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战场!我军退役海军舰艇七大归宿

近年来,中国海军装备更新速度明显加快,各类型战舰频频入列,外媒甚至用“下饺子”来形容海军新装备的服役。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老旧舰艇要“解甲归田”退出海军序列,那么那些曾叱咤风云、显赫一时的海军舰艇退役后去哪儿了?

据悉,2001年以来,我海军共有几百艘舰艇退役。除了少数舰船调拨加强渔政、海事执法力量建设和支援航运企业外,有的改为靶船保障演习和新装备试验,有的捐赠给博物馆用于国防教育,有的调拨科研院所用于保障教学和科学试验,更多的用于拆解废旧回收利用。

归宿一 :告别战场,光荣身退

许多名舰名艇退役后大都留存并调拨到有关博物馆、军史馆、纪念馆进行展览。它们当中有的是国家领导人登临视察过,有的参与过重大作战任务,有的是型号装备的首舰首机首弹及其他一些具有纪念意义的装备。如我国自行设计制造的第一代导弹驱逐舰———济南舰于2007年退役后,承载着诸多荣誉,像一位功勋卓著、历尽沧桑的老兵,告别了它征战36年的万里海疆,光荣退役,驶入了青岛海军博物馆,接受后人的瞻仰。功勋战舰告别壮丽航程,它将在国防教育的战场上开辟另一道闪光的航迹。

1986年以来,我海军向20个省市和3个全国性社会福利组织共捐赠了95艘舰艇,向7个省市捐赠了8型12架飞机,向8个省市捐赠了99件各类退役报废军械装备,用于国防和爱国主义教育。

退役舰艇成为博物馆里的“明星装备”。

归宿二: 现身说法,服务教学

一部分退役的武器装备还会进入各类军事院校,用于教学训练。服务教学不仅延长了舰艇装备的使用寿命,也为教学训练和人才培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利用这些平台,海军军校培养学员体验舰艇生活、了解舰艇性能、熟悉舰艇装备、提高任职能力,切实培养适应海军现代化、信息化建设需要的人才。

曾作为中国海军早期“四大金刚”之一的“太原”号驱逐舰退役后泊于大连老虎滩,划归海军大连舰艇学院作为练习舰,后供游人参观;“合肥”号驱逐舰,退役后被移交给海军航空工程学院,常驻烟台用于实习教学;我海军303潜艇在退役后被移交给海军工程大学用于教学训练,受到训练部工作人员的充分肯定:“以前我们的学员光从书本上看到潜艇的图片,他体会不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接触潜艇会有一个感性认识,对学习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归宿三: 二手交易,远赴海外

对于拥有制造先进武器能力的大国来说,处理退役装备是个很头疼的问题。而对于军事工业薄弱、又迫切想拥有强大装备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而言,也是个很棘手的难题。但把二者放在一起,就不是问题了。于是便催生了一种新的市场———二手武器交易市场。

多年来,各海军强国退役舰艇充斥了世界海军武器装备市场。在1982年马岛海战中被英国潜艇击沉的阿根廷“贝尔格拉诺将军”号巡洋舰,就是在珍珠港事件中劫后余生的一名“老兵”———原美国海军“凤凰城”号轻型巡洋舰。

我海军也有一部分军舰退役后,经过改装出售给一些海军实力较弱的国家和地区。曾在中国海军服役30多年的护卫舰“黄石”号和“芜湖”号,于今年3月入列孟加拉国海军。

归宿四: 重返海疆,转为海警

一些军舰退役后改装成海监、渔政船等公务船,这是当前中国海军退役军舰常见的归宿。据悉,目前我海军与海监部门加强了各项合作,其中就包括向海监部门输送大批退役军舰。

曾任中国海监东海总队副总队长、拥有二十多年海上执法经验的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郁志荣最近透露,已有为数不少的海军退役舰船经改建正式入列中国海监,包括在首次钓鱼岛海域海空立体巡航中执行任务的中国海监137号执法船。据披露,它由“东拖830”远洋拖轮改建而成。这些转为海警的退役舰艇以破冰船、布雷舰和救援舰为主。

