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真心英雄,真正的男神,被震区洪流带走的阳光男孩

秦春花伙实 收藏 0 128
导读:被震区洪流带走的阳光男孩   谢樵,男,1990年5月出生,2008年12月入伍,福建省宁德市人,生前系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中医科战士,武警中士警衔,先后荣获嘉奖2次,优秀士兵1次,优秀学员1次。2014年8月4日,在鲁甸“8.03”地震救援中,不幸遇难 2014年8月4日13时,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战士谢樵,在鲁甸“8.03”地震救灾时,被山上滚落的石头击中后卷入堰塞湖激流中,不幸身亡。4天后,谢樵的遗体被找到。从8月4日0点30分到13时,谢樵在震区度过了他24岁生命的最后12个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被震区洪流带走的阳光男孩

谢樵,男,1990年5月出生,2008年12月入伍,福建省宁德市人,生前系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中医科战士,武警中士警衔,先后荣获嘉奖2次,优秀士兵1次,优秀学员1次。2014年8月4日,在鲁甸“8.03”地震救援中,不幸遇难

2014年8月4日13时,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战士谢樵,在鲁甸“8.03”地震救灾时,被山上滚落的石头击中后卷入堰塞湖激流中,不幸身亡。4天后,谢樵的遗体被找到。从8月4日0点30分到13时,谢樵在震区度过了他24岁生命的最后12个小时。

爱唱歌的大男孩

云南西双版纳边防支队的杨梓洪,常回想起他和谢樵在云南边防士官学校读书时的情景。2010年9月入学时,杨梓洪初识的谢樵安静腼腆,但成为好朋友之后,谢樵恢复了活泼的天性。

军校管理严格,稍显枯燥,谢樵有时会与好朋友杨梓洪、何欢嬉戏打闹,有时会突然大吼一嗓子流行歌。

谢樵生前的好朋友、在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担任驾驶员的史敏俊,也总能想起谢樵唱歌的样子,张震岳的《再见》似乎是谢樵的最爱。不过,每隔一段时间史敏俊都能从谢樵那里听到不同的旋律,最近他经常哼《小苹果》。

8月3日地震发生当天,史敏俊和谢樵上山挖药材。地震发生后,谢樵收到待命救援的消息,在下山的车上他对史敏俊说,下次再上山挖药材时,他要给大家跳《小苹果》。

中队指导员杨钦钦也经常听到谢樵在洗漱间里唱歌。7月份,谢樵还因为唱歌的事情找杨钦钦“交涉”。“因为谢樵工作繁忙,我没有找他参加医院的八一节晚会大合唱,但他想参加。”

能吃苦又犟脾气的医护人员

谢樵的工作是在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中医科为患者取药。每天早晨六点多,他准时起床,开始繁忙的一天:中医科患者较多,中午常要忙到12点多才能吃饭,而晚上加班到九点更是稀松平常。

为患者取药,这项看似简单的工作既需要熟悉各种中药材,也要能吃苦。“实习不到一个月,他就熟悉了七八成中药材,”史敏俊说谢樵对中药悟性很高。

而在杨钦钦眼里,谢樵很能吃苦:“药房工作需要站一整天,常常加班到晚上9点半。之前很多战士因为吃不了这个苦而申请换岗,但谢樵从来没有提过换岗的事。”

2014年春节,在医院上班两年的谢樵第一次回家过年。考虑到谢樵两年没有回家了,杨钦钦决定把谢樵的本来7天的年假延长至15天,但谢樵知道科里工作繁忙,在假期第七天就回到了医院。

实际上,谢樵也是杨钦钦经常教育的对象之一。“按照规定,工作人员不能抽烟,但谢樵有时会在宿舍楼道里抽烟。”因为谢樵一直没有改掉这个毛病,杨钦钦曾找他谈过很多次话。

谢樵偶尔的犟脾气也让杨钦钦很受挫:“他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人,有点犟,如果他不喜欢安排的任务,或者他觉得任务不合理,就会拒绝执行,我要花点时间去说服他。”

爱车爱篮球的小伙子

工作不是谢樵生活的全部,90后谢樵喜欢车,向往风驰电掣的青春。

“他喜欢车,能够准确说出新车动态,”同医院的护士万艳梅好几次在医院网吧里见到谢樵时,他正在浏览汽车网页。杨钦钦至今记得谢樵背包上晃晃悠悠的宝马车标志饰品:“他曾说退役后想大干一番事业,买一辆宝马。”

6月18日,谢樵在朋友圈分享了一个链接:“奥迪A7太NB了!瞬间惊呆了!”

