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 [原创]中国惊诧:李鸿章竟然不是卖国贼?

这是一个本人多次阐述过,和比人讨论过的一个老掉牙的问题,评价一个历史人物一定要结合时代背景,从各个方面综合看待,不可一叶障目,否则岳飞成为破坏民族团结的罪人,苏轼成了买卖人口的罪犯(卖掉过自己侍妾)诸如此类的荒唐事。

黑体为原文,红字为本人的驳斥

1885年正月,属于左宗棠的湘军系统的黑旗和恪靖定边军在与法军“镇南关之战”中取得了陆地战场上的决定性胜利,法国茹费理内阁垮台!然而,就在此时,李鸿章却在天津与法国了签订《中法会订越南条约》,主要内容就是确认了1884年战局对中国不利时,法国和越南签订的条约,其中否定了中国对越南的宗主权,改由法国全权管理越南;中国西南的门户被打开了!

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丧权辱国条约,是世界外交史上空前绝后的奇闻:罕见地在世界外交史上搞出一个特例,中国"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

首先,冯子材是由张之洞提拔的,并给予的支持

其次,镇南关大捷是胜利但不是转折点,原因是法国远东舰队基本上没受到实质的严重损失,福建水师全军覆没,南洋海军畏战之心及其严重,法国享有绝对制海权,已拥有澎湖列岛,攻占台湾只是时间问题,加之陆上法军损失仅千余人,而在越南驻军近两万五千人,还有近四万得到法式装备的越南伪军,优势仍然不可动摇。中国最精锐的部队与法军殖民军作战的战损比为5:1

况且在新疆和东北,沙俄屡屡制造事端,西藏问题背后有英国的阴影,日本志在朝鲜,边疆危机四伏,战争继续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争取体面地议和是最好的选择。

条约对当时的清政府来说也谈不上苛刻,开放西南通商口岸,虽然面临法国资本的压力,但也促进了当地开化和经济发展,使得自明代中期开始屡生民变的西南再无大的事端,阻止了那里少数民族独立的倾向。可以说这次中法之战谈得上一次外交上胜利。

而我堂堂大清国的股肱重臣李中堂呢,只要列强一跺脚,一威胁,李鸿章就失魂落魄,赶快议和,割地赔款。1874年,日本侵略台湾,李大人却命“只自扎营操练,勿遽开仗启衅”,在他的一手操纵下,签订了《北京专约》;1883年,中法战争清政府占据优势时,如前所言,李鸿章却大放厥词说什么“未可与欧洲强国轻言战事”,即使“一时战胜,未必历久不败,一处战胜,未必各口皆守”,还吓唬老佛爷说中国“兵心民心摇动,或更生他变”。李鸿章这种死不要脸卖国嘴脸连请朝廷官员都看不下去了,指责他“诚不知是何肺腑”,“舆论均集矢鸿章,指为通夷,致比诸秦桧、贾似道”(《中法兵事本末》),要求“立予罢斥”。

清流误国啊,日本侵台,左宗棠用兵新疆,陕甘回乱,结束的太平天国,曾经四处乱窜的捻军使得清政府有多少力量出兵日本?翁同龢等人只知空谈党争,影响北洋水师建设,岂知国力在于积累?

你在说说天池和长白山给朝鲜的问题???

更不要脸的是,在与沙俄签订《中俄密约》时,李中堂竟然还收受沙俄几百万卢布的贿赂,从而把中东铁路的修筑权、经营权以及沿线采矿权等卖给沙俄。正如俄国外交部前副司长沃尔夫在其未发表的回忆录中所说:“李鸿章带着这个签了字的条约和袋子里两百万卢布返回北京,在东方,良心有它的价钱。”也正因为他的贪婪,民间才有“宰相合肥天下瘦”的讥讽!

当时交好俄国是清朝外交政策的基调,由“以夷制夷”变为“结强援”,当时中国没有力量对抗与英国逐渐靠近的日本和新兴强国美国,只有这个看似合理的办法。

至于贿赂的问题,有关他在俄国受贿之事全部出自文革时期史料,用来映射周,邓等人,在清史稿和梁启超等人的记述种都没提到。

我曾经在我的文章结尾曾经这样感慨李鸿章:

(七)结语

李鸿章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具争议性的人物,政治人物的多面性和复杂性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既是传统官僚,却又开明求知,既圆滑老成,又励精图治,既任人唯亲,又不拘一格,既贪污腐败,又具士大夫之风。

袁世凯曾评其“受知早岁,代将中年,一生低首拜汾阳,敢诩临淮壁垒;世变方殷,斯人不作,万古大名配诸葛,长留丞相祠堂。”,言语中不免有了些夸张,但其面对纷繁复杂的晚清中国进了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有志不得展,是李鸿章一生最大的遗憾和无奈,尽了人事却不愿或无法安天命是他一生最大的悲哀。我认为毛泽东的那就“水浅而舟大也”是对晚清中国和李鸿章最好的概括。

一百多年过去了,李鸿章还在在那,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供后人评说。其实对他而言,功过本无凭,风流任人说。正如诸位能见江河奔腾之势,又岂能识川流入海之踪?

百年沧桑已过,苍凉孤愤背影仍依稀可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