即使有引发核大战的风险,美国对苏联在此地区的挑战,也回应以“不!”——“古巴导弹危机”,凸显的是美国维护拉美这个“后院”的坚决态度。直到今年的4月17日,克里还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说:“西半球是我们的后院,对我们至关重要”。现在看来,克里当时的这个证词,完全是美国迫于国际情势,即将调整其拉美政策,放弃门罗主义的先兆。

克里4月份作证时的“后院说”,引起了拉美国家普遍不满和“愤怒”,甚至导致玻利维亚驱逐美国国际开发署人员,这迫使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不得不解释说:这是一种误解,“美方仅是想表示我们是邻居和好朋友”。

但是,这一次克里宣布放弃门罗主义,美洲国家的反应却是波澜不惊——与美国的故作镇定不同,美洲国家表现平静,是因为它们非常清楚:美国之所以放弃门罗主 义,不是它幡然悔悟、“改恶从善”对美洲国家示好,而是它因实力下降而无法保全其全球霸权时的战略调整,是它在与中国的全球大博弈中既无奈又巧妙交出的利 益筹码——不错,迫使美帝在此时低调放弃其执行了近两百年之久的门罗主义的,不是美洲国家的兴盛强大,不是欧洲强国的卷土重来,也不是继承了苏联帝国的俄 罗斯在重整旗鼓后的再次进攻,而是中国力量的崛起。

从何得出以上结论?分析如下:

1。中国的崛起,必然要求与其实力相称的国际地位,必然要求美帝在全球范围让渡权利与权力。全球有识之士都已 认识到:当今世界政治版图,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且即将发生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巨大变化。而这个变化,主要在中美博弈中进行。世界的领导者,也即将在中美 之间轮换。如何确保这一次“轮换”有序、“非暴力”进行呢?这是人类共同的课题——历史上的霸主异位,绝大多数都是以武力实现,近代以来,只有英国与美国 的霸权交接,是在非战争状态下完成——即使如此,它也是在经受两次惨绝人寰的世界大战,以武力击败其他挑战者尤其是德国日本的武力挑战之后才告结束。

当苏联在与美国的争霸冷战中倒地遽亡之后,美国的“智库”炮制出“美国特殊论”、“世界中心不再转移论”,妄图欺骗各国,达到自己千秋万代长霸世界的目 的。这当然是痴心妄想。旋即,美帝发现:“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中国实力大增,已然对美帝霸权形成致命隐患——中国要求改变既有秩序,主张权利,但只以武 力为后盾,却并不诉诸武力,也不与美国“冷战”,而是锐意发展经济,并且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捆绑在一起求发展。也就是说,崛起的中国,对世界主导者地位和自 身权益的追求,已呈现出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特征。这同样要求美国改变其争霸、保霸的固有逻辑,而换以新思维。

那么,中国的崛起,在国际秩序中要求什么样的权力权力呢?这只要简单看下两次世界大战对中国的后果,我们就该明白:西方列强(含日本)的“国际社会”,亏 欠中国的是何其多!——一战,我们是战胜国,但“国际社会”缔结的巴黎和约,却要求中国将德国霸占的中国山东一应权益转移交付给日本;二战,中国是主要抗 战国,是牺牲最大的战胜国,但是,二战结束快七十年了,我们依然是一个分裂的国家!理想很丰满,现实就是如此骨感!

作为一个13亿人的世界第一的人口大国,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个一战、二战的“战胜国”,如果迟迟不能解决统一问题,我们却还奢谈什么“崛起”、“复 兴”之类,岂不显得滑稽可笑?如果我们还要协助美国维持这样一个国际秩序而不求改变,那不仅仅是美帝,就是我们自己,也属于大逆不道、“反人类”啊!—— 可是去年,钓鱼岛风波骤起,访问日本后又接着访问中国的帕内塔,却分明在北京警告中国说:二战后秩序由美国制定,不容挑战!听闻此言,我当时真恨不得操起 一颗原子弹,直接砸碎这个坏蛋的小脑瓜!

