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派遣3支医疗队赴西非埃博拉疫区支援 塞拉利昂八名中国医护人员接受伊波拉隔离

.

.

中国派3支医疗队西非支援 塞拉利昂八名中国医护人员接受伊波拉隔离

中国医药研究人员在CDC(疾病控制中心)实验室中进行研究(资料图)

.

.
中国驻塞拉利昂大使赵彦博对法新社说,当地一家医院一名埃博拉病人死亡,曾经治疗过患者的六名中国医生、一名中国护士,以及当地五名护士,已隔离两星期接受观察。
.
.
当前西非埃博拉疫情仍在持续,中国政府已派出三组共九名公共卫生专家前往西非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帮助应对当地的埃博拉病毒蔓延。与此同时,中国向西非提供的总值3,000万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的紧急人道主义物资援助,已经于周日(8月10日)从上海启运。这些物资主要包括药品、医疗器械以及卫生防疫用品近100吨。

埃博拉病毒

据中国官媒中国之声报道,埃博拉疫情正在西非有关国家持续蔓延,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中国派出前往西非三国的公共卫生专家组将陆续于8月10日晚间和11日启程。搭载援助物资的航班已于10日下午起飞。物资主要包括个人防护用品、环境消杀药品和治疗药物。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王宇介绍说,此次前往非洲三国的专家共有9位,分三组。西非的三个国家,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每个国家有三位专家去,都是中国疾控中心的援外医疗队。分别来自北京、黑龙江、湖南三个省份,这次派出的公共卫生专家组还将分别和这三支援外医疗队会和,了解当地疫情防控工作的进展情况,为进一步提供技术支持做准备。他们的专业是两类,一类是做传染病,一类是消毒,搞传染病防护的专家。前往西非的专家主要任务是“协助使领馆做好援助物资的分配工作,培训当地专业人员正确使用援助物资,与驻外医疗队进行工作衔接,并且对驻外使领馆和中资机构成员进行疾病防控培训工作。”

世界卫生组织8日宣布,确定非洲埃博拉出血热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疫情还有进一步扩散风险,提醒世界各国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包括做好准备,未来可能要从疫区撤回包括医护人员在内的可能接触伊波拉病毒的公民。

来自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有近2万名中国公民在当地工作和生活。中国目前尚没有从疫区国家撤出国民的计划。

另据了解,中国北京、上海、深圳虽然开通了直飞非洲城市的航班,不过并没有直飞疫区的航班。为了防止病毒入侵,三地都加犟了对入境旅客和货物的排查检疫。

在香港的一名尼日利亚男子出现疑似埃博拉症状后,星期天(8月10日)已经证实检查结果呈阴性。该男子并未感染伊波拉病毒。

埃博拉病毒目前在西非国家已经导致近一千人死亡。世卫组织8月6日发布的最新疫情信息显示,在受影响较大的西非国家中,几内亚共计出现495例病例,死亡363人;利比里亚发现病例516例,死亡282人;塞拉利昂发现病例691例,死亡286人。同时,自7月25日尼日利亚出现首例埃博拉跨境传播病例以来,该国已出现9例可能和疑似感染病例,已死亡1人。

    .

    .

    埃博拉疫情引国际社会高度警惕

    .

    新华社北京7月29日电 近期西非地区暴发了大规模的埃博拉疫情。今年3月以来,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已有1200多人感染,死亡率超过50%。非洲多国如临大敌,国际社会也对此高度警惕。

    .

    .

