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学习记录贴之人物描写练习篇(连载)

小说五大表达方式:

记叙、说明、描写、议论、抒情。

描写部分,分人物描写、环境描写、事件描写。

本篇练习人物描写。

人物描写又分:肖像描写、语言、动作、心理、细节。

从描写角度分:正面描写、侧面描写

人物描写练习的目的:1.让读者掌握你的人物。2.让读者喜欢并开始关注你写的人物。

我是个写作新人。就从人物描写开始练习。

因为这是学习的第五天,前面已写了四篇,就全部贴出来吧。

以后每天有写,我就每天更新。什么时候写,什么时候总结,什么时候更新。

以下四篇,分别用了什么描写手法?大家猜上一猜。

———分隔线————

1. 小豆子

太阳升起,地上还有点潮湿。

那是昨晚下的春雨,整个小区像是被洗过了一般,空中飘散着淡淡的桃花香。

小豆子哼着小曲儿走在花园边上,天气有点凉,他却穿着七分的短裤,脚上拖拉着一双凉鞋。

脚边,一只不知名的小狗围着他欢叫着,奔跑着。小狗儿身上被染了各种的颜色,完全看不出原来长什么样儿,瞧着令人感到好笑。

桃树底下,几个老头儿正在打太极拳。他们听到了熟悉的小曲儿,不由笑了。

老张头一边划着圆圈,一边侧头说道:“小豆子又来溜狗哪?今天准备去哪玩? ”

小豆子打着呼哨,那狗又欢了几分。他笑着回道:“张老头儿,你这圆圈没划好啊,不像太极,倒像是打麻将啊。”

“去,小年青懂什么。成天就知道追着小姑娘逗乐儿呵。我看等老王回国来,非收拾你不可。”说这话的时候,老张头也有些怨言。这老王抛家弃子,一去就是五六年,也不见个信儿。他作为邻居都颇有微词,更何论小豆子。

“那行,哪天他要回来,您记得吱我一声,我得好好接待接待这个国际友人。”小豆子满不在乎的回答着,一边吹着口哨逗狗玩,一边拖着凉鞋“嗒嗒嗒”的向花园中心走去。

老张头几个人也停下手不打太极了。几人望着小豆子,连声叹息。

2. 敲门

轻轻的,他几乎是踮着脚走上的楼梯。从一楼到她家只有三层楼一百一十六个台阶,但他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又好像只过去了一秒。

“怎么就到了呢?”他心中暗自咕嘀着,抬头望了望眼前的漆黑大门,似乎像是面对什么恐怖的地狱之门一般。

他手扶着护拦,手指因为用力而有些苍白。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珠;他抹了抹,刚刚习惯性的想在整齐的白衬衫上擦,但马上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把手伸到屁股后,在牛仔裤上擦了擦。

他咽了咽唾沫,再一次望向漆黑大门,像是下了大决心一般,颤颤巍巍的走到门前,抬起了右手。

他盯着那大门,右手开始发抖,仍是高高的扬着,却怎么也无法落下。

“我见到她该怎么说?你好,我想跟你交个朋友……不好,太直接了!你好,我叫方大国,很高兴认识你……不好!人家一定以为我是色狼而把我赶走。”他忐忑的想着,一个念头还没想完就被否决了,冒出另一个念头。

“我该怎么说?”他的手仍是高高的扬着,有些发酸发软,原本就白净的脸上,此时更显得苍白无血色。

“要不,我还是不敲门了吧?在楼下等她也不错。她总会下楼的,到时候我帮她提个东西推个车什么的,也能认识她吧?”他慢慢的放下胳膊,咧着嘴揉了揉右肩,脸上有些丧气。

老旧的楼道里有些阴暗,黄昏的夕阳从楼层中间的窗户里照了进来,给女孩儿家的大门染上了一层朦胧的神秘色彩。

他轻轻的挪了挪脚步,新皮鞋擦着水泥的发出“嘎嘎”的声音。这声音虽小,却像是炸雷一般,把他吓得心惊肉跳。

他盯着那漆黑大门,心砰砰直跳。直到过了很久,没见那大门有动静,他这才呼了口气,放下心来。

他额头上的汗水像是小溪一般呼呼的往外冒;有几滴滑进了他的眼睛,一股强烈的刺激令他眼睛扎扎的直酸疼。

他掀起衣角用力的擦着眼睛,似乎想要把整个眼珠都掏出来一般。待到那股酸疼劲儿过去了,他这才放下衣角,尝试着眨了眨眼睛。

“呼……”他呼了口气,再低头看衬衫。那洁白的新衬衫,此时皱皱巴巴,还有一团难看的油渍。

完了……没法见人了。他用力的捋着衬衫,想要抚平那皱褶,却只是徒劳无功。

他非常沮丧,这块在平时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油渍,此时在他看来,就好像令他赤裸着全身一般。

