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川村革命斗争史

调川陈春 收藏 0 390
导读:调川村位于岭北镇南部,距镇政府约6公里,解放前全村40多户,人口150多人;现全村105户600多人,耕地面积包括水田旱田1100多亩,坡地800多亩,是产粮产糖的地区。调川村东邻调丰村,南近合水村,北至牛头岭村,西面方圆1万公顷的坵陵地,一直延伸至广丰水库、螺岗岭一带,没有村庄、山林密茂,是解放前游击队革命活动的好地方。调川村具有光荣的革命斗争历史。 1937年,日本大举侵华,国民党反动派趁机假借抗日名义积极征兵打内战剿共,同年6月,日本汉奸调丰村维持会长程永祯奉上级命令,带程柱成等维持

调川村革命斗争史


调川村位于遂溪县岭北镇南部,距镇政府约6公里,解放前全村40多户,人口150多人;现全村105户600多人,耕地面积包括水田旱田1100多亩,坡地800多亩,是产粮产糖的地区。调川村东邻调丰村,南近合水村,北至牛头岭村,西面方圆1万公顷的坵陵地,一直延伸至广丰水库、螺岗岭一带,没有村庄、山林密茂,是解放前游击队革命活动的好地方。调川村具有光荣的革命斗争历史。

(一)抗日斗争时期

1937年,日本大举侵华,国民党反动派趁机假借抗日名义积极征兵打内战剿共,同年6月,日本汉奸调丰村维持会长程永祯奉上级命令,带程柱成等维持会员到调川村登记壮丁,编造花名册准备征兵抽丁,送国民党打内战当炮灰。对此,调川村父老和青壮年不能容忍,群起反抗,并声言若抽我们调川村子弟当炮灰,就打死程永祯。吓得日本汉奸调丰村维持会长程永祯不敢踏进调川村半步。这样,抽壮丁的事就暂时罢休下来。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后,战火蔓延整个中国,国家民族危在旦夕。遂溪县爱国青年纷纷投笔从戎,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队伍。1938年遂溪县成立“遂溪县青年抗敌会”,简称“青抗会”。1938年8月调川村子弟陈海(又名陈锡庸、陈亚猫)加入“青抗会”,回村宣传抗日活动,使大部分乡亲抗日救国的民族革命思想初步形成。

1939年春,遂溪县“青抗会”组织第二批工作队下乡举办农民夜校,帮助农民学习文化、政治、军事等知识。同年3月,县“青抗会”派黄乔英、苏天民、宋志良住在我村,用“陈氏祖祠”作校址办起夜校。夜校生源来自本村和邻近村。初期本村有陈湘、陈汝番、陈万有、陈淑英、陈昌典、陈蔚文、陈妃富、陈妃伍、陈明远、陈寿远、陈礼远、陈奇远、陈碧远、陈锡庆、陈锡精、陈锡彩、陈锡永、陈锡德、陈锡来、陈巨福、陈巨禄、陈学树、陈学力、陈学锡、陈学诗、陈学家、陈学充、陈学畅、陈学连、陈学命等30人,邻近村有程石平、程大儒、程清泉、程永光、程永造、程家声、程永定、亚刘等8人,后期入夜校读书的人越来越多,多达60多人,我村岀现了夫妻、婆媳、兄弟、姐妹齐上夜校的景象。陈湘任夜校班的正班长,陈汝番、陈妃富任副班长,陈礼远任第一组组长、陈锡精任第二组组长、陈万有任第三组组长、陈碧远任第四组组长。每天晚上上识字课前,先由黄乔英老师教唱《大刀进行曲》、《游击队之歌》、《在太行山上》、《吕梁山礼赞》等抗日歌曲,后由苏天民、宋志良老师轮流上识字文化课。在办夜校的同时,黄乔英等3位老师还发动建立了村巡逻队、青年抗日会、儿童团组织,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救亡活动,要求全体会员和群众“有钱岀钱,有力岀力,有枪岀枪,誓死保卫国家”。其时,全村政治气氛沸腾,不少民众自觉行动起来,为支持抗日捐岀很多钱、物,尤其是陈淑英一次捐出10担稻谷、4匹布。所在夜校读书的41名成年人都参加本村青抗会组织,并建立一个通讯站,由陈湘、陈汝番、陈妃富做通讯站日常工作。 1939年9月遂溪工委为了进一步宣传发动群众武装抗日,特委布置“青抗会”在中区其连山、西田村祠堂举行抗日自卫动员大会,参加大会的有青抗会会员、民众、夜校师生、各地民众抗日自卫队等5000多人。本村派陈湘、陈汝番等出席大会,会后带回一批抗日救国宣传资料和夜校课本,为夜校充实教学内容,使夜校不断发展与壮大,一直坚持办到1940年。

