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李鸿章洗地!

学十不得一 收藏 43 4816
导读:俄是很喜欢为李鸿章洗地的,所以,俄这一次也做个某“伟光正”眼中的“精英公知”,为李鸿章洗地!洗得好不好是能力问题,但是,李鸿章的地俄却一定要洗! 李鸿章的卖国贼证据,就是签订了一堆卖国条约,输送海量的中华利益给海盗国家们。但是,俄这个“精英公知”看不懂的有两点: 其一、 谁给李鸿章卖国的权力?他的权力怎么如许之大,卖国条约一个个的出笼,居然没有满清高层对之痛下杀手,为什么???换言之,李鸿章的权力根据在哪里?他的权力总不至于是阿基米德的那个虚无的杠杆支点吧? 俄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依着某“伟光正”的定论,李鸿章是个卖国贼,大大的卖国贼。所以呢,某“伟光正”根据这个“伟光正”推论:为李鸿章辩护的都是“精英公知”——《中国惊诧:李鸿章竟然不是卖国贼?》。


俄是很喜欢为李鸿章洗地的,所以,俄这一次也做个某“伟光正”眼中的“精英公知”,为李鸿章洗地!洗得好不好是能力问题,但是,李鸿章的地俄却一定要洗!


李鸿章的卖国贼证据,就是签订了一堆卖国条约,输送海量的中华利益给海盗国家们。但是,俄这个“精英公知”看不懂的有两点:


其一、


谁给李鸿章卖国的权力?他的权力怎么如许之大,卖国条约一个个的出笼,居然没有满清高层对之痛下杀手,为什么???换言之,李鸿章的权力根据在哪里?他的权力总不至于是阿基米德的那个虚无的杠杆支点吧?


俄这个“精英公知”问那个“为光正”:


“李鸿章的卖国权势是从哪里来的???”


再进一步问:


“痛骂李鸿章可以,但是,给李鸿章权力为非作歹的邪恶之源——慈禧/八旗贵族们你为什么轻轻放过???”


难道是李鸿章权倾朝野,谁也奈何不得???


可是,就俄浅薄的阅读可知:因为屡战屡败,李鸿章在甲午战争还未结束时,就被那个说话不算数的光绪扒掉黄马褂了,拔掉三眼花翎,革职了!李鸿章没什么了不得的权力!


被拔掉三眼花翎的李鸿章这个时候的有权力卖国么???当然没有。但是,在慈禧的极力拉抬下,此人又官复原职,又有权力卖国了!而且,《马关条约》里的卖国条款,李鸿章是不敢签署认可的,他要回报给北京!“伟光正”说李鸿章是卖国贼,那么,有这么无权的卖国贼么???说话不算数的光绪不肯签署认可那些卖国条款,但是,慈禧明里暗里敲打光绪,于是,光绪“幡然”了,签署卖国条款了!http://bbs.tiexue.net/post_7901009_1.html


对于慈禧这样的卖国真凶,“伟光正”轻轻放过,这份无视功夫,佩服!


俄这个“精英公知”,想问那个某人,你痛骂李鸿章,却轻轻放过慈禧们的言语里,是否是在为谁抖落遮羞布???


从李鸿章的失权到复权,谁都可以看出一个卖国条约的出笼程序:


海盗国家提出无理要求,慈禧首肯认可,再派出李鸿章签约承认!


李鸿章在条约的出笼过程中,只不过是个摁手印的!盖图章的!那欠条讨债的人,是要找讨债人呢,还是要对着欠条上的名姓唾骂不止?唾骂了欠条上的签名,你就能拿到钱了?


其二、


李鸿章签署卖国条约实在损害国家利益,是在使中国自杀。但是,李鸿章推动的洋务运动,用新式武器武装中国军队,分明是在自强图存。对于这两个逆反举动之间的矛盾,“伟光正”却不做任何解释,为什么???俄认为“伟光正”无知!


我们知道,洋务运动的缘起,有二:


英法联军进北京,打醒了当时中国有见识的汉族官绅,他们认为,极有必要学习西方军队的先进之处改造中国军队,使之能个御敌于国门之外。这是自强、图存。


镇压太平天国的战争中,洋枪洋炮作用奇大,所以,参与镇压战争的曾国藩、李鸿章们认为,有必要用西式武器武装改造军队,镇压“乱党”。这个目的固然可耻卑鄙,但是,武装了西式武器的中国军队也是可以对外作战的——凡事不能只看一面!


