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夫妻被抛坟地强拆地方政府不道歉?

狐狼001 收藏 2 257

河南夫妻被抛坟地强拆地方政府不道歉?

一个文明法制的社会是不允许任何强制,野蛮的行为发生,而在最近几年,中国社会屡屡发生野蛮强制强制拆迁的事件发生,而有些事件造成自焚,流血的事件;而造成这些事件,对我们现今这个社会来说,反饷很大。而为何在中国基层社会出现这种强制拆迁的行为。有几方面原因:一则地方政府借发展地方之名,征用民房;但却以低廉的价格收房,与市场经济不符合,因此屡遭房主的拒绝;二、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对不同意强拆的房主进行各种各样的威胁,有的则动用社会闲散人员,对房主进行恐吓,逼他们就范,如果行不通,就强制性;而不管房主同意不同意,这些手段相对来说都是很蛮横无理,并不利于中国社会和谐的发展;三、可能有少数房主漫天要价,但据我个人对强制拆迁的事件所了解,多数是房主的要求都很合理,而那些敢漫天要价的房主也是在地方有一定背景的。

最近有则报道:河南新郑夫妻半夜被抛墓地赤身裸体4小时,回到家里房屋变成废墟!河南强拆:夫妻被带走房屋遭强拆,夫妻俩称被威胁不听话就活埋,该事件曝光后,新郑官方发文称夫妻俩“漫天要价”后又删,他们表示房屋建造未经审批,村支书称被拆户拒见领导。新郑市委通报,媒体所报道情况基本属实。 张红伟对记者说,自己不同意拆迁主要是赔偿标准过低。他认为应按最新的国有出让土地补偿标准,以市场均价给予补偿。他说,目前龙湖镇的商品房每平方米5000元左右。为此,报道出来之后,对于河南新郑夫妻房屋遭强拆一事,网友议论不少,很多人表示“无法安然入梦乡”新郑市委市政府发布关于张红伟房屋被强拆的即时通报:经调查组初步调查,该事件主要涉事人员赵观峰、赵岭俊目前已被公安机关控制,其他涉事人员正在调查取证之中;涉事村村主任孙广玉停职接受调查。。

法制晚报讯 (深度记者 王南) 河南省新郑市龙湖镇居民住房深夜遭强拆事件,今天晚上出现戏剧性变化:被不明身份者将自己和妻子扔进坟地的张红伟,今天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的行为犯了错误,对不起政府。此外张红伟称,今天下午已经和当地政府就赔偿达成协议。

今天晚6时,张红伟向法制晚报记者表示,他今天整下午都在和龙湖镇政府方面进行谈判,并最终签订补偿协议。据其透露,签订协议中的补偿标准没有增加,和被强拆前镇里给出的补偿一致。但面对这个结果,张红伟本人却向法晚记者表示:“我对这样的结果满意”。

对于这样一件事情,河南夫妻遭遇野蛮拆迁被抛坟地,道歉的居然是他们。这不能不让人们质疑,地方政府官员的蛮模无理了。要知道,如果这个事件没有被报道,恐怕这对夫妻被强拆迁,还得不到众人的关注,那么他们的诉求很可能将无法得到,当地政府也会置之不理。

说实话,在这个事件发醇之后,居然是房主出来道歉,说自己的行为犯了错误,对不起政府。其实,李红伟并没有犯错误,也没有对不起政府,而今他说这话,只是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结果而已。当然,对李红伟来说,说这样的话并不奇怪,因为他们只是想求安稳过日子的普通老百姓而已,相对大多数被强制拆迁的户主来说,李红伟显然是幸运的,因为在中国被强制强迁,似乎达成了某一种共识,被媒体曝光都得到满意的赔偿,而未被曝光的户主却依然还在流血流泪,也正是这样,方才让一些地方政府官员抱着侥幸的心理对户主进行强制强迁,如果媒体关注,让他们得到满意的赔偿,如果没有被关注,这些民众只能被鱼肉了。从这些行为和态度,我们可以看到地方政府执政者的执政理念很有问题,要知道,一个地方行政官,关系到的是一个地方民众的生活,不管李红伟夫妻是否存在“漫天要价”,而用这种强制野蛮的行为恰恰暴露出地方政府的野蛮行为,这对中国文明的进展是无益的!