1940年夏,遂溪青抗会被迫停止活动,本村夜校也被迫停办,仅由陈汝番、陈妃富、陈礼远、陈锡精负责地下抗日救国宣传、接待我党工作同志过往和联接通讯等工作。同年5月,党安排陈海到遂南区一带做抗日武装和敌后根据地建立工作 ,回村继续宣传抗日活动 。

1941年,遂溪县地下党领导人根据中区开展游击战的需要和调川村人力、物力的有利条件,指派陈海在本村发动并建立抗日武装队伍。

1942年2月,根据我党在“遂中区一带做抗日武装和敌后根据地建立工作”的指示精神,在陈海的倡导下,本村在祠堂办起一间初小学校,聘请文里村叶乐当校长,陈湘当教员,学生来源多数是读夜校的学员。在办校期间,陈湘以教师身份,陈汝番、陈妃富等以学生身份多次与陈理祥、庄梅寿、陈海、周德安、郑文、庞巨星、陈同德等同志接头,接受抗日任务,继续组织本村青抗会抗日工作。同年农历10月,周德安、陈海在调川村陈氏祖祠介绍陈湘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3年2月中旬 ,日军第二十三独立混成旅团四千余人由渡边中佐率领侵占雷州半岛。16日,日军一股约一千六百余人分别从广州湾通明港、海康下岚港一带登陆,是日占领海康城。17日至19日,遂溪的城月、遂城、洋青等主要圩镇相继被占领。同年3月,我党派支仁山、庄梅寿、黄其炜、陈同德、莫志中、陈海(时任联防队负责人)等同志到苏二、卜巢村做抗日武装和敌后根据地建立工作,为了做好队伍外围工作,党派郑文、陈海(负责调川、调丰、横山、田体、望高、坡正弯、牛头岭、合水、石井尾九个自然村的地下工作)等同志到本村进行革命活动工作。同年4月在郑文、陈海等同志的领导下,本村组建一个革命游击小组,陈湘任组长,组员陈汝番、陈妃富、陈礼远、陈万有。同年5月,在党的指示下组建联防队,由陈海任队长,陈湘、程石平任副队长,队员有陈汝番、陈妃富、陈礼远、陈学连、陈万有、陈碧远、陈学家、陈锡精、程大儒、程清泉、程永光、程永造、程家声、亚刘,还有合水村2人、横山村2人。联防队有短枪3支,步枪6支,每村每个路口都有站岗守卫,盘查陌生人,监视嫌疑分子,平时各村互通情报,一有敌情鸣锣击鼓,晚间集中轮班巡逻至早辰五点钟,日间各自带枪回家收藏。联防队活动一个月,被日本汉奸调丰村维持会长程永祯视为眼中钉,加上游击小组与我党接头活动频繁,日本汉奸调丰村维持会长程永祯诉求日寇派兵镇压,在城月圩、城里岭驻兵设卡,包围和控制整个赤泥山区,企图捕捉我地下党领导人,派伪军驻调丰村,加强监视、镇压我村与横山、田体、望高、坡正弯、牛头岭、合水、石井尾、苏二、卜巢村一带革命活动。

1943年5月,本村组游击小组(陈汝番、陈万有、陈昌典、陈蔚文、陈妃富、陈妃伍、陈明远、陈寿远、陈礼远、陈奇远、陈碧远、陈锡精、陈锡彩、陈锡永、陈锡德、陈锡来、陈巨福、陈巨禄、陈学树、陈学力、陈学诗、陈学家、陈学充、陈学畅、陈学连)配合卜巢山中队,袭击调丰日伪维持会,杀掉维持会长程永贞,缴获步枪十多支、手枪一支,同年6月杀掉维持会长程墩仁。

1943年7月,我党为了开辟整个山区的联络路线通行,决定在本村建一个秘密交通站,联接畔塘、文相、卜巢、苏二、龙井等村交通站,在陈海、郑文等同志的领导下,本村民众以游击小组为核心,开展革命活动,为革命同志带路通信,侦探敌情,征集枪支子弹和多余粮食,为部队运送武器物资等工作。当时我党的沈汉英、周立人、陈同德、庞仲辕、周德安、郑文、杨乃文等同志,以及我党主力部队常来本村(站)居住、活动,一切生活费用全由本村支付(累计大米约6000斤)。

