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最大的命令

开心老宝宝 收藏 1 120
导读:2014年8月3日,云南昭通市鲁甸县发生6.5级地震。武警云南总队昭通支队的官兵们,是此次救援队伍的其中一支,2014年8月5日,他们在悬崖边运送灾民遗体的途中,几度生死攸关,但他们从未放弃,最终成功将遗体安置,完成了老百姓给他们下达的最大命令。摄影/李拓 JongM 编辑/邹怡  地震发生后,武警云南总队昭通支队官兵闻令而动,第一时间投入抢险救援工作,他们冒着暴雨和余震连夜进入受灾最严重的龙头山镇抢险。经过两天的奋战,他所带的10人小分队从镇政府所在地的废墟中徒手抢救出4名伤员,并挖掘

活着:最大的命令

2014年8月3日,云南昭通市鲁甸县发生6.5级地震。武警云南总队昭通支队的官兵们,是此次救援队伍的其中一支,2014年8月5日,他们在悬崖边运送灾民遗体的途中,几度生死攸关,但他们从未放弃,最终成功将遗体安置,完成了老百姓给他们下达的最大命令。摄影/李拓 JongM 编辑/邹怡

活着:最大的命令

地震发生后,武警云南总队昭通支队官兵闻令而动,第一时间投入抢险救援工作,他们冒着暴雨和余震连夜进入受灾最严重的龙头山镇抢险。经过两天的奋战,他所带的10人小分队从镇政府所在地的废墟中徒手抢救出4名伤员,并挖掘出多位遇难者遗体

活着:最大的命令

后援救灾力量进入后,武警云南总队昭通支队的官兵们回到营地轮岗负责指挥中心后勤保障。8月5日傍晚,正在准备晚饭之时,两名焦急的八宝村村民跑来求助,虽然天色将晚,道路已毁,但他们毅然决定进山。由于设备和物资都向第一线倾斜,一只手电、一只对讲机,就是这个后勤部队全部的救援设备。

活着:最大的命令

由于出发得匆忙,没赶上吃晚饭,士兵们怕耽误救援,一边赶路一边啃着随身带的干粮当晚饭。

活着:最大的命令

一具发臭的死牛横尸在山路上,来往行人被恶臭熏得捂住口鼻。

活着:最大的命令

死牛的尸臭味太过恶心,一名边走边吃干粮的年轻的战士被熏得呕吐出来,但他稍作调整,立马重新上路。

活着:最大的命令

武士锋从军近20年,参与过多次抢险救灾。在队伍中,他始终殿后,帮助队友观察险情,指挥他们安全通过危险区域。他边走边大声提醒年轻的战友们:“拉开距离,脚下踩实,注意落石,迅速通过!”

活着:最大的命令

地震过后,横亘在营地和八宝村之间的山路上有五处悬崖和滑坡地带,山上的落石不时随着余震滚落,路口十分凶险。武士锋丰富的经验一直是队伍里强大的后盾,他的指令和口号,总能起到“定心丸”的作用。不过救援需要依靠团队合作,每个人在队伍里都至关重要。

活着:最大的命令

震中余震频繁,几乎几分钟就有一次。一名救援小队的战士在爬树翻越塌方区时遇上余震,被震下了树,好在他动作灵敏没有受伤。

活着:最大的命令

进山的山路狭窄,救援小分队把安全的内侧留给来往的村民通过。灾区这几天暴雨不断,地质灾害时有发生,救援难度也大大增加。

活着:最大的命令

由于救援地点是一处塌方区,并且随时有可能再度发生地质灾害,战士们一深一浅地走在狭窄的山路里,还要随时小心山石滑落。

活着:最大的命令

大部队安全通过路段后,一直在队伍最后的哨兵此时必须赶快以奔跑速度离开这里,防止危险发生。

活着:最大的命令

艰难翻过五处险阻,救援小分队开始了地毯式搜救工作,并于天黑前找到了埋在碎石中的村民妻子。可惜的是,尽管已经加紧赶路,但士兵们找到的却是这名村妇的遗体。

活着:最大的命令

灾区天气雨后变得酷热,遗体已经开始发臭,必须迅速转移到镇上的安置点。“这个还是我来吧,尸臭不好洗,”此前一直殿后的武士锋挺身而出,和战友们一起亲手刨出尸体,用随身携带的彩条布包裹严实并绑在梯子上。