所以,我希望,在这个事件,当地地方政府应该站出来道歉,承认错误,而不是要房主出来道歉,承认错误为条件达成协议来掩盖发生的丑陋事件,这样只会让政府的错误继续下去,得不到改正,是一大弊病!其实,从某个方面来讲,当政府做错了事,向民众道歉,恰恰表现出是政府对民众负责的表现,这是一个敢担当责任的政府,才会赢得民众的信赖,而一个政府如果只是在推脱责任,而地方官员为了自己的政绩,用尽手段来掩盖,只会招人唾骂的。对我个人来说,我会接受一个肯错误的政府,而不会会承认一个做错事而去推脱责任的政府!

因此,在这个事件中,最应该出来道歉的是当地地方政府,而做为地方政府的执政者,应该要接受问责,否则像这种息事宁人的做风持续下去,中国的社会将会被这种“戾气”所笼罩,于国于民皆不利。

公权如此霸道何时了

王旭明

8月12日,令我最愤怒的事情莫过于河南新郑夜半强拆。

据报道,8月8日凌晨,河南新郑市龙湖镇一对夫妇在睡梦中被多名陌生人撬门掳走,并被带到墓地控制近四个小时,待夫妻回家后发现,四层小楼已经被拆成废墟,被拆成废墟的瓦砾下有被压扁的煤气灶、电动自行车、枕头等,烟花爆竹碎屑散落一地。这是河南继平坟事件后,笔者听到的最为恶劣的河南公权霸道行为了。

说起霸道还真是宽容新郑市了,说得厉害一点称其为土匪之气、恶霸之风也不多,哪有一点人民公仆和一切为民作主的样子。从其行为方式看,足见其霸道。深更半夜破门而入,二话不说拉至坟墓,四个小时非法扣留,其间加有多种非人道行为和动作。如此行为方式,岂一个野蛮两字了得?退一万步说,这两口子属刁蛮无理,有关部门也应该通过法律解决啊,他们不仅不通过法律,还交给其所在地小乔村总负责。于是就酿成了这样一场暴力强拆,真是令人触目惊心!

从有关部门和方面使用的语言足证其霸道和野蛮。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听到的是这样的语言:“叫你和政府做对,抬走!”“如果你们不听话,就地把你们做了!”等等。如此语言,我们只有在反映旧社会和黑社会的影视片中似曾熟悉,怎么在现实社会中出现了这样又旧又黑的语言呢。这十几个人受何人指派,如此胆大妄为,必须向全国人民说清楚。事件发生后,出来道歉的竟然不是有关部门而是被强拆方,“自己的行为犯了错误,对不起政府。”当事人几天内戏剧化的变化和表态上看,也足见有关部门的霸道和强势,我们不知这对夫妻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

从事发后,有关方面的回应看也足见其霸道,官方第一次回应对于夫妇的行为定性是“满天要价”,后删除并第二次发出官方回应,改口称“媒体所报道情况基本属实。目前,联合调查组正在进一步深入调查”。此外,回应说新郑市龙湖镇派出所接110指令后迅速出警,开展调查。实际上,据媒体报道,被强拆的夫妇说,被强拆清晨就打电话报警,可是警方说不在附近,没办法出警。一直到当天下午才来。对这样一个人命关天,严重侵害百姓利益的大事,有关方面反映竟然如此心静如水,令人愤怒。

所以让人愤怒,除了事件本身之外,还由于此事发生是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强调依法治国,执政为民的大环境下,尤其是群众路线教育还在基层开展中,竟然发生如此恶劣的事件,可见某些地方政府与党中央要求之离心离德,与政府部署之三心二意。习近平同志指出:“领导干部是人民的公仆,必须始终牢记宗旨、牢记责任,自觉把权力行使的过程作为为人民服务的过程,自觉接受人民监督,做到为民用权、公正用权、依法用权、廉洁用权。”现在我的问题是有人不为民用权、不公正用权、不依法用权、不廉洁用权,我们该怎么办?习近平还说:“如果不坚决纠正不良风气,任其发展下去,就会像一座无形的墙把我们党和人民群众隔开,我们党就会失去根基、失去血脉、失去力量。”现在我的问题是:当下不仅不良风气,还有霸道之气,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

