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是因为大臣们屡声“劝进”才即位,但明摆着是打进了京师才做成皇帝,要摆脱篡夺之嫌疑,堵天下人之口,首先要做的是否定前朝的合法性。坐上了帝位的朱棣既不给建文帝应有的谥号,甚至不承认建文的年号,把建文4年改称洪武35年,表示他这个帝位不是从建文帝那里继承来的,而是直接继承自太祖高皇帝。他甚至还暗示,老皇帝在世之日,就很喜欢他,和大臣动议过易储1事,想让他燕王取代皇孙承续大统,考虑到秦、晋2王在世,且比他年长,这才没有坚持。

其次是改出身。皇位继承,讲究嫡长之分,为了让自己的得位显得合法,他将建文帝时代所修的《太祖实录》修改了2次,称自己是太祖高皇帝的元配马皇后所生,与懿文太子朱标及秦、晋2王同母,因他的这几个兄长已经亡故,诸王中自己居长,所以从伦序上说,入续大统是理所当然。修《永乐实录》时,更是直接把“高皇帝生五子”写了进去。但后来修《明史》者不知是疏忽大意还是有意为之,在好几处都透露出朱棣并非嫡出。

他要让人们的大脑彻底洗去建文朝的一切记忆,于是建文时期的政府档案被大量销毁,宫廷档案和皇帝起居录等被涂写和修改,一切记载这1政变的私家记述和文献都被禁止,事实情形就像后世历史学家所说:“建文1朝之政治,其真实记载,已为永乐时毁灭无遗……成祖以为罪则罪之,既篡之后,谁与抗辩?”

在皇帝授意下,经1班文臣的遮掩粉饰,正统的官方历史把这场政变如是叙述:洪武35年6月(请注意年代的表述方式),靖难的军队打到了南京金川门外,“建文君欲出迎,左右悉散,惟内侍数人而已,乃叹曰,‘我何面目相见耶!’遂阖宫自焚”。称“建文君”而不称建文帝,暗示他不是合法的皇位继承人,又说他因无脸见人,惭愧而自杀,御用史家的春秋笔法显露无遗了。在他们的笔下,“今上”的姿态则要高得多,他摒弃前嫌,即命太监前往援救,施救不及,太监只好把“建文君”尸体从火中找出来,报告燕王,燕王哭着说:果然如此痴呆?我来是为了帮助你做好皇帝,你竟浑然不觉,走上了绝路!

这假惺惺的眼泪能蒙世人一时,血的事实却任谁也掩饰不了。城破后,建文帝的几个弟弟无一幸免,小儿子圭甫,当时只有2岁,朱棣派人把他幽禁到安徽凤阳老家,直到3世以后明英宗时,这个废皇子才重新得见天日,那时他已50有7,智力水平却像个孩子一样,连大街上在走的牛马都分不清楚。此是后话不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