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英语至上之怪现象 英语酒吧说韩语被鄙视

米强 收藏 4 604
导读:“韩国人在韩国餐馆因英语被服务生羞辱,这像不像话?” 上班族姜先生说,一想起本月15日在汉城梨泰院经历的事情,现在气还没消。那天是周六,他和朋友们去了那里的一家生啤店。他回忆当时的情况说:“服务生用很流利的英语进行引导和介绍。当时我想表现出惊讶,但又不是一点都不懂,就来到服务生引导的餐桌前。” 想离开吧,又觉得有点尴尬。姜先生一行人支支吾吾地点酒“this one(这个),this one”。但是端上来的啤酒根本不是点的那种。对此,服务生做出似乎“因为你的英语我听不懂所以只能这样”的表情和反

“韩国人在韩国餐馆因英语被服务生羞辱,这像不像话?”

上班族姜先生说,一想起本月15日在汉城梨泰院经历的事情,现在气还没消。那天是周六,他和朋友们去了那里的一家生啤店。他回忆当时的情况说:“服务生用很流利的英语进行引导和介绍。当时我想表现出惊讶,但又不是一点都不懂,就来到服务生引导的餐桌前。”

想离开吧,又觉得有点尴尬。姜先生一行人支支吾吾地点酒“this one(这个),this one”。但是端上来的啤酒根本不是点的那种。对此,服务生做出似乎“因为你的英语我听不懂所以只能这样”的表情和反应。一气之下,姜先生开始用韩语和服 务生理论:“你不是韩国人吗?你应该一开始就用韩语接受点酒,不明白就该再问一次。”服务生耸了耸肩,故意为了让周围的人都听见,拉高嗓门说:“I don’t speak Korean! (我不说韩国语!)”周围的其他客人纷纷把目光投向姜先生一行人。看到这种情景,姜先生的朋友用韩语说:“唉,听不懂,去吧,就这样吧。”刚才还说不会说 韩语的服务生变了脸色。姜先生说:“只喝了一杯,就像逃跑一样离开了那里。”姜先生受到不是羞辱的羞辱的地方是一家“英语专用”啤酒屋。菜单用英文,而且点餐也要讲英文。梨泰院经理团路和梨泰院车站附近这种“英语专用”啤酒屋有7家。

2010年开业的C啤酒屋是梨泰院一带首家“英语专用”啤酒屋。该店老板加拿大人丹弗伦说:“刚开业时,90%以上的客人是美军及其家属,为了营造家乡的 氛围,开始使用英语。”尽管目前客人有八九成是韩国人,但也只用英语点餐。韩国人经理李先生说:“尽管也有从头到尾坚持用韩语的客人,但大多数来这里的人 知道这里只用英语。也有的客人来这里是为了使用英语,因此没有必要说必须用韩语点餐。”此后出现了效仿C啤酒屋的“英语专用”啤酒屋。多数店的老板和员工是韩国人。员工的英语都很流利,给人的印象似乎是有国外生活的经历。他们为什么只用英语 呢?M啤酒屋的朴经理说:“一句话,就是为了赚钱。梨泰院本来就餐馆林立,只用英语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经营策略。员工全部讲英语,也可以显示出与其他店的水 平不同。”

P啤酒屋老板全先生说:“很多韩国人来这里是为了向异性或朋友炫耀自己的英语实力。”本月21日来到英语专用啤酒屋的大学生小金说:“能够在校外和这里操 一口流利英语的服务员交流,觉得很新奇,所以经常光顾。来自全球各地的人都聚集梨泰院,所以觉得用英语是很自然的事情。”

并非来这里的人都能像小金这样想。来到英语专用啤酒屋后感到不快的事例也不少。在研究生院攻读经营学的朴某说:“招呼了韩国服务员想用韩语点餐,但对方用 奇怪的眼光看着我。当我看到周围人都在用英语点餐,觉得不自信,所以对着菜单开始用‘指点法’点餐。不能说英语不好就低人一等,太伤自尊了,再也不想去 了。”

在一家大企业就职的梁先生得到有多年国外生活经历、英语很棒的朋友的推荐来到一家英语专用啤酒屋。朋友点餐,无论点什么外籍服务员都问“Pardon? (您在说什么?)”“也不是进行什么辩论,不就是要杯啤酒和一盘辣炒干酪玉米片吗?总说听不懂,怪不愉快的。”朋友倒是饶有兴致、满不在乎地说“那个女服 务员的外号是‘Pardon女’。置这种羞辱于不顾,还经常光顾这里,确实有一种文化上崇洋媚外的感觉。”

高丽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明镇就英语专用餐馆生意兴隆的现象分析称:“就在梨泰院这种环境也有人想把自己和其他人区分开来,是一种‘划分心理’在起作用。在英语的作用被过分强调的这个社会里,一些人想确认自己在英语能力上的优越感。”

(来源:朝鲜日报中文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