一是一定要追究这十几个人的刑事责任 ,依法立案。二是一定要追究有关部门不及时出警和不及时处置的失职之责。三是一定要追究幕后指挥安排,以及新郑市领导的渎职指责。四是在河南省乃至全国开展一次扎实有效的保护群众利益的检查,凡属征地拆迁等涉及人民群众利益的大事,必须公正公开依法保护公民合法权益。惟此,公权霸道之风才能刹,才能了。

少“权”必然多“艰”

总听到官方报告或者御用学者提及“中国特色”和“社会主义优越性”。开始不以为然,仔细思之后发现,中国的确有不少特色,强拆就是其中一种,中国的确也有不少“社会主义优越性”,强拆的高效率就是其中一种。

有半夜强拆导致户主被房子压倒致死的,有因抵抗强拆浇汽油自焚的,有拿起刀剑与强拆者拼命的。强拆已成中国的一道风景线,使人见多不怪了。这不,最近河南新郑市又曝出一起强拆案:户主夫妻于睡梦中被破门而入的强拆者塞进车里拉到附近一处公墓,4个钟头后被放回家,发现自己的房子已成废墟。

强拆者对户主说的第一句话是“叫你和政府作对,抬走”,之后在公墓里又威胁户主“如果你们不听话,就地把你们做了。”俨然黑社会的口吻,其实在为政府办事。因为户主认为政府给出的赔偿标准太低不愿意妥协,于是上演了半夜惊魂这一幕。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私有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这是西方人权的基石。然而在中国,历来奉行的是“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即便是《物权法》颁布实施7年后的今天,“私有财产权”在不少官员的心目中依然淡薄,“个人利益要服务大局”仍在主宰着他们的头脑。

面对如此公然侵犯私有财产和限制人身自由的恶劣案例,由于背后老板是政府,于是当地公安部门不敢作为,法院更是不会受理诉讼。被强拆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妥协、接受政府给出的低价赔偿,要么死扛、最后被政府在幕后指挥强拆。

哀吾民之多艰!多艰的背后是少权。“苛政猛如虎”讲的是孔子过泰山侧与一妇人的对话,这位妇人的舅舅、丈夫及儿子接连丧生虎口,她犹不愿离去,只是因为此地无苛政。典故虽然有些极端,但是一面镜子,映射出中国底层老百姓的权利状况太差,而皇权则如巨兽肆行无忌。

共产党当年打天下时,为了笼络人心,将土豪地主的土地、家产分给贫苦人家。等建立政权后,马上在全国进行所谓的“社会主义改造”,将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全部置于国家统一控制之下。连农民私下养几只鸡卖几颗蛋,都被当做“资本主义的尾巴”割掉。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是在农村实行人民公社化运动,如果农民有权支配自己的劳动产品,那么即便真的发生“三年自然灾害”,也不会饿死数千万人。

一个反向例证是,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私人企业被允许之后,中国的经济马上充满活力起来,缺衣少粮的时代立马结束。改革开放三十年、实行市场经济以来的事实证明,虽然缺乏立法上以及政治上的实质性保护,即便只是获得形式上默认的私人财产权也会立即展现它的强大生命力。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今天虽然不会“割资本主义尾巴”,但由于自身权利的缺少以及对未来的不确定,不少富人移民国外将财产也一并转移。剩下的大多数普通人则经常要面临和政府争夺自己的财产权。

偷税漏税的广泛存在,是由于中国的税负过于沉重。流动摊贩的游击战,也是因为受不了工商卫生消防等部门的各种“收费”。

“无代表不纳税”,但中国人大制度提供了收税的依据,虽然那基本上不能算是人民的代表。正是由于人民的代表被指定,代表不了人民,才导致人民的权利只能写在纸上,而难以落实于实际中。当土地被征用、房子被拆迁时,当事人几乎没有讨价还价的筹码,除了以命相搏外没有其他保护自己财产的手段。

由此我想起“民主”一词来,在东西方也各有其语境。在西方,“民主”是“人民自己做主”,而在中国,“民主”更多是“为民做主”。从几千年的皇权社会到今天的共产党政权,统治者都很愿意“为民做主”,而不希望看到“人民自己做主”。

原因也很简单,一旦“人民自己做主”了,人民的权利就会获得保障,而统治者的权力则会受到制约不能肆意横行。那么即便是一间破房子,房主也有底气说“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了。像河南新郑市那样深夜破门而入绑架房主、并将房子推倒的恶劣事情,是一定不会再发生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