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的国民党万余残军是如何被瓦解的

金三角的国民党万余残军是如何被瓦解的

金三角的国民党万余残军是如何被瓦解的

金三角的国民党万余残军是如何被瓦解的

金三角的国民党万余残军是如何被瓦解的

在泰国东海岸边一个叫芭堤雅的小镇,我看到一处景点,叫“金三角风情”,在一个形似门楼的建筑上,大门两侧写着“处处无家处处家,年年难过年年过”的对联,横额上挂着用繁体字书写的“还我国籍”,这是原国民党残军的后裔,向来自大陆及台湾的同胞发出的发自肺腑的心声。

这是一种带泪的祈盼,一种泣血的呼唤!这是他们发自心底的呐喊,它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刺痛了每一个来此参观的中国人的心。

进入门楼,到了一个放映厅,我们在座位上坐定。于是放映厅里开始放映原国民党93师残部在金三角的纪录片,通过观看影片,使我比较完整地了解了残军及后裔们在金三角艰难生存的情况。

接着,一个残军后裔带我们参观了有关残军的资料图片,一些军械设备,他们住的高脚屋等等。在跟他们的交谈中,我发现他们其实没有多少需求,只求还他们一个中国的国籍,活着能同正常人一样学习工作,死后不做孤魂野鬼。

如今这60万孤军后代中只有20万有国籍,也就是说还有40万中国人没有国籍。他们想加入共和国的国籍,因为没有国籍的人永远不能离开那个山头,没有国籍的人没有接受教育的权利,没有国籍的人没有工作的权利,没有国籍的人没有进医院的权利,只能靠鸦片缓解病痛。就是在这里办这个展览来谋生,还不能离开这个展览区,一出大门泰国警察就可以抓我们!

60多年了,他们为了生存,进行着不懈的战争,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坚韧和坚忍,他们毕竟都是炎黄子孙,他们每年还在过着春节、端午、中秋,唱着中国的民歌,挂着大红灯笼,讲着中国的语言,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他们的故土,据说,在金三角地区,在美斯乐,北方——是所有坟墓唯一的朝向。那里,因为有他们伟大的祖国。

残军及后裔们不知道政治。只知道只有祖国统一,繁荣富强,他们才能有出路。这是在这一风情园最后的一句标语。标语的左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右面是国民党党旗。

在一个残军纪念堂,我看到写着这样一句话:“残军未死,只是逐渐凋零”。是呀,这支残军,参加过十年的北伐战争,进行过八年的抗日战争,为我们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当然也参与了三年内战,功功过过我们姑且不论,如今老一辈人大都已悄然离世,我们即使不能原谅残军的老一辈,但他们的后裔就没有功过可以让我们评说了,只有他们的血管里流淌着与我们一样的血。

我在这里写这些东西,只是希望大家知道:在遥远的中南半岛,有几个小小的村落,有一群中国人在那里生活。流落的中华儿女,在别人的土地上日子难过,饱受战争的折磨,这是一群被遗忘的中国人,是一群任人蹂躏的无助的华人!关心他们,看我们该做些什么;帮助他们,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另外,当我们的目光焦聚世界上因战乱而过着颠沛流离生活的难民的时候,也请你的目光来关注一下这群在异国他乡的中华儿女。

▲关于残军的相关资料

李国辉,国民党陆军第八军93师七零九团团长,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在金三角,这个人物却赫赫有名,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国民党团长是金三角的开山鼻祖,没有李国辉,就没有后来世界闻名的毒品王国金三角。

1950年初,坚守西南大陆的李弥第八兵团被解放军同时从四川和广西发动千里奔袭,蒙自一战,第八兵团势如山崩,元江追击,兵团主力被歼于元江河谷东岸。剩下残部四分五裂,纷纷南逃。

93师七零九团团长李国辉率领着一千人,在此后长达一个多月的超级马拉松追击中,跑赢了共军,成了少数免遭覆灭的队伍之一,他们的全部希望只有一个,那就是赶在追兵封锁国境前抢先越过界河,成为这场生死攸关的长途赛跑中的侥幸胜利者。

李国辉指挥队伍涉过界河后,知道这个时刻对他们这群中国人的重大意义。跨过国界,他们就是背井离乡,到异国土地上流浪的人了。从地图上看,国境线距离这队人马的目的地小勐捧,直线距离只有一百多公里,中间隔着一座被土著称为“野人山”的大山。这是一片方圆数百里的原始森林无人区,没有道路,只有一条马帮小道曲曲弯弯穿行其间。

