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 解 “军 事 圣 经”--论新时代转换角度看待《孙子兵法》

lszzjb 收藏 0 18


新 解 “军 事 圣 经”

--论新时代转换角度看待《孙子兵法》

中国是兵家的国度,讲究用兵谋略盛行于世,其中尤为人推崇者,莫过于《孙子兵法》了。作为中国兵学思想的奠基石,它是中国古典军事文化遗产中的璀璨明珠,词约意丰,内容博大精深,载誉数千年,传抄翻刻折历代不绝。凡用兵者,为能决胜千里,必先仔细研读,领悟其精髓。但本人近日来通过阅读空军戴旭上校所著对现代战争的分析和对未来战争的预测的文章,使笔者对这部军事圣经有了新的看法。

众所周知《孙子兵法》成书于2500年前,是孙武多年征战经验的总结,但二十一世纪的战争形态已发生了巨大变化,而中国历代兵书包括《孙子兵法》在内,都是产自冷兵器时代而冷兵器时代的战场是平面的;当代则是信息化和机械化的混合时代,战争是空前的大立体。技术决定战术,战术体现战略。如今《孙子兵法》在哲学层面如“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兵者,诡道也”对军事、商场、管理、交际、生活等方面仍有很大的价值,但其很多具体枝节已基本过时,引用戴上校的一句话“必须为这些古老而珍贵的军事化石,嵌入新时代的基因,才能凤凰涅槃”。

《孙子兵法》谋攻篇中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在孙子看来在战争中攻击敌方城池乃是下下之策,需“修橹轒辒,具器械,三月而后成;距闉,又三月而后已”,而且很可能“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次攻之灾也”。在那个年代,孙子的观点无可厚非,在冷兵器战争中,即使攻方拥有绝对兵力优势,守方也可以倚仗坚固的城池与之对抗,哪怕最后城破,攻方也会付出巨大伤亡的代价,正因为攻城大多数都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消耗战,所以交战双方都会避免攻打对方重兵把守的坚城,而是尽可能在野外歼灭敌军有生力量。但时过境迁,如今城市作为国家政治,经济,工业中心,其作用越来越重要,一个国家的城市化程度代表了它的现代化程度(这点从上海世博会主题可以体现)。据调查,二战中欧洲战场有40%的战事发生在城市和大的居民区;二战后美海军进行的250多次对外军事干涉中,有90%涉及到了城市;车臣战争中,俄军90%的伤亡发生在攻打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市区的战斗中。当今世界城市化的趋势加快,目前世界61亿总人口中,有29亿人生活在城市,到2030年,城市人口将达到49亿,城市的安危得失成为战争胜败的重要标志,城市地区将成为21世纪的主战场。2002年美国的防务审查报告中,美军曾明确提出军事能力方面存在的“三大短板”,其中就有城市作战能力不够这一条。在作战样式上,美国陆军将领们明确提出,“城市战将是信息时代主要的作战样式。回避和轻视城市战的思想不合时宜。务必从作战力量构成、体制结构、作战理论和技术等方面着手,大胆创新,趋利避害,决胜信息时代的城市战”。所以笔者认为,孙子“攻城为下”的理论已经名显不合时宜。

既然事实无法回避,那就积极面对。城市如此重要,甚至一些地区小国就是靠几个主要城市撑起来的,笔者个人认为能否在对方城市上多做文章,以此来达到不战或小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诚然,孙子在攻城中所面临的困境到今天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强如美军在城市战中面对装备原始的游击队付出的伤亡远远高于推翻萨达姆政权时的数字,为了避免这一麻烦,笔者认为可以对城市采取“攻而不占”的打法。按照传统方法攻城,即使付出巨大代价达到了目的,在占领后维持治安也需要大量兵力,为了缓和占领军与当地居民的矛盾,减少敌对情绪,势必要进行一定的战后重建工作和人道主义救援,满城嗷嗷待哺的饥民就像一个个吸纳钱粮的黑洞,使占领军的后勤和财政面临巨大的压力,恐怖袭击造成的伤亡又时时刺激着国内民众的神经,这些包袱压得在伊拉克的美军喘不过气来,只得宣布在2011年全部撤军。遥想解放战争初期,我军主动放弃许多城市,迫使国民党军队分兵而占,然后集中优势兵力进行歼灭战也是基于以上原因。在这里,我们可以发挥一下逆向思维,如果城由我攻,而把善后的麻烦推到敌人身上,那又会是怎样一种情景。汶川地震使中国人民和政府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和考验,试想一旦同样的灾难同时发生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会有什么后果,要知道以现在常规武器的破坏力这样的灾难完全可以人工营造!如果真有这么一天,那么攻方不用派遣一兵一卒踏上对方的土地,可以迫使对方政府将原本用于建设国防,经济,民生的大量财力,物力,人力投入到救灾和战后重建中去,从而严重扰乱甚至阻断对方国家发展的脚步,使其在国际竞争中屈居二线或处于三流地位,中国近代史上的两次现代化进程,清朝的洋务运动和国民政府的改革都是被日本以战争手段打断的。

