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鲁国丈夫

一鹤北飞 收藏 37 18385
导读: 关于孔融被杀,有尊儒论,有不孝说,有滑稽说云云,其实孔融如何,结论无关重要,史是后人写的呢。 这个人,与曹操大不同,曹操莫大威望,统一北方,正向南方进军,他要一统天下,其志不在其小。到了人生晚期,想的那是曹家一家之事,这个事关乎曹操一世名节,也关乎曹操家族性命。最重要的,曹操手中握着权力,而孔融一太中大夫而已,主要职掌奏议,而奏议于汉廷越来越名存实亡。曹操要杀他,想杀就杀,只是需要一个借口,能堵住大家嘴罢了。孔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 鲁国丈夫</div> 关于孔融被杀,有尊儒论,有不孝说,有滑稽说云云,其实孔融如何,结论无关重要,史是后人写的呢。

这个人,与曹操大不同,曹操莫大威望,统一北方,正向南方进军,他要一统天下,其志不在其小。到了人生晚期,想的那是曹家一家之事,这个事关乎曹操一世名节,也关乎曹操家族性命。最重要的,曹操手中握着权力,而孔融一太中大夫而已,主要职掌奏议,而奏议于汉廷越来越名存实亡。曹操要杀他,想杀就杀,只是需要一个借口,能堵住大家嘴罢了。孔融面对巨大的危机,不会不知道,主要的胆肥。

孔融是一个山东人,孔圣人的二十世孙,不只会从小让梨,也会让死,活得堂堂正正,夫一个人不俱死,又以何惧之呢?真鲁家男儿也,也是儒家男儿。十三岁那年,亦即共父亡的那一年,家里闯来了个朝廷逃犯张俭,张俭是孔融哥哥的朋友,适逢哥哥不在,孔融就自己做主将他留下来。收留朝廷逃犯是什么罪过?孔融虽小,但饱读诗书的他不会不知道。张俭是什么人哪?朝廷大宦官侯览的眼中钉,仕林之中的“江夏八俊”(刘表 、 陈翔 、 范滂 、 孔昱 、 范康 、 檀敷 、 张俭 、 岑晊八人)之一,许多人为收留他已经家破人亡。事情暴露后,牵连到老孔家,孔融与哥哥争死,都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争的结果只罪及哥哥一人,这事过后,孔融名声大噪。说到张俭,不只有名,而有智慧,家里并不为生计担心,建安之初被征为卫尉,卫尉是九卿之一,不过于建安之世,不过充员而已,张俭经常托病不去,还把公车悬挂起来,这样干了一年就病世了,活了八十四岁,可以说得以善终。曾经忠于汉室的张俭,很明白天汉已经无力回天,可是孔融不这样想,每每触犯曹操,孔融的好朋友脂习每有劝告,不听。

孔融不怕死,杨彪也曾是一个不要身家性命的人。他做京光尹的时候,正值王甫与曹操的曾祖父曹节勾结揽权,于是与司隶校尉阳球一起,诛杀了王甫,而名震一时。这样的人物有什么罪过呀,然而曹操想杀他,既然想杀他,他是逃不掉的,可是这事呢,因为孔融的揭力反对,不得已做罢。

曹操为何想杀掉杨彪?说是与袁术勾结,一听就是假的,具体如何,以为有比较深层次的原因。曹操当政,在冀州的袁绍也早已不满杨彪和孔融二人,曾有书信与操往来,信中劝操杀此二人,可见袁绍也不满。曹操自然不会为袁绍所动,那么动起杀机又为什么?传说汉廷新迁许下,有次曹杨相会于庭中,太尉录尚书事的杨彪,做为汉廷一号人物的杨彪,看到曹操多有不悦之色,这使曹操害怕,不久即被罢免。

对多年董卓之乱心有余悸的汉家臣子,对曹操有警惕,应该毫不奇怪。曹操对于汉庭,是挟是扶,在多所掣肘间,亦当有所思,把杨彪拿掉,换上自己第一谋士荀彧(侍中,守尚书令),这事本来应有了一个了结,可是,杨彪名头太大,借袁术谋逆而诛连杨彪,在朝廷立威,正是曹操算计。杀他的理由,杨彪与汉家叛徒袁术为儿女亲家,袁术称帝,大逆重罪,诛及杨家理由是充分的。

孔融听说后,跑得气喘,直眉瞪眼问曹操,杨彪何罪?曹操不好明说,推说这是朝廷的态度,孔融就说,你敢说周成王要杀召公,周公会不知道吗?如果您今日杀了杨彪,明日我鲁国男儿就不上朝了!曹操无语,是以放了杨彪。后来曹操杀其子杨修,偶见杨彪形容枯槁,几乎一夜之间白了头,便问,为何如此,杨彪直答,谁还没有个舐犊之情啊,曹操无语,厚赐杨彪,杨彪不死,到曹丕手里还想让其为太尉,可见杨彪的智慧和名头,乱世活了八十四岁,真是不易。而救下杨彪的孔融,却没有这么幸运,于事无补不说,终于被曹操所杀,考其身前身后之事,确有值得深思的地方。

