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我爹说起一个生产队时候的问题

听我爹说起一个生产队时候的问题,颇感不解

那时候年年存粮防饥荒,每年都存新粮,,,突然想起来,,,每年都存粮,粮食呢,,,每到第二年再存新粮的时候,,第一年的都不见了,,当时也没人怀疑,,真他妈的蠢。。过年过节杀猪分肉,又不分骨头,,骨头去哪里了????下水去哪里了,,还好像也没见扔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