有以上二因,才有洋务运动勃发。如果说,洋务运动的动机只在于镇压国内民众对朽烂满清的正义反击,那么,只需用西式武器武装陆军足矣。但是,洋务运动要武装的不只是陆军,还有海军。以历史事实来看,洋务运动的最大成果,就是创建了中国近代海军。其中佼佼者就是有李鸿章创建的北洋水师。


从史书上看,中国海军/北洋水师的海军战略是温和的、保守的,也是消极的。但是,无论再消极的海军战略,他的对手都是海洋上的海盗国家的海军,他的使命是对外的,是捍御国家海洋的,是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这个洋务运动的进步之处不言自明。


那么,签署卖国条约这个可耻行径,与力促洋务运动创建中国海军抵御外敌这两个相悖的举动,是如何在一个人——李鸿章身上统一起来的呢?这两个相悖的举动哪一个才是李鸿章真心愿意做的呢???那位“伟光正”,你为什么不在你的贴子里细细申说呢???


口水谁都有,在有必要的时候口水也很有必要喷,但是要喷的合乎历史事实,喷的合乎逻辑,要喷的用正常的思维可以理解,那位“伟光正”,你倒是用历史事实解释一下?用你的逻辑推演一下?用正常人的思维思索一下?


李鸿章到底是不是真心卖国,俄要用北洋海军的作用说明一下:


日本在发动侵华战争之前,曾有战争预案:


甲、歼灭北洋水师,掌握制海权,直趋渤海湾,塘沽登陆与清军在直隶平原决战。


乙、没有歼灭北洋水师,制海权没有独掌,那么之一陆军向朝鲜进击。


丙、与北洋水师决战不利,联合舰队损失惨重,在制海权被北洋水师夺得,那么,陆军固守日本本土,等候清军登陆决战。


这个战争中,甲预案预案最直接,最干净利落,也最乐观。但是,前提是歼灭北洋水师。固然,黄海大东沟之战,北洋水师被重创,但是,还到不了彻底丧失战斗力的地步。日本直趋渤海湾,登陆塘沽之后,极有可能被北洋水师是的参与封锁,围堵!所以,后来的日本就以乙方案为指导,向朝鲜纵深挺进,继而侵入我国东北。这个路线里,日本掌握的讹诈筹码就比“甲方案”小得多!


在这段史实中,北洋水师虽然在大东沟落败,但是,尚可一搏的实力,还是让日本心存忌惮,不得已用乙方案应对。落败的北洋水师也是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那场战争的历史!正因为北洋水师的存在,日本直取北京的计划落空!如果没有北洋水师,日本直取北京,那么,在战争结束之后,日本手中讹诈满清的筹码会更多!到时候的卖国条约要讹诈的银子,十亿两挡得住???


北洋水师的存在对李鸿章铁心卖国是真的有阻碍的!如果说李鸿章真心,铁心卖国,那么,他何必再组建这么一支对他卖国勾当碍事的舰队???


“松耶、柏耶,住建共者客耶”???


俄不知道那位“伟光正”是否看得懂这句话,但是,可以提醒这位“伟光正”,如果李鸿章真心卖国,如果李鸿章就是铁杆卖国贼,他一定会向那位“客”学习,瓦解当时中国军队的一切,剪除邓世昌们!绝不会有北洋水师,大东沟海战!


但是,李鸿章那么做了么???


俄再打出这行字:“松耶、柏耶,住建共者客耶”???

那位“伟光正”,乃,看,得,懂,么???


那位“伟光正”,你见过这样的卖国贼么?


大兴洋务运动自强图存,与大肆签署卖国条约自杀,这两件事在一个人身上同时都做,似乎,李鸿章是个脑残,但是,反问:脑残做官能爬多高???


李鸿章不脑残!脑残的做法有不得已的顾虑!


两次鸦片战争,镇压太平天国,早已让所有人知道了满州周贵族的朽烂,八旗兵的低能,更让人看到汉族官绅的能量!但是,这样的能量是满清们、八旗们极端恐惧的!这个满清政权是建立在诡诈之上的,正所谓“欺人者,人恒欺之”。凭着诡诈进中原的满洲们、八旗们极端恐惧的是,被最多数的汉族官绅和草民“欺之”!须知,汉族政权在中国建立的历史合法性是满洲政权根本不能比拟的。所以,不可以让汉族官绅的力量得到伸张,以免满洲颜色被“变了色”。汉族官绅的力量要用,但是,绝不能常用、长用、重用,只能救急式的“短用”。可以被大力借用的力量,只有洋人。而洋人的力量再大,到了中国,也是一绝对异己的力量。中国对这股绝对异己力量的排异性绝对的大。就算洋人想要做大,也大可以借用汉族民众的力量对之进行排斥、驱逐。所以,满洲们尽可以“坐山观虎斗”,坐看“以汉制洋”或者“以洋制汉”!