像张俭和杨彪,均为汉家重臣,在曹操当政之后,一个直接说病不出,一个在历尽一场劫难之后也是猫了起来,孔融呢?历史对他有那么几件事记得清楚:

一是废除肉刑论。肉刑律的废除始于汉文帝,当时一件医学大案,齐文王因治疗事故死去,做为医者之一淳于意,也受到牵连,当施肉刑,淳于意的女儿缇萦随行长安,上书汉文帝,在极力为父辨诬的同时,说愿以身代父接受肉刑。汉家以孝治国,文帝在免去缇萦之罪的同时,有感于肉刑不人道,坐失百姓迁善的机会,正式废止了肉刑。曹操复肉刑议,来自荀彧建议,乱世当用重典,加之曹操以法治国,正在整饬风俗,孔融反对说,恢复肉刑不但不能禁止人做坏事,正好断绝了人为善的途径,再说,政治上的措施是不随便进行改革的。曹操思之再三,以为孔融说得很是在理,是以做罢。

二是反对禁酒论。曹操军粮多有不济,严重制约和削弱了曹家军的战斗力,是以有意禁酒,孔融说,天上有“酒星”,地下有“酒泉”,人间有“旨酒”,可见酒于天、地、人,皆重要无比不可或缺。高阳酒徒郦食其著功汉朝,全都是他能饮酒的缘故;相反的,屈原不能饮酒,方使他在楚国遭遇窘困。由此看来,酒啊,它是不可以为政治上的错误担负罪名的呢。历史上曾有君主因为过于仁爱和谦让导致亡国的,是不是也要禁止仁爱和谦让呢?当年鲁国因为过于崇尚文学而灭亡,是不是就要禁止人们写字呢?夏朝和商朝都是因为宠爱女人而灭亡,是不是就要禁止结婚呢?可能您的意思不是在酒,疑但惜谷耳。孔融两次答酒,文章写得很长,文美意美,应该说,反对是有一定根据的,夫酒之为物,已经成为礼之风尚,所谓无酒不成席嘛。平时就爱喝上几口的孔融,一听禁酒有点急,言词操切之下,终日“宾客日盈其门”,他还高声宣布:“座上客恒满,樽中酒不空,吾无忧矣!”非但如此,他还念及与蔡邕当年饮酒之谊,找来一个与其相似者,穿上官服与会,弄出老大的动静来,这哪里是在讲道理,而是有意公开地与曹操唱对台戏了呢。如此在细节末梢方面不畏权贵的做法,只在逞一己之欢和一时意气,明示反对的做法,他固知曹操拿他无奈何,但曹操要杀他,一如当年杨彪之做法,随便捏造个什么罪名,便能轻轻将他干掉,那么孔融又所图何来呢?

三反对曹操的其它言与行。有四个事至少让曹操不快,一是反对出击袁绍。二是反对曹丕纳袁熙妻。三是反对曹操出征乌桓。四是反对曹操封地在近畿。五是反对曹操讨刘表。除了反对还是反对,对的反对,不对的也要反对,大事小事皆是唱反调,为何这样疯狂地不顾一切反对?有无借机为自己张目,培养势力呢?有人提出看法是,曹操在没有灭掉这些割据军阀前,势力还没那么大,军阀们还可对其多所牵制,汉家还可偏安一时,如果坐大,心系汉室的孔融知道,汉家真就离完蛋不远了。没准正统的观念,正为孔融心里根深而蒂固,再说,汉室飘摇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如张俭和杨彪的韬晦之计,那就是曹操有野心,惹不得,可是孔融似乎铁了心,一次比一次让曹操难堪,甚至在接待东吴来使时,公开羞辱曹操,对此,曹操多所隐忍不发,每有告诫,“孤为人臣,进不能风化海内,退不能建德和人,然抚养战士,杀身为国,破浮华交会之徒,计有余矣。”结果是什么呢?孔融继续与曹操为敌的意味十分地浓厚,这就不得不使曹操有所警惕,可是曹操并没有发现孔融严重而明显的违法言行,以细枝末节而杀朝廷重臣与名臣,得不偿失,可能这也是孔融肆意的理由,这个结果是宾客盈门,日日置酒高会,谁能说没有结党的嫌疑呢?然而无奈何,只有公开唱反调,才能达到牵制曹操集团势力的目的,比如其近畿不得封侯的议论。你可以看到,在朝廷上下,曹操当时遭遇的反对与批评声音日盛,正然成为一种气候,甚至发生多次逆反之事,让曹操如鲠在喉,不得不一次次血琳琳地举起屠刀来。杀掉孔融就是曹操想成为周文王的一个明显而积极的信号。