杜黑说过:“人民的意志决定战争的胜负,所以打击的重点应放在对战争承受能力最差的一环,也就是平民身上。”而城市正是平民的集中地,并且其中大部分人都习惯于养尊处优,他们辛勤劳作一生积蓄的财富也在城市里,一旦城市受到毁灭性打击,导致生活质量急剧下降,断水,断电,断气,断粮,房屋车辆被毁,银行卡信用卡失效,再加上亲人伤亡的悲痛,极有可能使他们陷入崩溃的边缘。这些都是有依据的,据1999年5月28日《环球时报》发自南斯拉夫的报道:······空袭警报和爆炸声已经持续两个月了,据说贝尔格莱德动物园的动物神经都有点不正常了。不过这些动物不识字,它们读不懂北约飞机投下的恐吓传单,也体会不到人们因为停电喝不到热水,打不到电话的痛苦。“害怕”二字已经无法概括塞尔维亚人目前的心理状态。人们太疲惫了,不但失去了上街抗议游行,用人体盾牌守护大桥的热情,甚至连深夜从床上爬起来去防空洞都有气无力······塞尔维亚人不想再打下去了,可是也不甘心交出用血和泪维护了几百年的尊严。渴望着最后一拼的人越来越多······凡是经过了1999年春天的人们,都不会忘记这样一个悲怆得得瞬间:一位塞尔维亚老人战在多瑙河畔怒视着苍天吼叫:“上帝啊!你要是可怜塞尔维亚人,就让北约从天上下来吧!在地面上打一仗,是胜是负快点结束吧!”这也是所有塞尔维亚男人的心声,但空袭持续了78天,北约始终没有从天上下来。

根据“攻而不占”的原则,由于没有地面部队介入,挨炸的平民无法向天上的敌人发泄怒火,很可能把矛头指向自己的政府和军队,同时出于自我保存的本能,为了终止恐怖和痛苦,将会起而要求结束战争,北约的炸弹没能奈何得了米洛舍维奇,民众的选票却把他轰下了台,送进北约开设的法庭接受敌人的审判,结果可想而知,这就是民众承受不了战争压力的后果。以现在眼光看来“攻城”非但不是下策,反而是可以使攻方以较小的伤亡在短时间内取得胜利的“良策”。

在此,笔者对未来的城市战略进一步构想,既然城市是国家的“命宝”,那能否通过“绑架”城市来使对方国家妥协呢?具体的说,就是以空天轰炸机、隐形空军、先进核潜艇为平台,以远程巡航导弹、防区外联合攻击弹药、反辐射导弹、精确制导炸弹等为手段,对敌方空军和防空节点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以夺取绝对制空权,一旦保护伞被摧毁,则对方城市就完全暴露在我方翼刀之下,整个城市和全城居民都成了“人质”。这时再展开外交攻势,相信南联盟的惨状让全世界都心有余悸,当被人用刀抵住要害时,大多数有理性的人就会低头,而不是非要刀子捅进去。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毕竟是少数,国家也是如此。眼见自己多年经济建设成果就要毁于一旦,政府是会考虑让出一部分非核心利益的。而且这一切都可以在“水下”进行,由于采用外科手术式打击,对平民的附带伤亡会控制的很小,而对方为了保住政府的威信和尊严也会竭力遮掩,结果“人质”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在刀锋上走了一回,这样就把冲突的时间和规模压缩到最短、最小,有效的防止全面战争的爆发。

孙子在势篇中提到: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这句话使许多军事爱好者都设想自己在战争中出奇制胜,以小博大,以一己之力挽狂澜于即倒。但决定战争胜负的主要还是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对比,纵观人类战争史大多数是以大胜小,以多胜少,以强胜弱。以奇胜的并非主流,之所以如此受追捧,全因“物以稀为贵”,出奇制胜的战例会被当做经典反复研究,而指挥官也会受到极高的赞誉,“英雄梦”刺激许多人一个劲的思考怎么剑走偏锋,却忽视了正的作用。