“算了。走吧。”他叹了口气,塌着眉,瘪着嘴,转身欲走。

就在这时,那漆黑的大门突然发出“咔嚓”一声轻响,似乎是有人打开了大门!

“啊!”就这一声轻响,在他耳边,却像是原子弹爆炸一般。

他惊叫着,头皮发麻,四肢发颤。一股热气从脚底直冲脑门。

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他像是疯了一般,又像是受了惊的小鹿一般,跳了起来三步并着两步的向楼下蹦去。

“哎哟!”

只听一声惨叫,他因为跑得太快一不留神踩空了,摔在了楼层中间的转角处,又疼又急又慌,他紧紧的盯着楼上大门口,脑中瞬间一片空白。

3. 机甲

江南驾着他心爱的猛虎三系列重型机甲,熟练的在空中来了个JNK回旋,稳稳的落在机甲大厅。那份从容和娴熟令旁边的学弟学妹们惊声的呼着,眼中充满了羡慕与敬佩。

“是JNK16!这身法我见过,在机魂网上被传为一代机神!能把虎三运用到这种地步的,我想除了JNK回旋的缔造者之外,没有别人!”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年指着江南的机甲惊呼着;但马上又感觉这样似乎不大礼貌,赶紧又放下手来;少年充满狂热的眼神望着前方。那里,黑黝黝看似笨重的庞大机甲正在做各种灵巧的扭身动作。

“哇……竟然是他!太帅了!”一名靓丽的小少女拍手雀跃着,似乎想要跑去过,却被旁边的卷发姑娘给拉住了。

“琳娜你干嘛!”卷发姑娘拉着她,嗔道:“你这样像个花痴一样,很丢脸哪!”

“凯瑟琳姐姐,那是JNK16!你不想过去打个招呼,要个签名吗?”小少女歪着小脑袋,眨着大眼睛说道。

“我……”卷发姑娘一时语塞,望着那高大的黑色机甲,眼中有些意动,又有些犹豫。

就在这时,那黑色机甲的主人似乎终于过足了瘾停了下来,驾着机甲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一处维护台前,“吱吱”的停了电机,半蹲在机仓内。

机甲足有十多米高,像座四层小楼一般。通体漆黑如墨,只有头上有两道像剑眉一般的红色标记,使整个机甲看着更加威猛、霸气。

此时,机甲半蹲在机仓内,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那黑色机甲外壳上,竟然隐隐有着无数的弹痕,上面密布着无数个灰色的影晕;若是有经验的人看到,一眼就能认出,这是是中了副炮雷射留下的烧痕!

江南坐在机甲胸前,轻轻的抚摸着身边的操控台、推拉杆、显示窗,甚至离合器!他像是抚摸情人一般,手指温柔的滑过每一个按键,每一寸钢铁。这是经典的钛十六型钢材,既细腻又坚韧,就像是少女娇嫩的皮肤一般,令所有的机甲爱好者着迷。

“叩叩叩!”机窗上传来轻轻的敲击声,打断了江南的思绪。

江南抬头望去,见是看守机甲大厅的管理员张大千。

张大千曾经也是王牌战团的一员,也曾经在帝国各个战区叱咤风云,红极一时。但在一次边境的清剿作战中,不慎中了对方的舰炮,半个机甲都炸没了,他也在那一战中失去了整个的下半身。虽然后来克隆了一双同样的脚,但却怎么也无法找到原来的那种状态。无奈之下,张大千只好挥泪退役;却因实在放不下机甲,便通过关系,留在了机甲大厅,做了一名机甲管理员。

张大千敲着窗户,笑道:“猛虎先生,可以出来了吗?我要给你的爱妻洗澡了。”

“滚!”江南笑骂着,打开机窗,向外灵巧一跃,翻身从十几米高的机甲上,不借用任何设备,便稳稳的落在地上。

只见他高约两米,身材魁梧,身上穿着普通的蓝色作战服,没有过多的修饰,但那大开大合的动作却给人一种猛虎下山的感觉。而那灵巧的身法,又令他庞大的身躯注入了一种激昂的活力,似乎他随时都能用最快的速度跳到你身边,用他有力的尖牙将你咬成两断一般!

