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及琉球群岛的历史真相 《南方日报》王腾腾

秦汉之封 收藏 0 433
导读:《钓鱼岛历史真相》披露了钓鱼岛首次被中国人发现、命名的一系列史料证据,包括对各届前往琉球王国的册封使的记载,中国兵政文献、方志文献以及诗歌中都有相关记载。钓鱼岛既不属于无主之岛,也不属于被倭国掠夺而去的琉球王国。[/color]   在倭国企图攫取钓鱼岛主权的过程中,对钓鱼岛历史以来隶属于中国的事实视而不见,并声称钓鱼岛是无主之岛,被倭国人古贺辰四郎首次发现,因此辩称钓鱼岛属于倭国。   日前,由复旦大学韩结根教授撰写的《钓鱼岛历史真相》一书正式出版,以大量的真实史料完成了对中国拥有钓鱼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钓鱼岛及琉球群岛的历史真相  《南方日报》王腾腾


《钓鱼岛历史真相》披露了钓鱼岛首次被中国人发现、命名的一系列史料证据,包括对各届前往琉球王国的册封使的记载,中国兵政文献、方志文献以及诗歌中都有相关记载。钓鱼岛既不属于无主之岛,也不属于被倭国掠夺而去的琉球王国。

在倭国企图攫取钓鱼岛主权的过程中,对钓鱼岛历史以来隶属于中国的事实视而不见,并声称钓鱼岛是无主之岛,被倭国人古贺辰四郎首次发现,因此辩称钓鱼岛属于倭国。

日前,由复旦大学韩结根教授撰写的《钓鱼岛历史真相》一书正式出版,以大量的真实史料完成了对中国拥有钓鱼岛主权事实的阐述。《钓鱼岛历史真相》披露了钓鱼岛首次被中国人发现、命名的一系列史料证据,包括对各届前往琉球王国的册封使的记载,中国兵政文献、方志文献以及诗歌中都有相关记载。钓鱼岛既不属于无主之岛,也不属于被倭国掠夺而去的琉球王国。


钓鱼岛由中国发现并命名

曾先后在复旦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复旦大学出版社工作的韩结根教授在整理古琉球王国汉文文献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对钓鱼岛主权属于中国的文献。韩结根在朋友的建议下,决定用通俗读物的方式详细阐明钓鱼岛的主权问题。在《钓鱼岛历史真相》一书中,韩结根征引书目达73项,时间跨度从晋代一直到清末乃至更晚,国家包含中、倭、英、法、德等。此外还有文献22项。这些书目、文献都表明钓鱼岛历史以来的主权都属于中国。

韩结根这一民间通过列举历史事实捍卫钓鱼岛的行为也得到了外交部的支持与赞同。

“我们中国对钓鱼岛的命名最晚出现在1392年,发现时间就更早了。而倭国声称首次发现钓鱼岛的时间是1884年,晚了中国很久。”韩结根说。

中国历史资料中关于钓鱼岛最早的记载可见于晋代郭璞所作的《玄中记》:“东海有蛇丘,地险,多渐洳,众蛇居之,无人民,蛇或人首而蛇身。”这里所言“蛇丘”指的便是钓鱼岛的附属岛屿南小岛,因该岛以多蛇而著称。

在此后的唐代欧阳询《艺文类聚》,宋代李昉《太平广记》等都有关于这个“蛇丘”即南小岛的记载。

而据韩结根考证,隋大业六年(公元610年),隋军统帅武贲中郎将和朝请大夫张镇州在率领船队前往琉球途中,广泛考察了沿海诸海山岛屿,正式命名了“高华屿”。有关专家根据《隋书》所载,并参考明代郑若曾所做《万里海防图》考定,高华屿即是钓鱼岛的古名。


“我们根据琉球王国汉文文献考察,中国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改为今名,至迟是在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韩结根说。这一年,明太祖朱元璋为了加速琉球的归化,让这一刚刚加入中华朝贡体系二十年的成员国早日与中国“文教同风”,采用政府移民的方式,把福建籍的许多名族大户迁徙至琉球,史称“钦赐闵人三十六姓”。

去往琉球王国要从福州出发,必须有指南针指示航道,并且以星水势山形为参照物,此称为“针路”。在琉球紫金大夫程顺则所写《指南广义》,在“针路条记”一款中便有十条出自“闽人三十六姓所传针本”。尽管这些带去的针本残缺失次,但其中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岛屿的名称仍清晰可见。

“这说明,在1392年之前,中国福建沿海人民就已经把钓鱼岛及其附近岛屿改定为今名,并利用他们作为海上航行的航标了。”韩结根说。 <div>

近代地图皆将钓鱼岛标注为中国领土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抗倭将领胡宗宪等所编《筹海图编》将彭加山、钓鱼屿等归入“自粤抵辽延袤八千五百余里”的中国边防系列岛屿之中。中国政府已经对这些岛屿实行了有效管辖。

清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巡台御史黄淑璥所写《台海使槎录》同样表明钓鱼岛及其附近岛屿曾是海上巡逻船只出入之地,中国对其进行了有效管辖。

虽无驻军,但各国在绘制地图时都明确将钓鱼岛标注为中国领土。现收藏于美国哈佛大学地图室、1752年由法国人绘制的中国地图(图名及作者不详),是目前所见外国人所绘地图中最早介绍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珍贵历史文献。图中将倭国和朝鲜半岛分别用绿色和红色标注,而将钓鱼岛及其周边岛屿绘成与中国大陆相同的颜色——黄色。Hao-yu-su(好鱼须,即钓鱼屿)岛屿名称按闽南方言、用拉丁字母记音,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显示其主权归属为中国。

