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越军“北光计划”揭秘:集结两万兵力主攻老山

1984年,中国边防军收复老山主峰后,越军并不甘心失败,越南当局的越北第二军区命令前线部队要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夺回老山。

在这种压力下,越军第313师经过短暂准备后,以一个步兵团的兵力为先锋,借助漫天大雾,企图偷袭我军老山主峰的各防御阵地,结果,遭到我军迎头重创之后,狼狈溃逃。

1984年6月19日,越北第二军区以两个步兵团约5000余人的兵力,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向我边防军驻守的松毛岭阵地发动大规模攻击,企图从中国边防军老山防线的东线撕开一个口子,尔后,沿着松毛岭中越国境线,向老山主峰发起进攻。最终,在我军战士的顽强抵抗下,越军的进攻再次遭到惨败。

在这种情况下,迫于越南国内的政治压力和民族自尊心的驱使,越南国防部、越北第二军区连续几天召开秘密作战会议,在苏联军事顾问团的周密策划下,拟定了“84-MB-北光”作战计划。

据说,当时中方的特工人员花费了很高的代价,才从情报贩子的手里买回这么一条计划名称,但情报的具体内容却一无所知。

1984年越军“北光计划”揭秘:集结两万兵力主攻老山

尽管中方的情报部门动用了当时全部有效的侦察手段,但越军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严密,一直到1984年6月底,中国边防军针对越军的“84-MB-北光”作战计划这个情报的侦察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直到7月13日,老山战斗结束,我军指挥机关从被俘的越军营长口中才知道所谓的“北光计划”就是:“越军在河内、老街、高平、凉山等北部战略要地,从越南守军的精锐之师人民军第316A师、第356师、第1师、炮兵3师、炮兵18旅、特工团、坦克团、工兵团等单位调集了8个团,共计18900余人的优势兵力,经过周密的准备和实兵协同演练之后,原定于1984年7月12日向中越边境云南的老山战区发起大规模的全线进攻,企图一举夺回老山主阵地。由于此次作战会议是位于越南河口省一个叫北光的小山村里召开的,所以越军又称为“北光计划”。

从1984年7月1日起,前线的越军所有无线电台停止使用。越军前沿部队停止向中国军队进行任何挑衅行动,越军的炮兵不再向我军老山防御阵地和纵深实施炮击。交战的双方一时间处于对峙状态,整个老山战场显得出奇的平静。面对这种极不正常的情况,我军各级指挥机关反复召开会议,研究、分析越军可能的进攻企图。尽管当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作为依据,但大战、恶战在即,已在我军各级指挥员和一线防御部队中形成共识。因此,前线指挥部发出通知:老山各部队应抓住当前的有利时机,加固和构筑防御工事、设置各种地雷、铁丝网、障碍物、大量存放各种武器弹药。同时,命令各军兵种部队,特别是工兵、炮兵、通信兵,在五日之内必须完成大战、恶战所需的各种物资保障。


在此后几天,我军工兵部队用火箭布雷车向老山防御阵地的前沿抛射了30多万枚各式地雷,形成了东西长7公里、纵深宽500米的地雷坟场。

我军炮兵部队积极与地方各部门联系,征用地方车辆800多部,昼夜不停地从后方的弹药库将大量的枪弹、炮弹运到每一组阵地。按照我军规定:每门火炮的弹药基数一般都在0.75左右,最大量不得超过1.5个基数。而经此次准备,我军每门火炮的弹药都达到了3个基数以上。同时,我军采用了当时较先进的炮兵雷达监测系统,只要越军的大口径榴弹炮一发射,只需3秒钟,计算机就能准确的标绘出越军的炮兵阵地的区域和火炮的种类,这对于摧毁越军前沿的炮兵阵地将起到重大作用。