1943年10月,陈海、郑文在调川村公林山介绍陈汝番、陈妃富、陈万有加入中国共产党。接着,正式成立调川村党支部,陈海兼任党支部书记(他当时是城月地区党组织负责人),陈湘任党支部副书记。党支部成立后,组织群众参加游击小组,小组成员有陈淑英、陈昌典、陈妃伍、陈明远、陈寿远、陈礼远、陈碧远、陈锡精、陈锡彩、陈锡永、陈锡德、陈锡来、陈巨福、陈巨禄、陈学树、陈奇远、陈学诗、陈学家、陈学连、陈学命等20人。陈湘负责把本村周围村庄的道路桥梁、山岭河流绘成地图,供游击队和联络站使用。联络站经常同畔塘、文相、卜巢、苏二、龙井等村联络站联络,有敌情立即报告队伍。

1944年春,陈海被编入雷州人民抗日游击大队。

1944年3月,遂中区委决定在各村筹集枪支子弹,支援主力部队,指示本村地下党组织做好调丰、横山、田体、望高、坡正弯、牛头岭、合水、石井尾一带的筹集和运送工作。为了做好筹集枪支子弹和运送工作,陈湘、陈汝番、陈妃富、陈万有四名党员,带领游击小组陈锡精、陈锡德、陈锡来、陈巨福、陈巨禄、陈学树、陈学力、陈学诗、陈学家、陈学连、陈学命、陈锡永、陈妃伍、陈明远、陈寿远、陈礼远、陈碧远、陈淑英、陈昌典、陈锡彩等20名成员,到各村各户筹集,筹集了大批枪支。仅在本村筹集步枪15支、左轮1支、驳壳1支。

1944年10月,本村成立农会,推荐陈碧远、陈汝番为会长,农会以本村党组织为核心,开展农民抗日肃奸,抵抗日伪荷粮税,为抗日主力部队筹集粮食等工作。

(二)解放战争时期

1945年8月 21日,蒋介石电令国民党第二方面军副司令兼粤桂南前进指挥部司令邓龙光,率领军队,以及雷州独立挺进支队、沿海警备大队等反动军队,进驻遂溪及雷州半岛,以接收剿匪为名,大肆掠夺人民,疯狂围剿我党组织和革命武装。其时,遂溪中区的许多村庄遭到反动军队的频频扫荡,大批群众被抓到县城吊打勒索。我村陈明全等群众被抓到调丰南边吊打、剖腰勒索。

1945年12月后,国民党进行更大规模的围剿。于1946年3月上旬,纠集伪军、和平队和保安队等反动团队围剿我村,由于我村岗哨发现情报及时,全村群众撤退到村西野岭山林,害得全村群众有家不能归,有田不能耕,只得躲到山林里或投靠亲戚;家家户户的衣物、猪、鸡、鸭、鹅等洗劫一空,全村被抢走3头耕牛,陈海瓦屋被烧毁。

1946年3月,根据中共遂溪党组织的决定,金耀烈带领陈晋等十多名武工队员,中区武装中队指示我村党组织配合,陈湘(本村党支部书记)、陈汝番(共产党员)带领武装村队陈妃伍、陈明远、陈寿远、陈礼远、陈淑英、陈昌典、陈碧远、陈锡精、陈锡彩、陈锡永、陈锡德、陈锡来、陈巨福、陈学连、陈学命、陈巨禄、陈学树、陈学力、陈学诗、陈学家、等20人,夜袭土扎村,活捉汉奸周妃准,缴获黄金二十九两,其中金裤带一条、金砖十块、金链二十条、金戒指三十个。

1946年4月中旬,国民党反动团队又扫荡我村,全村群众听到本村村南的碉堡发出敌人扫荡的信号后,迅速撤退村西野岭山林隐藏,群众隐藏后,我村游击小组配合主力游击队进行反扫荡还击,沈猷远、陈万有、陈妃富同志在反扫荡中牺牲。

1946年春,国民党广东当局秉承蒋介石的意旨,公然破坏停战协定,宣称广东没有中共部队,只有零星土匪,因而只有剿匪,不存在执行停战令问题。这时,国民党在湛江市设立粤桂南绥靖指挥部,以剿匪为名,指挥各县反动团队大举清乡扫荡。同年5月,调丰乡公所程国琼带领反动团队扫荡我村,以剿匪为名破坏本村的地下党组织,妄图捉拿共产党员,把全村群众赶至晒谷场,机枪口对准群众进行恐吓,声称如果不供出共匪就把在场的人杀掉。在危急关头,我村游击队员陈锡彩为了保护乡亲们的生命安全,挺身而出:“我是共产党员,要抓就抓我与他们无关”。最后,陈锡彩被反动团队抓走,用刑逼供不屈服而英勇献躯。