1775年由法国地理学家和制图学家唐维尔绘制的名为《亚洲第二图:中国、部分印度及鞑靼,巽他群岛,马六甲,菲律宾及倭国诸岛》的地图正式出版。该图的作者应奥尔良公爵的要求绘制,用英文标注图名和图例。地图有方有为中国而作的字样。在该图中,钓鱼岛及其附近岛屿所标注名称与1752年法国佚名氏所绘图中名称相同。

1767年,法国传教士蒋友仁奉乾隆皇帝之命所绘制的《坤舆全图》以及木刻印行。该地图是一部具有权威性的国家级地图。与法国地理学家,制图学家唐维尔一样,图中用闽南方言记各岛屿名称,即将钓鱼岛记做“好鱼须”。

1785年,倭国仙台人林子平著《三国通览图说》。其中有“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这是倭国籍中留存下来有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属于中国领土的重要文献。图中琉球与中国福建之间标有两条海路:一条所经历的岛屿为赤尾山、黄尾山、钓鱼台、彭佳山、花瓶屿。图中将这些岛屿一律绘成浅红色,与中国大陆着色完全相同。

此外,还有1859年美国出版的《柯顿的中国》,1877年英国海军编制的《中国东海沿海自香港至辽东湾海图》等,均将钓鱼岛列入中国版图。

倭国宣称对钓鱼岛拥有主权的一个借口便是钓鱼岛属于被倭国攫取的琉球群岛。但韩结根所著的《钓鱼岛历史真相》一书用大量的史实证明,钓鱼岛从来都不属于琉球。

琉球王国作为中国的附属国,历朝历代都要接受中国皇帝的册封。而册封使前往琉球则必经钓鱼岛。册封使的见闻记录其中不仅有关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记载,而且涉及主权归属问题。

嘉靖四十年(1561),明世宗派遣正使刑科给事中郭汝霖、副使行人司行人李际春携带诏书前往琉球册封世子尚元为中山王,正使郭汝霖《重刻使琉球录》记海上经历岛屿时说:“闰五月初一日,过钓屿。初三日,至赤屿焉。赤屿者,界琉球地方山也。再一日之风即可望姑米山矣。”清楚地指出,赤尾屿是中国领土边界上的山、边界上的岛屿,钓鱼岛在此范围以内。


倭国企图窃岛之路

在韩结根的书中,倭国的觊觎钓鱼岛并希望窃取钓鱼岛的野心昭然若揭,路数使尽也难掩其无理。“倭国吞并琉球将其改名为冲绳县之后,很快就向冲绳派遣知事等行政管理人员,并从倭国本土向冲绳县移民。不久之后,它又得陇望蜀,把贪婪的目光投向了中国的固有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韩结根说。

1884年,移居冲绳的倭国福冈县人古贺辰四郎开始在钓鱼岛采集信天翁的羽毛和海产品,称该岛为“无人岛”,因此而提出“开发”的申请报告。冲绳县向倭国内阁提交呈文并得到允许后,于1885年派遣出“出云丸”号船只秘密前往钓鱼岛调查,得出其为无人岛的初步结论,并企图建立标桩。当时由于顾忌中国的反应,未敢轻举妄动。

但在1970年8月,古贺辰四郎的儿子古贺善次答复记者提问时,否认钓鱼岛是他父亲首先发现之说。只承认他父亲曾经去过岛上,但在此之前早已经有人去过。

1894年,尽管冲绳县秘密调查得出最终结论:“没有该岛之旧时记录文书以及显示属我国领有的文字或口头传说的证据。”但是倭国还是趁“甲午战争”中国战败之机,将钓鱼岛“秘密”编入版图。随后倭国又迫使中国政府签订不平等的《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全岛及包括钓鱼岛在内的所有附属岛屿,并于1900年由冲绳县师范学校教师黑岩恒根据英国海军出版地图中对部分岛屿的命名,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意译为“尖阁列岛”。

二战战败国倭国本应该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随台湾一起归还中国,但当时被美军用作靶场。新中国成立后,美国政府出于遏制中国的需求,于1951年9月8日与倭国签订了“旧金山和约”,把北纬29度以北的岛屿划入琉球群岛范围,由美国托管。

朝鲜战争爆发以后,美国又发布第27号令,重新指定“琉球群岛的地理界线”,将界限南移至北纬24度。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岛屿位于北纬25度到26度之间,因此被划归琉球群岛。对此,周恩来曾先后五次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宣称其非法、无效,并告知美倭政府,中国政府坚决不予承认。

倭国窃岛最重要的一步是在1969年11月,美国总统尼克松与倭国首相佐藤荣达成协议,决定自1972年起把琉球群岛的施政权交给倭国。1971年6月17日,美倭两国正式签署《关于琉球诸岛和大东诸岛的协定》(简称“归还冲绳协定”),该协定根据“旧金山条约”和美国第27号令所划琉球群岛范围,将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施政权授予冲绳县。倭国政府则于同年10月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周围海域划入倭国自卫队的“海卫识别圈”之内。

此后倭国便对攫取钓鱼岛主权开展了大量毫无道理的舆论战以及“购岛”闹剧等。 </div>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