这些毫无准备的军人冒冒失失闯入险象环生的热带雨林,就等于误入魔鬼宫殿,他们终将为自己的入侵付出沉重代价。士兵轮流在前面开路,他们挥动砍刀,在厚墙一般的藤蔓、灌木、荒草和植物中劈出一条小径来。不断有人倒下,被致命的瘴疠、蚊虫、毒蛇和野兽击倒,但是后来人踏着死者尸体继续前进。他们决不能停留,停留就意味着死亡。

李国辉得到报告,健康牲口和人口都在剧减,每天失踪和掉队官兵多达数十人,生病者与日剧增。军需官报告,携带粮食告罄,由于无人区没有村寨,于是饥饿像狰狞的魔鬼开始威胁人们。由于吃不饱,队伍有时一天只能前进几公里。

李国辉下令宰杀牲口,扔掉重装备,派人打猎,然而这些措施还是不能从根本上缓解断粮威胁。求生本能支撑着人们,没有退路,只有前进,简单的道理成为一座照耀队伍的灯塔。

队伍的足迹继续在无人区延伸,直到第十二天,他们终于遇上一座土著人的石寨。当时队伍里一半人都在害病,人们头上长满虱子,身上生着毒疮,许多伤员伤口化脓感染,妇女孩子急需补充营养。

土人部落当然不欢迎同类入侵,他们之所以在原始森林中生存并繁衍,就是因为他们远离文明社会,远离人类,在森林中他们是百兽之王,大自然是他们的朋友,而人类则是他们的天敌。土人吹响呜呜的号角,敲响节奏急促的木鼓,向这支队伍宣战。

然而宣战和恫吓并不能阻止军队前进,这是一支濒临死亡的军队,所以他们必须以别人死亡来换取自己的生存。据说本来李国辉下令对天开枪,吓跑土人了事,他需要山寨的粮食而不是屠杀。但是土人十分顽强,他们决心保卫家园死战不退。他们灵活地藏身于石壁、山洞、崖畔与草丛树林之中,像猴子一样跳跃攀援,从树上和崖畔射出许多细小的弩箭,掷出锋利的长矛。

一个小时后,这场实力完全不对等的战斗宣告结束,土著部落被消灭,土人死伤无数,侥幸活着的逃进树林,山寨被占领,饥饿的军队得以补充和休息后继续前进。

几天之后,当又一个傍晚即将来临,在远远的森林和大地边缘,一座湖泊样的平地出现在眼前——小勐捧!为了这一天,他们在恶梦般的大森林里整整挣扎了半个月!他们和早几天过境的谭忠副团长及他的二七八团会合了。就在金三角东北部一处叫做小勐捧的荒凉地方,一群国民党指挥官聚在一起召开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

这次会议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载,但是对于未来的毒品王国金三角来说,这次会议却意义极其深远,它表明国民党军队作为一支重要力量主宰和统治金三角的开始。

会议结束时,李国辉走出房间,他以总指挥的身份宣布,第七零九团与二七八团实行合并,一支崭新的部队——“中华民国复兴部队总指挥部”从此诞生。

残军合并后共有战斗员一千六百余人,步枪卡宾枪千余枝,数十匹骡马,轻重机枪数十挺,迫击炮两门。李国辉出任总指挥兼第七零九团团长,谭忠任副总指挥兼第二七八团团长,钱运周任参谋长,下辖三个支队和两个特别大队,总部暂时设在小勐捧。

他们修好电台,和台湾取得联系,不料台湾方面的指示却是:“你部自行解决出路。”于是,这支军队便脱离了国民党,成为一支孤军。

有了这样一个基地,从国境线上溃退下来的国军,找不到回家道路的原远征军战士,都纷纷投向李国辉,部队迅速扩大到了九千人,而且与缅甸政府达成了不在纸上的和平共处默许“条约”,彼此心照不宣。

其后李国辉发动了一场“军民联姻”运动,动员没有家室的军官娶当地民女为妻。孟萨大土司也怕汉人军队翻脸不认人,会把政 权连同夫人小姐一起“接管”,所以积极配合,把他的一个小女儿嫁给了参谋长钱运周,鼓励头人和百姓把女儿嫁给汉人。

李国辉坐镇孟萨,土匪武装纷纷归附或纷纷外逃,护商也就是武装走私鸦片几乎成了李国辉一统天下的独家行业。可以这样说,金三角武装贩毒的行当,是李国辉和钱运周一手创办并发展起来的。后来的李弥时代、罗星汉时代和坤沙时代等,都是“摘桃派”,都是李国辉的事业继承人。