我军通信兵配发了专程从北京空运来的先进的单边带电台和同步调频双边带电台,以保障老山各主要防御阵地的通信联络,畅通无阻。

1984年越军“北光计划”揭秘:集结两万兵力主攻老山

总之,1984年夏季,老山战区已是箭在弦上、长矛在手,单等中央军委的一声令下,利箭穿心,擒缚苍龙。

10天之后,1984年7月11日晚23时50分,在我军电子侦听部队严密监听之下的越北第二军区前指电台发出一个无线电信号。经计算机破译,其电报内容是:“各部速速通报准备情况。”

得知这一情报后,我军的前线指挥机关马上召开紧急作战会议,对越军的军事动向进行研究分析,一致认定,越军很可能在1984年7月12日凌晨开始实施“84-MB-北光”作战计划。

紧接着,7月12日凌晨零时30分,越军各部队先后以无线电条码信号的形式报告其上级:“已准备完毕。”这就更清楚地证实了我军指挥员判断的准确。

根据这些无线电信号的频率和波长,我军无线电测向仪和测距仪立即进行了跟踪监听和区域电子扫描,基本确定越军集结地域距我军老山防御前沿5-10公里一带。

至此,中越双方的前线指挥机关已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我军“老山主攻团”的防御地带,为了便于地域区分和作战协调,我军把老山战区分为东、中、西三个区域。

东线,以八里河东山为核心,那里是峰峦叠嶂,山势呈南北走向,平均海拔1600米,中越国境线为由东向西穿过,由中越两国边防军分别控制着各自的疆域。

西线,以老山主峰为核心。山势北陡南缓,大小27个山头,全部由我军所控制。

1984年越军“北光计划”揭秘:集结两万兵力主攻老山


在东西两线的中间地带是中区。区内有一条长4公里的山梁,叫松毛岭。以松毛岭为边界,此界以南为越南,以北为中国。以松毛岭为基本点,其东面是一个呈南北走向的大峡谷,峡谷内有一条河,叫泸江河,河水由北向南,从我国流入越南。河边有一条国际公路,就是1979年我军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赫赫有名的四号公路。峡谷的东面是笔直峭立的八里河东山。

由松毛岭向南,7公里以内,是一片丘陵地带,有大小56个山头,海拔最高的为634米,最低山坡海拔200米。由松毛岭再向南7公里以外,位于越南的大青山,山势呈东西走向,长约20公里,平均海拔在1500公尺以上。

在大青山和八里河东山交汇处的峡谷口,有一个越南村寨,名叫清水口,曾是当年中国支援越南时必经的交通要道,也是越军试图侵占老山的咽喉要道,军事上的战略意义非常重要。

由松毛岭向西,顺着山梁走5公里就是老山主峰。

由此可知,我军在老山的防御地带是三面环山的低洼地带,而主要防御方向是从松毛岭到越南的清水口。

根据地形地势和敌情,我军指挥机关判断:如果越军要在老山地区进行战役级规模的进攻作战,其兵力和辎重、装备就必须从清水口经过,而后才能沿着地形展开兵力。除此之外,别无他路。为此,我军老山前线指挥高层制定了“赶羊入圈,分段拦截,关门打狗,务求全歼”的作战决心。后来的作战经过和战果表明,这个决心和部署是完全正确的

1984年越军“北光计划”揭秘:集结两万兵力主攻老山

1984年7月12日凌晨2时30分,越军各部队以无线电条码的形式向其上级发出了“开饭完毕”的电报,这就预示着越军已经开始向我军防御前沿运动……在得知越军已开始向我军防御前沿运动后,我军指挥部命令:命令炮兵第4师,以130mm加榴炮(大口径远程炮,射程达30公里)向越军后方供给基地、炮兵阵地、后续部队、保障部队等可能集结或屯留的地区进行10分钟火力急袭,待取得战果后,即行加大炮火密度;命令炮兵第320团,以122mm加榴炮对敌清水口附近地域进行10分钟火力急袭,待取得战果后,即行加大炮火密度;命令3个小口径炮兵营,对我军防御前沿3公里地段内进行10分钟火力急袭,待取得战果后,再改用大口径火炮射击。