当然,中国政府没有屈服于帕内塔之流的淫威。去年至今,中国强硬应对美帝,并借助今年六月习奥“庄园会”,施压美帝接受“新型大国关系”——即中美平等的世界领袖国。美国当然不会轻易答应,但中国的权利要求,已不容美国有任何回避余地。

于是,美国的“智库”,非常高明的设计出了“弃门罗”之策。在美国看来,台湾问题,不仅关乎中国的核心利益,也牵涉美国的全球霸权——一旦台湾问题顺利的和平统一解决,则中国安全环境根本改观,通往海洋的大门洞开,整体实力更上台阶。

挟此之威,中国将更猛烈迅捷的冲击美帝的霸权体系。因此,美国选择放弃门罗主义,鼓励中国进入拉美,以此对美国霸权难以造成现实性实质危害、中国难以发挥 主导作用而又有助于提升中国“世界大国”地位的区域,作为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C2”共治世界的试验田。

我之所以将克里于11月18日宣布放弃门罗主义,主要视为美国在与中国的全球博弈中,对华让渡利益或曰交换筹码的迹象,还基于他“宣布”的时机——大约在这之前,有两个中美互动的事件与此有关:

其一,“美国国务院11月8日通报,国务院负责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雅各布森将于11月10日至13日访问北京,与中国外交部官员共同主持第六轮美中拉美事务磋商。。。美 中致力于通过本轮对话就拉美和加勒比地区政策优先事项进行交流。11月13日,雅各布森将出席中国社科院举办的研讨会并就拉美问题发表演讲。她还将在美国 驻华大使馆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大使进行圆桌讨论”。11月13日,“据外交部网站消息:外交部拉美司司长沈智良12日在北京同美国国务院西半球事务助理国 务卿雅各布森举行第六次中美拉美事务磋商。双方就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形势、地区一体化、各自对拉政策及同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关系等议题交换了看法”;

其二,与此同时,中国在北京召开历史性的三中全会。会前保尔森,会后卢及克林顿都到访北京,或表示要致力于中 美“新型大国关系”,或直言对中国下一步“改革开放”“深受鼓舞”。会期的安排和克里的“宣布”,应该不是没有关联——美国既要将“开放美洲”作为筹码 “卖给”中国,又不能让两者联系得太过紧密:毕竟,这对山姆而言不是什么过关斩将的光彩事。事属无奈,它也心有不甘呢。

2,当中国崛起时,门罗主义的存在,是美帝在东亚、亚洲乃至包含欧洲在内的整个亚欧大陆继续存在的重大妨碍,故必废除之。

换言之,美帝试图以开放美洲,换取在东亚等地的继续存在。如果不健忘的话,大家应该还记得:在今年3、4月份,围绕克里首度访华,中美之间展开的一轮激烈 博弈中,先是外交部长王毅于4月6日在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通电话,说出中国“不允许任何一方在家门口闹事”;接着是驻英大使刘晓明于4月17日在伦敦说 出“中国不允许任何国家把亚洲搞乱”这两个“不允许”,用的是命令语气,何其强硬!又显得何其突兀——这既与中国向来恪守的在国际上“韬光养晦”、低调内敛做法格格不入,也似乎超出了中国的 军事能力范围啊?向来因“过于软弱”而饱受国内“愤青”(也包括一些“愤老”、“愤小”)质疑的外交部人士,怎么突然间就如此胆大地“吹牛”起来了呢?

难道不怕西方尤其是美帝的沙文主义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之类的口诛笔伐甚至真刀实枪的进攻“开片”了?其实,中国当时之所以毫无商量余地说出如此“硬话”,除 了局势确实紧急(美帝一波接一波对中国进行“战略测试”与战争威胁)和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这两个主要因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美国的门罗主义。 请注意:驻英大使刘晓明的“中国不允许搞乱亚洲”说,与克里在国会作证时的“拉美是美国后院”说,可是属于同年同月同日问世的“孪生子”呢!喂,山姆,你 的门罗主义,从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起就开始了,你真打算将它传给你孙子的孙子的孙子吗?这个可以有。只是,你山姆是不是也该考虑动身,从亚洲、欧洲滚回去 了?从中东、阿富汗、朝鲜半岛和世界各地滚回去了?你老守着个后院不让别人进,凭什么赖在别人家客厅里厨房里卧室里。。。?

所以,虽然王毅、刘晓明的话强硬得让人听后脊背生凉,虽然中国的军事实力还远远不足以支撑起这个“硬话”,但是,因为有美帝这个臭名昭著、天生残疾的“百 年老字号”——门罗主义的存在,世界各国对中国这两个杀伤力如核弹般强大的“不允许”,也都保持缄默,有的甚至暗自拍手称快呢。而世界霸主的山姆,只能眼 看着尊严节操掉落一地,而吃个哑巴亏。

事实上,在中国诸多外交活动中,也常见中国刻意瞄准门罗主义而发力的蛛丝马迹。最近的例子有:

1)10月3日,在出席APEC峰会访问印尼时,习主席在印尼国会发表演讲,以“域外国家”的点名方式,将美国树为靶标,先声夺人,迎接奥巴马的到来——当然,奥巴马诡异地回避了。

