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朝鲜战争与抗美援朝的几个谬论

河边卒a 收藏 336 84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如今,总是有那么一类人,无视中国共产党自身的历史资料,而对某些自发研究党史的所谓专家的观点青睐有加;他们把《中国共产党历史》等官方文献污蔑为“先有结论后补材料”,是“忽悠老百姓的工具”,却认为顶着发掘、揭秘等幌子炮制出来的党史才是“历史真相”;为此,摇唇鼓舌之嚷嚷不绝于耳,这一类人想必只能属于另类。人们知道,《中国共产党历史》决非某些理论家的凭空想象,而是中国共产党人经过长期斗争实践的结果;是千千万万仁人志士用鲜血凝成的结晶,岂容居心叵测之辈指鹿为马、大放厥词!其实,某些所谓揭秘专家虽说有志于挑战正统观念,但也尚未逾越知识分子的道德底线,起码还在遵循着党史的基本架构,比如沈志华、杨奎松等诸位先生。然而,另类者不仅对正统的党史,即便是对沈、杨等先生的观点也是夹杂着私货妄自解读,偷天换日、破绽百出。下面就对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另类观点,从《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某些专家的所谓党史不同方面加以论证,还历史本来之面目——

谬论一:朝鲜战争不是内战而是国家之间的战争

回望朝鲜近代史,自从日本强盗吞并朝鲜挟持李氏王朝开始,朝鲜这个国家便丧失了主权沦为日本殖民地。二战结束后,饱受苦难的朝鲜人民本应与世界各族人民一道,分享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喜悦与成果。可悲的是,前门去虎,后门进狼,刚刚摆脱日本强盗的蹂躏,又不幸成为苏美强权势力的牺牲品。朝鲜作为有着悠久历史的民族,为什么要把它分裂成两个所谓国家,直至今日,实施分裂丑行的强权势力也无法自圆其说。如果说,意识形态方面的抗争是以分裂弱小国家为筹码,而漠视整个民族的痛苦来谋求一己私利,这本身已然成为反人类良知的卑劣行径!无论是人类社会的历史还是现实社会,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甘愿处于被分裂的命运。所以,先后成立的大韩民国与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都是为了统一整个民族。需要强调的是,南北两个政权建立国号,只是为了取得全民族统治权的合法地位,而非为了偏安一隅、逍遥一方。朝方自不必说,韩方至今仍然存在的统一部很能说明问题。即便在美国人的教科书中,也载明“南北双方均宣称为朝鲜唯一政府”。可见,南北任何一方为了民族统一而进行的军事行动,必然成为民族内部的斗争。按照“内战”定义的要旨,即同一民族为争夺民族统治权而产生的争斗。争斗的对象是血浓于水的同胞;所要征服的土地也是祖祖辈辈生活成长的地方。通俗地讲,就是在自己的土地上和自己人打起来了,如此无法回避抹杀的事实,深刻反映出朝鲜战争的本质。那种冠以空洞的国家名义兴师问罪,显然是无视这种战争本质的无稽之谈!

为此,在具有一定国际影响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65)》中,是这样定义:“朝鲜战争是一场具有国际背景的内战,是朝鲜人民的悲剧性历史的现代体现。一方面,它加深了这个国家的分裂,另一方面,它对战后亚洲的国际局势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在国内具有绝对权威性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章节中,开篇就写道:“朝鲜内战爆发,美国随即派兵进行武装干涉,发动对朝鲜的全面战争”;尤其是在新时期后,党和国家历届领导人在有关座谈会上,都对朝鲜战争作出“朝鲜内战爆发”的定论!而某些有兴趣研究党史的专家也认为,“自从三八线划定以后,南北朝鲜就一直处于紧张的对立状态。金日成始终认为只有通过革命战争的手段才能解放全朝鲜并实现统一,而李承晚也主张加强军备,积极北进(见沈志华:朝鲜战争爆发的历史真相)”。那么,嚷嚷朝鲜战争是国家之间的战争的根据是什么呢?恐怕只能从历史时期的敌对方美国人或早期被其操纵的联合国的文档中刨掘一二了。