凌晨2时50分,在我军第一次火力急袭过后,向我军阵地前沿运动的越军各部队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有些部队遭受重创。同时,这突然的炮火打击也迫使越军潮水般涌向清水口,蝗虫般密密麻麻地进入我军防御阵地前沿,东寻西找,相互之间喊叫着、辱骂着、撞击着,有的越军士兵在惊慌之中用电台发送明语,向其上级报告:“我部建制已被打乱,请求给予协调。”还有的越军士兵干脆在电台上大声疾呼:“我部已被中国人的炮火拦阻在松毛岭地区,无法按时到达196高地,请求压制中国炮兵火力。”7月12日凌晨3时,越北第二军区前沿指挥部以通播电报形式,电令越军各部队:“迅速占领我军出发前主阵地,按预定的计划,展开行动。”

得到这条重要情报后,我军前沿指挥部立即命令老山战区所有炮兵部队,对越军的后方清水口、老山防御阵地前沿,按计划实施“地毯式轰炸”。随着上级命令的下达,我军炮兵阵地瞬间万炮齐鸣,地动山摇,整个老山战区已变成了一个炮火呼啸与火光冲天的世界。

尽管我军的炮火打击一直持续不断,有些越军进攻部队尚未展开攻击就已溃不成军,越军主力仍旧按照原来的协同计划,开始实施攻击。7月12日凌晨5时10分,越军第168炮兵旅加15个炮兵营,按照协同计划开始向我老山各防御阵地实施火力急袭。与此同时,已抵达我军警戒阵地的越军各步兵分队,开始排雷破障、开辟通道。据此,我军指挥部确定:以两个炮兵团的兵力,火力封锁清水口子,务使清水口以外的越军“一个活人也休想进来”,“口子以内的越军绝不能再让他们活着出去”;以一个炮兵团火力对八里河东山的越军实施不间断轰击,令其无法居高临下威胁我军;以一个炮兵团支援老山主峰的战斗;以一个炮兵团加5个多管火箭炮营,对我军防御阵地前沿实施反复地扫荡式攻击;以3个小口径炮兵营,对凹地、山头的反斜面及死角地带实施大密度轰击,用以打击敌人的指挥所和二梯队屯留地;以两个85mm加农炮营,将火炮推至前沿阵地,用以摧毁越军坦克。1984年7月12日凌晨,老山战区中段:中越两军共投入47个炮兵营,动用各种类型口径的火炮对这块东西宽5公里、纵深7公里的老山主高地实施猛烈炮击。火光笼罩之中,是敌我双方3万多名士兵在这块狭窄的地带上进行着浴血厮杀。中越攻守双方,一个是志在必得,一个是寸土必争;一个是气势汹汹、来者不善.一个是主动出击、以牙还牙;一个是不计一切代价拼死向前进攻,一个是誓与阵地共存亡、宁死不后退一步。战至12日上午8时,老山血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我军阵地上,到处是排山倒海似的炮弹轰鸣声、犹如地动山摇的地雷爆炸声、疾风暴雨般的枪弹尖叫声、令人心惊胆颤的坦克引擎声、我军战士气壮山河般的呐喊声、越南士兵垂死挣扎般的哀吟声。

1984年越军“北光计划”揭秘:集结两万兵力主攻老山

云南边防部队“老山主攻团”步兵3连3排的15名战士负责防守老山主阵地前沿的196高地。

7月12日凌晨4时50分,越军以1个步兵营外加1个特工连秘密潜入了196高地的前沿。当越军在我军主阵地前沿进行排雷破障时,被3排警戒阵地的暗哨发现。3排排长李海欣接到报告后,立即带着5名战士,赶到警戒阵地一侧,埋伏在草丛里,看准时机,向正在雷区开辟通道的越军突然而猛烈地开火,打得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越军一看偷袭不成,便马上转为强攻。50多名越军士兵在密集的迫击炮火力、用炸药包和手榴弹的掩护下,一次冲锋即攻占了我军警戒阵地,之后,一窝蜂底向我军主阵地扑过来。排长李海欣命令全排战士各就各位,做好战斗准备。当越军士兵气喘吁吁地行进至我军阵地前沿20米时,李海欣大喊一声:“打”,顿时,我军各种枪弹从上、中、下成立体式,从左、右两侧成交叉式,水柱一般向入侵的越军飞泻而去。激烈的战斗进行还不到10分钟,越军在我军阵地前遗尸20多具,便主动撤退了。