活着:最大的命令

作为一个老兵,武士锋经历过太多这样的场景,但对死者他依旧心生敬畏,从不觉得苦。“彝良的时候我挖出来好多腐尸,得有小半个月,沾上的臭味怎么也洗不掉,只能喷老婆的香水压着。”

活着:最大的命令

只身爬悬崖、过陡坡、穿越落石地带已是不易,救援小分队扛着尸体前行更是艰难。脚下是几十米深的山涧和湍急的泥水,他们必须小心翼翼地注意脚下,确保每一步都在踩实了,因为一旦有人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活着:最大的命令

地震造成山体塌方,巨大的落石阻断了道路,战士们只能贴着悬崖边缓缓行进。在陡峭的悬崖边上,他们始终保持者遇难者遗体的平稳,这是他们对死者的尊重。

活着:最大的命令

运送遗体的路上,战士们遇到了一支带着生还人员的救援队伍,他立刻叫战友们停下,为救援队让路,把日落前爬出去的希望给了他们。后来,这位被困50小时后获救的88岁老人成了当天各大媒体的头条,但这次伟大救援新闻的背后,是这支默默无闻的武警救援小队在天黑前主动让道的无私壮举。

活着:最大的命令

天色渐暗,这段路变得比白天更加凶险,余震、山上的落石、悬崖都可能会夺取战士们年轻的生命。武士峰定了定神,鼓舞着大家:“大家不要怕!当年汶川和彝良抢险救灾,那山路比这个还难走,我们都能成功完成任务,这次也一定行!一、二、三,我们一鼓作气爬出去!”

活着:最大的命令

摸黑攀爬,连续两次尝试都不成功,几名官兵差点滑落山涧,大家只能退回平缓地带请求支援,不幸的是,山谷里所有人电话都没信号,此时对讲机居然也出了故障无法使用。事后回想起那一刻,武士锋说:“当时真的有些绝望。”

活着:最大的命令

山路越来越难走,队里经验最丰富、曾参与过汶川救援的军官杨润雨接命摸黑爬出去求援。

<div>活着:最大的命令

此时天已经黑透,除了月亮,只能远远望见对面大山上仍有其他搜救队的手电筒光亮。

活着:最大的命令

之前运送伤员的部队把落石和泥土踩的更松了,杨润雨几次出现踩空滑落,最险的一次直接踩空滑下山坡,幸好他及时抓住一块石头没有跌落山涧。

活着:最大的命令

几经辛苦,士兵们终于成功翻出山谷,但还需要继续在新抢修通的公路上徒步10多公里,把遗体运到指定地点停尸点。由于过度劳累和紧张,所有人都虚脱了,但大家还是互相鼓舞咬牙前行,1个小时后,最艰难的任务完成了,士兵们终于可以停下稍作休息。JongM/摄

活着:最大的命令

回到营地后,武士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研究对讲机出什么问题了,震后灾区还有很多地方没有移动信号,对讲机是最重要的工具。

活着:最大的命令

完成任务后,战士们终于能睡个安稳觉。灾区昼夜温差大,他们把帐篷留给了灾民和社会救援力量,只能裹着被子睡在帐篷外的空地上。但这一晚,疲惫的他们睡得很死,就连6日清晨一次震感强烈的余震都没能吵醒他们。回忆起这次绝命山谷的救援,战士们斩钉截铁地说,“那个是必须得救,老百姓在那个地方,那就是最大的命令了。”

</div>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