这些海军改造的退役舰船加入海监行列,使海监队伍的实力大增,执行任务的能力大为提升,为完成当前艰巨的海洋维权任务提供了基本保证。我们也应看到,虽然将退役战舰改造为海监船不失为迅速形成战斗力的一条快捷之路,但从长期来看,这些退役军舰主机老化,船体状况不佳,也不适合于长期高强度的海上活动,批量建造大吨位的新型专用巡逻舰才是强化海警执法能力的根本所在。

归宿五: 核用遗物,安全处置

在海军,有一种武器装备退役处置难度高、耗资巨大,还可能涉及到军事秘密,它就是核潜艇。如何安全、彻底、经济地处置退役核潜艇,是全世界所有使用核动力舰船国家的一道难题。与核潜艇的退役相比,常规潜艇的退役只不过相当于拆船。核潜艇包含有复杂的核反应堆,核反应堆不是煤油炉,能够说熄灭就熄灭,如何结束链式反应,如何安全处理剩余核物质,如何处理带有放射性的各套装置,都是非常麻烦的过程。

目前世界上流行着多种退役核潜艇处理办法,比如海上处理法、荒港停泊法、荒漠处置法等。这些简易处理法,易给环境造成污染、留下安全隐患。

2013年,海军第一艘核潜艇退出现役,并完成核废料、核反应装置及相关设备的安全、彻底、稳妥处理。核潜艇的“心脏”———核反应堆舱处置是退役工程的重头戏。我海军科研人员独辟蹊径,采用多重防护技术,成功完成了强放射环境下燃料组件的卸出、封装,各种放射性部件的切割、拆除及退役环境的去污和终态处理。核反应堆舱的安全处置使中国真正拥有了核潜艇安全退役的技术和经验,这就等于彻底摆脱了苏联“核潜艇坟场”这种梦魇,使增加新型核潜艇不再有后顾之忧,从而真正实现中国核潜艇部队的新陈代谢。

归宿六: 魂归大海 试验靶舰

靶舰,一个听起来很悲壮的词汇。它们没机会“战死沙场”,只能倒在自己人的“枪口”下。虽然“死法”很悲壮,但也不失为一种好主意。近年来随着我军实战化训练增多,越来越多的退役淘汰舰艇改为靶船用于海上实弹打击,退役报废导弹和飞机改装为靶弹靶机用于空中实弹射击。新华网曾报道,中国根据退役的021型导弹艇改装的靶船,机动性能好,能综合运用各种干扰手段,一扫过去海军“打死靶”不过瘾的训练方式,提高了训练实战性。

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在接受采访时介绍,退役军舰作靶船可以增加演习与训练的真实性。这是各国海军处理退役军舰的通常做法,在环太军演中,美军把退役军舰作为火炮攻击的靶船。但目前,中国退役军舰作靶船的并不多,大约占退役军舰总数的十分之一。

退役军舰被炸沉入海底后会形成军舰鱼礁,聚鱼效果非常好,只要两三个月,就陆续会有底栖性鱼类进驻,同时也会吸引像红鱼、鱼参等高经济近海鱼类进入栖息,成了海底鱼类的乐园,也算是为海洋生态环境做了一点贡献,对渔业资源繁育成效良好。

归宿七: 回收利用,拆卸分解

装备退役后,如果实在没有其他的用处,就只能大卸八块、送入熔炉、化为铁水,任你“生前”再怎么威武,最后还得回炉变成各种亮晶晶的金属制品,这是很多武器装备难逃的命运。对军舰来说,最不堪的命运就是直接被拆毁,然后将钢材作他用。比如英国“皇家方舟”号航母在2010年退役后,不得不被贱价卖给土耳其回收公司。

在我海军退役舰艇里,也有部分舰艇在拆除了船上的电子设备和舰载武器后,最后送往船厂拆解后作为高等级钢材回收。举例来说,由于舰体老旧、维护困难、安全隐患多,参加过两次海战的我海军南充舰就于2012年从青岛转移到秦皇岛某回收站。这艘经历了44年风雨洗礼的“老兵”走完了自己辉煌的一生,被拆解,重新回收利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