2)11月14日,王毅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亚欧外长会议上,郑重说出亚洲“欢迎”欧洲之类;

3)在几乎任何涉及阿富汗的场合——最近一次是11月20日,在伊斯兰堡举行的中俄巴第二轮阿富汗问题三方对话上——中国都会强调支持“阿人主导,阿人所有”这一“基本原则”。

中国的意图通俗易懂:既然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那么亚洲就是亚洲人的亚洲,欧洲就是欧洲人的欧洲,中东就是中东人的中东,阿富汗就是阿富汗人的阿富 汗。。。以此类推,逻辑如一。中国的这一战术,就是祖传经典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凭此战术,中国屡试不爽,斩获颇丰哩。

对于中国在这个领域的“攻势”,美帝完全无法防守,更谈不上任何反击——因为门罗主义,差不多和奴隶制一样,都属于“骨灰级”的糟粕,早就应该进入“历史 的垃圾堆”了。美国之所以紧抱住这具“木乃伊”而迟迟不放弃,是因为一直没有足够的外部力量能迫使它放弃。门罗主义,实则是霸权的别名。现在,中国在国际 上大力倡导反霸,用的却是门罗主义手段——在世界心脏的亚欧大陆,一个针对美国、排斥美国的门罗主义大联盟,似乎在隐隐成型呢。

美国当然不能坐视这种局面出现。而要从根本上化解中国这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美国也唯有釜底抽薪——“宣布放弃门罗主义”。实力不足以维持其霸权的时 候,美帝也就和你讲道理了:我“门户开放,利益均沾”了,大家都可以来美洲了,那我当然也可以继续呆在亚洲、欧洲、中东了,大家滚一起“混账”玩吧。门罗 主义这个东东要不得,害死人哩,呵呵呵。。。

用放弃门罗主义,换取在亚欧中东的存在,这个交易,是不是“显失公平”呢?当然是。所以,美国对中国还有“补偿性”措施,那就是“允许”乃至“协助”中国 进入中东——11月20日(在克里11月18日宣布放弃门罗主义之后两天),又粉墨登场的伊核六方会谈,就是这样一个产物。

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昨天会见首次访华的美国防长哈格尔,重申中国在领土主权问题上的坚定立场。在随后的媒体见面会上,中美防长围绕中日岛屿争端、东海防空识别区等热点敏感问题强硬交锋,两国高官如此公开分歧十分罕见。<div>

美防长哈格尔7日参观辽宁舰,成为“第一个登上中国首艘航母的外国人”,许多人认为那是中国展示军事透明和对美善意,尽管他抵达北京之前在东京严厉指责中国,但几乎没人认为8日中美防长会在联合记者会上“舌战”。

为期10天的哈格尔亚洲行被认为是给4月22日美总统奥巴马访问亚洲“暖场”,届时奥巴马将访问日本、韩国、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瑞士《苏黎世报》8日称,“克里米亚的阴影笼罩东亚”,美国一些盟友的疑虑越来越重,担心一旦与他国发生冲突会遭美国抛弃。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小卓认为,哈格尔不惜公开两国分歧,是要给盟国一颗定心丸。

在BBC中文网上,8日最热门的报道就是“美中防长北京媒体会上‘面对面交锋’。”报道称,哈格尔认为,中国无权单方面在未经协商的情况下宣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他表示,在日中发生争执之时,美国将保护日本。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则指出,在涉及与邻国的岛屿主权争议问题上,北京不会首先“惹事”。但他表示,为了捍卫中国的领土主权,必要之时,北京也会做好武力准备。常万全警告哈格尔说,美国必须对日本的行为“保持警惕”,“不要纵容和支持”东京的某些举动。

美国《华尔街日报》称,中美两国防长并排站立,围绕两国心中均怀有的地区抱负进行了激烈的口头交锋。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常万全抨击了日本、菲律宾、台湾和美国的各种举措,他称这些举措有损稳定。此外,他还驳斥了美国向亚太地区调集更多军事资源的计划。常万全在国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说,中国永远不能被遏制。常万全讲话期间哈格尔就站在他旁边。新闻发布会持续了一个小时。

8日下午,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在八一大楼会见哈格尔。范长龙说,哈格尔近期在美国与东盟国防部长非正式会晤和访日期间,发表了一些言论,中国人民是不满意的。在钓鱼岛问题上,哈格尔公开表示欢迎日解禁集体自卫权,为日本撑腰打气,在南海问题上,哈格尔袒护菲律宾,指责中国。哈格尔重申,美国在涉及主权争议问题上不持立场,希望有关各方通过外交手段和平解决争议,他本人也没有为日菲撑腰打气。

<div>

</div></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