缅甸政府对这支驻扎在小猛棒的异国部队深感不安,他们给李国辉送来了最后通牒,要他在10天之内退出缅甸,否则将派大军围剿。李国辉走投无路,只得背水一战,出人意料的是,1,5万缅甸政府军居然惨败。战败之后,缅甸政府不得不与李国辉议和,双方经讨价还价,缅甸政府同意李国辉率部转移到靠近泰国边境的猛撒,“复兴军”在金三角终于站住了脚。

这件事震惊了东南亚,震惊了全世界,特别震惊了台湾。当蒋介石看到《曼谷日报》报道残军大败缅甸国防军的消息后,对这支英勇善战的部队十分欣赏并寄予很大的希望,马上传李弥来蒋介石的办公室。授予李弥“云南省政府主席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和“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总指挥”两个头衔,要他立即到金三角地区去发展壮大这支队伍,成为反攻大陆的南方基地。

此时的蒋介石要图反攻大陆,自然要笼络这支部队,李弥自然成了最好人选,因为他曾是李国辉的上司。

1950年秋天,李弥到达泰北,与一批旧部接触之后,这才飞到曼谷,在清莱打扮成马帮,到达泰缅边境的孟板,在一家小布店里会见了李国辉和谭忠。他不敢立刻就到孟萨去。他这个“新任总指挥”,依旧是一个兵也没有的光杆儿司令。他怕现任总指挥和副总指挥不肯交出军权。如果李国辉和谭忠不肯交出兵权,那他可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的。

幸亏李国辉和谭忠都是黄埔出身的正统军人,得到了蒋介石的命令,就坚决服从,表示一定效忠校长和老长官,把军权完全交出。交出军权后的李国辉飞回台湾,至此“小李将军”的时代结束,李国辉终老台湾。

1951年3 月,李弥为了向蒋介石表示忠心,发动了“反攻云南”的军事行动。他的军队一度占领沧源、耿马、双江、澜沧等县。但随后解放军发起反击,李弥军全线溃退,只得又逃回缅甸。

“反攻云南”的军事行动虽然失败,但李弥却得到了台湾和美国方面大量的援助,他的势力范围迅速扩展,北到密支那,南抵泰国清迈府,东达老挝山区,面积达20万平方公里,超过台湾将近7倍之多!队伍也迅速增至3万多人,除从大陆逃出来的原国民党官兵、旧政权人员外,连盘踞山头的土匪、土司武装也纷纷前来依附。

为了便于台湾空投,李弥在湄公河西岸峡谷中还修建了一座简易机场——江腊机场。蒋经国在担任国防会议副秘书长时,也曾从台湾秘密飞到江腊机场,视察过李弥的军队。

为了从长计议,李弥还在总部猛撒开办了一所“反共抗俄军政大学”,轮训下级军官,并在东南亚各地招收学员,学员最多的时候曾达2000人。后来在金三角赫赫有名的坤沙,就是第一期的学员。一次李弥到学校检阅,见坤沙拆卸军械动作娴熟,当场提拔他为少尉军官──李弥绝没有想到这个当时十八九岁的孩子,以后竟会成为金三角的主人。

李弥在金三角大肆招兵买马以及反攻大陆的种种活动引起缅甸政府严重不安。他们担心国民党残军羽翼丰满,将金三角变成国中之国,那时候谁也奈何他们不得。

1953年3月,缅甸发动了第二次大规模的围剿——“旱季风暴”。这是金三角历史上最大的战争,缅甸政府军出动1万以上的兵力,但是训练有素的国民党残军还是打垮了缅甸政府军。

缅军吃了败仗,仰光舆论大哗,缅甸政府向联合国控诉“孤军”侵略。第7届联合国大会做出了“一切外国军队必须撤出金三角”的决议。

蒋介石在台湾听说后也是勃然大怒,老头子平生最恨的便是部下自立,他立即召李弥赴台,李弥到台后即被软禁。接着,蒋介石下令从金三角撤军。从1953年11月7日到1954年6月3日,陆续有6750人撤到台湾,其中包括家属与难民。

此后,台湾当局宣布已经从缅北撤回全部军队,没有撤回的与台湾再没有关系。但是,蒋介石并不想真正放弃这个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反共基地”。原“反共救国军”副总指挥柳元麟被任命为总指挥宫,留下的部队被整编为5个军,兵力仍有2万多人。留在金三角的国民党残军,由于派系之间的矛盾,再加上柳元麟的威信不够,于是内讧就愈演愈烈。金三角军阀割据的时代来到了。