谬论二:朝鲜战争是侵略战争,而中国抗美援朝是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应该

如前所述,朝鲜南北双方分别建立国号,决非甘愿自己的民族处于分裂状态,而是试图以符合国际法则和惯例的方式先行确立国家形式,并以此形式名正言顺地统一整个半岛。这就是说,这种被强加在朝鲜民族头上的两个所谓国家,起初只是与国家本质不尽相同的称谓形式——多少年后,由于民族要发展,人民要生活,融入世界市场的必要因素促成这种徒有形式的国家具备了与之相称的内容,才正式加入联合国,这是后话;根据“侵略性”本质的要义,在同一民族血缘、同一历史文化以及生活在同一土地上的条件下不能成立!那么,朝鲜南北双方显然不是民族矛盾,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南北双方恰恰是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而阶级矛盾则是反映内战的典型特征,如同国共两党之争一样。况且,同样来自美国历史教科书中载明:“朝鲜南北之间的永久和平条约从未能达成,美军仍驻扎在南朝鲜以防止朝鲜双方的敌对行动”。以此更证明了南北双方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国家。

问题到这里,却又产生了一种匪夷所思的怪论;退一万步讲,即便某些持异见的另类所用“侵略”一词成立,又是如何得出抗美援朝“应该”的结论?按照基本的思维规律,倘若朝鲜战争是侵略,抗美援朝中的“援朝”就等于援助一种侵略行为,怎么还能成为“应该”?对于这种吊诡之做派,细究起来,倒应该是另类者为掩人耳目的釜底抽薪之术——不敢公然否定抗美援朝,更不敢亵渎志愿军英烈,也只能不顾“援朝”的涵义信口雌黄、自相矛盾了!

至于另类者言之凿凿的“想要的东西”,倘若陈述事实之后,就会发觉这种说法更是荒谬绝伦!二战结束后,苏联在华拥有了旅大港和中长铁路的特权,苏联谋求这种特权的布局,除却自私的民族利益观念,还必须注意到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由意识形态决定的战略考量。当时的蒋介石政府为了铲除异己消灭中共,不惜出卖包括外蒙在内的一些主权以谋求苏共保持中立。而斯大林却低估了毛泽东及中国共产党人的能力,错误地判断老蒋能够维持统治,因而采取了两面性的政策;一方面与蒋介石政府签订《中苏友好条约》,另一方面就是在蒋介石统治下的中国固化了自身的利益存在。而这种存在虽然有着谋取利益的因素,但更重要的因素则是能够制衡美蒋腐朽的政治势力的扩张。因为另类者惯以“苏联侵害了中国权益”为口实以达不可告人之目的,在此还需澄清一个概念,人们知道,“中国”只是个抽象的概念,它攘括了封建帝王、新旧军阀以及官僚资本为代表的不同历史时期下的中国,当然也包括新中国。那么就苏联在华的图谋而言,具体的中国恰恰是价值观与之完全对立的蒋介石集团。事实证明,当新中国成立后的仅仅几个月,中苏两党和政府即签订了《关于中国长春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协定》,议定将苏方在华权益移交中方。这就是说,对不同的具体化的中国,苏方所持的立场以及处理方法也截然不同。所以,与其说当年苏联侵害了“中国”的利益,不如说是侵害了蒋介石政府的利益更为准确。由此也让人们看到,早在朝鲜战争爆发前,新中国就已索回了国家权益,另类者还“想要”什么“东西”?更为可笑的是,新中国理直气壮地索回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还需要通过抗美和援朝的“想念”来换取么?因此,妄言“中国抗美援朝是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的本身,就是对新中国以及抗美援朝极大的污蔑!

谬论三:美国曾试图放弃台湾拉拢新中国,而朝鲜战争给了美国控制台湾的绝好机会

在驳斥这种论调之前,有必要先来重温一下毛泽东在建国前夕于1949年6月至9月短短的三个月间,接连发表的可以视作新中国内外施政方向的六篇雄文——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毛泽东提出“苏联共产党就是我们的最好的先生,我们必须向他们学习”。这已明确了新中国的外交路线,没有美国佬的什么事;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文中,面对美国政客们“要鼓励中国的民主个人主义”,毛泽东嘲讽道:“不和中国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当局好好地打交道,却要干这些混账工作,而且公开地发表出来,丢脸,丢脸”;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毛泽东敏锐地指出:“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的美国殖民政府如鸟兽散。司徒雷登大使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美国佬伺机而动的鬼蜮伎俩休想欺骗毛泽东的智慧;在《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一文中,对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宣称中美有着“极亲密的友谊的联系”,毛泽东驳斥道:“他混淆了两国人民和两国反动派的相互关系”;在《“友谊”,还是侵略?》一文中,毛泽东愤怒地指出:“(从一八四0年英美合作的鸦片战争算起)美帝国主义给予中国的‘友谊’,特别是最近数年帮助蒋介石杀死百万中国人这一项伟大的‘友谊’,都是为着一个目的......包括门户开放主义等等”;在《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一文中,毛泽东不无自豪地说:“自从中国人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后,中国人在精神上就由被动转为主动。从这时起,近代世界历史上那种看不起中国人,看不起中国文化的时代应当完结了......就其精神方面来说,已经超过了整个资本主义的世界。比方美国的国务卿艾奇逊之流,他们对现代中国和现代世界的认识水平,就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普通战士的水平之下。”