他脸上白净,似乎非常年轻,但他胸前那两杠三星的军章却显出他赫赫的战功!

“喔……”

广场上学弟学妹们惊声呼着。尤其是那个靓丽小姑娘,更是双手抱胸,张着小嘴,一脸的沉醉与迷恋。就连她旁边那名高贵的卷发姑娘,也不禁有些失神。

张大千笑道:“你小子怎么到哪都这么招人喜欢?我要不要告诉他们你小子的那些‘丰功伟绩’?让他们看看英雄背后的‘光辉’形象?”

“滚!”江南一边骂着,随手将密码锁扔给张大千,说道:“我机甲后备箱里有一架火神六主炮,你给我改装改装,看能不能装到我的左前机仓,换掉原来的马克泌机炮。”

“火神六?”张大千捧着密码锁,瞪大着眼眼惊呼道:“那可是黄蜂五代机上的主炮!你居然打劫来了?难道你活捉了一架联邦的黄蜂五?它可是比你的虎三要高两个等级,而且身边肯定还有三架鼠三或蚊四护卫!你居然活捉了它?”

“切!少见多怪!”江南轻蔑的笑着,不顾身后震惊的张大千,迈步向机甲大楼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向广场上人群挥手示意着,引得学弟学妹们又一阵的惊呼尖叫。

“哈哈……”江南大笑着,在众人敬拜、敬佩的目光中,消失在广场上。

4. 讨债

“哐!”

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非常野蛮的撞开了。

江小天火急火燎冲了进来,“咯吱”一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端过茶几上的茶壶,仰脖子“咕咚咕咚”的连灌了五六口,这才抹着水渍将茶壶放了下来。

茶几对面,坐着一名明艳的少妇。她身着一套白色的无袖汉唐旗袍,上面的水印荷花优美淡雅,领口、袖口、裙边的青色线条曲折蜿蜒,勾勒出少妇完美而曼妙的身材;乌黑浓密的秀发盘成一个美鬓,用一根珠花玉簪固定在脑后;她精致的双耳上戴着一对圆润的珍珠小耳坠,随着她的晃动闪炼着柔和的光芒,衬托着她冰晶玉洁般的肌肤。

她侧身坐着,显得非常优雅。她笑了笑,从旁边茶几上抽出几张面巾纸,递给了江小天,问道:“怎么样?”

江小天抓过面巾纸,在脸上胡乱的擦着汗,随手往桌上一扔;然后他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叠文件扔茶几上,沮丧的说道:“没戏。人家根本不给结款。我看咱们直接上法院告他得了。”

少妇捡起文件翻了翻,也扔在一旁,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拿起倒掉水壶里的冷茶,接上新水,一边加热,一边冲洗着茶具,开始认真的泡着红茶。这茶,还是老董事长生前留下的,产自武夷山最高处的极品大红袍。不多了,泡一次就少一次了。

江小天气愤的说道:“瑶瑶你还笑得出口!这可是三百多万,那家伙臭嘴一张,说不给就不给了?”

少妇并不答话。她慢条斯理的泡好两杯茶,一杯放在江小天面前,一杯端在手里;接着,她轻轻的托着青花瓷杯,望着茶杯里如琼浆般的玉液,闻了闻,浅浅的抿了一口,如玉般的脸上露出满足、陶醉的表情。

“你倒是说个话啊!你不是这佛那桥的好几个博士学位吗?怎么这点办法都没有?”江小天讥讽道。

少妇又抿了一口,这才放下茶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小天,我有让你去讨债吗?”

“啊?”江小天懵了,一时反应不过来,问道:“不是让我去讨债的吗?”

“我有吗?”少妇笑道:“我只是让你去探探他们的出货情况,可没让你去把货款给结回来。”

江小天偏头想了想,努力回忆当时的情况,好像事实正是如她所说的那样。他傻眼了,问道:“那你让我去干嘛?这不折腾人吗?这大热天的,外面快四十度了,你让我眼巴巴的跑去,就为跟人耍会儿嘴皮子回来?”