1946年6月,全国内战爆发以后,中共遂溪党组织立即领导全县人民,建立和扩展革命游击根据地,积极开展“反三征、反内战、反迫害”的自卫斗争,继而集结武装,揭开了遂溪以至南路地区革命武装斗争高潮的序幕。建立了县、区、乡、村各级党组织和人民政权,恢复、建立和健全了交通、情报。此时,本村交通情报站也恢复健全。是月下旬,本村通讯员陈礼远往龙井站送情报,在途中不幸被敌人抓走,用刑逼供不屈服而英勇牺牲。

1946年6月一个晚上,20多名全副武装国民党保兵包围本村陈氏祖祠,抓走陈蔚文、陈锡德、陈锡来、陈碧远、陈巨福、陈巨禄、陈学家、陈学树、陈学命、陈奇远、陈淑英、陈寿远、陈学力、陈学连、陈学诗、陈明远、陈学充等17人,关押在乡公所,逐个拷问地下党的下落与游击队的去向,陈学命守口如瓶,视死如归,被敌人折磨至亡。

1946年9月陈海任遂溪县军事小组第一中队指导员。

1947月3月17日,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新编第一团在望高成立,陈海任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新编第一团第三营教导员,其时,陈昌典、陈淑英、陈学诗被分别编入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新编第一团第六连、第四连当战士。

1947月4月下旬,新一团北上廉化后,遂溪党组织根据上级的指示,从各区中队和农村游击小组中抽调一部分战士和干部,并从新一团中抽调少量骨干,在中区城里村成立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新编第二团(简称新二团),我村游击队员陈妃伍被抽调到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新编第二团,协同遂溪各区中队打击反动乡、保武装,开辟新地区和开展反三征斗争,建立人民政权,袭击国民党反动乡公所。

1947年5月31日,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新编第一团在调村整编,陈海任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新编第一团第二营副营长。陈学连、陈锡精被编入第二营第三连当战士。

1947年7月上旬,陈海在河头镇榆村一带与敌人作战壮烈牺牲。

1947年11月4日上午九时许,敌保一总队(又称虎头牌)一部300多人自城里方向开抵笔架岭,我军即予以狙击,接着,保一总队后续部队赶至,战斗越打越激烈。午时,驻湛江保二总队前来增援,在高阳附近被我中区的乡村队约200人截住打击,于是战场伸延10多华里。我村党支部接到中区委的命令,由陈汝番迅速带领武装村队增援,由于敌军迅速增至1500多人,而我方先后只有新一团全部和新二团、新十二团各一个连及附近区乡队共900多人参战,因而战斗打得十分艰苦,至黄昏时才结束、双方伤亡惨重,敌军共死伤100多人,我方伤亡48人,经此次战斗之后,我军声威大震,敌军嚣张气焰顿敛。

1947年12月22日,我村党组织接到上级指示,陈湘立即组织陈妃富、陈明远、陈寿远、陈碧远、陈锡永、陈锡德、陈锡来、陈巨福、陈巨禄、陈学树、陈学力、陈学家12名游击队员,由新一团第八连和中区中队长陈景春等人带领,在合水村桥伏击调丰反动乡队,击伤敌兵10名,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10余支、子弹1担。

1948年2月陈寿远被敌人杀害,同年3月陈锡精、陈明远又被敌人杀害。

1949年9月5日,我村党支部组织村队配合五团第二连,在周德安、陈景春带下,攻克遂溪中区泥地一带最后一个敌据点国民党调丰乡公所,缴获轻机枪一挺、长短枪二十多支。

1949年11月29日,本村小学校长叶乐以党中央决定的五星红旗为图样,制作了一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在“陈氏祖祠”(校址)正厅屋顶第一次升起,并鸣枪宣告,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成立。12月29日,遂溪县全境解放。

调川村在抗日斗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孕育出很多优秀革命儿女。他们之中,有的血战疆场,英勇捐躯,用鲜血谱写了可歌可泣英雄史诗,有的身陷囹圄,不为高官厚禄而变节,不因炮烙之刑而屈服,表现出调川人坚贞不渝的革命意志和崇高的革命气节。他们的革命精神和丰功伟绩将与天地共存,日月同光,他们英灵芳名,永为后人缅怀和敬仰。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