    西非国家成疫情重灾区

    西非国家几内亚今年2月初暴发埃博拉疫情,之后疫情迅速蔓延至数百公里外的首都科纳克里和利比里亚等周边国家。4月初疫情曾一度缓解,但很快又出现反复。

    世界卫生组织本月25日说,截至7月20日,西非三国——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共计报告埃博拉病毒造成的累计病例数达1093例,其中660例死亡。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最新数据是1201人感染,672人死亡。

    利比里亚总统27日宣布关闭大多数边界通道,以防埃博拉病毒携带者进出这一西非国家。同时,在仍开放的3个主要过境处设立预防和检测中心。

    埃博拉疫情持续在利比里亚邻国塞拉利昂蔓延,迄今已致死450多人。多名塞拉利昂卫生官员说,患者对疫情的恐惧、对传统医学的笃信以及对医护人员的不信任正在阻碍疫情防控工作。

    在这些国家工作的一些医护人员也出现感染和死亡病例。两名在利比里亚工作的医生死于埃博拉出血热,两名在利比里亚的美国医护人员感染重症并正接受隔离治疗,另有一名塞拉利昂医生感染。

    .

    .

    非洲国家提高警惕

    25日,一名来自利比里亚的疑似埃博拉出血热患者在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的一家医院死亡,后被证实死于埃博拉病毒。这是这个非洲人口大国首次报告埃博拉病毒致人死亡病例。拉各斯已关闭这家医院,一些与死者有过密切接触的医护人员也被隔离。

    尼日利亚出现埃博拉死亡病例还在当地引起恐慌,很多拉各斯市民不敢出门上街。

    作为利比里亚的东部邻国,科特迪瓦也高度警惕。该国总统瓦塔拉日前呼吁民众遵循政府推行的预防措施,以防埃博拉出血热病例在科特迪瓦境内出现。

    为应对可能出现的疫情,科特迪瓦卫生部加强其境内的流行病学监控措施,禁止该国居民食用野生动物,在边境地区加强对流动人口的卫生监测。

    .

    .

    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世界卫生组织新闻官保罗?加伍德25日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例行记者会上说,从数字增长趋势看,西非的埃博拉疫情仍具挑战性,世卫组织正继续与当地卫生部门紧密合作,控制疫情传播并医治感染者。但他同时承认,西非地区的许多医疗机构仍缺乏专业医护人员。

    截至目前,世卫组织及其合作伙伴已派遣超过120名医护人员赴西非开展防疫工作。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官员28日说,致命的埃博拉病毒能像森林火灾一样扩散,因此提醒人们避免前往西非的非必要旅行,并要求赴西非国家的人们采取额外防范措施。即使此次疫情扩散到西非以外地区的可能性不大,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也必须做好准备,防止有人感染病毒并把病毒带到美国。

    一名美国政府官员28日说,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了解埃博拉病毒在西非蔓延的最新情况。这名官员说,美国在过去几周已经增加了援助,提供包括个人防护装备在内的防疫物资。

    埃博拉病毒是迄今发现的致死率最高的病毒之一,尚无有效疗法。该病毒通常由血液和其他体液传播,传播速度很快,可导致埃博拉出血热。患者的最初症状是突然发烧、头痛,随后是呕吐、腹泻和肾功能障碍,最后是体内外大出血。

    .

    (综合新华社驻日内瓦记者张淼、驻拉各斯记者张保平、驻阿克拉记者林晓蔚报道)

    .

    .

    .

    中国大力协助非洲阻击“埃博拉”

    中国派3支医疗队西非支援 塞拉利昂八名中国医护人员接受伊波拉隔离

    四川省援非医疗队在为当地患者治疗。

    中国派3支医疗队西非支援 塞拉利昂八名中国医护人员接受伊波拉隔离

    四川省援非医疗队在安哥拉检查当地患者。

    中国派3支医疗队西非支援 塞拉利昂八名中国医护人员接受伊波拉隔离

    普外科专家曹广。

    安哥拉在2005年和2009年都暴发了严重的埃博拉病毒,四川省援非医疗队也一直都处于潜在的危险之中。在安哥拉,人群艾滋病病毒的携带率约为18%,疟疾、登革热、霍乱等在国内少见、烈性的传染病在当地时常遇见。华西都市报独家连线四川援非医疗队华西都市报记者 程渝 图片由马玉奎提供