除了对汽车的爱好,篮球也曾陪伴谢樵度过了很多个孤独的岁月。

“不加班的晚上,谢樵一般都会去篮球场打一两个小时篮球,”史敏俊说,谢樵身高173cm左右,打前锋,喜欢勒布朗·詹姆斯。

在士官学校上学时,杨梓洪引导谢樵爱上篮球。不到两年时间,谢樵的球技突飞猛进。杨钦钦查阅到2014年元旦谢樵参加体育比赛的记录:“谢樵,投篮第一名,桌球第一名。”

无论史敏俊还是杨梓洪,他们很少听到谢樵谈起自己的家庭。但他在朋友圈里常不定期转发感恩父母的微信。

大男孩谢樵也很少给史敏俊和杨梓洪说起自己感情的事情。只有一次,士官学校刚入学时,谢樵故作神秘地告诉杨梓洪:“我和一个女生在QQ上联系上了!”不过,后来,杨梓洪再也没有听说过谢樵和那位姑娘的故事。

史敏俊也总是会想起8月3日挖药材回来车上,谢樵半开玩笑的期待:“班长,你快点结婚吧,我来给你当伴郎。”

跳进堰塞湖急着去救人的武警战士

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医院的宣传干事马静对谢樵的记忆停留在震区。

8月4日凌晨0点30分,马静和谢樵坐上司机张凤朝的救护车随医院车队一起前往鲁甸。

救护车前排有3个座位,谢樵坐在张凤朝和马静中间。震区的灾情在遥远的想象中,紧张感尚未来袭,马静和张凤朝拍谢樵的头逗他玩,谢樵拘谨地说:“你们打(头)吧。”然后羞涩地笑笑。

救护车在深夜中疾驶,夜色越来越深,谢樵打起瞌睡来。8月3日白天他在山上挖了一天中药材,接到奔赴灾区救援的命令后,谢樵收拾好装着雨衣、行军壶和一条迷彩腰带的背包,迅速坐上了张凤朝的车。

车厢里有急救病人的简易床,马静建议谢樵到后面车厢睡会。8月4日凌晨3点多,谢樵躺在了简易床上。

透过驾驶室和救护车车厢隔板上的小窗户,马静看到谢樵并没有睡觉,抽着烟,眼睛紧紧盯着窗外。马静想,是否因为是第一次参加救灾,谢樵在考虑自己应该做什么呢。如今回想谢樵抽烟的样子,马静后悔没有和他多说会话。

不到五点,谢樵醒了。他把救护车车厢里的相机递给马静:“天亮了,可以拍照片了。”

疾驶了300多公里,8点到达鲁甸县城的救护车并没有停下来休整。

9点多,通往震中龙头山镇的道路彻底中断,救护车队被迫停下,马静和谢樵决定步行前往震中光明村。任救援总指挥的院长听说天生桥方向伤员较多,

带领着谢樵前往探查。

道路阻断,余震不断,侧面山崖随时有石头落下。

在去天生桥的路上,谢樵见到了前来求助的大林村村民刘远玉。大林村被山体滑坡几乎掩埋,他的妻子是60多个等待救护的村民之一。

一个半小时后,大林村已近在眼前,但一个宽50米左右的堰塞湖阻断了通往大林村的道路。堰塞湖的一端是巨大的瀑布,瀑布那里侧翻着一辆中巴车,堰塞湖的另一端则不见尽头。湖里沉积着枯枝、巨石,湖水浑浊不堪。

此时,刘远玉心急如焚,刚刚还能打通的妻子电话却突然关机了。

横穿堰塞湖成为了唯一的道路。

谢樵说:“早一分钟可能就会挽救一条生命,我年轻,身体好,懂水性,我先来!”

谢樵跳进浑浊的湖水,向大林村游去,但快游到湖对岸时,余震袭来。山上滚下的大石正砸向堰塞湖,被一块石头击中的谢樵数秒后脱离了众人的视线……

世界上有两种军人:一种是军人,一种是中国军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