1984年越军“北光计划”揭秘:集结两万兵力主攻老山

这个时候,天色已蒙蒙发亮。李海欣带领全排战士抓紧时间,埋设定向地雷、搬运武器弹药,等待着天亮后越军可能发起的大规模攻击。

7月12日6时30分,越军在极其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出动两个步兵连,兵分3路,朝我军的196高地猛扑过来。这一轮攻击,越军士兵采取了相互掩护、梯次进攻的战术,利用其火力与兵力上的优势,特别是充分利用其猛烈的炮火,将老山守军3排的我军战士死死压在战壕里抬不起头来的时间,一鼓作气攻占了我老山主阵地东、西两侧的3个警戒阵地,使我军失去了倚角之势。继而,越军分东、南、西三面将196高地合围起来,先头的越军距我军第一道战壕只有50米了。196高地的防守已经变得十分危急。

排长李海欣很清楚所处的险恶境地,他知道,单靠他们这几个人死拼硬杀是无论如何也打不退越军的。看到这种危险局面,他便用861无线电指挥机和上级联络,请求我军炮火对196高地前沿50~100米地段实施集中射击。不到一分钟,我军的炮弹就一组一组地呼啸而至。炮弹准确地打在越军的进攻队形里,打得越军鬼哭狼嚎,抱头鼠窜,使其攻击出现了短暂的停顿。李海欣抓住这一难得时机,命令全排立即开火,将靠近前沿的越军消灭掉。在我军强大炮火的支援下,越军第三轮进攻被粉碎。此时,3排已有两人牺牲,5人受重伤,2人轻伤,能坚持战斗的人只剩10个人了。

利用这战斗的间隙,李海欣带领战士们将牺牲烈士的遗体和重伤员抬进阵地上的一个坑道里。这个坑道原来是一个小山洞,后经越军改造和我军的加固,已经成为了一个能打、能藏、能生活的藏兵洞。战士们在藏兵洞里只要将洞口控制住,即使越军占领了表面阵地,在洞里面坚守一个星期是不成问题的。李海欣仔细将伤员和烈士遗体安顿好,又根据人员的伤亡情况对阵地防御重新进行了分组,尔后,抓紧时间修复被敌人炸毁的工事,埋设地雷,备足弹药,等待着越军的再次攻击。10时50分,越军集中了一个炮兵旅的炮火,将成百吨的炸弹像冰雹一样砸在196高地上。整个高地烟柱冲天,爆炸声震耳欲聋。刚刚修复的工事被全部炸平,满天的硝烟呛得人喘不过气来。炮火袭击刚过,200多个越军在督战官的带领下,赤裸着上身,全身挂满了子弹和手榴弹,杀气腾腾地喊着口号,向着196高地扑来。熟悉越军战术的内行人一看就知道,这就是越军那臭名昭著的“敢死队”。

1984年越军“北光计划”揭秘:集结两万兵力主攻老山

这些人都是越军的彪悍老兵,作战时凶猛异常,军事素质也高,人人怀有必死之心,个个都是亡命之徒。按照越军数十年的作战“惯例”,只要“敢死队”出战,一般进攻都有取胜的把握。