    正在非洲肆虐的埃博拉疫情已影响到多个国家。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的最新统计数字显示,西非埃博拉病毒暴发死亡病例已攀升至826人。无国界医生组织称疫情已经失控。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多个援非医疗队依然坚持工作,防治埃博拉疫情。而其中就有四川省的援非医疗队,11名队员来自全省各个医院,已经在安哥拉坚守了9个月。

    传染病高发区,日常防范严格

    虽然目前当地还没有埃博拉病毒的报告,但安哥拉在2005年和2009年都暴发了严重的埃博拉病毒,四川省援非医疗队也一直都处于潜在的危险之中。记者独家连线采访了四川省援助安哥拉医疗队第三队队长、川大华西医院血管外科副主任马玉奎教授。

    “近十年内,安哥拉曾有两次暴发埃博拉病毒,这次疫情在西非肆虐,目前安哥拉还没有接到类似病例的报告。但在安哥拉,人群艾滋病病毒的携带率约为18%,疟疾、登革热、霍乱等在国内少见、烈性的传染病在当地时常遇见。之前有一名队员就感染疟疾,近日才康复继续工作。”马玉奎说。队员们在日常工作中也不敢放松警惕,做好了各种防范措施。

    “平时都很小心,接诊患者时要戴手套,不管气温有多热,我们上班时穿白大褂,回宿舍前用快速消毒液洗手,一旦有发热等感冒症状,就做检查以排除那些常见传染病的可能。卫计委也给援非的我们发来埃博拉疫情报告和防治文件。”马玉奎说,如霍乱这类疾病,似乎每年雨季中后期都会流行一段时间,马玉奎觉得还是和他们的垃圾处理不利有直接关系,饮用水容易被污染。所以队员们在当地都少吃生冷,饭菜、饮水烧开。

    11名队员诊治2万多人次

    在非洲的9个月,他们经历过困难,也得到过当地人赞许。2014年2月5日,四川省援非医疗队接到中国大使馆转来的一个特殊邀请,这个邀请来自患病多日未愈的赤道几内亚驻安哥拉大使夫人。马玉奎和翻译叶韵、内科医生林科兵、中医科医生郭子衣及检验科医生昌涛,前往大使官邸。经过详细询问病情、查体及现场快速检验,明确了诊断和治疗计划,并赠送了药物。随后大使夫人多次到四川省援非医疗队驻地接受治疗,最终症状消失,病情痊愈。

    目前,医疗队在罗安达总医院工作。因为中国援建的新医院正在重建,所有疾病诊疗都在临时搭建的简易房内进行,物资匮乏,又时常因为材料缺乏或停电停水影响正常的诊治。但四川省援非医疗队的11名队员,在9个月的时间里,累积诊治当地患者逾23502人次,施行或指导手术1000余台次,为华人同胞诊治200余人次、健康体检200余人次,为受援医院作专业讲座2次。“虽然现在的医院在设备方面确实比较落后,但只要我们团结一致,相互支持和帮助,还是可以克服困难,圆满完成使命。”马玉奎说。

    医疗队曾获得总理赞许

    2014年5月8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看望并慰问中国援安医疗队工作人员。中国于1963年开始向发展中国家派遣援外医疗队,目前在40多个非洲国家派有医疗队。自2009年以来,已有三批中国医疗队赴安哥拉进行医疗援助。当时,这支来自四川的医疗队已在安哥拉工作了五个月。李克强称赞医疗队员,虽然没有穿白大褂,但从事的是天使般的工作,并询问他们有什么困难,工作是否顺利。队员们说,最大的困难就是语言不通,但办法总比困难多,通过当地翻译的帮助,我们还是可以了解清楚患者的情况,只是需要时间和耐心。

    在遥远的西非几内亚,有一批身着白大褂的中国人,他们积极参与抗击埃博拉病毒,为几内亚人,为身在几内亚的华人,作出重要贡献。他们是由北京市卫计委承办、北京安贞医院组建的中国第23批援几内亚医疗队。他们由19人组成。在13亿中国人中,距离埃博拉最近的是这19人。