由此可以看出,美国佬试图拉拢新中国的论调不存在丝毫的政治基础和现实条件。但这也并非美国佬的单相思,其一,美国佬确实梦想着中国共产党走一条能够容纳美式民主的修正路线,巴望新中国主动对其示弱示好;其二,老蒋政权的腐败让美国佬觉得是扶不起的阿斗。从美国佬支持李宗仁上台未果后,接着也没少利用孙立人、吴国桢等人兴风作浪,怎奈老蒋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没让美国佬阴谋得逞。可见,美国佬并非真的要抛弃老蒋政权,而是想扶植一个完全听命于己的国民政府,所谓放弃台湾自然成了矛盾状态下的言不由衷!

再者,如果美国佬真的能淡化与新中国意识形态方面的对立,那么为什么不承认新中国政府的合法性,却反而顽固地继续支持国民党政权?金日成发动进攻与新中国又有何干?杜鲁门把朝鲜战争视作“共产主义在全球范围内扩张的开始”,并在第一时间无耻地宣称“台湾地位未定”,恰恰证明是美国佬首先把新中国与朝鲜捆绑到一起为敌。而当时新中国为了巩固新生政权、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除了保持对美国佬的警惕性,并未实施任何激化中美矛盾的行为,显然,不是朝鲜战争给了美国佬控制台湾的机会,而是美国佬终于等到了干涉中国内政的绝好借口。只要美国佬不改变把共产主义当作洪水猛兽的腐朽观念,即便没有朝鲜战争,也必然会在台湾以及越南甚至西藏等问题上寻找借口,露出狰狞面目!另类者为了粉饰美国佬的所谓民主与大度,竟然把美帝的反共本性嫁祸于朝鲜战争,这无疑是颠倒黑白的欺人之谈!按照毛泽东喻指的艾奇逊之流的认识水平,另类者也当在艾奇逊之流的水平以下。

谬论四:毛泽东反对朝鲜民族统一战争

许久以来,另类者一遍又一遍地粘贴中共代表团与赫鲁晓夫在涉及朝鲜战争问题上的论战,声称对赫鲁晓夫提出的“毛泽东同意朝鲜发起解放战争”遭到了中共代表的否认。还是让我们先来看看披露论战细节的杨奎松先生是怎样解释的罢——“他们争论的关键仅仅在于,到底是谁批准或者说发动这一进攻的”;杨奎松接着说——1950年5月13日金日成访问北京,就是在斯大林的要求下,就战争一事来征求毛泽东的意见的。在毛泽东托周恩来通过苏联驻华大使罗申向斯大林了解其真实意图时,斯大林也明白无误地告诉毛泽东:尽管他已同意了朝鲜人关于实现统一的建议,但是,“这个问题最终必须由中国和朝鲜同志共同解决,如果中国同志不同意,则应重新讨论解决这个问题。”毫无疑问,在斯大林已经同意了朝鲜人的计划之后,毛泽东和他的同志们也没有反对。因此,赫鲁晓夫说“如果毛泽东不同意,斯大林也是不会那样做的”的说法,也并非就是捕风捉影。(见杨奎松:《斯大林为什么支持朝鲜战争》)

