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称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歼20小批量产


外媒称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歼20小批量产


外媒称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歼20小批量产


外媒称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歼20小批量产


外媒称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歼20小批量产


外媒称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歼20小批量产


外媒称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歼20小批量产


外媒称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歼20小批量产


外媒称中国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高峰 歼20小批量产


近日,歼-20的2012号原型机以及被认为是歼-20航电验证机的改装型图-204飞机照片出现在互联网上,这被认为是歼-20试飞步入快车道的标志。据外媒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航空工业部门正试飞的新机型达9种之多。如果顺利的话,接下来几年,中国的空中力量将迎来换装潮。

“双20”密集试飞

据美国航空周刊网站报道,7月26日上午,2012号歼-20在中国西南部一处机场顺利首飞,这距上一架2011号首飞仅过去4个多月。分析人士认为,后续小批量生产的原型机将以此为基准,很可能不会再做大的修改,这意味着歼-20原型机进入小批量生产阶段,歼-20随即进入大规模的全面定型试飞阶段。

来自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的报道称,从去年下半年以来,阎良的2001号歼-20机试飞活动明显减少,下一阶段是对2011号机的试飞。报道称,卫星图片为研究歼-20的尺寸提供了很好的视野,歼-20长度、全幅比苏-33、苏-27还要长和宽,可见这是一架大型化的多用途歼击机。

除了2012号歼-20以外,外界还关注到一架经过改装的图-204客机。国外网站上的一张模糊照片显示,一架编号769、机身印有中国试飞研究院字样的图-204,机头整流罩处被加装了一个“歼-20机头”。外媒普遍认为,该机系歼-20的航电试验机。

据介绍,随着信息化程度的不断加强,战斗机航电系统占全机比重不断增加,在四代机中成本约占50%以上,其复杂程度可见一斑,对其进行测试需要安装很多测试设备,也需要更多人员,所以这种试飞方式被普遍采用。美国的F-35就通过改装一架波音客机,发展其航电试验机,主要用来测试F-35的雷达、电子战装置等传感器。而歼-20航电试验平台的出现,表明歼-20的试飞进入快车道。

除了歼-20开始进入大强度试飞以外,运-20运输机似乎也开始进入更为密集的试飞。近日,世界空军网站的图片显示,运-20第三架原型机换上了灰色涂装,编号改为783,意味着该机已投入定型试飞,这将加快运-20的研制速度。

外媒称,运-20第三架原型机于2013年12月16日首飞,而运-20的第一架原型机于2013年1月26日首飞,第二架原型机则为静力试验机。《汉和》称,运-20虽然不直接参加战斗,但其战略意义不亚于歼-20,除了自身的远程投送用途以外,还能用于进行空中加油机、大型预警机的改装等。

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7月30日报道称,中国航空工业界迎来2014年试飞高潮,总共9种军用飞机正在试飞之中。

文章称,除了歼-20、运-20外,另一种较重要的型号是歼-16。据称,歼-16多用途战斗机已试飞3年以上,“有可能进行武器软件修改之后的整合试飞工作”。该机将在隐形机完成踹门任务后,对敌方地面目标实施重点打击。

《汉和》称,类似情况还包括歼-11BS,海空军都装备,由于使用不同的武器,有可能依然在阎良基地继续试飞,用于不同武器的整合测试。歼-10B也可能在阎良试飞。报道称,一米分辨率的卫星图片很难区分歼-10A与歼-10B。文章分析,歼-10B进行了3年以上的试飞“属于正常”,因为改动过大,基本上算是全新的设计。歼轰-7B也出现在阎良,今年开始应该更频繁地试飞,发动机依然是罗-罗公司的斯贝202许可生产型,有可能增加雷达的功能,使用更多复合材料。“歼轰-7B与歼轰-7A没有重大的气动外形改变,试飞时间不会太长。显然是不希望歼轰-7A与歼-16发生冲突,后者更为高档。”

《汉和》认为,目前还在试飞的歼-15有可能是双座型,即使有了歼-15单座机,但双座的改动并不小,背脊油箱明显缩短,意味着航程还会受到限制,在俄罗斯,即使出现了苏-33,苏-33UB的试飞工作依然进行了3年以上,由此可见,歼-15S的试飞时间可能还需要一年,“也许2015年能完成全部试飞工作”。

报道称,在阎良1月间还出现了一架新型预警机进行试飞,雷达整流罩与空警-200有所不同,它应该是更加数字化的空警新系列预警机,“有一种称呼是空警-500,但没有得到中国航空工业界人士的直接确认”。香港《亚洲周刊》此前刊文称,空警-500以运-9作为作业平台。

《汉和》称,目前正在阎良试飞的新型军用飞机几乎囊括了所有领域,包括三代半战斗机、三代改良多用途战斗机、舰载战斗机、歼击轰炸机、大型运输机、直升机、新型预警机等。出现如此众多的试飞飞机,可以看出中国对军事航空工业的投入之大。

接连突破非偶然

分析人士指出,飞机研制是一项重大的系统工程,从设计到首飞、从首飞到定型试飞再到设计定型,每个环节都十分重要。这其中,定型试飞主要用来全面鉴定新型飞机是否达到设计技术指标,考核飞机的飞行性能和调整试飞时所采取各种措施的可行性,发现并解决试飞中暴露出来的各种问题,以决定其是否可投入成批生产。

这对飞机的定型起到的作用不亚于飞机设计本身。从某种程度上讲,飞机不仅仅是设计师设计出来的,同时也是试飞员飞出来的。由于现代飞机越来越复杂,需要测试的方面也越来越多,风险大、耗时长。因此,从三代机开始,各国普遍采用了多机并行试飞的模式,不同的飞机试飞不同课目,甚至专门在运输机的基础上改装航电验证机,以减小试飞周期。

即便如此,第四代战斗机的试飞,各国进行得并不顺利。美国的F-22A,如果从YF-22验证机1990年9月首飞计算,到2005年服役用了15年,F-35的试飞走走停停问题不断,而俄罗斯的T-50战斗机目前拥有5架原型机同时试飞,已试飞了3年以上。美、俄的第四代战机试飞已充分说明,这种飞机要比以往任何一种飞机都复杂。由此来看,歼-20、运-20不止一架飞机进行试飞再正常不过了,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飞机进入试飞阶段。

有分析认为,从现在的大量新机密集试飞来看,如果进展顺利,未来几年中国的空中力量将再次迎来换装高峰。专家强调说,中国航空工业的接连突破并非偶然,一方面是外部安全形势所迫,另一方面则是多年来持续投入、坚持追赶国际先进水平的必然结果。不过,相对于美、俄,中国航空工业总体上仍处于一个追赶者的地位,不加快点速度是无法实现超越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