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阿克苏上万警民同心合力擒暴徒 村民自发集结

村民大围捕行动之前,乡干部向大家讲述安全防范注意事项。

在新疆,人人都是反恐维稳的生力军。各族人民怀着对这片土地最深沉的热爱,凝聚起消灭暴恐、守卫家园的强大信念和力量。

近日,阿克苏地区上万名各族干部群众团结起来,同仇敌忾,筑起了反恐维稳的铜墙铁壁,织就了围追堵截暴恐分子的天罗地网。暴恐分子的陆续落网再一次证明——在反恐人民战争汪洋大海里,他们无路可逃、注定失败。

大清山 民警超常付出感动国人

7月20日,一组关于阿克苏地区民警7天7夜在山中围剿暴恐分子的照片在互联网广泛传开,图片中反映出的民警反恐工作的艰辛程度催人泪下,感动了全国网民。

在微博上发表这组照片的,是微博认证名为“小孙警官”的大V、阿克苏市公安局民警孙恺。“艰辛是民警工作的常态——顶着严寒酷暑,长时间熬夜,不能按时吃饭,总是顾不了家,时常面对生命危险。我想让大家了解和理解民警工作。”7月27日,孙恺这样告诉记者。

7月5日,阿克苏警方根据群众举报线索,一举端掉一暴恐团伙,粉碎了暴恐分子企图袭击火车站和公交车的图谋。经过循线深挖,警方又查出另一团伙,加大侦破力度。

该团伙骨干成员在难以藏匿的压力之下,铤而走险,7日至9日连续作案,造成多名无辜群众伤亡。警方立即多警种联动,组织武警和兵团民兵进行地毯式清查,在围捕之下,有迹象表明,暴恐分子逃往了阿克苏市和乌什县交界的黑山。

一场轰轰烈烈的清山行动在黑山壮气凌云地拉开序幕。黑山,铭刻了民警们为反恐维稳事业付出超常代价的点点滴滴。

7月27日下午,记者跟随民警进入山中,举目望去,四处荒凉,少有可遮阴处,而那些山壁砾石稍平坦处,就是民警们可以找到的最好躺卧休息的地方,记者踩在上面,脚疼。

“第一天进去,走了两个多小时,就喝了10瓶水。”阿克苏市公安局兰干派出所副所长李洋说,7天下来,有时候一整天吃不下任何东西,就是不停地喝水。

山里白天地表温度达50度以上,而夜晚又十分寒凉,风沙让民警们半夜醒来时满脸满嘴都是沙子,只好把外套裹在头上。山中还常下阵雨,无处躲避,就生生淋着,带的干馕一个个长出了霉点。“好在暴晒后的矿泉水很烫,可以泡面。”民警们乐观地说。

“全副武装行路,体力消耗大,但没有人喊过一声累,就希望尽快抓到暴恐分子,给老百姓一个交代。”阿克苏市公安局车管所副所长朱德刚说,结束任务后回到单位,同事们几乎认不出这群胡子拉碴、浑身脏兮兮的战友。

同时参与搜山的,还有乌什县和温宿县的维稳力量,三地联手共同封堵暴恐分子逃亡之路。

28日下午,面对记者,乌什县公安局副局长吐逊 斯拉木一脸病容,但目光炯炯如鹰。这位53岁老公安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连续多日的清山搜捕,每天只吃馕,导致他胃出血,不断吐血。他被大家逼迫着回到县城简单治疗后,又拖着虚弱的身体带领民警再次进山搜捕。

十几天下来,吐逊 斯拉木连续50多个小时不睡觉,连续步行200多公里,走访山区牧民40余户,磨破两双胶鞋,让年轻民警心疼落泪。“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不能放过暴恐分子!”他坚定地说。

大检举 高度警惕绝不放过疑点

在维稳力量的搜捕清查之下,在警民同心形成的“人人喊打”强大声势和震慑之下,暴恐分子闻风丧胆,无路可逃。

两名逃窜窝藏至黑山的暴恐分子在维稳力量的穷追猛打下,已经奄奄一息,7月11日傍晚,他们饥饿难忍,带着砍刀和匕首从山里摸出来去乌什县方向寻找食物。

暴恐分子的行踪很快被一位牧羊妇女发现,她赶紧告诉丈夫,丈夫立即喊了附近砂砖厂的工人和群众带着棍棒上山围追,并报告公安机关。

10分钟后,清山民警和围堵群众就将两名暴恐分子拦截在半山腰上。暴恐分子高呼“圣战”口号,向山下投掷石块,并狂妄称还要继续杀人。民警果断处置,当场击毙1人,击伤抓获1人。

乌什县公安局一名有20多年警龄的老民警参与现场处置,与几名战友同时开枪。“我这把枪是第一次开火,也是第一次击毙暴徒。”这位精瘦黝黑的维吾尔族汉子表情坚毅地说,善良之枪变成正义之枪,令他骄傲。

