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美较量,习大大访拉揭开战略反攻序幕(中)

上篇阐述了中方在战略相持阶段由弱向强的曲折历程和“逼”美妥协的战略策略。其实,中方与美较量和“逼”美妥协,也是被“逼”无奈之举。中方无意与美争夺世界霸主地位,但中方反对美国的霸权行为。

中方的战略目标是,建立没有霸权,相互尊重,和谐共处,互利共赢的世界秩序。概括起来就是: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人民币国际化。

中美较量,必定是综合实力的较量。因此,本文所指的战略反攻,并非单纯军事意义上的战略反攻,军事斗争只是服务于经济和政治一种手段,是一种策略的运用,起着战略威慑作用。而综合实力的较量涉及到方方面面,现阶段,中美较量的核心和重点是经济、金融问题。

世界发展史早已证明,一个国家的强大必须靠强大的经济实力作支撑;一个国家的衰败也必定先从经济衰败开始。

中国经济虽然受国际金融风暴的影响,当前也遇到了许多困难。但种种迹象显示,美国经济正处于快速的衰败之中。要想击败美国,现在恰逢战略反攻有利时机。

因此,中国必须通过改革、提升自身动力的同时,进一步强化自身经济发展的潜力,并通过各种有效手段打击美国的经济、金融体制,消弱美国的经济实力,不失时机地实施战略反攻。

三、中国对美较量战略反攻阶段的定力较量

在我看来,中国对美较量的战略反攻也可分三个阶段,即:战略准备、战略实施、战略维持。

(一)中国对美较量战略反攻的战略准备

中国对美较量战略反攻的战略准备阶段,虽然无法确定准确的起始时间,但近年来的一系列重大事件,无疑是战略准备的重要举措,尤其以下几件标志性事件更具有战略意义。

1、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国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实为战略反攻的组织准备。

2014年1月24日,中央政治局决定:成立由习近平任主席,李克强、张德江任副主席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在我看来,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立,是中国对美较量战略反攻之战略准备的组织准备。也许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秦刚的答记者问就可以作证:中国决定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目的是为了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确保国家安全。这标志着中央将把对内维稳反恐、对外保卫国家安全作为顶层设计来统筹安排,它将统筹协调涉及国家安全的重大事项和重要工作,有利于国家安全工作的整体规划,统一协调行动,集中所有力量。

此外,中央成立的由习近平任组长,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任副组长的“中国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也是战略反攻的组织准备之一。它标志着中国政府将决心革除体制内的弊端和毒瘤,铲除敌对势力安插在内部的爪牙,达到“强身健体、一致对外”的目的,积极做好迎接战略反攻的准备。

2、高调宣示“中国梦”,实为战略反攻的全民族思想准备。

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产生后,就在习大大的带领下参观了“复兴之路”展览,并高调宣示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国梦”由此响彻全球。

什么是“中国梦”?习大大说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必须紧紧依靠人民来实现,必须不断为人民造福”,“我们将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

在我看来,“中国梦”的提出至少有以下几层深义:一是告诉世界,中国不会只当二流国家,中国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要“复兴”成为世界上的“天朝之国”。二是告诉国人,中华民族要从饱受屈辱的历史中吸取教训,要想让明天的日子过得更好,就必须把中华民族的精神凝聚起来,现在是沉睡雄狮苏醒时刻了,必须团结一致迎接挑战、不懈战斗。三是告诉世人,中国将始终不渝地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中国领导世界,将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让世界人民都过上好日子。因此,你们希望过好日子,就跟我们合作,共同迎接美好的未来。

3、与各主要经贸大国建立本币清算,实为战略反攻的经济布局和金融准备。

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导致美元的信用度出现了动摇。中国政府为了避免本国企业被圈入汇率风险,决定促进人民币结算,自此,开启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尤其是今年上半年,在中国政府和国家领导人的大力推动下,人民币国际化步伐明显加快。

自2009年香港成为首个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以来,人民币离岸交易受到广泛追捧,伦敦、新加坡、巴黎、法兰克福、卢森堡等国际金融中心纷纷抢滩,争当或已成为具有一定实力的离岸人民币中心,竞争日趋激烈。

2014年6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决定授权中国建设银行(伦敦)有限公司担任伦敦人民币业务清算行。标志着伦敦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已初具雏形。

此前,中德3月签署关于在法兰克福建立人民币清算机制的谅解备忘录。在德国总理默克尔不懈努力下,促成法兰克福成为欧元区内第一个人民币清算中心。

而新加坡则早已超越伦敦,成为仅次于香港的全球第二大离岸人民币中心。新加坡人民币业务增长迅速,今年3月人民币支付结算金额较去年同期增长375%,结算金额占全球总额6.8%,而伦敦的占比为5.9%。

