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一大婶专门翻捡垃圾桶捡饭盒卖给小吃店(图)

掀须笑 收藏 14 67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厦门一大婶专门翻捡垃圾桶捡饭盒卖给小吃店(图)

大婶正把捡来的饭盒装进袋子里。

厦门一大婶专门翻捡垃圾桶捡饭盒卖给小吃店(图)


厦门一大婶专门翻捡垃圾桶捡饭盒卖给小吃店(图)


台海网(微博)8月9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每日吃剩下的一次性餐盒,有可能重新流回我们的餐桌上?

这梦魇一般的情形,或许真的发生了——每到中午时分,一个骑着电瓶车的神秘大婶都会现身软件园二期,流连于软件园内各个楼梯间内,收集垃圾桶中被软件园员工使用后丢弃的一次性餐盒。

并不值钱的餐盒为什么成为了收集的对象?这些餐盒被收集之后,又会流向何处?

带着这些疑惑,记者连续蹲守三日,终于摸到了神秘大婶位于五通东宅社的“老巢”,了解到这些废弃餐盒的去向。

[第1幕]

大婶骑电动车“扫楼”,专门翻捡垃圾桶

近日,厦门本地论坛有网友发帖称,软件园二期内有个“神秘大婶”,每天都会在楼梯间的垃圾桶中收集被丢弃的一次性餐盒。

记者连续三日蹲守软件园,发现这个大婶总是在十二点半,准时骑着电动车,现身软件园。她瞄准园内观日路上餐厅较为密集的几栋楼,迅速钻进楼内,然后淘宝似的扫过楼梯间的每一个垃圾桶,捡起里面刚被丢弃、还泛着余温的餐盒,简单抖掉上面的残余饭菜,放进手上的塑料袋。

仔仔细细扫过了几栋楼,耗时大约九十分钟,两点左右,大婶满载战果,把四五个塞满废弃餐盒的塑料袋绑上电动车,扬长而去。

[第2幕]

捡餐盒有“讲究”,专挑外观完好的

前两日的跟踪中,记者留意到,这个神秘大婶对所收集的废弃餐盒要求似乎挺高,只要完好的,稍有破损的,她一概不要。

到了第三日,记者特地做了个“实验”:记者赶在大婶出场之前,特地带来几个新的餐盒,烧了个洞,混进垃圾桶里。

最终,这些被记者故意破坏的餐盒果然没能逃脱她的“法眼”,被毫不留情地留在原地,一个也没有被带走。

记者还留意到,这位大婶对于餐盒的材质也有很高的要求,只有那些材质相对“高端”的、透明的塑料餐盒,才会被大婶看上。

这些餐盒是被拿去废品回收了吗?

记者相继走访了软件园二期方圆两公里内的多个废品回收站,得到一个统一的答复:废弃餐盒,咱不收。

此外,记者还从不少软件园员工口中了解到,这个大婶几乎每天现身,也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某网络公司的前台就对记者说,她们已经看到这位大婶很久了,“注意到她在收集餐盒之后,我们餐后都会把自己的餐盒粉碎掉,这样破掉的餐盒,她就不要了。”

[第3幕]

捡回的餐盒直接放进仓库,恶臭扑鼻

第三次蹲守时,记者在神秘大婶满载离开软件园后,一路跟踪,进入了两公里外的五通东宅社。大婶进入东宅社深处的一处小厂房,把收集来的餐盒随意放置在厂房门口。随后把收集的餐盒装进黑塑料袋中,放进边上的一个小仓库。

随后,记者以附近某餐馆经营者的名义接近大婶。“听说这里有餐盒卖,我们想买。”记者上前搭话。

正坐在厂房内休息的大婶并没有半点吃惊的神情,只是简单地询问了记者在哪开饭店以及如何找到这里。记者博得信任后,大婶就径直走向了小仓库。

小仓库并没有上锁。拉开小仓库的铁门时,一股恶臭扑鼻而来,苍蝇四处飞散。

记者定睛细看,小仓库里早已堆满了好几个黑塑料袋,袋里装的无一不是废弃的一次性餐盒。餐盒里的油污并没有洗干净,就被成沓密闭在黑塑料袋中,堆进了小仓库,油污混杂着剩菜剩饭,在时间的作用下,发霉、变质,无怪乎拉开仓门时那扑面而来的恶臭。

[对话]

开始时卖给废品站

别人说我这样太亏

记者自称是开餐馆的,想买餐盒,和大婶聊了起来。

大婶: “不负责清洗,你们要买,拿回去自己洗。”

记者:“这么脏,洗得干净吗?”

大婶:“他们拿去,煮了又煮,煮了又煮。”

大婶:“从三明来厦门已经多年了,原本去软件园只是收集些剩菜剩饭回家喂鸭子,一年前被一个在软件园收破烂的老头子叫去‘帮忙’,结果就开始收集起废弃的一次性餐盒。后来老头离开了,她就开始‘单干’。”

大婶:“第一次收集回来,废品回收站还收,我按一块钱一斤卖了,后来经别人‘指点’,说我这样太亏,卖给餐馆可以卖一块六一斤,后来就只卖餐馆了。”

记者:“都是谁来到这里购买餐盒呢?”

大婶:“周围的一些小炒店咯,虽然这些店多数开开关关难以长久,‘固定客户’不多,但总会有人找上门买,而且他们都是一次性全部买走的,我也因此总是先囤个几月,最近正囤着。”

大婶最终还是毫不迟疑地把这些散发恶臭的废弃餐盒卖给了号称“开餐馆”的记者。记者随机联系了几家餐馆,向他们推荐这种“二次”餐盒,果真有餐馆表示“愿意商量”,看来,大婶所说的销售渠道是确实存在的。

大婶甚至还“热心”地告诉记者,如果餐盒不够的话,她还可以帮忙再联系几个做同样生意的人。

[追问]

监管又是“三不管”?

几乎可以确定了,神秘大婶收集的这些臭不可闻的一次性餐盒,绝大多数都会流向餐厅,与无辜的消费者来个亲密接触。

面对如此荒唐的事情,监管又怎能缺位?可惜的是,监管似乎真就缺位了。

昨日下午,记者相继联系了环保、卫生监督、工商等部门,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辙:收集经过使用废弃的一次性餐盒这事本身并不违反什么,而私下收集后交易的行为,则不属于他们的监管范围,即便能监管,也由于其隐秘性,监管起来也有心无力。

无奈之下,记者最终按照一位部门工作人员的建议,拨打了市长热线反映这一情况。

[链接]

崭新餐盒价格是二手餐盒三倍多

在批发市场按“个”卖的餐盒到了大婶这里变成了称“斤”卖。记者花去三块两毛钱拿回了两斤散发着恶臭的塑料餐盒,打开之后数了一下,一斤餐盒的个数大约在二十个,按一块六的价格,每一个餐盒的单价大概在八分钱,就算加上清洗的费用,也难超过一角钱。

对比之下,如果是正规批发的话,最便宜的塑料餐盒,每个也需要三角钱左右,这样算下来,正规餐盒至少是二手餐盒价格的三倍以上。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5楼ghoslh

重罚直至老板倾家荡产,肯德基麦当劳真不知情吗,这麽长时间,原材料没自我检验吗,一块罚吧,把这麽多年多赚的都吐出来。

3楼 吹短笛的时候
“福喜”卖过期肉,高管被抓了。此帖中的混蛋,会不会被抓?
关几个高管有个屁用。只要食品行业出了问题,应该永远禁止这个公司的经营资格。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