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大高玄殿拟后年开放 曾被一张借条“借”走60余年

北京的大头 收藏 2 284
导读:新京报讯(记者黄颖 实习生李丹)“请大家见证这一刻。”昨日上午10时,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走入大高玄殿的“三座门”后,略显激动地说,被一张借条“借”走的大高玄殿,在历经60多年的封闭后,有望于2016年面向公众开放。 被“借”走60年 景山与北海之间的大高玄殿,红墙内的院落已封闭了60余年。 它是中国唯一一座明清两代的皇家道观,始建于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 这座紧邻故宫神武门的道观一直是紫禁城的组成部分,但1950年时,这里被原占用单位以一纸借条“借”走,“当时说要办展览,只有口


新京报讯(记者黄颖 实习生李丹)“请大家见证这一刻。”昨日上午10时,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走入大高玄殿的“三座门”后,略显激动地说,被一张借条“借”走的大高玄殿,在历经60多年的封闭后,有望于2016年面向公众开放。

被“借”走60年

景山与北海之间的大高玄殿,红墙内的院落已封闭了60余年。

它是中国唯一一座明清两代的皇家道观,始建于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

这座紧邻故宫神武门的道观一直是紫禁城的组成部分,但1950年时,这里被原占用单位以一纸借条“借”走,“当时说要办展览,只有口头协议。”单霁翔说,1956年展览结束后,大高玄殿在未经故宫同意的情况下,再次被转借。

事实上,国务院1956年便确认了故宫对其拥有产权。不过,直到2010年,故宫才与原占用单位签订《大高玄殿移交协议书》,并在2013年5月彻底完成了腾退移交。

楼殿不曾为客扫

不过,被故宫“收回”的大高玄殿因年久失修,损伤严重,包括瓦面损伤、装修拆改,彩画及台基望柱、栏板等石构件缺失损坏。此外,长期以来,大高玄殿院内多处私搭乱建的现代楼房,也与整体文物景观极不协调。

还有一些古建筑此前被用做维修车间,内部堆放大量杂物、易燃品,烟感、避雷等消防设施又不完备,极大威胁到文物建筑的本体安全。

“当时都进不来。”单霁翔回忆,去年刚“收回”时,院内遍地是垃圾和杂物,之后的半年多故宫工作人员一直在进行清理。

目前,这座皇家道观中还有20余处违建,院内的三座主要建筑,也只有乾元阁经过一年多的抢修,基本恢复了原貌。

修葺将为公众开

单霁翔介绍,二期修复工程有望于年底前启动,预计时间为一年半,2016年这座皇家道观有望面向公众开放。

其中,作为正殿的大高玄殿将基于维护历史原貌的原则,举办道教相关文物的展览,“目前计划跟五台山合作。”他说,后殿九天万法雷坛区域则计划设置为数字故宫博物馆,由于在紫禁城之外可不受闭馆时间限制,观众晚上也可到此处参观。

至于乾元阁东西配殿,将不再复建,会建成小型的文化广场,并面向市民开放。

另据介绍,昨日,明清官式建筑保护研究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暨故宫研究院古建筑研究所,在故宫建福宫花园举行了成立揭牌仪式。

野草檐上生古树房内长

昨日上午,这座久未修缮的皇家道观内,已颇见破败。

院内的20余座现代违建尚未拆除,横纵交错于东西两侧或殿前,有的建筑内,古树仍在“顽强”地生长。

自南院“三座门”向北便是大高玄殿。殿顶可见野草丛生,丹陛上的仙鹤盘龙花纹虽仍清晰,但红色殿门已色彩斑驳,木质门框上布满深浅不一的裂纹。

推门而入,木质建筑特有的霉味夹杂着灰尘扑鼻而来。殿内昏暗无光,须持手电照明。大殿东侧还保留着原占用单位搭建的舞台,显示这里曾被用作礼堂,墙面还留有文革风格浓重的标语。

不过,沿手电光望去,殿顶的金龙雕塑依然神气活现,天花板上的彩绘虽被灰尘覆盖却也清晰。

这座面阔7间,高约12米的大殿内原本供奉着道教三清神像,最初为嘉靖帝修仙之所,乾隆年间又将其改建为最高规格的重檐庑顶。

而其南侧的后殿九天万法雷坛也是类似的情况,那里曾为清帝祭拜雷神祈雨之处,但目前要恢复原貌,也需拆除后期添置的木质地板等物。

纵观整座占地1.3万平方米的院落,地面坑洼不平,杂草丛生,唯有西北角处“天圆地方”的乾元阁,外观上的红木金漆因已修缮完毕而显得“光彩照人”。

部分彩画破坏严重需重绘

据介绍,乾元阁因出现了倾斜风险,所以最早修缮,2011年6月30日开工,一年后竣工。其间进行的工程包括揭瓦、苫抹泥灰背、墙体剔凿挖补、修补台基、择砌墙体、整修加固木结构、整修木装修、油饰地仗及油漆彩画等。

接下来的一年半中,大高玄殿和九天万法雷坛也会按原貌修缮。

单霁翔介绍,目前大高玄殿第二期修缮方案已完成,等待有关部门审批,今年年底前二期工程有望启动。拆除违建是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拆除需招投标,由专业公司操作。”此外,部分破坏严重的彩画也需要重绘。

故宫古建筑研究所研究院张克贵认为,殿落彩画的修缮为古建修复的难点之一,“要根据外檐和内檐区别处理。”他说,殿落外檐的彩画有部分破坏非常严重,但也有局部地方不太残破,需要进行甄别。

“不太严重的,尽量保留原有的痕迹和做法。”张克贵介绍,内檐的彩画因保留比较完整,包括镏金斗拱和天花板都保留着乾隆年间的原有状态,“艳光很好”,所以修复难度较小。而对个别脱落难以贴回的彩画则需要重绘。

张克贵表示,在修缮殿落时还需要保留其原有的道教特色,建筑本身的风格也需要注意保留,“不能在勘察维修的过程中消失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