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受访网民称吉林征地致死城管不应申报烈士

官官相护何时休 收藏 1 127
导读:[size=16] [/size]


72.4%受访网民称吉林征地致死城管不应申报烈士

2014年08月13日05:10

中国青年报

8月1日,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区江北乡八家子村征地拆迁时,执法大队与村民发生冲突。龙潭区城管执法大队大队长邵罡被砍伤,抢救无效死亡。但近日有媒体报道,当地宣传部门表示,目前打算为邵罡申报烈士。

消息一出,就引起了一边倒的反对声浪。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2000条网络舆情统计显示,72.4%的网民明确认为“征地冲突致死城管不应申报烈士”。

中青舆情监测室分析认为,这一舆情事件不仅引发了对“烈士”头衔的争议,更是掀起了网络舆论的“三重”保卫战。

“烈士”头衔保卫战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1000条相关舆情显示,38.4%网民在讨论“烈士”这个词的内涵。网民“莫惟”认为:“烈士的含义是那些为民族独立而牺牲的人,为赴国难与侵略者作生死搏杀而阵亡的民族将士们,在危难时刻为救全民族同胞生命而殉职的勇士们,这样的人才算得上烈士。”

“安童科”发问: “‘烈士’一词在民众普遍的认识里,是为了维护人民和国家的利益失去生命的人,吉林城管征地强拆是野蛮行为,是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把他评选为烈士把伟大的党置于何地?”

但据媒体报道,在北京、沈阳等地,已有多位因公殉职的城管人员被追认了烈士称号。目前的《烈士褒扬条例》中,可以授予烈士称号的群体也不止是军人、警察,而是全体公民。

然而,为“征地冲突致死城管”申报烈士称号,未得到网络舆论场的民意认同。在“烈士”讨论的舆情抽样中,59.4%网民认为应捍卫“烈士”头衔的纯洁性,不应和“征地冲突致死城管”联系在一起。“龙忠_WT”认为,城管追认烈士会坫污这一称谓,“让‘烈士’贬值,没有一定的正面导向和标杆作用”。

“潜水无敌V”认为,如果城管被追认为烈士,有愧于各地烈士陵园中的长眠者:“他们是保卫人民土地财产而牺牲的,这名城管是破坏侵占人民财产死的,这样的人能和前者一起并列吗?让那些为祖国、为人民牺牲生命的先烈情何以堪?”

城镇化过程中的利益“捍卫战”

中青舆情监测室更进一步分析认为,网民反对吉林城管申报烈士,并非孤立的舆情事件。

它被激烈讨论,代表的是十多年中国城镇化进程中的深层矛盾再一次被揭开。

在吉林龙潭八家子村拆迁事件中,谁先动手、签订协议的比例等问题上,拆迁办与村民还是各执一词,说法并未统一。但在网络舆论场中,民意的天平已经“先天性”地倾斜向打着“弱势群体”标签的村民一方。

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2000条相关舆情显示,53.7%网民认为拆迁事件中“错在城管一方”。

网民“老猫”分析,民意认为城管到农村去强拆,越位在先,遭打“事出有因”;官方组委会认为城管奉命行事,是“因公死亡”。“这是关系到游戏规则的大是大非问题,城管队伍本身没有国家法律授权,还硬充‘大公鸡’,暴力执法惹众怒,凭啥纳税人掏钱来坑自己?”

网民“铁佛”连发数问:“地是百姓的命,强征强拆,如同要百姓命,城管被打死,算牺牲吗?毁人家园算正义事业吗?”

此前,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对媒体表示,吉林城管队长不应评为烈士,“他是因地方政府执政低下,死于人民内部矛盾的,只属工伤范畴”。

但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显示,19.5%网民认为城管队长之死“也不能算工伤”。网民“涛之杳杳2000”质疑:“城管这个工种的职责是打砸抢、拆迁吗?如果工作手册的职责上没有这条,是否应该追究城管的法律责任?”

城管问题,代表的是我国十多年来,不断涌入城市的小商贩和城市承载量、治理能力的矛盾。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统计显示,24.8%网民在评论中提及“城管”形象负面。网民“ylyman”就直指,“城管”给老百姓的印象是:“野蛮的强拆,沉甸甸的秤砣(指2013年湖南临武瓜农被城管用秤砣打死事件——记者注),轻飘飘的追责。”

征地拆迁问题,代表的矛盾则更为复杂:它的一端是不愿离开土地的广大农民,另一端是隆隆推进的城市化发展、被称为地方“经济引擎”的房地产业、一些地方政府扭曲的“土地财政”方针。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统计显示,16.5%网民认为在拆迁事件中,城管成了地产资本的帮凶。“钓鱼捣主2013”认为:“这名城管死于底层群众与资本的抗争。”

因此,网络舆论场中的“吐槽”,正是社会矛盾的舆情回声。

正如网民“浙H爱没界线”的反问“与民争利也能是烈士?”,网络舆情反对的,其实并不是这一名意外丧生的城管队长本人。舆情为这一事件发声,实际是为了城镇化过程中诸多老百姓被“动”的“奶酪”。

“正能量价值观”保卫战

为什么网民会发起“烈士”头衔的网络保卫战?

中青舆情监测室认为,网民对“烈士”捍卫甚急,深层的社会原因,是改革开放大潮冲刷下,复杂的社会现象导致了一些价值观的混乱。

在提及“烈士”关键词的相关争议中,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显示,21.5%网民提到了近年来一些固有词汇的异化:“比如有的专家成了‘砖家’,有的教授成了‘叫兽’。小姐、校长、官员、企业家似乎都不再是褒义词了。”

网民所罗列的现象,比如近年来诸多专家学者不当的“雷人雷语”、今年被曝光的厦门大学教授“性侵女学生”事件、2013年海南一小学校长带6名女生开房、一些呼喊着“清正廉洁”口号的官员被查出贪污腐败金额巨大……

在网络互联网时代,这些负面事件裹挟着“审丑”的舆论心态,扒开光鲜头衔的华丽外衣,露出暗藏的“败絮其中”,不断冲击着人们的眼球,突破社会的底线。中青舆情监测室认为,有的事件虽然是个案,但对社会舆论、尤其是青年一代网民造成的负面影响,早已超出了个案的范畴。

而舆情对“烈士”一词的激烈捍卫,正是对这种“审丑”趋势的抗议。

中青舆情监测室认为,这是网络对“正能量价值观”的保卫战。期待有关部门和民间形成合力,严守底线,不要再让正能量词汇被演绎得变了味。

(原标题:征地致死城管拟申烈士 引发网络“三重”保卫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