尽管这支军队的势力已被削弱,但缅甸政府依旧十分不安,19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中、缅达成协议,决定由解放军跨境作战,清剿这股残军。

1960年11月22日,解放军开始越境清剿作战,国民党残军节节败退,他们企图炸开湄公河河谷上游湖泊草海子大坝,以水淹七军的招数打垮缅甸政府军,挽回败局。政府军发现残军企图后,拼命阻止,残军目的未达到,被迫向老挝、泰国边境方向撤退,江腊机场也被解放军占领。

残军撤退到老挝后,老挝局势动荡,东南亚国家反响强烈,缅甸政府根据台湾仍然在给国民党残军空投物资为证据向联合国提出控诉,联合国再次做出决议,要求蒋介石政权将在缅部队撤回。2月下旬,国民党开始执行“春晓计划”把军队撤运回台湾。

这次行动得到泰国政府和军方的大力支持,泰国早就想把这批“不速之客”请走。最后服从撤台命令的官兵都去了台湾,不愿意撤台而自行留下的,今后一切活动自行负责。

最终,柳元麟总部及下属第一、二、四军部分官兵经由老挝、泰国空运返台,李文焕、段希文则没有率部队撤台。李文焕名为第3军军长,实际统辖不过1000多人,又非正规军人出身,考虑回到台湾保不住军长职位,便以路途远为借口拒绝。第5军军长段希文虽然是军人出身,父亲曾是云南籍的国大代表,本人也多次返台见过蒋介石,他本人愿意遵从命令撤回台湾,但部属多是云南人,且在当地成家,都不愿意去台,因此也没有撤退。

台湾对段、李抗拒命令的行为感到恼怒,台湾“国防部”发言人声称,撤军已告完毕,“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番号取消。所剩残余均为擅自脱离部队者,台湾方面不为其行动负责。

第二次撤台行动后,残留在缅泰丛林的李文焕、段希文军还有5000余人,他们自动返回金三角。金三角历史上有名的“段、李时代”开始了。

1964年,在金三角重新站住脚跟的两支国民党残军召开一次联席会议,他们讨论了形势和重返缅甸的可能性,研究联合作战方案,划定各自作战区域,确立各自势力范围。当会议快要结束时,台湾发来一封密电,命令组建“东南亚人民反共志愿军游击总部”,任命段、李分别担任正副总指挥。但两人对蒋介石继续把他们作为“反攻大陆”的棋子已心存抵触情绪,就开始和台湾讨价还价。蒋介石深感已无法控制,就不愿再给他们补给。

失去了经济来源的残军开始另谋出路,这年旱季,他们倾巢出动,打通萨尔温江走私通道。经他们武装护送的马帮开始源源不断地将各种走私品送达老挝、泰国和缅甸以及周边国家。

与此同时,金三角鸦片种植业也开始兴旺,在此之前的1949年,金三角鸦片产量仅为37吨,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创下当时的世界纪录2000吨,令全球震惊。上个世纪90年代金三角鸦片突破2500吨大关,成为全球最大的毒品王国。

至于李弥提拔的坤沙,在段、李之后成为金三角的大毒枭,直到1996年1月,才向缅甸政府军宣布投降。

金三角到了段希文时代。段希文,云南人,云南讲武堂步科毕业,与朱德元帅及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为校友。原国民党陆军39师少将师长,抗日战争期间曾任武汉卫戍司令长官。

l949年所部在广西被解放军歼灭后,他只身一人经广州到香港,后被国民党残军第八兵团司令李弥招募到金三角带领残军,历任军区司令、第五军军长等职,后为金三角国民党残军总指挥,成为金三角的“希公时代”,人称“没有希公,就没有美斯乐(金三角)”。

上世纪七十年代,因感到反攻大陆无望,宣布“放弃反攻大陆,不与大陆为敌”。归顺泰国,与台湾断绝关系,向泰国王称臣。当时泰国为了对付帕当山游击队,准备在国民党残军中招募一批军官,训练泰国军人。

段希文归顺泰国正逢其时,任命他为泰北人民武装自卫队总指挥,在帕当山战斗中立了功,泰国国王拉玛九世在皇宫接见了他,“御赐”为泰国国民,参加过本次战役的所部及家属全部就地加入泰国国籍,享受与泰国军队及家属同样的待遇。