    在19人中,距离埃博拉最近的是这个人。

    曹广,一位普外科专家,经历了在几内亚“抗埃”又被隔离的21天点点滴滴。

    病毒突袭 政府发来疫情短信

    对所有的人来说,非洲,充满着神秘色彩,让人向往。而在神秘的背后,非洲却又隐藏着让人难以预料的危险,时时刻刻威胁生命安全,比如,埃博拉病毒。

    当我看到这些天以来国内众多媒体对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的报道,思绪翻滚,时时回想几个月前,同埃博拉病毒遭遇、被隔离的那段日子。

    3月24日,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我照例穿着白大褂走进已经工作一年多的中几友好医院。先在门诊接待了一名预约好的华人患者,紧接着就急忙赶到手术室,和早已等在那里的黑人搭档一起手术……这一切如往常一样紧张而有序。但在手术结束后,一条政府发来的短信却将这一切都改变了。

    “Ebola”、暴发、出血热,几个单词像利剑一样刺进了我的眼睛,瞬间头皮发麻。

    无一幸免 三非洲同事全部染病

    我想起10天前因腹痛、呕血、发热、乏力收入普外科病房的一名35岁男性患者。我清楚地记得,患者在死亡的当天,左眼白眼球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颗红得让人害怕的兔子一样的眼珠。护士为其翻身后的场景更是令人胆寒,因为患者左臀部肌肉注射点渗出的鲜血,已经浸透了周围厚厚的衣裤,就连身下的床单,也都留下了一大片血污。最终患者经抢救无效死亡。

    我问自己,这个病人就是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吧?与此同时,我突然想到今天手术,和我搭档的两名黑人医生都说自己很累,很不舒服,也不想吃东西,还有一个跟我说他可能有点发烧。想到这里,一个不祥的念头闪现在我的头脑里。他们两个接触那个病人很多,不会被病人感染了吧?从那个患者住院的第一天开始,我和病人还有搭档们每天都有接触,自己不会也已经被这病毒感染,正等着出现类似的症状呢吧?我流出一身冷汗。

    坏消息接踵而来。我们科那三名同事无一人幸免,全部为埃博拉病毒阳性,另外,胃镜室、放射科各一名医生和一名门诊护士,也全部感染了这种病毒。

    隔离期间 “体温是头等大事”

    我,被隔离了。一个平时性情粗放且见惯了生死的外科医生,不自觉地开始仔细体会身体上所有细微的变化。早上起来洗脸,要在镜子前看看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那种跟患者相仿的眼结膜出血;白天出现一点点头晕就会开始紧张,想这是不是发病的先兆;试表即便体温刚到36.9,也会不自主地心跳加速;就连身上起了一个小疹子,都要联想是不是那个病毒感染造成的。

    我平时的生活节奏和习惯也随着隔离而完全改变。平时只有渴了才会想起喝水,现在每天强迫自己多多喝水;医院给我们配备的维生素,平时我连看都不看,现在却规定自己必须按时吃下以提高身体免疫力;原来最喜欢和同事一起游戏娱乐,现在只能自己找没人的时间和地点进行轻微的活动来放松心情;原来喜欢听的评书相声,现在却感到十分无趣……

    在我的父母眼里,全世界的新闻头条和我的体温相比,都显得无足轻重。他们每天都会在早上5点时守在电脑屏幕前,等着我这里的晚上9点,向他们汇报自己临睡前的体温。哪怕我晚报了一分钟,或者体温比昨天稍稍高了一点点,都会让他们整天心神不宁。

    直面死亡 非洲同事染病去世

    我的爱人,得知我曾频繁接触过确诊病人,和我一起工作的医生已感染病毒死亡的时候,极度紧张和担忧让她病倒了,发烧、头痛、吃不下饭。可她却笑着对我说:“我被你电话传染了,但是我愿意,我在这边替你生病,你在那边就不会真的生病了。”短短一句话,让我切实感受到了什么叫生死相依。而十岁儿子的表现,更让我感到欣慰。由于担心影响孩子学习,爱人特意选在我相对安全的一天,跟儿子第一次说了他远在非洲老爸的遭遇。没想到,当儿子听说之后,瞬间泣不成声,哭着求妈妈打开电脑,要看看爸爸现在到底有没有生病。这泪水是儿子第一次因为担心家人而流的,“儿子长大了!”