7月16日晚,另外两名绝望的暴恐分子因被清山围堵,缺乏食物濒临死亡,无奈出山,渡过托什干河进入温宿县恰格拉克乡境内。

他们一浮出水面,就被当地牧羊人发现了。

“你们是什么人,来干嘛的?”“我们来游泳的。”两句对白,牧羊人立即警觉。“这片水急,本地人不会在这里游泳,而且他们拿着3米长的木棒,很像村里通报的暴恐分子。”他迅速给村治保主任打电话。

十几分钟后,治保主任就赶到了河岸。他还在路上喊来了9名村民,一起拿着铁锨木棒骑摩托车飞速驶来,途中,他没忘记给村警务室报告。

找到两名可疑人员后,治保主任老练地盘问,发现对方回答破绽百出,更加坚信他们是暴恐分子,他带领村民将两人团团围住,不留一丝缝隙。

村警带着协警随后赶到,两名可疑人员拔腿就要跑,村警一铁锨将一人拍倒在地,另一人被协警制服,交由恰格拉克乡派出所审讯。

处置时,牧羊人、村干部、村民、村警协警和派出所民警配合默契高效,如流水作业般顺畅,大家的心思都在一处——必须抓获暴恐分子。

这位治保主任已经是第四次参与抓获暴恐分子,经验丰富,被他喊来一起追捕的村民也紧跟他的步伐。一名90后村民说,看到通缉令后就想协助警察抓暴恐分子,总算让我赶上了。一名42岁村民当时在路边闲聊,听说发现可疑人员,拿着铁锨就出发,“就该严打暴恐犯罪,我也想狠狠打击这些没有人性的败类。”

年轻村警对自己狠拍下去的那一铁锨的力度表示满意——“拍倒后搜出他身上藏着的长刀,我庆幸自己使的力气足够大。”

恰格拉克派出所所长张伟7月29日告诉记者,这两名可疑人员正是被通缉的暴恐团伙的首要分子。审讯时,他们说看到警察搜山,心里十分害怕,但没想到费劲心思渡河绕过卡点,一下就被这么多人围了起来。

大围捕 群众壮举掀起反恐大潮

有迹象表明,该暴恐团伙另外两名首要分子还窝藏在乌什县。

7月27日下午,记者来到阿克苏市和乌什县交界处的一公安武装卡点。阿克苏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晋瑾带着一群年轻民警在这里清查过往车辆人员,已经20多天没回去了。

张晋瑾脸色黝黑程度超过常人,几乎难以看清楚他的五官。他背后是两个简陋的帐篷,堆放着矿泉水和方便面,大家基本都是在车里轮流休息。白天的烈阳高温很容易导致中暑,民警们灵机一动,自己动手在戈壁滩上掏“地窝子”,用加气块固定,几名施工民警浑身上下都是土,眉毛头发也是白花花的,此情此景令记者不禁落泪。

“不能让那两名暴恐分子从这里逃出乌什,不然抓捕会更困难。”张晋瑾说。

在乌什县,由群众自发参与的大围捕每天都在轰轰烈烈进行,群众配合民警对重点搜捕区域的屋里屋外、房前房后、耕地林带、水渠坟地等每个角落展开了拉网式大清查。

“群众的积极性很高,令我们感动,我们将全县和各有关乡镇的干部都调动起来,组织大家有序开展围捕,确保群众安全。”乌什县委书记王凯旋介绍,在涉及围捕区域的乡镇和农场中,参与围捕的群众达万人以上。

7月28日上午,记者来到该县阿克托海乡,见证了群众围捕的壮举。

当日一大早,该乡的群众听到大喇叭,纷纷提着木棒从家里出来,奔向聚集地集合,有组织地对搜捕区域进行清查。该乡党委委员伊马木说,“老百姓非常痛恨暴恐分子,将这些民族败类绳之以法的呼声很高。围捕工作很辛苦,又持续了这么多天,但没有人放弃。”

记者跟随清查,群众并排站着随指令同时进入潮热的玉米地和密集的核桃林搜寻;分组进入村民家中,床底、菜窖、每个角落都不放过;还每个路口设置卡点清查过往人员车辆,场面之壮观宏大令人动容。

村民吐尔洪边仔细搜查核桃林边愤愤地告诉记者:如果没有暴恐分子,我们这会儿应该在忙农活、盖富民安居房,我恨死这些败类!

在围捕的队伍中,记者看到不少女性的身影。“家里有十几亩地,不抓住暴徒谁也不敢进地里干活,我和丈夫白天晚上都参加围捕,我相信一定可以抓住暴徒。”80后村民古丽尼莎扬了扬手里的木棒说。

在记者随后对警方进行的采访中,乌什县公安局巡逻防控大队大队长王中华和战友们说着说着一度落泪,那无关辛苦和疲惫,“20多天来,每早开始搜捕时都充满期待,到了晚上一无所获,觉得很对不住群众期待的目光。”王中华拭去泪水,语气不容置疑地说:“我知道,我们必须正视反恐事业的复杂艰苦,抖擞精神,在群众的支持下,以最佳战斗力决战到最后,我们一定会赢!”

截至记者发稿时,乌什县的全警全民大围捕还在进行中,誓将暴恐分子缉拿归案。(隋云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