当美期乐的残军获得泰国居住权成了合法公民,并分了田土之后,台湾当局竟慌了手脚,他们担心残军被泰国收买,会影响国军声誉,被外界骂台湾无情无义,于是急忙派出中央情报局局长叶翔赴金三角,会见段希文、李文焕。

叶翔对段希文说马上恢复补给,望不要接受泰国的补给,有什么困难台湾都会解决的。段希文直言相告:“一切都晚了,我们苦了几十年谁管过我们?你拿什么东西来证明台湾管过我们的死活?换句话说,我们反攻大陆二十多年,死了不少人?你们给了我们什么抚恤金,一分钱也没有,军饷也扣发了!你走,我们不想见到台湾来的人!”

在异邦立足后,段希文大力兴办教育。1962年段希文出资在美斯乐创办了兴华中学,对当地学生和边远贫困学生免收学费。并每年保送40名优秀学生到外地上大学,其资助的学生如今遍布海内外,不少人成就颇丰。

进入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中美蜜月时期,留守滇缅边区的93师的老兵大多已经成为花甲之年了。他们向祖国提出,希望回到自己的祖国,毕竟50年前的那场战争,已经成为过去了,但是,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大陆政府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他们只有再次转而请求留居缅甸,但缅甸政府也拒绝了他们的申请。

终于,留守滇缅边区近50年的93师官兵,成了一只没有祖国的军队。在异国他乡,为了生存不得不和缅甸政府军开战、和印缅联军开战、和黑帮开战、和缅共开战。

1980年,被泰国称为“孤军的灵魂”段希文在泰国因病去世,享年69岁。泰国前总理江萨上将亲临批耶泰医院,向希文遗体告别;泰国国王亲自发唁电追悼,遗体上覆盖泰国国旗。按其遗愿,他被安葬在美斯乐的他那翁山之巅,面朝北方——自己的祖国。

云南同乡主持建成了希公陵。其中一副挽联高度概括了先生一生:扬威异域,树立风范,领导中原豪士,开荒拓土,孤忠撼中外,功勋永铭照佛国;创立会馆,惠泽同乡,相率南诏健儿,兴学建教,桃李满天下,楷模常留在人间。

段希文一死,由五军参谋长雷雨田出任总指挥官,李文焕仍为副指挥官。雷雨田,云南人,在滇军中历任排长、连长等职,是段希文的老部下,他有指挥能力,与战士能同甘共苦。

雷雨田刚担任总指挥官就接到泰国军方的紧急命令:要他派兵攻打考牙山反政府游击队。这是泰国境内最后一支反政府武装,也是泰国的心头之患。考牙山是泰国境内的大山脉,面积广阔,横亘在曼谷到清迈的火车铁路之间。考牙山有800多人的反政府武装游击队,他们修筑了坚固的配套工事,泰国军队先后数次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出动20000多人的兵力围剿,均告失败。

这次泰国政府许诺,只要残军攻下考牙山,残军包括他们的几万后代将全部成为泰国的合法公民,可以自由进人清迈、曼谷等地。雷雨田为了后代,接受了攻打考牙山的任务。

泰国国防军派出二个团配合6000名残军围剿。此时的残军已经青黄不接,1950年进入金三角的残军,如今都已50多岁了,第二代残军虽然只有二三十岁,但他们缺少实战经验。最后,从第一代、第二代残军中挑选出500名精兵强将,组织突击队,并决定由3军师长陈茂修担任指挥官,5军的师长杨维纲担任前敌指挥官。

总攻时间定于1981年2月16日,泰国军方命令残军出动6000人担任预备队,由泰国国防军的两个团担任主攻。实际上泰国军方是想抢头功,他们对残军只派500人参加,极为不满。这500人中年纪大的50多岁,小的十七八岁,而且穿的军装破烂不堪,泰方打心眼里看不起,今非昔比,因为残军再也不是10年前打叭当的那些人了。

担任前敌指挥官的杨维纲师长只对泰国指挥部的军长差松说:“我只有一个要求,既然我方担任预备队,你就不要管我军在什么地方集结,你们需要我军时,只要下命令,我军就会及时到达指定位置。”军长差松笑了笑不以为然:“在一般情况下,我只会命令你部给我们的运送弹药和抬伤员。”