    4月14日,对我的隔离观察终于结束了。在这21天里,我害怕过、伤心过,但同时也感动过、微笑过。现在,我懂得了,“活着”是一件多么幸福而美好的事情……

    特写 中国医疗队队长回忆同事死亡过程——

    缺少防范意识 手套破损染病

    西非发生的这场埃博拉疫情,从今年的2月在几内亚暴发以来,来势汹汹,已经肆虐6个月的时间。作为与之直接遭遇的中国人,中国第23批援几内亚医疗队的队长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埃博拉病毒的自然宿主是热带雨林中的野生动物。森林几内亚的非洲人历来有食用猴子、猩猩、老鼠等野生动物的习惯,这就给该病的传播创造了条件。

    中几友好医院收治的来自达波拉的那位44岁的男性患者,名叫SAVANE MORY。这是应该被记住的名字,他是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第一位被确诊的埃博拉感染患者。从他开始,拉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埃博拉大暴发的序幕。他是一名商贩,平时喜爱吃野鼠,外出旅行回来后染病。3月18日死亡后,家属将尸体接回老家按当地穆斯林风俗安葬。而后,为他举行安葬仪式的四位家属相继发病,在东卡医院隔离观察,经检测埃博拉病毒均为阳性。

    到目前为止,经这首位患者直接和间接传染的9名中几友好医院医务工作者中已有6位相继死去。这还没完,被感染的两名医生在医院隔离观察期间,又造成3名外院医护人员感染,其中两人死亡。

    在多种恶性传染病频发的非洲大地,包括医务人员在内的许多人,缺少防范意识。在中几友好医院做手术的患者中,有40%-60%是艾滋病抗体阳性者,而有的外科医生在手术中手套破损,甚至手被针刺破了也不马上处理。

    同步播报

    被埃博拉改变生活方式 西非民众不再握手

    埃博拉病毒在西非蔓延,迫使当地人民改变生活方式,以免被感染。据台湾“中广网”8月4日报道,利比里亚人民不再握手,搭乘出租车时,也不像以前,为了省钱,很多人都挤进去,像叠罗汉一样,坐在彼此大腿上。现在利比里亚政府规定,每辆出租车,最多只能搭载4名乘客。

    报道说,利比里亚民众纷纷抢购塑料桶,在里面装满消毒水,清洗双手。

    卫生专家说,埃博拉病毒透过身体接触才能传染,例如碰触死者身体,或者接触死者血液、汗水、呕吐物跟粪便。

    到目前为止,埃博拉病毒在西非国家已造成数百人死亡。虽然大家都知道,病人尸体很危险,但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最近几天至少有17具埃博拉病毒死者尸体,丢在街头,无人处理。

    民众怕感染拒送院 埃博拉死者曝尸街头4日

    据香港《文汇报》5日报道称,埃博拉疫情严重超出西非3国政府的处理能力,在利比里亚,由于医疗部门无足够人手应对疫情,加上外国志愿团体相继撤走,导致首都蒙罗维亚街头囤积大量埃博拉死者尸体,有死者更曝尸4天后才被运走处理。当地4日有大批居民上街抗议,并封锁市内主要公路,要求政府立即清理堆积的尸体。

    据报道,蒙罗维亚居民表示,两名疑似埃博拉患者死前出现呕吐和出血等症状,但居民因害怕被感染,拒绝送他们到医院,最终两人在街头暴毙。由于政府一直呼吁居民勿接触死者,因此无人敢为他们收尸,政府也没有派人处理。当局证实3日已派人处理尸体,但声称遗体留在街上仅数小时。

    报道指出,民众恐慌和人手不足严重影响利比里亚对抗疫情的进展,有地主得知当局打算埋葬埃博拉死者后,拒绝向当局出售土地;卫生部门早前下令在蒙罗维亚一处沼泽挖掘100个坟墓埋葬死者,但截至2日晚只挖了5个渗水的浅坑。