四是孔曹之间的友与谊。曹操与孔融早年虽史不见明载,当多有交流,如都与大名士蔡邕有厚交,那时二人志向,均报国而已,以后曹操走向军阀的路,孔融在青州为袁绍长子袁谭所破,为刘备表荐的青州刺史做不成了,十分落魄,《资治通鉴》说,“曹操与融有旧,征为将作大匠”,应当说是符合实际的。孔融得以身安,曾有六言诗以颂操德,“郭李分争为非。迁都长安思归。瞻望关东可哀。梦想曹公归来。”读之,歌之之情可谓溢于言表。还有啊,“从洛到许巍巍,曹公忧国无私。减去厨膳甘肥,羣僚率从祁祁。虽得俸禄常饥,念我苦寒心悲。”也许正由于其见到了“忧国无私”之实,才会这样诚心歌之颂之,多次建言献策。曹操呢,无不欣然纳之,放了杨彪,寝肉刑之论,并欣然受其推弥衡之荐。当时势力正大的袁绍,素与融、彪等不穆,欲使操以他过杀之,可是曹操宁肯开罪他袁绍,并没有动孔融之念。官渡之战前,可以说正是孔曹友谊岁月,而孔融讽刺曹操正是在官渡之战后开始的。建安九年,孔融又向曹操荐举盛孝章,其中有语,“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五十之年,忽焉已至。公为始满,融又过二”,“公诚能驰一介之使,加咫尺之书,则孝章可致,友道可弘矣”,“惟公匡复汉室,宗社将绝,又能正之。正之之术,实须得贤”,事没办成,这是因为孙权杀死了他,但从这封书函的言词之间,也见曹孔互相之间的推许。然在此之后,社会传言,建安十年攻陷南皮,“操作鼓吹,自称万岁,在马上舞”以后,操以邺为霸府,孔融就开始与之离心离德,多所不予了呢,发生了近畿之论。其实在此之前,孔融心向王室,在任北海之时,属下有一个左承祖的人,劝其立身曹袁这样的强国,即为其所诛杀,可见孔融对军阀的态度,也见之受青州黄巾逼攻已危如累卵之下丈夫之节。孔曹友谊之实质,是建立在“忧公无私”基础之上的,如当年之报国道同,如果一朝失去道同,便不相为谋。

敢于与大权独揽的曹操公开屡次作对,孔融一人耳,体现了较好的封建道德节操,虽说有些个迂腐,但不能不说其志如松。像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多的。曹操以其“浮艳,好作变异,眩其诳诈,乱俗”,治他的罪,正是欲加之罪,也体现了其不可告人的野心 。

曹操之杀孔融,以大逆和不孝加之,无人敢收其尸,在脂习一人,哭之,“文举,卿舍我死,我当复与谁语者?”曹操听说以后,也从不以个人性情风流而害人性命的,是以反而很是赞赏脂习这个真名士,多少便有些惺惺相惜的意蕴了,当脂习称有罪之时,曹操说什么呢,称其字说,“元升,卿故慷慨!”并赐谷百斛。事后也不以为意,绝无芥蒂之说,到黄初年间,活了八十多岁,才寿终正寝。 脂习也是一个人物啊。

孔融活了五十三,属于暴死,并被加之不忠不孝之恶名,脂习把他身后安排到了哪,成谜。其实不只是孔融,三国墓大部分都成为谜案,当时有虚葬的风气,朝代时间短,三国历史久远,盗墓贼成风,人之个体都重身后,可是架不住君子之泽,三世而斩,这老坟头大体是保不住的。三国经济不成,军阀们都有发人坟墓敛财之好,三国墓已经殆尽,今之者淄博孔融墓,十有八九是靠不住的,成为虚葬倒有可能。如果当时曹操只是杀害了孔融自己,也要好一点,只是曹操杀他全家,只有脂习为其草草葬之,也许正在今之许昌的某处地方罢。老孔家碍于其罪,也无法怜其后,进孔林是完全不可能的。堂堂鲁国男子身死一千七百多年,无坟头任人凭吊,诚可哀之事,曹操的精明与狠毒,都集于杀孔融于一身了呢。也许正由于此种原因,曹操虽得以寿终正寝,但其坟无考,遗令终命虽说得有鼻子有眼,虽加之权势如日中天,他知道自己生前做得这些坏事与烂事,事后境迁过后,终是靠不住的,这点,从现在考古发现看,他倒做得滴水不漏,也许这正是其做得最为严密的一件事了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看了那几件事,感觉这孔某人明显和曹操不一条心。曹某人要震慑社会治安,发展内政,整军备武。。。。。他全反对。。。。。

这不是开历史倒车吗?

自己倒是逍遥了,国家就完蛋了。看看宋、明那帮操蛋的文痞就知道,依了他们成为主流,那就全完!

该杀!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