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刻薄与国民党怯懦构成台湾民主失败方程式

台湾《联合报》12日社论,原题《刻薄vs.怯懦:台湾民主的失败方程式》,全文摘编如下:

这次高雄气爆事件,从整个处理过程看,它炸翻的其实不只是前镇和苓雅两区的几条马路,同时也掀开了台湾民主亮丽外衣下的病态丑陋。蓝绿两党截然不同的政治文化,一个庸懦畏怯、一个刻薄冷酷,一个不断退却、一个无限攻击,两者的互动,把台湾政治带向无法说理、无法进步、甚至无法动弹的地步。

照理说,面对一场死伤三百多人、波及几公里街区的大型城市灾难,“中央”与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就是抢救伤员、安顿灾民、整理破毁的灾区,使城市机能早日恢复,这是行政部门的治理要点。至于司法层面的究责工作,则由检方同步进行,包括现场的勘验鉴识、人员的约谈、文件的调阅,从酿祸端的业者到防灾端的官员都不能放过。如此,救灾与究责双管齐下,才不致互相纠葛,延宕时机或误导方向。

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民进党立即将这场灾难定位为年底选战的最新攻防战场,表面上宣称“暂停选举活动”,事实上,在明知高雄市政府犯有严重行政疏失的情况下,却采取了更激烈的“以攻为守”战术,要把国民党一起拉下水。在地方,高雄市政府罔顾自己执政达16年的事实,径自把地下管线的埋设推给吴敦义时代所核准,也推给业者“私埋”。同时,以重建工作经费庞大为由,急急向“中央”讨钱。在“中央”,民进党“立委”则借机要求订定特别条例、特别预算来支应高雄重建,同时更杯葛《示范区特别条例》等法案的审议,说是“国难”当前,若还开会审查就是“冷血”,甚至以此逼退了“经济部长”张家祝。

反观国民党,当天深夜马政府就下令台军协助救灾,并要求市党部暂停选举活动。但随后,对气爆事件即自动收起发言权,任凭市政府在那里推托卸责。在“立法院”,面对绿营蛮横杯葛,蓝军“立委”只能眼睁睁看着二次临时会无功收场。连张家祝遭到羞辱,都无人仗义执言。在“行政院”方面,江宜桦宣布“不编列特别预算”,但高雄不足之数“中央”全数支应,原是合情合理的决定。结果,禁不起绿营一阵猛轰,马上同意先提拨16亿元供市政府运用。

蓝绿两党的本性,至此便原形毕露。绿营本应立刻卷起袖子,展开救灾救难,以回报市民十几年来的全力支持。谁料,高雄市政府想到的,只是如何摆脱肩头的责任,嫁祸给国民党,自己却霸着地盘迟迟不肯展开复原工作。在灾民水深火热的时刻,还在为着自己的政治私心算计,这不是冷酷寡义是什么?至于国民党,这本应是一个不分蓝绿的救灾事件,却宛如中了民进党的点穴术,有理不敢争,被污蔑不敢辩,部长挂冠不敢出声。面对颠倒是非、得寸进尺的敌手,蓝营却只能唯唯诺诺、畏怯不前,岂非注定要丧权失地,遭到软土深掘?

两党的不同发展背景,形塑了它们今天的性格、文化和面貌;这点,两党历任领导人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身为人民,我们更关注的,是这样的朝野性格对台湾民主政治的恶劣影响。近年来,台湾政治与经济双双衰退,任何重大政策无一能有理性讨论空间,遑论落实推动。国际媒体形容台湾“自甘倒退”,这难道不是一个刻薄政党与一个庸懦政党共同留给台湾的“鸡屎”?套句民进党的话,他们可曾为社会生下什么“鸡蛋”?

民进党善于攻击,这是它的长处。然而,不问是非黑白、永远只会指控别人的攻伐战术,只证明民进党不知羞愧为何物,不知反省为何物,不知谦卑为何物。更恶劣的,是它不惜牺牲无辜的态度。这次气爆,民进党胡乱推诿、怠于救灾也就罢了,它还不惜对无关业者扩大打击,不顾灾民自救会希免于“三败俱伤”的呼吁,非要置荣化于死地。真正可怕的,就是这种“灾难极大化”的思维,彷佛只是几条街道爆炸还不够惨,非要把别人统统拉下来陪葬,才觉得“够本”。这样的政党,会在乎人民吗?

陈水扁因贪腐下台,民进党从未为此道过歉;这个一向“俯仰无愧”的政党,连高雄气爆的责任都无意承担,谁能要求它对台湾的政经倒退负起什么责任?而庸懦胆怯如国民党,不仅意志涣散,在需要据理力辩的时刻却只能讷讷失语;这样的执政党,如何反击在野党的挑衅并向民众据理力争?

刻薄冷酷的绿营,对上畏怯庸懦的蓝军,正好构成台湾民主的失败方程式。如果双方皆寸步不移,“台湾自甘退步”的诅咒必然无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