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远征军将士的母亲

gusj 收藏 0 341
导读:[size=18] [/size] [size=18] [/size] [size=18] [/size] [/size]

一个远征军将士的母亲

顾少俊

2014年8月的一天,在常州金坛,黄埔老兵徐沅甫讲叙了一个远征军将士母亲的故事。

1944年5月,20万中国军队强渡怒江,随即开始仰攻松山。飞机、大炮反复轰炸松山的大小山头,有的地方焦土深达几公尺。枪炮昼夜不息,大地硝烟弥漫。虽然日军的松山阵地坚如磐石,中国军死伤累累,但攻击始终不止。一阵炮击后,黄埔18期的吴克航连长率敢死队踏着滚烫的焦土,冲向松山山头。在离主峰60米处,一颗狙击步枪的子弹洞穿他年轻的胸脯。也就在那一天,他母亲的信寄到了部队。

徐沅甫时任军部警卫排长,和吴克航是同学,两人关系一直很好。

吴克航牺牲了,部队长官让徐沅甫模仿吴克航的笔迹给他母亲回信。信寄出后,徐沅甫的心中一直忐忑不安,担心自己的笔迹被吴克航的母亲认出。过了好些天,才收到吴克航母亲的回信,信中除了对儿子关心的话外,还讲了如何带兵、待人处事等等,看了信,徐沅甫也深受教育。看到自己写的信没有被对方识破,徐沅甫的心里松了一口气,又小心翼翼地回了信。

1945年,反攻胜利后,部队回到昆明修整。徐沅甫这次以轻松的口气给吴克航的母亲写了一封信,信的大致内容是现在没有仗打了,很安全,每天只是训练训练,很轻松,请她放心等等。这次,吴克航的母亲很快回来信说,不打仗了,鬼子赶跑了,你岁数也不小了,回来成个家吧。徐沅甫又紧张了,他在思考如何回信。

就在收到信的当天,徐沅甫另一个叫杨华新的同学,当时在部队是连长,他是过怒江时,失足落水牺牲的。他未婚妻湖南大学的一个大学生,她不知杨华新已经牺牲了,听说我们部队到了昆明,兴冲冲的找过来。到部队,知道未婚夫已牺牲,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徐沅甫联想到,一旦吴克航的母亲知道儿子不在,将会怎么样呢?

担心的事还是来了。一天上午,军长告诉他,吴克航的母亲来了,让他去接待一下。徐沅甫心里七上八下,他不知怎样面对这位母亲。

吴克航的母亲个子不高,穿着素净淡雅,举止得体。见了徐沅甫,她先开了口:“谢谢你给我写了那么多信……收到你的第一封信,我就知道我的儿子不在人世了。”

这位母亲语气平稳。徐沅甫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军人,他以假乱真的模仿本领在战场上能瞒过对手,但他不能瞒过一个母亲的眼睛。徐沅甫仿佛看到这位母亲接到他的第一封信,经历了凤凰涅槃般的煎熬后,拿起笔给自己回信,而自己却没有从回信中看到这位母亲的睿智。一股敬佩之情从他心底油热而生。

那母亲接着说:“我儿子在战场上表现很优秀,值得我自豪。他是为国而死的,死的光荣。”说这话时,她的眼泪下来了。她很快用手擦干。

徐沅甫感到这位母亲的泪,比他在战场上看到战友的血,更让他惊心动魄,更让他伤心不已。

徐沅甫说:“这位母亲表面平静,她竭力控制自己的感情,不想让我们发现,但我能感受到他内心压抑着极大的痛苦。”

徐沅甫向这位母亲跪下,他说:“以后我就是您的儿子。”他的警卫排的几十个战士哗啦啦齐刷刷地跪了一片,说:“我们都是您的儿子。”

那母亲把他们一个个扶起来,边扶边说:“我有这么多的好儿子。”

这位母亲在部队住了两天,就要回去了。部队长官问他有什么要求?她说:“我儿子在部队时,长官、同学对他都很好,我已经很感动了。现在鬼子赶走了,国家还很穷,我没有什么要求。你们去帮帮那些家庭困难的士兵家属吧。”

战争中的英雄用自己的牺牲结束战争,用自己的死亡,代替别人的死亡。

事隔多年,这位母亲美好的形象,一直留在徐沅甫的脑海里。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