同泰军交涉过后,师长杨维纲知道,在关键时刻,泰国军方一定会请他们出征的,于是陈茂修、杨维纲两个师长,在泰国两个团发起攻击后,经过周密侦察,率领500名突击队员迂回,在万山丛中日夜急行军,十天后终于悄悄潜入考牙山的后面。

泰军的两个团,在巨炮和10架轰炸机的掩护下不停地轰炸扫射,部队节节挺进,六天后打到距考牙山峰10公里的地方。眼看胜利在望了,却突然被反政府游击队隐藏在山洞中的机枪,五七无后座力炮,六○迫击炮交织成的火力网阻住,当场牺牲86人。指挥部命令飞机轰炸山峰,结果炸弹大都丢在了沟里,没有发挥作用。又坚持攻打了二天,泰国军队还是没有前进一步,反而又有牺牲。眼看由泰国主攻团拿下考牙山的计划已落空,差松军长只好发出命令:陈茂修,我命令你部向考牙山主峰攻击前进!

陈茂修、杨维纲接到命令,由杨维纲领先从考牙山后面,兵分两路,发起攻击。此时差松军长用步话机询问陈茂修怎么没见他们的部队从侧面攻击前进。陈茂修答覆,我们已经到达考牙山主峰,正与游击队展开激战。差松军长并没有完全相信,气愤地说:“如果慌报军情,我将按军法处置你!”

反政府游击队进行了顽强抵抗,他们寸土必守,经过三天浴血奋战,残军突击队已战死100多人,才前进到营寨。杨维纲打红了眼,他手提卡宾枪,打着赤膊,一直冲在最危险地方。见师长冲在最前面,残军战士大受鼓舞,越打越猛,3月8日晚上终于攻下了反政府游击队指挥部的考牙山,残军共打死游击队350 人,俘虏206人。残军共战死260人。

收复考牙山,让泰国最高统帅部深受感动,当残军乘运输机返回清迈时,清迈省府特别为残军举行一个盛大欢迎会。随即“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逐步被解散,武器被上交,残军成为泰国的合法公民。如今他们生活在泰国的美斯乐以及老挝、缅甸的边境线上,开荒种地,种茶叶,种水果,有的开展旅游业,过上了自食其力的生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一群可怜却又顽强 得中国人。

他们去找马英久就对了。

那位少将说的好,如果因为抗战就邀功,汪精卫也是反清英雄!

那个贪官没有奋斗史,很大贪官都有业绩!那就不反贪官了?

这帮子人可怜应该怪自己,当年解放战争打到云南,他们遵从蒋介石的命令,不投降,逃到金三角,做着反功的美梦。没想到反攻不成,龟缩在台湾的蒋介石也不要他们了,只能在几三角这里天天念叨,蒋公啊,蒋公。。。。

现在想要回中国,还在心里反共,还在心里想着自己是国军,还在嘴上说着国民党比共产党好。

怪谁?

55楼 忆轩萱丶卿
中国现在的政府很少关心这些。每当看到这些,我只能感到难过。却做不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当我有一天成了他们中的一员,我会怎样?
92楼 战争与和平2013
是的,我也觉得国家应该敞开胸怀接纳这些无家可归的游子,毕竟 内战只是党派之争,不是他们能左右的,只是各为其主罢了,作为一名普通士兵,他们绝大部分也是贫苦出身,甚至是被抓壮丁的也不在少数!!
记得前些年,缅北动乱,许多难民逃到中国,这些人没有身份证明,我们的边防问他们,是不是中国人,许多人都没有回答。然后就按难民安置,等局式稳定了,这些人也就回去了。而如果回答是,那么我们边防就会给他安上一个中国人的身份,然后就成了中国居民。就这么简单,他们中许多人不认可我们中国。我们在藏南也是这样,我们在那里撒了许多传单,只要你拿着传单,到中国边防那里说,你是中国人,好,马上你就成了中国居民;。

印尼反华时,我们也是这样做的,只要你说你是中国人,不要任何证明,我们大使馆就可以按排你离印尼。60年代苏哈托反华时,我们就接回了好几万华人,安置在福建广东各地,那些安置点统称为华侨农场。好多人都骂我们政府不做为,不是我们不做为,实在是那些人心里跟本就没有对我们G党领导认同。他们许多人只认青天白日,你让我们怎么办,难道去求他们回来??

35楼 拳打五毛脚踢国贼
支持让他们回来,不管什么政治立场,他们毕竟是中国人

回台湾吧,那里有茶叶蛋,韭黄和电脑!和土共没有血债干嘛要逃?那么多的起义,投降的国民党兵又不是没有!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