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日战机3个月内3次对峙;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外媒:中日战机3个月内3次对峙;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上校7日表示,多批日本航空自卫队飞机6日进入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展开长时间侦察活动,中国空军进行了必要的跟踪监视。日本F-15战斗机先后两次企图抵近中国警巡飞机,中国空军采取了合理、正当、克制的措施,应对了空中威胁。

外媒在报道中注意到,中日军机在5月和6月也曾发生过“异常接近”事件。当时都是日方指责中方的有关行为,而这次则是中方“指责”日方,但日本军方对此表示没有信息可以提供。

路透社称,两国此前曾就双方军机于防空识别区内“擦肩”而陷入骂战。当时,中国传召日本驻华使馆国防武官提出交涉。台湾《中国时报》称,由于大陆跟日本各自划设的东海空识区有局部重叠,类似事件已发生多次,造成东亚局势紧张。

日本政府5日发表2014年《防卫白皮书》指出,中国军机近几个月来多次逼近日本领空,并导致日本的安全环境日益严峻。白皮书数据显示,日本军机去年紧急升空810次,比前年增加243次,其中针对中俄军机的升空超过95%。日本政府已将批评中国军机“异常接近”所谓日本“领空”,作为渲染“中国威胁”的重要手段。

《联合早报》称,上述中日空中事件,是不到三个月内的第三起。中国此次主动公开事件,被外界视为是回应日本近日批准《防卫白皮书》的措施之一。

报道称中日关系近年来因钓鱼岛主权争端、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中国划设涵盖钓鱼岛空域的空识区等问题而持续紧张,双方多次出动军机军舰相互示威。

海上方面,3艘中国海警船6日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巡航,与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舰对峙。台湾《中国时报》称,中国海警船大声宣称,钓鱼岛是中国领土。

日本时事通讯社6日报道,中国海警局的3艘船只再次“入侵日本领海”。这是中国政府船只12日以来再次“入侵日本领海”,也是今年以来第18次。但日本《产经新闻》在报道中则没有说这3艘海警船进入了“日本领海”。

英国天空新闻称,三艘中国海警船游弋钓鱼岛。东京此前公布了其2014年度《防卫白皮书》,指责中国在东海争议岛屿附近的“危险行为”。中国船只此次驶入东海日本控制的岛屿引发了外界对于这对亚洲大国之间发生军事冲突的担忧,中国的这种行为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

多维新闻网援引专家观点认为,中国海警船敏感时刻“造访”钓鱼岛,回应日本发布的防卫白皮书的意图明显,也显示出中国在领土和主权问题上不会退让的决心。由于日本的错误政策使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策略发生了转变,常态化巡航钓鱼岛基本实现了对钓鱼岛的有效管辖,而且在战略博弈上中国取得了不对称优势,不断增强的中国海警使日本疲于应付。

外媒:中日战机3个月内3次对峙;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近日,歼-20的2012号原型机以及被认为是歼-20航电验证机的改装型图-204飞机照片出现在互联网上,这被认为是歼-20试飞步入快车道的标志。据外媒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航空工业部门正试飞的新机型达9种之多。如果顺利的话,接下来几年,中国的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潮。

“双20”密集试飞

据美国航空周刊网站报道,7月26日上午,2012号歼-20在中国西南部一处机场顺利首飞,这距上一架2011号首飞仅过去4个多月。分析人士认为,后续小批量生产的原型机将以此为基准,很可能不会再做大的修改,这意味着歼-20原型机进入小批量生产阶段,歼-20随即进入大规模的全面定型试飞阶段。

来自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的报道称,从去年下半年以来,阎良的2001号歼-20机试飞活动明显减少,下一阶段是对2011号机的试飞。报道称,卫星图片为研究歼-20的尺寸提供了很好的视野,歼-20长度、全幅比苏-33、苏-27还要长和宽,可见这是一架大型化的多用途歼击机。

除了2012号歼-20以外,外界还关注到一架经过改装的图-204客机。国外网站上的一张模糊照片显示,一架编号769、机身印有中国试飞研究院字样的图-204,机头整流罩处被加装了一个“歼-20机头”。外媒普遍认为,该机系歼-20的航电试验机。

据介绍,随着信息化程度的不断加强,战斗机航电系统占全机比重不断增加,在四代机中成本约占50%以上,其复杂程度可见一斑,对其进行测试需要安装很多测试设备,也需要更多人员,所以这种试飞方式被普遍采用。美国的F-35就通过改装一架波音客机,发展其航电试验机,主要用来测试F-35的雷达、电子战装置等传感器。而歼-20航电试验平台的出现,表明歼-20的试飞进入快车道。