12日上午11时,炮火急袭的烟雾尚未散尽,越军便出动了从来不轻易出动的“敢死爆破队”,向着我军196高地发起了猛烈攻击。望着这些黑压压的人群,看着这气势汹汹的越军“敢死队”,战场老兵们一般都能沉得住气,新兵们可就心慌了。3排有个纳西族新战士,刚刚入伍,还未满18岁。他看到越军“敢死队”漫山遍野蜂拥而上,一梭的子子弹就刮倒一片人,一颗手榴弹就炸翻五六个兵,心想:照这样打下去,那得死掉多少人呀?!越想越不敢扣动扳机,越想心里越发毛,越想越打抖,就偷偷溜回了主坑道。3排守卫的战士本就少得可怜,纳西族战士一跑,阵地上就出现了缺口。越军“敢死队”马上利用我军防御上出现的空隙,在烟雾的掩护下,冲进了第一道战壕,并开始向第二道战壕进攻。李海欣一看,立即端着56式冲锋枪飞奔过来,开枪撂倒了企图翻越壕沟的几名越军士兵后,他自己的胸部、小腹也两处中弹,身受重伤。李排长咬紧牙关,强撑着身子,向前多爬了两米,按响一颗定向地雷。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十几名越军被炸飞了,随之化为落下的血雨腥风和残肢断体。这时候,3排9班的杨班长跑过来为李排长包扎伤口,他按住杨班长的手,断断续续的说:“你~别再为我浪费~急救~包了,现在,我~就把~高地~交给你,告诉~`战友,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住阵地,不能给咱~~~三排~丢~~脸。”说完,他一把将杨国跃推开,眼睛盯着又一批冲上来的越军,盯着铺天盖地向他飞来的手榴弹和炸药包,李排长按响了第二颗定向地雷。几乎就在同时,越军敢死队扔过来的炸药包也在他身旁爆炸,将他的身体炸成了两截。李海欣排长壮烈牺牲。

1984年越军“北光计划”揭秘:集结两万兵力主攻老山

目睹排长李海欣的惨死,杨班长悲痛欲绝,痛恨至极。他一跃而起,站直身子,手持冲锋枪,迎着越军“敢死队”猛烈开火,边打边高喊:“弟兄们、快给我狠狠的打,打死这帮龟孙子,给咱们排长报仇!”


全排的战士听到李排长惨死的消息,个个气得浑身颤抖、两眼血红,再也不顾什么危险和隐蔽了,端着冲锋枪在战壕内左冲右突,对着越军一个劲地猛扫,枪管打红了,换一支再打,有的将手榴弹几个几个地捆成一捆,不停地往敌群内丢。阵地上战友们那声嘶力竭的喊杀声惊动了坑道里的重伤员,他们纷纷从坑道里爬出来,或换弹夹,或捆绑手榴弹,或按定向地雷,同阵地上的战友们一起投入了这场殊死搏斗。

在全排战士的拼死搏杀、顽强抗击下,越军敢死队在我阵地前沿丢下了80多具尸体后,狼狈地退了下去。越军的第四次攻击宣告失败。

趁这个机会,杨班长赶紧检查了阵地伤亡情况:15名战士中,已有6人战死,5人重伤、流血不止,4人受轻伤,阵地上已经看不到一个完人了;196高地上,除了一条坑道外,防御工事和战壕基本上都被炮火炸成了一层厚厚的浮土;而最令人担忧的,就是唯一能与上级指挥所保持联系的861步话机也已被炸得稀烂,这意味着他们再也得不到炮兵的火力支援了。面对这种情况,杨班长带着3名轻伤的战士将阵亡战友遗体和重伤员抬进坑道里,接下来,赶紧埋设地雷、压满弹夹,准备继续战斗。

1984年越军“北光计划”揭秘:集结两万兵力主攻老山

然而,刚刚埋了几颗地雷,就听到高地四周响起了中国话“缴枪不杀”的喊叫声,杨班长抬头一看,我方的第一道战壕已被越军占领,第二道战壕里也站满了越军士兵,并且端着枪,从东、西、南三面将他们四个人围了起来,最近的越军离他们只有20多米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越军高层看到连“敢死队”也无法攻占196高地,便改变了进攻的战术手段,在第四轮进攻刚一结束,马上动用越军的预备队,利用老山茂密的树林和茅草作掩护,枪炮熄火,秘密潜行,在杨班长等4人正集中精力,抬运重伤员和战友遗体时,越军遍悄悄地占领了我军第一道战壕。杨班长一看,知道他们这4个人硬拼是不行了。于是,小声告诉那3个战友:“看我的动作,撤回坑道。”说完,就按响了两颗定向地雷,趁着尘土飞扬和越军士兵卧倒的一刹那,他们几个连滚带爬地撤进了坑道。表面阵地已经失守了。