另类者既然粘贴了杨奎松先生提供的与赫鲁晓夫的论战,却蓄意隐去杨奎松对此论战的观点,这种由断章取义到穿凿附会,当然不会有任何说服力。对于另类者所言的“毛泽东反对朝鲜战争”,并信誓旦旦地声称来自沈、杨两位专家的论证,那么还是让始作俑者即两位专家的观点让另类者开开窍罢。杨奎松先生在评论沈志华的《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一书时说道——《战争》一书也两度肯定俩人“可能讨论过朝鲜局势”,或“谈到了朝鲜问题”,只是“具体内容不详”。既如此,我们就没有理由认为他们在朝鲜统一的解决方案问题上,没有达成过一致的意见。事实上,在主张武力解决这一基本原则上,即使我们不了解他们俩谈话的具体内容,也可以相当肯定地推断出他们之间没有分歧。说毛泽东会反对,至多也只是进攻的时机问题。这是因为,和斯大林的态度一样,毛泽东也是明确认为朝鲜统一问题必须要通过解放战争的方式来解决的。对于这一点,还在一年以前,他就对朝鲜人说得很明白。他甚至已经具体提到了可能采取行动的时间:1950年初。他说:1949年不要向南朝鲜发动进攻,“类似北朝鲜进攻南方这样的行动,只有在1950年初国际形势有利于这一点时,才可以采取。”事实上到1950年春天,毛泽东也准备好与金日成来讨论进攻计划的问题了。

由上述另类者自己推崇的专家观点可以看出,毛泽东仅仅是对朝鲜统一战争的条件不成熟提出暂缓进行的意见,而非认为朝鲜的统一战争不应该进行,这正是毛泽东战略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打无把握之仗!记得当年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左倾盲动主义就提出城市暴动用以推翻蒋介石统治,毛泽东对此也坚决反对。但反对的决不是推翻老蒋统治的根本目标,而是反对这种不切实际的愚蠢方法。犹如另类者喜欢把美国转基因棒子面当作吃饭之道一样,人们反对的理由当然不是另类者的吃饭问题,而是反对以转基因棒子面当作主食的方式。而对另类者来说,这不仅仅是立场问题,也包括对语言文字的理解水平问题 ,把朝鲜战争策略层面的“暂缓进行”,恶意解读成目标层面的“反对进行”,这种混淆手段与目的并以此歪曲毛泽东战略思想的伎俩,实在算不上高明!

更为重要的是,毛泽东在给志愿军入朝作战的命令中明确指出:“为了援助朝鲜人民解放战争,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们的进攻,借以保卫朝鲜人民、中国人民及东方各国人民的利益......”难道这就是另类者嚷嚷的“毛泽东反对朝鲜战争”?另类者为了掩饰自己替美国佬开脱侵略朝鲜的罪行,就需要把自己伪装起来,每每发表诋毁毛泽东思想的言论后,也不会忘记空喊几句“我们的毛主席”、“我就是毛粉”之类蒙骗网友。古语云“大奸似忠”恐怕就是如此罢!

谬论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只是一句战争动员口号

在本文第三项中,毛泽东的有关论断,鲜明地指出了美国佬的反动本性,这就为在任何条件下抗击美帝奠定了思想基础,而美帝入侵朝鲜仅仅是提供了打击美帝野心狼的契机。所谓“口号”,即具有纲领性的宣传鼓动的效用,它既能够将全体人民团结起来,更能让团结起来的人民知道行动之意义与如何行动。不过,另类者在“口号”前轻蔑地加上“战争动员”一词后,其用意不言自明,就是蒙蔽老百姓去打仗。那就让我们用事实来作回敬罢——

1950年11月4日,中国共产党及各民主党派发表联合声明:“今天的情势已经十分明显了。美帝国主义者正袭用着当年日寇先侵略朝鲜随后侵略中国的故伎。谁也知道,朝鲜是一个较小的国家,但其战略地位则极重要。美帝国主义者侵略朝鲜的目的,主要地不是为了朝鲜本身,而是为了要侵略中国,如像日本帝国主义者过去所做过那样。历史的事实早已告诉我们,朝鲜的存亡与中国的安危是密切相关的。唇亡则齿寒,户破则堂危。中国人民支持朝鲜人民的抗美战争不止是道义上的责任,而且和我国全体人民的切身利害密切地关联着,是为自卫的必要性所决定的。救邻即是自救,保卫祖国必须支持朝鲜人民。”可以肯定地说,这份联合声明决非“战争动员口号”。

朝鲜内战爆发后,尤其是在美国佬武装入侵朝鲜,进一步扩大战火的形势下,国内潜伏的国民党特务、反动党团骨干以及土匪恶霸、反动会道门头子兴奋异常,乘机散布“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打起来了”以及什么“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机会到了”等等谣言;这些极端仇视新生政权的丧心病狂之徒,疯狂实施炸桥、抢劫、放火以及杀害四万多名干部群众等暴行八百多起。这就是说,抗美援朝运动直接促成了同期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被炮制出来的所谓“战争动员口号”,显然不能实现有着如此重大意义的目标。

