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摘肾再揭利益链 专家:开源节流是关键

炎黄子孙华夏龙族 收藏 0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圈养摘肾再揭利益链 专家:开源节流是关键

2014-08-11 08:23

中国广播网

相关新闻:江西团伙圈养40人摘肾23个 肾脏装海鲜空运(图)

卖肾供体自述:多数为还债或消费 有的很后悔

央广网北京8月11日消息(记者孙莹)中国之声《新闻纵横》今天关注:近日,江西南省最大的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审判,再次揭开隐秘的贩肾交易链条:被告人通过论坛发帖的形式,在网上发布招揽供体的信息,通过QQ与供体取得联系,圈养供体,以方便对供体进行体检和配型。与此同时,有人联系好主刀医生,为配型成功的供体进行肾脏摘除手术,异地以海鲜名义空运,最后移植给受体。自2011年10月至2012年2月,短短5个月,犯罪团伙圈养近40人,贩卖肾脏23个,非法获利154万8千元。7月25日,江西南昌青山湖区人民法院对这起特大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作出一审判决,12名被告人因出卖人体器官罪分别获有期徒刑2年至9年6个月。

在12名被告人中,除了6名医护人员,大部分参与者都与器官移植有直接关系——要么之前是供体,要么之前是受体,大家都捆绑在器官买卖这条利益链条上。被告人中的刘某某因肾衰竭,目前取保候审,昨晚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自己2005年被查出患尿毒症,双肾衰竭,2006年进行肾脏移植手术,总共花费15万元左右,几乎倾家荡产。但是2010年,他再次出现肾功能衰竭,需要再找肾源换肾。

刘某某:我是因为肾功能不好,需要做第二次移植的情况下,我才去找的,我主观上并没有想过通过这个行业来牟利,我只是想让自己的生命得到延续。可能很多正常人都无法理解,但是每个患者都应该可以理解的,你说是吗?

刘某某在网上联系上左某某,想了解黑市买卖肾的情况。刘某某刚开始只是想为自己寻找新肾源,但后来发现其中利润很大,每年大概有30万人等待器官移植,但成功移植器官约为1万例,贩肾集团不愁买主上门求助。

刘某某: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我自己作为一个病人,我深刻地理解到,病人对生命的渴望,得了这个病没有办法,又非常非常渴望继续活下去,在生命和法律面前,很多人都会选择让生命得到延续。

在贩肾团队中,广州蒙家帝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某是幕后大老板,他推销与器官移植相关的药品,每年卖药能挣几百万元。2011年9月,他与在网上发布能提供肾源信息的左某某取得联系,并约定每个肾脏的价格为10.5万元,刘某某主要工作是联系医生和护士。据他供述,摘除肾脏的手术室是从民营医院租借的,每次付给医院3.5万元手术室租借费。参与手术的主刀医生蒋某某,手术助理万某,麻醉师肖某,以及两名护士是从多个医院找来。每台取肾手术,主刀医生可获得报酬数1万元左右,其他人报酬从1000元到4000元不等。刘某某分到1万元。案发后,刘某某最大的顾虑是家人受到影响。

刘某某:其实我自己做错的事情我应该受到惩罚,这是应该的,但是我爸爸年纪很大了,六十多岁,我孩子十几岁,我希望他们能在这个圈子里稍微有尊严地活着。

说到有尊严地活着,把目光转向那些供体。这个案子涉及的大多是年轻的小伙,从20岁到30岁出头,卖肾的理由各不相同,有人因与父母赌气,有人是因为做生意失败急需钱还账,有人是因为赌博欠赌债,有人是因为结婚缺彩金,有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消费需求,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是为了“捞快钱”。他们先被“圈养”,配型成功后,需要在手术前抄写一份捐献书:“本人自愿捐献肾脏一个,一切后果自己负责,与任何人无关。”手术后三天就得出院,卖肾所得在22000元至25000元之间。

近年来,北京、浙江、江苏 、江西等地,陆续查处了非法出卖人体器官的犯罪团伙,此类犯罪屡打不绝。对此,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医学伦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岳分析:

王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们在上游供体方面没有满足临床器官移植的需求,我们国家器官移植的立法应该说这几年被关注了,但是我们虽然叫停了很多活体器官的捐献,目前活体器官仅限于配偶、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收养关系的这些人员,但是由于有大量器官移植的病人,在近亲属之间找不到合适的供体,所以可能就会通过一些非法的途径,去寻找肾源,或者肝源,或其他大器官。

活体器官移植是以伤害另一个人的重大健康为代价的,全世界都严禁活体器官买卖,鼓励身后捐献器官以扩大供体数量在医学界已经达成共识。

王岳:现在最主要做的是加快我们的器官捐献征信系统,尽快更换我们的驾驶执照,用这种方式能够把愿意捐献器官的公众的信息征集上来,各省要建立覆盖全省的器官分配中心,尽管现在卫计委也在牵头做试点,但我觉得这个工作还是要加快,建立一个覆盖全国的负责器官分配的公平的信息平台或网络,才能把这种非法的器官供体渠道切断。

专家认为,此类犯罪比较隐蔽,难以查处,主要因为有医护人员参与。监管部门应该加大查处和预防力量。

王岳:他们的这种器官移植要没有正规的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协助,这些器官即使有,也是没有使用价值的,将没法移植给病人,所以我想卫生行政监管部门应加强对医疗机构器官移植的监管,特别是对没有移植资质的医院的外科医生行为的监管。由于我们现在很多的病人制作了一些假的身份证明,来证明自己是病人的近亲属,或者说配偶,所以我们的三甲医院也要加强这种核查能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