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决不能与这样的人在一块工作

嵩山松 收藏 21 38931
导读: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单位任副职,乡里为了抓经济,决定建一个水泥厂,乡里的一二把手已提前到外地考察多次,然后两个人做出决定进设备 ,同时我们大家都没有闲着,在家的人选水泥厂的厂址,另外到县水泥厂里挖人才,随着水泥厂厂房的不断建好,机械设备也陆续的到了位,这时候书记在会上才说让我来抓这个水泥厂的全面工作,说老实话我对这一行是门外汉,另外我感觉这里边有点别的啥问题,因为水泥厂厂长是一个有油水的肥缺,之前就听说有好几个人在争这个水泥厂厂长的宝座,书记准备让他身边的人当这个水泥厂的厂长,乡长想让他身边的人当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单位任副职,乡里为了抓经济,决定建一个水泥厂,乡里的一二把手已提前到外地考察多次,然后两个人做出决定进设备 ,同时我们大家都没有闲着,在家的人选水泥厂的厂址,另外到县水泥厂里挖人才,随着水泥厂厂房的不断建好,机械设备也陆续的到了位,这时候书记在会上才说让我来抓这个水泥厂的全面工作,说老实话我对这一行是门外汉,另外我感觉这里边有点别的啥问题,因为水泥厂厂长是一个有油水的肥缺,之前就听说有好几个人在争这个水泥厂厂长的宝座,书记准备让他身边的人当这个水泥厂的厂长,乡长想让他身边的人当这个水泥厂的厂长,只因乡长上边的后台有点硬,书记也拿他没什么办法,眼看水泥厂一切已经要就绪了,副厂长以及工厂的会计出纳都已到位,没有领导不行了,最后两个人都做出了让步,让我这个与谁都不远不近的人拾了一个漏子,兼职当上了这个水泥厂厂长的脚色。

水泥厂的副厂长有三个,其中我们从县水泥厂挖过来的郜工是主要抓业务的副厂长,厂里的生产以及装备都有他说了算,另外两个都是领导安排进来的后门人才,经常吃吃喝喝的什么活都不干,安排他们值班的时候还正规一点,除此之外就和办公室里的几个人围在麻将桌前打麻将,正经事情很少干,就这样还经常牢躁满腹的,嫌工资少活重伙食差。

水泥厂的会计和出纳也是乡领导提前安排好的,会计是乡财政所过来的一个结婚没多久的年轻女子,出纳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媳妇,风传她是书记的老情人,但看长相虽已三四十岁,还是很有姿色的。

实际上水泥厂最让人眼热的脚色是采购员,当初进机器设备的时候,这个采购员就随书记乡长到外边跑过多次,这个人很滑很会说,经常不是出去采购东西就是在厂里慌慌张张的跑车间,总之很少见他有空闲的时间。

厂里正式生产没有多长时间,机械设备就开始出现问题,这时候已经显示出来,高价钱买回来的底设备它的性能是跟不上的[由此可见当初一二把手在里边做了多大的手脚],虽说都是新设备,但容易出现问题,有的问题在厂里还解决不了,必须让机械厂里的工程师来解决问题,就这样停停干干几个月下来也没有干多少的活,在这几个月里我对这两个副厂长最看不惯,他们两个本身就有矛盾,另外他们两个平常的风凉话比工人还多,我下了要换掉他们两个的决心,我先找到书记,把乡长安排的副厂长哪里不好向他说了一下,书记说这样的问题你看着办,不行就赶他们走,接着我又找到乡长,把书记安排的副厂长哪里不好给他说了一下,乡长和书记的口气一样,都是让我当家处理这样的事,回到厂里之后我暗暗的下了决心,只要抓住他们的把柄,就毫不手软的赶他们走。

有一次,厂里大检修,要求不论谁白天晚上都要在岗,吃罢晚饭我找姓冯的一个副厂长,厂里找了一个遍都没见他的身影,这时我把另一个副厂长叫了过来,让他留意一下姓冯的到哪里去了,这一个副厂长说你到后边的水泵房里看一看他是不是在哪里,说话的时候还向我挤了几下眼睛。

当初水泥厂建在临河的地方,水泥厂的井就打在河的旁边,这里建了一个房子,有邻近村里的一个人在招呼这个水泵房,因为平常也没有多少事,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在值班。大检修的时候要求大家都不准回家,这个看水泵的工人就把他老婆叫来,两个人轮流着值班,因为这个女的经常来,她对这里一点都不陌生,我到水泵房门口的时候门是关着的,里边一点灯光也没有,因为害怕遇到尴尬事,我没有推门进里边,我就站在外边,大概过了有十几分钟时间,水泵房的门开了,这个冯姓的副厂长从里边走了出来,他一出来水泵房的门,水泵房里边的灯也亮了,我就站在门外边,这位姓冯的副厂长一出来就看到了我,当时他就愣在了那里,紧接着从水泵房里走出来的那个女的也愣在了那里,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水泵房,当天晚上这位姓冯的副厂长算心不静了,一直在检修车间里跑前跑后的,表现很是积极。

过了一段时间,我把另一个副厂长叫了过来,我让他以后监督采购员,以后再出去采购东西的时候,我让他和采购员两个人一块出去,这样相互之间好有个监督,他一听这是一个对他有利的好事,他就答应了。接下来再出去采购东西,都是他们两个人一块,那一阵子那个采购员的脸色明显的不好看。

水泥厂里边的传送带损耗的最严重,平常这种东西采购的最多,自从这位副厂长也参与采购这一项工作以来,厂里进的传送带的价格明显的有点偏高,我问他原因的时候他说最近涨价涨的有点频繁,有一次我借到外地学习的机会,到这样的地方进行了实地摸底,这一转还真的发现了不少问题,传送带有好坏之分,价格悬殊很大,他们一直都是进的差的,但一直都是按好的价格在下账,好的和差的在用的时候寿命会相差两三倍,有的配件和机械也是这样。

这些事情都已掌握之后,我就开始找这几个人谈话,我把证据摆在他们面前,他们都无话可说,我对他们说,要留下的话就到车间当工人,要是不留下,那就各走各的路,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这几个人都选择了离开。

他们几个离开没有多长时间,我也离开了这个乡,我在这个乡的水泥厂一共干了一年零一个月的时间,由于机械故障太多,再加上金融风暴,这个乡的水泥厂没持续几年就停产了,建水泥厂投资的几千万元估计到现在还没有还完。

决不能与这样的人在一块工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如果这个厂子由你全权掌控,不久定会复活,并大把赚钱,盈利,但那是不可能的!腐败的网络和根基无处不在,你想好好干事业,那是不可能的,捞钱的,搅浑水的,拆台的,拉帮结伙的,如没有一个办正事,并且强硬的上级领导来支持你,墙倒屋塌是早晚的事!支持嵩山松好文章。

7楼byzt

用行政命令对待市场经济,在宏观层面是可以的,具体到企业经营,多数要翻船。众多国企亏损就是教训(垄断企业的盈利不考虑)。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