同样因为新中国抗美援朝的义举,才使得斯大林抑制住狭隘的民族主义观念,开始大力援助新中国。苏联援助的军事装备和技术,使人民解放军一举跻身于世界军事强国之列;援建的一百多个项目又使新中国有了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为新中国后期的经济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换言之,没有新中国的抗美援朝,就不会有促成军事及工业方面的飞跃性变化。一句“战争动员口号”,根本无法抹杀这一巨大成果。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是毛泽东及中国共产党领导者们的治国大计,充分展示了毛泽东的政治智慧和军事艺术。抗美援朝不仅让美帝国主义收敛起嚣张气焰,也让全国人民经受了一次爱国主义的洗礼;全民精神面貌为之焕然一新,为今后新中国长期的经济建设与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这应该是叫嚷着“只是一句战争动员口号”的鼠目寸光之辈深感羞愧之处!

<div>

</div>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请问楼主阁下:

在中苏代表团会谈上赫鲁晓夫指责毛主席也应该对苏朝发动朝鲜战争的错误决策负责,而我们的彭真同志当时是极力反驳的。可你们现在却声称毛主席是支持朝鲜发动战争的!那我只好问问阁下你,代表中国讲话的彭真究竟哪里说得不对、哪里做得不对了啊?

历史区里真是风景这边独好啊!虽然这是历史区,可这也是中国的网站,希望你们三思而后行、注意点分寸!

附:

朝鲜战争到底是怎样爆发的,中国究竟为什么非要出兵不可,几十年来这始终是一个困扰着各国学者,甚至困扰着当政者的一个极大的谜团。包括主要当事国中国和苏联当年的大多数领导人,多半也是不甚了了。朝鲜战争是1950年6月爆发的,仅仅过了十年之后,即到了1960年6月的时候,即使是在这个问题上参与过某些决策讨论的亲历者,对战争爆发的原因,和中国出兵的背景,就已经说不清楚了。当时,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与中共代表团在6月22日举行了正式会谈。会谈中双方在许多问题上互相指责,发动朝鲜战争的责任问题也被赫鲁晓夫翻了出来用以指责毛泽东,自然,中共代表团团长彭真对此完全否认,且寸步不让。

让我们看看他们双方当时围绕着这个话题是怎么争吵的,各自的说法又是什么:

赫鲁晓夫:我们在这个小范围里,可以讲,朝鲜战争是北朝鲜发动的,是苏中两国都同意了的。

彭真:不对,我们没有同意。我参加了政治局的讨论,这个问题我是知道的。

赫鲁晓夫:我们也看到了文件,毛泽东是同意了的。

彭真:有两点必须说明:一、发动朝鲜战争,我们事先不知道;二、战争打起之后,你们派大使找我们中央,说苏联出兵不妥,斯大林想要我们来出兵。

赫鲁晓夫:那个时候如果是我们这些人担任领导,而不是斯大林的话,这场仗就打不起来了。但是,如果毛泽东不同意,斯大林也是不会那样做的。朝鲜战争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共同决定后才发动的。

彭真:你说得不对,毛泽东同志是反对打的。毛泽东同志在莫斯科就同斯大林说过,如果战争打起来,那就不是南朝鲜的问题,而是美帝国主义的问题了。即不是南朝鲜能否拿到手的问题,而是北朝鲜能否保住的问题。这样的意见,毛泽东同志也向金日成同志谈起过。朝鲜战争打起来以后,斯大林说,如果苏联出兵,就意味着世界大战,因此才请中国出兵。因此我们才同意出兵的。我当时参加了政治局会议的讨论。

赫鲁晓夫:你说的是战争打起来以后的事,问题是发动战争斯大林和毛泽东是批准了的。

彭真:你说的不是事实,是造谣。我参加了讨论。我们始终认为是斯大林同志同意了。金日成同志在这个问题上最有发言权。

赫鲁晓夫:你比我小吧,今年多大岁数?

