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师的房事我们都听到了

嵩山松 收藏 23 86068
导读:我和何运来是同学也是好朋友。 上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我们两个几乎形影不离,那时候好多家里都没有表,每天早上上学都是听公鸡叫明,等公鸡叫三遍的时候也就该起床上早自习了,这个起床方法是老辈子人留下来的,是很不靠谱的,有时候听错公鸡叫,刚过半夜就会起来,到学校的时候[那时学校的大门常年就没有关过,只有教室的门晚上由班主任加锁]学校静悄悄的,有时不想再回家就会坐在教室门口睡一大觉,一直等到见有人来,那时年轻精神好,一晚上不睡也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听错公鸡叫,我们两个有好几次都到校的比较早,有一次因为到校

我和何运来是同学也是好朋友。

上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我们两个几乎形影不离,那时候好多家里都没有表,每天早上上学都是听公鸡叫明,等公鸡叫三遍的时候也就该起床上早自习了,这个起床方法是老辈子人留下来的,是很不靠谱的,有时候听错公鸡叫,刚过半夜就会起来,到学校的时候[那时学校的大门常年就没有关过,只有教室的门晚上由班主任加锁]学校静悄悄的,有时不想再回家就会坐在教室门口睡一大觉,一直等到见有人来,那时年轻精神好,一晚上不睡也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听错公鸡叫,我们两个有好几次都到校的比较早,有一次因为到校早,还被班主任一个姓王的女教师训了一顿,现在想起来这事还都光想笑。

那一次我们到校的时候一看学校没有一个人,就知道又到校早了,一般到校早的话都会叫班主任,让他把钥匙从窗户里边递出来,班主任老师也乐意这样干,因为这样下边他们就可以放心的多睡一会,要是早自习没有他的事,他完全可以睡到天亮学校放学。

学校的教室都是四间瓦房,三间做教室用,另外一间是班主任老师的住室兼办公室,我们这里的学校不论小学初中还是高中都是这样,那时候的学校根本没有教学楼,住校的教师一人可以分到一间办公室兼住室,不住校的教师好几个人会分到一个办公室办公。

初一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个姓王的女教师,这位女教师白白胖胖的,说话不慌不忙的,语文课讲得很好,她是一个军属家庭,她的男人在某一个部队上当什么干部,回来的时候都穿四个兜的衣服,高高瘦瘦的很是精神,我跟着她上了一年的学,只记得她的男人回来过一次,印象比较深的是我们在排练文化大革命的什么节目的时候他到的家,当时还有人提出借一下他的领章帽徽用一用,他毫不犹豫的就到屋里又翻出一套。

那一天早上我们到校后一看到的早了,就准备找班主任老师要教室的钥匙,我记得当时是何运来主动提出去要钥匙的,他到王老师的窗前先听一听,看看王老师醒了没有,要是老师醒着那开口要钥匙就会气势一点,要是听不到动静,那要钥匙就会注意一点,把一个熟睡之中的人叫起来对方是会十分不高兴的,这一次他站在王老师的窗前听了一会没有开口,轻轻地跑过来叫我,我随他一块来到王老师的窗户下,听到里边有床动的声音和人喘粗气的声音,当时也隐隐约约的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拉一拉何运来准备离开,哪知道这家伙理解错了我的意思,他竟然开口叫起了王老师,这一叫不当紧屋里边什么声音也没有了,过了一会里边传出来“来这么早干啥,现在才两点多,回家再睡一会再来”的声音,我和何运来这时候算是知道了现在才两点多这个时间,我们没有再要钥匙,只好回到了我家,两个人又睡了一觉才又到校。第二天下午放学的时候王老师专门又点名批评了何运来,说他这么积极也没见他学习如何好。看来打断王老师的好事,王老师很生气。