    报道称,有居民表示,自己的母亲出现呕吐症状后,多次致电卫生部门都无人理会,结果她死后尸体放在家中5天,家属现在只能走上街头去抗议,以引起当局的关注。医院现在也已人满为患,导致了部分患者被拒诸门外,这反映疫情已超出当地政府处理能力的上限。

    尼日利亚确诊第二例 埃博拉病毒感染者

    尼日利亚卫生部长丘库4日宣布,尼日利亚境内已确诊第二例埃博拉病毒感染者,患者为南部城市拉各斯的一名医生。

    丘库4日在首都阿布贾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对公众透露了这一消息。第二例感染者与第一例有关,是为第一例感染者进行治疗的两名医生之一。另一名医生已出现症状并被隔离观察,具体结果将在晚些时候通报。

    本组稿件综合新华社、

    .
    《北京青年报》、宗欣
    .

    .

    .

中国向西非埃博拉疫区派公共卫生专家组 尼日利亚进入紧急状态
.
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表示,为了支持非洲国家有效防控埃博拉出血热疫情,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卫生计生委会同商务部、外交部、民航局等部门紧急采购和调集了卫生防疫用品,并且为我国已经在非洲的援外医疗队采购了卫生防疫用品。紧急调集中国疾控中心等单位的公共卫生专家组成专家组赶赴非洲,帮助非洲国家防控疫情。

商务部发言人孙继文9日说,中国决定向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几内亚等西非国家提供总价3000万元人民币的紧急人道主义物资援助,将于10日下午由专机运往上述地区。这是近期中国专门向有关国家提供的第二批应对埃博拉疫情的紧急援助。据悉,中方相关机组成员已完成防疫培训和防护准备。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王宇介绍,这是我国首次以公共卫生专家组的形式对外援助。每支专家组由三位专家组成,分别是一名流行病学专家和两名消杀防护专家。

“由于当地治疗药物欠缺,民众对病毒知识的缺乏,这几个国家的疫情目前没有出现下降的趋势,急需物资援助和专家的专业指导。”王宇说。

    .

    据悉,承担此次援助物资运输任务的是中国货运航空有限公司。该公司的一架波音747-400货机,装载个人防护用品、环境消杀药品、治疗药物和医疗器械,将于10日下午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起飞,经荷兰阿姆斯特丹,预计于北京时间11日晚间抵达目的地,并在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三个受援国机场完成卸货。

    王宇表示,这次派出的专家组主要任务是对当地专业人员进行个人防护、消毒及生物安全等方面的技术培训,协助做好援助物资的分发工作,同时,指导在非中方人员加强疾病防范工作。据悉,相关机组成员已完成防疫培训和防护准备。

    .

    .

    截至8月6日,西非国家累计报告病例1779例,死亡961人。其中几内亚报告495例,367人死亡;塞拉利昂报告717例,298人死亡;利比里亚报告554例,294人死亡;尼日利亚报告13例,2人死亡。

    尼日利亚总统乔纳森8日宣布,受埃博拉疫情影响,尼日利亚进入紧急状态。乔纳森同时批准1160万美元紧急资金用于抑制疫情蔓延。尼是非洲人口最多国家,约1.7亿。

    8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声明,宣布西非埃博拉出血热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建议疫情发生国要宣布国家进入应急状态,严格落实防控措施,埃博拉出血热密切接触者和病例不应国际旅行。

    据了解,埃博拉病毒是迄今发现的致死率最高的病毒之一,尚无有效治疗方法。埃博拉病毒的潜伏期从2天到21天不等。目前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已知主要渠道是直接接触感染者的血液、分泌物及其他体液,或接触死亡感染者的尸体。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副司长王辰7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国前期已经有了很好的多元性抗体的制备能力,包括已经掌握了埃博拉病毒的抗体基因,启动抗体的生产程序不会需要太长的时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