彭真:五十八岁。

赫鲁晓夫:你比我年轻,但是记忆力却不如我。

彭真:我的记忆力很好,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政治局的讨论,我是参加了的。我们把意见告诉了斯大林。

赫鲁晓夫:事后诸葛亮,中国人就喜欢这样。

彭真:不对,我们确实同斯大林说过。

赫鲁晓夫:他是不听别人意见的,他已经把自己变成了偶像。

彭真:我们对斯大林是不满意的。我们有委屈……

赫鲁晓夫:(再说一遍)朝鲜战争是斯大林和毛泽东两个人共同决定的。

彭真:完全不对。毛泽东同志提了意见。这一点,你可以问问当时参加过讨论的其他同志,那样你就会明白了。

赫鲁晓夫:我们不要谈死人了。我说,是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过错。

彭真:根本不对。你们有人也参与了这件事,应该可以作证。我再一次声明,你说的根本不对。

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当年,中苏两党领导人在内部都不回避战争是北朝鲜首先越过三八线这一行动的事实。他们争论的关键仅仅在于,到底是谁批准或者说决定发动这一进攻的。赫鲁晓夫坚持说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共同批准或决定的;而彭真则坚信毛泽东是不同意的,甚至是反对的,强调中方对战争的发动事先并不知情。

其实主帖所发表的楼主自己那些极其错误的观点并没有多少可以腾挪及糊弄人的空间,一眼可辩啊。

楼主想要表达的意思无非就是说因为朝鲜发动的是统一半岛的内战,所以在任何情况下中国都一定会支持朝鲜。为了掩饰苏朝不顾中国的劝告而错误决策执意发动的上次朝战损害到了新中国的利益的事实,楼主已经到了需要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境界,真是太可笑了!楼主用来忽悠人的这种观点和立场其实是一眼可辩的、完全错误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中国人应该有的立场和态度!

事实上,在任何情况下中国都应该也只能把中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毛主席首先是我们中国人的国家主席!中国只会也只能在不损害中国自身利益的情况下选择支持朝鲜的民族统一事业,可显然上次朝战的爆发并不是当时正在准备台湾战役的新中国所希望看到的,而且朝战的进程也充分证明了毛主席的预见是完全正确的!

楼主把中国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可以支持朝鲜的民族统一事业的立场故意歪曲成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支持朝鲜从而误导大家相信毛主席当时是支持苏朝发动上次朝战的,楼主的这种观点与彭真在中苏代表会谈上的立场相左,而与赫鲁晓夫的立场却是一致的!苏朝发动上次朝战并没有实现发动战争之初的目的是世界都知道的事实,而毛主席对此是早有正确预见了的!

楼主甚至荒谬到拿出朝鲜人民军溃败之后中国被迫出兵的一则声明倒过来声称毛主席一开始就是支持苏朝发动朝战的!楼主这种极其荒谬的看法其实只能包含如下两个极其错误的观点之一:

1.楼主想要说即使是毛主席也并没有能预见到朝战必然导致美国军事介入的结果。因为朝鲜发动的统一战争是正义的,所以中国选择了支持

——如果楼主选择的是这个,那楼主与赫鲁晓夫在中苏会谈时指责毛主席时的立场是一致的,也就是常说的共谋论!也就是说,楼主认为毛主席不够英明,毛主席也应该对苏朝发动朝战的错误决策负责,包括中国被卷入战火之中。

2.楼主想要说毛主席已经预见到了朝战必然导致美国军事介入的结果,但因为朝鲜发动的是一场正义的战争,所以我们毛主席选择了支持苏朝作出发动那场战争的错误决策。

——如果选择这个,虽然还是共谋论,但搂主的观点就是相当可恶的!因为那样的话,楼主不仅仅是在说毛主席并没有把中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且毛主席在明知中苏朝都将为此付出代价的情况下还以正义者的姿态怂恿苏朝发动了那场必然无法达成目的的战争!

可见楼主“谬论四:毛泽东反对朝鲜民族统一战争”的言论本身就是一眼可辨的、幼稚可笑、极其荒谬的,这根本就掩盖不了苏朝发动的上次朝战损害到了新中国的利益的历史事实,也根本就与各种历史证据相背!

阁下撇开中国的利益不管的话,你还来谈什么中国的立场啊!中国是否会支持半岛民族的统一战争,这首先取决于是否会损害到中国的利益,而不是战争是否是一场民族统一的战争!请问,如果是南朝鲜在美国的支持下发动了战争,我们中国也该表示支持的吗?

彭真讲述的就是历史真相,说的就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话!赫鲁晓夫当时想把那次国际大会开成一场针对中国的鸿门宴,那次会议也的确成为了中苏关系史上的重要转折点!时至今日,不想还有人与赫鲁晓夫当年指责毛主席的观点相应和,你们但凡对毛主席还有一点点感情和尊重,你们岂会一再发表那样错误的观点呢?

