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苏共党员的来信和他的党证

难民 收藏 0 92
导读:这个是党员文摘上的一个帖子。我转载下来的。 (党建网编者按:这是一封俄罗斯朋友的来信。自1990年起,格拉奇科夫在莫斯科大学社会学系一直担任主管外事的副主任。他战后出生,成长于苏联社会普通工人家庭,上世纪70年代上大学接受专业教育,80年代初期分别被派往中国北京和原东德德累斯顿工作。苏联解体前后,又先后回到莫斯科大学、列宁格勒大学从事外事工作。20多年过去了,他亲历了苏联的兴衰和苏共的兴亡,将深深的懊悔以及对党和国家的真情埋在心底。 2013年12月初,格拉奇科夫陪同中国学者访俄,临别之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个是党员文摘上的一个帖子。我转载下来的。

(党建网编者按:这是一封俄罗斯朋友的来信。自1990年起,格拉奇科夫在莫斯科大学社会学系一直担任主管外事的副主任。他战后出生,成长于苏联社会普通工人家庭,上世纪70年代上大学接受专业教育,80年代初期分别被派往中国北京和原东德德累斯顿工作。苏联解体前后,又先后回到莫斯科大学、列宁格勒大学从事外事工作。20多年过去了,他亲历了苏联的兴衰和苏共的兴亡,将深深的懊悔以及对党和国家的真情埋在心底。

2013年12月初,格拉奇科夫陪同中国学者访俄,临别之际,格拉奇科夫特意向中国同志展示了珍藏多年的苏共党证,并与中国同志深情道别,祝愿伟大的中国繁荣昌盛,祝愿兄弟般的中俄人民友情代代相传。

不久,格拉奇科夫来信,并附上他那张党证的复印件,表示愿意将原件捐献给中国共产党的同志。

以下是来信摘编:)

我1951年出生于立陶宛。我的母亲是纯血统的立陶宛人。我的父亲是俄罗斯人。1956年,我们全家搬到了乌克兰的扎波罗热市,1969年中学毕业后,因为不想增加父母的负担,我马上就进入扎波罗热半导体厂工作了。在工厂我先成为车工学徒,半年后成为三级工。还是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决定要入党(苏共)。进入工厂后,我被告知首先要通过试用期。工作6个月之后,我所在的第十八车间的党组织接受我为苏联共产党预备党员。1970~1972年,我参军了,并成为一名苏共正式党员。退伍之后,我进入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之后便开始了一段漫长而有趣的生活。

我对自己的记忆始终是与党(苏共)联系在一起的,并习惯了公共利益、国家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准确地说是个人的规划永远是国家计划的一部分。我永远都为苏联而骄傲,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而骄傲,为能为自己的祖国做出些有益的东西而骄傲。我所拥有的许多东西——对祖国的爱、思想上的坚定、教育、家庭,我都把它们与党联系在一起。如果没有党,没有党对我的严格要求,我可能这一辈子都一无所获,更不可能领悟马克思主义的真理。马克思主义真理即便是现在,无论是对我、我的朋友,还是对俄罗斯国内外的很多学者来说,都是不容置疑的。可以有把握地说,世上除共产党之外,再没有一个政党能够拥有并提出对社会发展的整体构想。

1973年,我进入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学习后,组织上开始给党员们更换党证,把老式党证换了新样子。我拿到了编号为03029543的党证。当时我23岁。从那时起直到1991年2月苏共自行解散,我一直都使用这个党证。我凭党证按规定、按时缴纳党费。之后的许多岁月,由于工资收入高了,我所缴纳的党费也日积月累,达到了一个不小的数额。但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我从来没有一刻怀疑过缴纳党费的必要性。党的事务永远都是神圣的。

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由于成绩得了一个3分,而没有拿到助学金。6个月,整整一个学期,我靠父母寄来的钱生活,即便是在那时,我仍然每月缴纳2戈比的党费。

对于党员来说,党证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对于一个伟大的党的有形的归属感。这个党是以先进的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理论武装起来的,她维护本国全体劳动者的利益,维护自己的祖国在世界上的利益,她制定并通过每一个成员来落实党的代表大会所做出的、旨在建设繁荣社会的决议。每当看到鲜红的党证,你能意识到,你自己也是一个伟大的、强大的、有凝聚力的组织的一分子,而这个组织能够肩负起任何重任。

党证——是一个严格考核的证件。每次缴纳党费的时候,你都要向组织出示党证,这样每个月都会认可和展示自己与党组织之间的联系,证明自己与党的隶属关系。

那些毁掉苏联的苏共叛徒,首先就是要摆脱党。他们明白,有共产党的领导,是无法做出这一卑劣行径的。因此,在推行“改革”的那些年,大众传媒向苏联人民头脑中灌输这样一种思想,即单独一个政党是无法领导社会的,因为一个党不可能代表所有人的利益。他们的第一步就是推行多党制。接下来,就是从所有政权机构、工厂矿山以及其他经营生产单位消除“一切”党组织。

1991年年初,苏共领导层做出了这样的决议。我于1991年2月缴纳了最后一次党费,而3月份,我的党证和登记卡就被退还到了我自己的手中。就这样,一切都结束了。苏共党组织不复存在了。接着,就开始了对共产党员的迫害、抹黑,“自上而下”地瓦解了苏共和苏联。

没有了共产党,像苏联和中国这样的超级大国,这样的地缘政治实体在当前的历史阶段根本无法存在。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是体现中华民族精神、中华民族和国家认同感的唯一核心。如果今天解散了中国共产党,明天伟大中国也将不复存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 高 媛译 张树华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