义和团和八国联军的角力就有这个意思,就渗透着慈禧的这般歹毒用心!


引进洋人是个“好法子”,但是洋人出力是要给好处的!所以一大堆的卖国条约有必要有!但是,这样的事情也要由李鸿章这个汉官领袖来做——我满洲、八旗是干净的!用心之歹毒可见。


如果李鸿章为了神马“气节”、“血性”不去做这个事情,自然有别的真汉奸来做。而李鸿章力主推动的自存图强的洋务运动由谁来做?


谁???


固然,有左宗棠会做,但是,左宗棠眼睛在陆上,在沙俄那一边,日本那一边他是不大关心的。那么,后来的甲午年大东沟海战不会有,日本舰队大可以直趋渤海湾,登陆塘沽,直取北京。那么,战争停止时,日寇手中讹诈满清的筹码会更重,到时候的卖国条约只怕十亿两白银挡不住!


无论洋务运动的路线有怎样的错误和过失,无论最后的下场如何的不堪,但是这总是自强图存的一线希望!如果为了所谓的“气节”、“血性”,只怕连这么一点点希望也无有。只怕洋枪洋炮被中国人是使用的历史会大大的后退数十年!试问,凭着满洲们、八旗们的卖国德行,中国最后是什么下场???那位“伟光正”,你倒说说看???


有网友说到:曾国藩、李鸿章不如灭了太平军后直接推翻满清。这个话有道理,中国百年前的苦难就是满清造就,但是,曾国藩时代推翻满清,这个现实么?不现实!为什么?


原因就在于他们是上层的知识精英。受程朱理学那路“训狗教程”毒害太深,还没有从心底憎恶厌弃满清,所以没有反击满清的思想动力。镇压太平天国就是证明。而且,他们自筹经费组织湘军、淮军也走的是上层路线,而当时整个中国有想要革了满清狗命思想的的上层知识精英还极少。所以,哪怕曾、左、李真有心推翻满清,也无有更多的上层精英响应。他们孤掌难鸣。所以,他们推翻满清时候不到。


既然满清能引进洋人镇压太平,,那么,在曾、左、李革命之后,满清会出卖更多的中国利益,请来更多洋人镇压他们,中国的战乱更多,更深,国家利益受损更重。所以,这个革命的使命根本不能由他们这些走上层路线的人来干。“英雄尽数屠狗辈”,革掉满清的命,只能由下层力量来做。


推翻满清是曾、左、李们干不来的事,满清卖国也是他们无力阻止的事。那么曾、左、李能做的就是用洋务运动的成果尽力挽救和弥补满清卖国的灾难,让海盗国家在讹诈、攫取中国利益的时候,有所顾忌,不至于无所顾忌、肆意嚣张!


其实,洋务运动和卖国条约的纷纷出笼,恰似一场赛跑——是洋务运动的补救速度快,还是卖国条约的自杀速度快。事实表明,卖国的速度却要远远快于补救的速度。


“一生秋风裱糊匠”,所谓“补救”,也不过就是这个“裱糊”!这个话来说李鸿章很合适!


想起了明朝李东阳,看了看此人的古文传记,似乎也有些“裱糊匠”的意思:


“瑾凶暴日甚,无所不讪侮,于东阳犹阳礼敬。凡瑾所为乱政,东阳弥缝其间,亦多所补救。尚宝卿崔璿、副使姚祥、郎中张玮以违制乘肩舆,从者妄索驿马,给事中安奎、御史张彧以核边饷失瑾意,皆荷重校几死。东阳力救,璿等谪戍,奎、彧释为民。三年六月壬辰,朝退,有遗匿名书于御道数瑾罪者,诏百官悉跪奉天门外。顷之,执庶僚三百余人下诏狱。次日,东阳等力救,会瑾亦廉知其同类所为,众获宥。后数日,东阳疏言宽恤数事,章下所司。既而户部覆奏,言粮草亏折,自有专司,巡抚官总领大纲,宜从轻减。瑾大怒,矫旨诘责数百言,中外骇叹。瑾患盗贼日滋,欲戍其家属并邻里及为之囊橐者。或自陈获盗七十人,所司欲以新例从事。东阳言,如是则百年之案皆可追论也,乃免。刘健、谢迁、刘大夏、杨一清及平江伯陈熊辈几得危祸,皆赖东阳而解。其潜移默夺,保全善类,天下阴受其庇。而气节之士多非之。侍郎罗?上书劝其早退,至请削门生籍。东阳得书,俯首长叹而已。”


这段古文,不知那位“伟光正”看得懂么?俄不翻译,敬请“伟光正”指正!