少妇淡淡的笑了笑,不急不慌,又抿了口茶,说道:“他们怎么说?”

江小天算是被磨得没脾气了,他深呼了口气,也依样学样的端起茶杯,闻了闻,仰脖子全给灌了下去。

少妇摇了摇头,又给他添上茶水,追问道:“他们说了要怎么才付款吗?”

江小天喝足了茶,解开领带,向后倒在沙发椅里,金刀大马的坐着,盯着少妇,说道:“你是不是早就有对策了?让我去,只不过为了打掩护,放个烟雾弹而已?”

闻言,少妇的手顿了顿,抬头望着江小天,有些惊讶,随即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不错。我们早就有了对策。保证他规规矩矩的把所有货款乖乖送到我们办公室来。”

江小天得意的笑了笑,随即气愤的说道:“你随便让个人去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我去?”

少妇笑道:“谁让你是老董事长唯一的儿子呢?整个公司,还有比你更有分量的人吗?”

“我……”江小天一时语塞,憋了半天,说道:“那也用不着大中午的跑去吧。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少妇摇了摇头,不理他的嘴硬。她笑着追问道:“他们给你开出什么条件了?”

江小天又有些沮丧,说道:“那狗日的,要我们把五个系列的货全给补足了数量才给结款。但这已经欠下几百万了,再发货,那不更坑吗?谁脑子有病,还给他发货啊!”

少妇瞪了他一眼,嗔道:“你骂谁脑子有病呢?指桑骂槐哪?”

江小天赔笑道:“我又没骂你。我是骂还给他发货的人……呃,你不会是还想给他发货吧?”

少妇嗔道:“发!必须发!不单要补齐他的货,而且他能要多少,就给他塞多少。最好,把我们的库存全发给他,一箱不留!”

“啊?这是什么道理?那可是几千万,你疯了?”江小天瞪大眼睛惊呼说道。

少妇妩媚一笑,说道:“我没疯。我是要他疯。他不疯,怎么给我们钱?”

江小天道:“我看你是要把人家乐疯!那狗日的要是知道还能套咱们这么多货,不得笑抽筋去?”

少妇又倒了杯茶,送到江小天面前,笑了笑,说道:“要使其灭亡,首先要使其疯狂。放心给他货吧,有他求我们的时候。”

江小天接过茶杯,愣了。他盯着少妇,看着她充满自信的脸庞,不由奇怪了。瑶瑶到底有什么妙计,能让对方乖乖送钱过来呢?就凭多给人家几千万的货?这是什么道理?

他脑子急速的转着圈,想着各种的可能。

少妇淡淡的笑了笑,拿起茶壶,打开茶壶盖儿,捻起残茶叶,说道:“这茶叶已经泡过五六道了,已经没什么茶味儿了。该换壶新茶了。”说着,她竖起茶壶,将那满壶的茶叶全倒在了垃圾筒里;接着,又从茶叶罐中夹出一个新的茶叶球,放进茶壶里,摇了摇,闻了闻,非常满意。

江小天盯着她,眼看着她把那本来还可以喝的茶叶全倒了,心中若有所思。

他思索半天,直到少妇送上新泡的茶水,他才猛的醒悟。

他抬头惊喜的说道:“瑶瑶,你是说……我们……”

少妇笑道:“聪明。咱们的小天就是聪明,一点就透。若是没有这一手准备,我们会给他发那么多货么?我还真巴不得他把所有的存货全部拉走呢。”

江小天一下子把全部环节想通了。此时,他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雀跃的蹦了起来,跑到少妇身后,温柔的给她揉着肩膀,捏着她裸露在外的光洁、细腻的玉臂。

他一边揉捏着,一边嬉皮笑脸的说道:“瑶瑶真是我的好老婆,贤内助。这一手玩的,真叫漂亮。难怪爸爸临走前一再交待我,凡事要多听听你的意见。你这小狐狸之名可真不是白叫的。”

少妇回眸娇嗔的说道:“我的书没白念吧?”

“没有,没有!不但念得好,以后咱儿子、孙子,都得好好念书。一个个都跟你一样,一窝小狐狸。”江小天讨好的说道。

“讨厌!谁跟你生一窝小狐狸啊!死皮不要脸!”少妇俏脸绯红,有些不敢看他灼灼的目光,心中一荡,竟是甜丝丝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