此时,攻击的越军已经成群结队地涌上196高地,他们高举着手中的枪,围绕着越南军旗,在我军的阵地上又是欢呼跳跃,又是摄影拍照,欢庆他们来之不易的胜利。

表面阵地失守以后,4名战士憋在坑道里,听着越军士兵那粗野的狂笑,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每个人都在想:“难道牺牲了那么多战友守卫的阵地,就这么完了吗?”

大家谁也不吭气,就这样默默的闷坐着。最终,纳西族的新兵再也忍受不住这郁闷的压抑,他悄悄摸到洞口,端起56式冲锋枪,对着外面欢呼嚎叫的越军就是一梭梭子弹,吓得外面的越军全部卧倒,心里揣摩这枪声来自哪里,也似乎在这一瞬间,他们才明白,他们并没有取得完全胜利,阵地上还有活着的中国士兵。

1984年越军“北光计划”揭秘:集结两万兵力主攻老山

于是,越军又组织了一个排的兵力向坑道口逼近,准备炸毁坑道,逼中国士兵出洞。但是,他们在几次靠近洞口,试图往里扔手榴弹或丢炸药包时,都被杨班长等4人开枪打跑了。就这样,敌我双方相持了1个多小时。看到这4个少得可怜的中国兵已无法对他们构成实质威胁,越军便只留少量看守人员堵住洞口,大多数士兵就转向攻击别的高地去了。

杨班长等4人看到这种情况,开始想办法,并撬开了坑道出口,钻出来防敌人几个冷枪,尤其是大量狙杀沿196高地运送弹药的越军后勤兵。这又迫使越军调来一个连的兵力,重点监视3排的4名战士的动向。

7月12日下午17时,我军主力经过充分准备与周密组织策划,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开始对196高地实施反击,务必要在天黑以前,夺回被越军侵占的所有领土和主阵地。

杨班长他们根据炮弹的炸点、越军的喊叫声和越来越密集的枪声,判断我军大部队正在实施反击。于是,他指挥3个轻伤战士钻出秘密出口,在越军士兵的背后开枪射击,搞得越南人腹背受敌,再也无心恋战,仓皇而逃。就这样,在主力部队和炮兵的配合下,196高地三排的全体战士顽强死守,终于打退了越军的第五次进攻,我军再次夺回了196高地。7月12日的战斗中,全排15名战士共毙敌114人,伤敌200多人,缴获各类枪支185把;另有3名战士荣获得“一级战斗英雄”的称号,其他12人都荣立追记一等功或二等功。三排战士坚守的老山196高地又被誉为“李海欣高地”,全排战士被中央军委授予老山阵地“十五勇士”荣誉称号。

1984年7月12日,老山前线的惨烈战斗一直持续到晚间22点30分。越军大部队在拼命攻击了17个小时后,已经是强弩之末,精疲力竭,军心开始发生动摇,前沿部队的战斗力已基本丧失,越军高层再也无力组织进攻了。在无可奈何的形势下,越北第二军区向前沿的越军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晚间23时左右,用望远镜就能看见那些越军的残兵败将从树丛里、茅草中、峭壁后、顽石旁走出来,他们抬着、背着、扶着受伤的战友同伴,三三两两的从老山各个高地上摇摇晃晃的滚下去,汇集成一股冲天的晦气,消失在大青山的背后,带着晦气留给了越南政府,又将战争的痛苦与悲伤留给了越南百姓。

连续17个小时的老山攻防血战,越军共伤亡5700余人,损失火炮150余门、4辆T-55型坦克被我军摧毁,损失的武器、弹药、辎重不计其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