为李鸿章洗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学十,头一次驳文没有指名道姓

“伟光正”在下不知指为何人,但鉴于我也曾将李氏骂为国贼,所以不自觉的来坐个沙发

首先,在下先声明,在下从未将慈禧的卖国责任推脱给李合肥。慈禧卖国一号,李鸿章二号,这是我的原话

就因为骂个李鸿章,在下已然被说成被洗脑彻底之徒。所以各路大神即使再有板砖在下无惧。

我始终顽固的认为李鸿章是慈禧卖国集团的忠实骨干,所以再多的板砖也拍不破我这个所谓被洗过的榆木脑袋。

学十兄深恨慈禧,认为卖国皆满人卖国集团所为,而他李鸿章兴洋务、振国兴,实在是在尽力补救了,让他背上卖国骂名其实是在替慈禧老妖婆挡箭,实在不该。

在下不同意,该谁的责任就应该谁付。慈禧跑不掉、满人亲贵集团跑不掉、他李鸿章同样也洗不干净。

学十兄精通东周、史记,在下自愧弗如,但拿王建一事类比,其实在下认为其人其事完全没有类比性。

学十兄说,他李鸿章组建北洋与卖国是矛盾体,在下深不同意。

曾几何时,慈禧老妖婆也曾说过:惟念海军关系重大,非寻常庶政可比。也曾将海军建设视为身家性命。

但这也不妨碍慈禧卖国,因为在慈禧看来铁甲舰与颐和园并不矛盾,危机时用铁甲维护统治,承平时用园子来享受,这点完全不矛盾。

而他李鸿章对此可谓深知。

不错,从1861年始到北洋成军27年,从始兴洋务到甲午惨败。他李鸿章不可谓不尽心力。但他的思想、行为转变我们不能不见。

万事存乎一心,他李鸿章有私心,而这个私心误国,他逃脱不了干系。他背离了一开始他与曾剃头的既定路线,慢慢的和满族权贵成了利益共同体。就新疆一事而言,其心已可诛。而后他从亦欣失势,亦缳主政开始的转变,个人感觉更匪夷所思,从反对修园到极力筹措资金,其审时度势的变化,不可谓不快,其当时所想无非是为了再寻一片政治庇荫,而为了这个他可以放弃所有的东西。而其对日本近乎“纵虎为患”的绥靖主义也成了甲午惨败原因之一。

至于他在中法战时,对潘鼎新的指示,其心亦是可诛。

我不禁要问,他李鸿章为国为私?他为的不是国,他为的是他的利益,他的利益和他的满清主子筋肉相连。

他俨然是满清卖国集团里的一员,要替他洗地,就要把他和满清卖国集团、和慈禧老妖婆一刀割开,这一刀割的开吗?

甲午之始,光绪亲政,亦寰主政北洋,李鸿章立刻转变思想,迎合光绪主战,而他对北洋海军的那份莫明的自信,即误导了战局又忽悠了光绪,甲午惨败光绪将气一股脑的撒在他头上,他不冤枉。

学十兄又用正德年,李文正与刘瑾一事类比,在下同样也认为此更无可比性。李鸿章没有李文正的才具,亦没有李文正的骨气,他那个虚以委靡同李文正的完全不同。李文正可谓韬晦,而他只配说是取舍,而他的这个取舍已然不是什么“裱糊匠”了,他是在帮着割肉,帮着挖坑。

骂他一句国贼骂的不对?!


看一个历史人物,不但要观其行,更要听其言,更加重要的是看其心。为公乎为私?李鸿章从头到尾都是私的。

另外再多说一句,我们说甲午,不能忘记的是当年因“纵虎为患”的绥靖主义而导致的惨痛教训。

小日本右翼极端分子的本质这120年没有变,若再因为一己之私,被日本鬼子离间利用,纵容日本,养虎为患,必将重蹈悲剧。


(我将出差几日,去处无线极差,不能与学十兄及时一论,本月十七回宁。若疑装逼,尽有动态可查询。无所谓各路大神拍砖,我的榆木脑袋不会变,我对他李鸿章无好话)

敢情清末只有老妖婆卖国,民国只有汪精卫卖国,其他的都是忠臣良将,国之栋梁?你这地洗得不干净啊!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