阁下们,劝你们还是面对现实吧!不要再继续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了!最后,我真的很想从阁下这里知道,金正恩打算什么时候来访华啊?中韩一把手互访取得了很多有益的成果,希望朝鲜也抓紧时间了。

8楼 看棒打滚很有意思
请问楼主阁下:

在中苏代表团会谈上赫鲁晓夫指责毛主席也应该对苏朝发动朝鲜战争的错误决策负责,而我们的彭真同志当时是极力反驳的。可你们现在却声称毛主席是支持朝鲜发动战争的!那我只好问问阁下你,代表中国讲话的彭真究竟哪里说得不对、哪里做得不对了啊?

历史区里真是风景这边独好啊!虽然这是历史区,可这也是中国的网站,希望你们三思而后行、注意点分寸!

附:

朝鲜战争到底是怎样爆发的,中国究竟为什么非要出兵不可,几十年来这始终是一个困扰着各国学者,甚至困扰着当政者的一个极大的谜团。包括主要当事国中国和苏联当年的大多数领导人,多半也是不甚了了。朝鲜战争是1950年6月爆发的,仅仅过了十年之后,即到了1960年6月的时候,即使是在这个问题上参与过某些决策讨论的亲历者,对战争爆发的原因,和中国出兵的背景,就已经说不清楚了。当时,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与中共代表团在6月22日举行了正式会谈。会谈中双方在许多问题上互相指责,发动朝鲜战争的责任问题也被赫鲁晓夫翻了出来用以指责毛泽东,自然,中共代表团团长彭真对此完全否认,且寸步不让。

让我们看看他们双方当时围绕着这个话题是怎么争吵的,各自的说法又是什么:

赫鲁晓夫:我们在这个小范围里,可以讲,朝鲜战争是北朝鲜发动的,是苏中两国都同意了的。

彭真:不对,我们没有同意。我参加了政治局的讨论,这个问题我是知道的。

赫鲁晓夫:我们也看到了文件,毛泽东是同意了的。

彭真:有两点必须说明:一、发动朝鲜战争,我们事先不知道;二、战争打起之后,你们派大使找我们中央,说苏联出兵不妥,斯大林想要我们来出兵。

赫鲁晓夫:那个时候如果是我们这些人担任领导,而不是斯大林的话,这场仗就打不起来了。但是,如果毛泽东不同意,斯大林也是不会那样做的。朝鲜战争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共同决定后才发动的。

彭真:你说得不对,毛泽东同志是反对打的。毛泽东同志在莫斯科就同斯大林说过,如果战争打起来,那就不是南朝鲜的问题,而是美帝国主义的问题了。即不是南朝鲜能否拿到手的问题,而是北朝鲜能否保住的问题。这样的意见,毛泽东同志也向金日成同志谈起过。朝鲜战争打起来以后,斯大林说,如果苏联出兵,就意味着世界大战,因此才请中国出兵。因此我们才同意出兵的。我当时参加了政治局会议的讨论。

赫鲁晓夫:你说的是战争打起来以后的事,问题是发动战争斯大林和毛泽东是批准了的。

彭真:你说的不是事实,是造谣。我参加了讨论。我们始终认为是斯大林同志同意了。金日成同志在这个问题上最有发言权。

赫鲁晓夫:你比我小吧,今年多大岁数?

彭真:五十八岁。

赫鲁晓夫:你比我年轻,但是记忆力却不如我。

彭真:我的记忆力很好,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政治局的讨论,我是参加了的。我们把意见告诉了斯大林。

赫鲁晓夫:事后诸葛亮,中国人就喜欢这样。

彭真:不对,我们确实同斯大林说过。

赫鲁晓夫:他是不听别人意见的,他已经把自己变成了偶像。

彭真:我们对斯大林是不满意的。我们有委屈……

赫鲁晓夫:(再说一遍)朝鲜战争是斯大林和毛泽东两个人共同决定的。

彭真:完全不对。毛泽东同志提了意见。这一点,你可以问问当时参加过讨论的其他同志,那样你就会明白了。

赫鲁晓夫:我们不要谈死人了。我说,是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过错。

彭真:根本不对。你们有人也参与了这件事,应该可以作证。我再一次声明,你说的根本不对。

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当年,中苏两党领导人在内部都不回避战争是北朝鲜首先越过三八线这一行动的事实。他们争论的关键仅仅在于,到底是谁批准或者说决定发动这一进攻的。赫鲁晓夫坚持说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共同批准或决定的;而彭真则坚信毛泽东是不同意的,甚至是反对的,强调中方对战争的发动事先并不知情。

