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勤轩:军事理论研究要为打胜仗服务


兵圣孙子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作为战争指导的军事理论,是关系国家生死存亡的重要学问,是具有严谨、系统、科学、实用、对抗性的知识体系。20世纪后半叶以来,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电脑、互联网广泛应用,战争进入信息化时代。军事学者理论研究十分活跃,做了许多有益的探索。其中也有值得注意的几个问题,提出来共同讨论。

从战争实际出发避免华而不实的概念游戏

认识来源于实践。军事理论研究要从现代战争和中国军事力量实际出发,知己知彼,实事求是,概念明确,逻辑清晰,具有可操作性。近来战争形态、作战方式的研究,似乎缺乏这些军事理论应有的品格。脱离战争实践,既不知己,也不知彼,没有确实的科学的根据,或跟着美国媒体的新奇概念随声附和,或凭主观想象闭门造车。例如未来战争形态、作战方式是怎样的?所谓信息化战争,普遍认为是在现代军队和武器系统中普遍应用信息技术和网络攻防的战争。有些军事专家脱离现代军队和武器系统的实际,提出空权信息化战,网电空间战,生物基因战,战略心理战,信息心理战,信息思想战等等。未来战争究竟要打什么战?没说清楚。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军事理论,只能使军队思想混乱,贻误“打胜仗”的战争指导。


在已有理论基础上创新避免新瓶装旧酒

军事理论源远流长,有成熟的概念、体系和研究成果。战争史上不同军事技术时代的战争,如冷兵器战争,火药枪炮战争,机械化战争,产生了与其适应的军事理论。中国有《孙子》为代表的古代兵法,现代的毛泽东军事思想;西方有《战争艺术》《战争论》,马汉的制海权,杜黑的制空权。军事理论创新,要基于并高于已有的军事理论。近来热炒的创新战争理论,“将认知域作为信息化战争的一个基本领域”,提出“制脑权”“认知战”,“是对战争时空范畴的新界定”。其实不是什么新界定,是新瓶子装心理战的旧酒。

把握战争本义和军队职能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战争是军事理论的出发点和归宿。战争的本义是政治集团为了核心利益以武力手段进行的最高斗争形式。生活中战争也引申为争斗的意思,如思想战争,货币战争,婆媳战争,这些不是军事理论的战争概念。军事理论是规范国家武装力量行动原则的。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的任务是巩固国防,抵抗侵略,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参加国家建设事业,努力为人民服务。国家加强武装力量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的建设,增强国防力量。军事理论研究要紧紧把握战争的本义和军队职能,才不会跑题,有现实的实际的指导意义。

现在一些军事理论研究,脱离战争本义和军队职能。把军事战略归结为意识形态上甘岭的争夺。军队是武装集团,不是文化集团。战争不以影响情感、意识为指向,是以打击和摧毁战争力量为目标。武装力量是铁扫帚,不是鸡毛掸子。战争暴力是人类搏斗的最高形式,洗脑并非全部有效。突破军事斗争范围延伸到和平时期的“作战形式”,是泛战争论,不符合战争基本定义和辩证法。军事理论不能模糊战争概念和军队职能,误导非武装化,弱化我军的战争目标和战争准备。通过制脑“操控一个国家促使其走向自我毁灭的彼岸”,多半是书斋经院式军事理论的幻想。

针对我军面临的战争为打胜仗服务

军事理论的使命和价值,不在于提出新概念、构架、体系,而是为我军打赢可能到来的战争,提供理论指导。可以预见,在本世纪我军面临的战争,是以导弹、飞机、航母战斗群、舰船、特种部队为突击力量,由计算机、网络、数字化技术组合成一体化战场,常规的局部的信息化的精确制导、速战速决的战争。美军重返亚洲,针对我军提出了空军、海军、陆战队参加的实打实的“空海一体战”理论。

我军必须面对和准备打赢铁血的战争,这是军队本职所在。在东海和南海现实的战争威胁,我军航母等新装备服役,陆海空如何协同一体作战,对不同的敌人采取怎样不同的打法,需要相应的军事理论。军事专家不可避实就虚,要知难而上,按照军委要求“坚持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深入探索“能打仗、打胜仗”实战化的军事理论,为打赢我军面临的战争做出理论贡献。

来源:学习时报

2014年08月11日 第A7版:军事国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