“以正合,以奇胜”确实在战术上有很大价值,但在国家战略上却不能将其当神膜拜,现代战争拼的是综合国力,如果综合国力相差过大,就算靠一些小聪明在战术上取得一些胜利,也难以扳回战略上的劣势。很多穿越小说家让主人公回到过去,覆雨翻云,改变历史,可又有哪个能改变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南联盟战争的结果?改了读者也不信。尽管拥有“先知”的优势,可巨大的实力差距摆在眼前,也一样无力回天。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空军司令亲自驾驶米格-29飞上蓝天,结果老上将还没看见敌人的踪影就被一颗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导弹炸碎。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兵,他当然清楚在没有制空权和制电磁权的情况下贸然起飞会有什么后果。笔者看来,他其实是为自己身为空军司令却无力守护祖国的领空而深感自责,与其看着北约飞机对自己的国人狂轰滥炸,不如像一名战士那样倒在战场上。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不是光凭一腔热血就可以弥补的。阳谋与阴谋的区别在于,阴谋见光即死,阳谋即使被一眼看穿,仍让对方无计可施,阴谋就如同绊脚绳,让人在稀里糊涂中栽跟头,阳谋则是拦路虎,把人在无可奈何中扑倒在地。战争的结果表现于战场,却决定于平时,所以一个国家想在战争中取胜,就应该在平时踏踏实实的发展和积蓄实力,以争在综合国力上超越对手,赢得战略上的优势和主动,这才是正道!只有在双方实力相近或己方稍落下风的时候,“奇”的作用才会显现出来,想用一根羽毛的重量控制天平的倾斜,前提是天平在这之前已经趋近于平衡了。所以在笔者看来,凡战者,以正胜,以奇辅。

再谈一谈孙子对地形的认识,在《孙子兵法》行军篇,地形篇,九地篇中孙子详细论述了各种地形对战争的影响,并提出了许多注意事项,这对于当时的二维线性战争模式是很有指导性的,因为人离不开地面,就得受地形的影响。但今天战争形式早已进入五维立体时代,不要说空天一体化,就是陆军也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飞行化,越南战争期间,美直升机进行战场飞行1750万架次,直接为作战输送战斗人员2700万次,以及260万吨作战补给物资,实际上把世界地面作战带到了空中。

步兵的双脚离开了地面,很多在以前被视为天堑的地形障碍被从空中轻易跨越了,孙子所言的圮地其阻碍作用大大降低,围地变得不那么牢固,而死地也不是那么危险。空中力量出现之后,不少倚仗地形修筑的传统防线都失去了作用,像马其诺防线、齐格飞防线、巴列夫防线、萨达姆防线全部号称“固若金汤”,但它们的最终结果世人皆知。所以笔者认为,在当今地形因素在战术上仍应给予重视,但在战略上却不能再倚为屏障。而《孙子兵法》这部著作对战争的见解可供世人参考,研究,却没有必要膜拜。

最后,后人对《孙子兵法》的曲解也是需要注意的。在人类文化传承史上,当权者根据自己的主观意愿断章取义,并且作为真理代代相传的现象是时有发生的,后人不明就里,盲目听信就会被误导。海权理论学者师小芹在其著作《论海权与中美关系》中讨论甲午海战失败的原因时,就曾论述道:“《孙子兵法》创始以后,历朝历代多有注疏阐发和评论。这些注疏阐发在儒家思想占主导的社会文化中,逐渐被‘儒学化’,至宋代达到高潮。被尊奉为中国战略思想经典代表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思想也难逃厄运。‘不战而屈人之兵’儒化的最根本特征就是对‘不战’的强调超过了对‘屈人之兵’的强调,简单地将‘不战而屈人之兵’与防御战联系起来,甚至认为‘深沟高垒’、‘不与之战’就是‘不战’。这是一种消极防御的战略思想。不幸的是,由于孙子兵学至宋代被立为官学,在文献整理、理论阐述等方面的成就和特点为元明清三代所继承,导致宋儒在‘不战而屈人之兵’与防御战之间建立的联系一脉传承至晚清中国海军的缔造者李鸿章。李鸿章相信‘百战百胜,未若不战而胜’。在他看来,‘外交之道与自固之谋相表里’,海军建设的首要目的不是运用于海上以战取胜,而是作为威慑力量进行‘伐谋制敌’。早在1872年,李鸿章就表示,‘我之造船,本无驰骋域外之意,不过以守疆土,保和局而已’。在李鸿章这种战略思想的指导下,北洋海军之建设,或者说中国近代海军建设发展的指导思想无非以一定数量的舰艇‘遮护南北各口,而建威销萌,为国家立不拔之基’。由于战略上立足于‘守’,1888年北洋海军成军后,便以为‘自守有余’,海军外购战舰的经费拨款遂被中止。原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所长张炜也指出,中国传统战略文化中对于‘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无原则运用,导致清政府决策者重外交谋略,慎军事征战,在海军的运用上拘泥于‘守战’,特别是消极防守思想占了上风,是甲午海战失败的重要原因。”

此文摘自拙作——《一个陆军上士的军事随想——有兵出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