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置报刊亭,岂能作奸犯科

江湖几度春 收藏 0 23

每月初,我都要去报刊亭买当月出版的《小说月报》杂志,这已是十来年的习惯,但在这个月也就是八月初,我照例来到所居住的小区附近东三环边上的报刊亭,结果竟发现报刊亭大白天的关门了,跑到马路对面的报刊亭,只见报刊亭内空空如也,垂头丧气的老板知道我过来买杂志便对我说,政府不让开报刊亭了,所有杂志报刊都处理了。我闻听于此还真有点气急败环,沿着三环走了很远,终于败兴而归。

这几天在网络上,关于北京报刊亭被强拆的议论已是沸沸扬扬,我每天也不由自主地关心此事,说实在的,作为文明首都的一员,我还是希望作为文明城市文明窗口的报刊亭,能够得到当权者的善待,因为当年它们是作为“惠民工程”而设立,许多象我一样的百姓能够方便地买到当天的报纸心仪的杂志。还有那些报刊亭的摊主们能够依此自食其力养家糊口。然而,我经过亲身走访,媒体介绍,这一次关于报刊亭的处置,我们首善之区的有关部门之表现实在是令人大丢眼镜。

自扇耳光,报刊亭多建于1990年至2000年间,当时可是一个“惠民工程”,对此,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解决人民群众买报难、看书难问题、、、、、、、,这些绚丽的词汇,相关部门统统都以表扬与自我表扬的形式记入政绩,然而,时过境迁,当年的“惠民工程”居然变成了“违章工程”要加以强拆,黑白倒置,是信口雌黄还是另有隐情自不得而知。我们看到的却是一副当权者轮园了巴掌照着自己肥白的大脸油光的大嘴左右开弓的滑稽图画。

报刊亭即算是违章,那么这多年执法者都干什么去了,谁给办的各类经营证照,谁收的税费,这些违章收益者该如何处置?

就算是城市道路公共服务设施治理,为什么不按国家相关法定程序走,中午一声毫无商量余地的强制拆除口头告知,晚上警车、吊车、铲车就一拥而上。

报刊亭的产权单位是隶属于中国邮政的北京报刊零售公司,毁坏报刊亭就是毁坏国有资产,承包报刊亭的摊主是具合法证照的经营者,毁坏他们的报纸和矿泉水就是毁坏公民财产,更何况即便报刊亭属于违建,政府拆迁也必须履行合法程序,政府可以要求报刊亭主自行拆除,如果报刊亭主不自行拆除、也不通过行政诉讼程序进行诉讼,政府才有权强行拆除。傲慢而粗鄙的强拆迁者完全不履行合法程序岂不是在作奸犯科,岂不是给我们伟大的文明首都脸上抹黑!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失职要问责,违法要追究,保证人民赋予的权力始终用来为人民谋利益。我们不禁要问,对那些作奸犯科强拆者的领导是不是该问责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