高中毕业后我和何运来都先到大队的水利专业队干了两个月的活,水利专业队是一个负责修水渠架桥的专业队,年龄大一点的拿个石锤负责干石头活,像我们这些年轻人主要是负责从山上往下边拉石头这样的活,活不重主要是跑腿,到水利专业队后我和何运来负责一辆架子车,在干集体活这方面何运来要比我有颜色的多,他知道什么时候去厕所,什么时候拼命干,他还知道大队领工这个人的脾气和爱好,我们大队这个领工的工头是一个老贫下中农,一辈子不识一个字,但记心特别的好,几天以前的事情他都记得一清二楚的,最大的爱好是好听水浒传三国演义这样的故事,不管听多少遍都不嫌徐。我们这一批年轻人补充进水利专业队之后,里边有两个人特别好讲故事,其中有一个就是何运来,特别是该上工的时候,何运来和另外一个人就开始讲故事,当讲的正吸引人的时候也就该上工了,大家都听得很入迷,都不愿离开,胡待一推迟时间半个小时就过去了,这样往往耽误上工,大队派来记工的这个人是大队支书的亲侄子,他看出问题之后意见很大,他把我们这些人汇报到大队支书哪里,结果我们这十几个人来到水利队两个月都不太到,就把我们这一群年轻人赶到生产队干活去了,后来何运来感觉那个记工员可以利用,他就一直瞅记工员的毛病,后来还真让他找到了毛病。

水利队有时候会加班,加班干活的时候会统一管饭,这时候大队的各个领导都会到水利队蹭饭,水利队有三四十个人,再加上大队这些领导,水利队会找两个厨师,这时候记工员就又多了一个职业,就是大队水利队的司务长,每次水利队找的厨师就是那两个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主要负责做饭,另一个就是长得不错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媳妇,在这里边打杂,摘菜,帮助蒸馍等等,实际上她不应该算厨师。记工员这时候也不用再到工地上干活了,只要到工地上把工一记就回来帮助挑水和煤到街上采购东西。这时候何运来一有时间就到水利队的伙房转,他一般都是暗转,不让别人知道,有一次他从水利队的伙房转回来以后对我说,估计下边会有好戏看,我问他什么好戏他一直没有告诉我。

这时候我们都进了大队的民兵营,白天训练,晚上站岗或学习。有一天没什么事情,晚上的时候早早的就不见了何运来,一直到很晚他才到我家找我,进门后他把我拉到僻静的地方对我说,他抓到水利队记工员的把柄了,原来记工员一直和那个帮忙的女子有关系,平常的时候一吃过饭,只要伙房里剩的有东西,记工员都让这个女人往家里捎一点,这个事情已经被何运来发现多日,这一天九队的一头牛死了,大队干部向水利队整了一条牛的后腿,当天晚上吃过饭之后,做饭的那个厨师走了,临走的时候他让记工员帮助把那条牛的后腿煮熟,好明天吃的时候不耽误事,这样的事情这个记工员很愿意干,因为他有想法,都走后他暗暗地让那个女人留了下来,这个女的留下来很大程度上是相等牛肉煮熟后她捎回家一点。两个人一边煮肉一边喷,不知不觉就抱到了一块,这一切被躲在外边的何运来看得一清二楚,关键的时候他竟然推门闯了进去,屋里的两个人提着裤子不知道怎么做才对,这家伙竟然什么话都没说,看着两个人穿好衣服才回来。

后来这个记工员提着东西找到何运来的家,让好运来放他一马,那个年代这样的事情可不像现在,要是被制住是很丢人的,轻的丢掉饭碗,重的直接进监狱。好运来也够意思,除了我之外,旁人一个都没有说,几个月之后好运来被一个煤矿招工招走了,不用问这都是那个记工员给他使得劲。

好运来一直在煤矿上干到现在,我后来当兵然后参加工作,我们两个一直都没有断联系,每年回家的时候我会给他带点烟和酒的,毕竟这是我的童年好伙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2楼 老兵老仝
阴差阳错让你们听到了老师的隐秘。
8楼 嵩山松
谢谢老兵的支持,好像我们故意偷听老师房事是的,实际上我们真的到校太早了。由此可见那时候的生活是多么苦,普通百姓家里一块表都没有。
也算是苦中作乐,那时也没什么娱乐,好事儿让你们赶上了。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