除了歼-20开始进入大强度试飞以外,运-20运输机似乎也开始进入更为密集的试飞。近日,世界空军网站的图片显示,运-20第三架原型机换上了灰色涂装,编号改为783,意味着该机已投入定型试飞,这将加快运-20的研制速度。

外媒称,运-20第三架原型机于2013年12月16日首飞,而运-20的第一架原型机于2013年1月26日首飞,第二架原型机则为静力试验机。《汉和》称,运-20虽然不直接参加战斗,但其战略意义不亚于歼- 20,除了自身的远程投送用途以外,还能用于进行空中加油机、大型预警机的改装等。

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7月30日报道称,中国航空工业界迎来2014年试飞高潮,总共9种军用飞机正在试飞之中。

文章称,除了歼-20、运-20外,另一种较重要的型号是歼-16。据称,歼-16多用途战斗机已试飞3年以上,“有可能进行武器软件修改之后的整合试飞工作”。该机将在隐形机完成踹门任务后,对敌方地面目标实施重点打击。

《汉和》称,类似情况还包括歼-11BS,海空军都装备,由于使用不同的武器,有可能依然在阎良基地继续试飞,用于不同武器的整合测试。歼-10B也可能在阎良试飞。报道称,一米分辨率的卫星图片很难区分歼-10A与歼-10B。文章分析,歼-10B进行了3年以上的试飞“属于正常”,因为改动过大,基本上算是全新的设计。歼轰-7B也出现在阎良,今年开始应该更频繁地试飞,发动机依然是罗-罗公司的斯贝202许可生产型,有可能增加雷达的功能,使用更多复合材料。“歼轰-7B与歼轰-7A没有重大的气动外形改变,试飞时间不会太长。显然是不希望歼轰-7A与歼-16发生冲突,后者更为高档。”

《汉和》认为,目前还在试飞的歼-15有可能是双座型,即使有了歼-15单座机,但双座的改动并不小,背脊油箱明显缩短,意味着航程还会受到限制,在俄罗斯,即使出现了苏-33,苏-33UB的试飞工作依然进行了3年以上,由此可见,歼-15S的试飞时间可能还需要一年,“也许2015年能完成全部试飞工作”。

报道称,在阎良1月间还出现了一架新型预警机进行试飞,雷达整流罩与空警-200有所不同,它应该是更加数字化的空警新系列预警机,“有一种称呼是空警-500,但没有得到中国航空工业界人士的直接确认”。香港《亚洲周刊》此前刊文称,空警-500以运-9作为作业平台。

《汉和》称,目前正在阎良试飞的新型军用飞机几乎囊括了所有领域,包括三代半战斗机、三代改良多用途战斗机、舰载战斗机、歼击轰炸机、大型运输机、直升机、新型预警机等。出现如此众多的试飞飞机,可以看出中国对军事航空工业的投入之大。

接连突破非偶然

分析人士指出,飞机研制是一项重大的系统工程,从设计到首飞、从首飞到定型试飞再到设计定型,每个环节都十分重要。这其中,定型试飞主要用来全面鉴定新型飞机是否达到设计技术指标,考核飞机的飞行性能和调整试飞时所采取各种措施的可行性,发现并解决试飞中暴露出来的各种问题,以决定其是否可投入成批生产。

这对飞机的定型起到的作用不亚于飞机设计本身。从某种程度上讲,飞机不仅仅是设计师设计出来的,同时也是试飞员飞出来的。由于现代飞机越来越复杂,需要测试的方面也越来越多,风险大、耗时长。因此,从三代机开始,各国普遍采用了多机并行试飞的模式,不同的飞机试飞不同课目,甚至专门在运输机的基础上改装航电验证机,以减小试飞周期。

即便如此,第四代战斗机的试飞,各国进行得并不顺利。美国的F-22A,如果从YF-22验证机1990年9月首飞计算,到2005年服役用了15年,F-35的试飞走走停停问题不断,而俄罗斯的T-50战斗机目前拥有5架原型机同时试飞,已试飞了3年以上。美、俄的第四代战机试飞已充分说明,这种飞机要比以往任何一种飞机都复杂。由此来看,歼-20、运-20不止一架飞机进行试飞再正常不过了,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飞机进入试飞阶段。

有分析认为,从现在的大量新机密集试飞来看,如果进展顺利,未来几年中国的空中力量将再次迎来换装高峰。专家强调说,中国航空工业的接连突破并非偶然,一方面是外部安全形势所迫,另一方面则是多年来持续投入、坚持追赶国际先进水平的必然结果。不过,相对于美、俄,中国航空工业总体上仍处于一个追赶者的地位,不加快点速度是无法实现超越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