10楼 河边卒a
你的这个回复还算干净,这样就有了弄清问题的基础。



主贴并没有牵涉“彭真说得不对”的内容,而是证明出你对彭真讲话的误读。因为彭真所指的是朝鲜发起解放战争的时机不对的问题,而非该不该进行解放战争。还是把杨奎松对这个问题的解读粘贴上来自己看吧——

回复:[原创]关于朝鲜战争与抗美援朝的几个谬论


回复:[原创]关于朝鲜战争与抗美援朝的几个谬论


如果你证明不了杨奎松观点的错误,那你是否应该承认、毛泽东是从根本上支持朝鲜发起解放战争的呢?

12楼 看棒打滚很有意思
整天张嘴骂沈又骂杨的,现在想起拿人家的观点来说事了?就事论事,中苏代表团会谈的记录才是白纸黑字的第一手资料,而不是什么某某专家的观点!至于阁下你的观点就更不需要拿出来“参考”了!

再问阁下一次:在毛主席是否反对发动朝战的问题上,阁下你究竟是和彭真一个立场还是和赫鲁晓夫一个立场啊?哈哈哈哈,你也绕得出来的吗?别忘记了,苏朝发动朝战是个错误决策已经是当时的中苏代表团不用争议的看法了,彭真与赫鲁晓夫争的只是毛主席是否也应对苏朝发动朝战的错误决策负有责任而已!请问你,你是支持苏联的赫鲁晓夫还是支持中国的彭真啊?

15楼 河边卒a
你都分不清彭真与赫鲁晓夫争吵的“错误决策”是什么,还能划分出不同的立场来?已经对你说了近百遍了,这个“错误决策”指得是开战的时机,而非战争本身。感情你看到彭真说了“反对”就成了反对朝鲜战争?这也太搞笑了罢!

至于沈杨虽然摆明着反毛才讨骂,但还不至于如你这般睁着眼睛说瞎话;河某采信他们的某些观点,只是用你家的砖砸你家的瓦,让你作茧自缚,咎由自取!你口口声声地嚷着毛泽东反对朝鲜战争,现在把问题归结为简单的一句话——

毛泽东是反对朝鲜当时开战,还是以后开战也反对?

请直接了当地回答,用不着吞吞吐吐滴哈!

呵呵,请问阁下,仅仅“开战的时机”错了就能认为不是一个错误的决策了吗?你又该如何面对朝战不仅未达成苏朝发动战争的目的,而且还损害了中国利益的事实呢?彭真和赫鲁晓夫争论的就是关于上一次朝战的事,这点是你所偷换不了的!你跟大家说说当时我们新中国、我们的毛主席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看到苏朝发动那场朝战的啊?感情你依然在说毛主席也该对苏朝发动朝战的错误决策负有责任了?你究竟居心何在,苏朝发动朝战损害了中国的利益可是个不争的历史事实,而且毛主席对美国必然介入战争最终导致中苏需要想办法保住朝鲜这一局面的出现也是早有正确预见了的!师哲在回忆录里描述毛主席是首先从报纸上得知朝战爆发的消息时是很生气的,你对此有何看法啊?阁下去看看毛主席当时都说了什么好了!

当时苏朝发动朝战绝不是正在准备台湾战役的中国所乐见的,而换了几届领导人的中国至今也还未能解放台湾,你的“以后”恐怕在现实里还是将来的事!你试图拿“以后”甚至未发生的下一次朝战说事来掩盖当时苏朝不顾中国劝阻执意发动朝战并最终损害到中国利益的历史事实是很荒谬、很幼稚的伎俩!道理很简单,时移事易啊!中苏关系、中朝关系、中越关系、中美关系在不同历史时期里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中苏、中越甚至反目成仇;苏联也解体了;中俄放弃冷战思维分别与韩国建交,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更是把注意力放到了经济建设之上。历史的发展一再证明,将来的世界没有人知道什么样,但历史却是不可更改的事实!彭真和赫鲁晓夫所争论的就是关于上一次朝战的事,不是你试图臆造出来的还未发生的下一次朝战;上一次朝战什么结果已经是世界都知道的事了,至于下一次朝鲜战争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国际形势、国家关系,中国又该如何应对以最大化中国的国家利益,这个问题目前还真没有具体的答案!但我们中国无论支持还是反对都会以我们中国的利益为考量,正如上一次朝战时一样!

3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