尽管如此,香港仍是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处理人民币支付量占全球总量的72.8%。

同在欧洲的卢森堡也在不遗余力争夺人民币离岸中心地位。目前,卢森堡拥有538亿人民币存款、640亿人民币贷款和2560亿人民币的投资资产。

对此,《费加罗报》一篇题为“伦敦、法兰克福与巴黎的人民币之战”的文章称,人民币实际已取代欧元成为世界第二重要货币。

在使用人民币清算方面。随着中央人民银行7月4日宣布,授权交通银行汉城分行担任汉城人民币业务的清算行,已有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以用人民币结算。

至此,人民币全球化布局已初步完成,为向美元发起战略反攻作好战略准备。难怪连中行法兰克福分行行长也说,如今对中国的银行而言,人民币的全球化是一个巨大的机会。美国银行业的成功,至少部分建立在美元的国际统治地位之上。

4、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实为战略反攻军事准备的标志

2013年无疑是国人最震憾、最兴奋的一年,这一年,在国防军事方面,许多新武器、新装备突然相继亮相或装备各部队。

显然,这些新武器、新装备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它恰恰证明了我国在军事斗争准备上一刻也没停止过,无非是在韬光养晦的策略下,潜心发展和刻意隐藏罢了。

如今高调亮相的军事举动,备战意味不言而喻。当然,最具战略意义的当属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

随着中国的崛起,日本也感到恐惧和不安。于是在美国纵容、唆使下,做出了一系列狂妄、轻佻的挑衅行径。为了教训日本、警告美国,中国政府自2012年9月10日起,针对日本政府国有化钓鱼岛行为,对钓鱼岛实施了常态化巡航,打破了日本对钓鱼岛实际管控的现状。

然而在空中,由于美日设立了防空识别圈,使中国战机出入第一岛链倍受困扰。为了打破日本在空中的这种“优势”,中国国防部于2013年11月23日公布,从即刻起,东海相关海域将被纳入中国的防空识别区。该识别区范围内不仅包括钓鱼岛,还逼近日本本土130公里处,与日本“防空识别圈”有很大范围的重合。

在我看来,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意义非凡。

一是对日实施了战略反击。

日本政府,尤其是安倍内阁上台后,妄图解除“和平宪法”的束缚,成为“正常”国家。美国要利用日本充当其遏制中国的马前卒。于是,安倍内阁借着美国的庇护,在右倾化道路上越走越远,恣意挑起与中国的争端,围绕钓鱼岛争端的博弈不断升温。

中国政府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的举措,表明了中国在维护领土主权上的强硬立场,为中国战机对钓鱼岛实施常态化巡航提供了保证。同时,也让日本看清了美国的底线,如果没有美国的参与,同中国发生战争将必败无疑。

中国实施的这一战略反击,严重挫伤了日本狂妄自尊的信心。钓鱼岛也随之安静了下来。

二是对美国实施了有效的战略试探。

美国唆使日本政府这条疯狗,不断地冲撞中国和平崛起的战略底线,企图放狗咬人、破坏中国正在全力以赴进行的和平建设事业。美国究竟要在这条道路上走多远?美国会因所谓的美日安保条约为日本同中国开战吗?美日的“同盟关系”究竟有多牢固?

一句话,中国需要对美国人真实的政治战略决策,通过硬碰硬式的艺术性的战略试探和战略侦察,并据此作出一个客观现实的结论。就像当年毛泽东决定炮击金门时,考验美蒋同盟的本质一样!这样,当出现最终的摊牌时,可以为中央的正确决策,提供确切可靠的战略依据。

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设立,让我们清楚地看清了美国的战略底线。美国根本没打算为了保卫日本而同中国开战。美国对日本的承诺和安保条约,无非是让日本为了美国的利益充当炮灰。

看清真相的日本,难道会愿意为美国的利益而战吗?

三是为我战略反攻进行战略准备。

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设立,意味着中日在钓鱼岛海域制空权的平衡。在此之前,中方军机进入该空域日本以进入其防空识别圏为由加以驱离。设立了东海防空识别区,不仅为中方军事力量进入了钓鱼岛空域提供了依据,更可以以日本军机进入中国防空识别区加以驱离。

中日间军机的驱离与反驱离较量,为中国海、空军与日本军机直接格斗提供锻炼的机会,为将来的实战积累了经验,有利于强化我国军队应对紧急事变的处置能力,并在此过程中,顺理成章地调整指挥体制、强化装备、提高部队在现代信息化条件下的战斗力。

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设立,还为我国在东海海空域实施较大范围的空中远程预警创造了条件,提供了一个前置的缓冲区域,将中国军队的国土防空区前推至距离国家主权领空的数百公里之外,这样就为防空部队识别、判读和反击敌对目标的攻击,提供了最宝贵的军事资源——时间。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国政府适时设立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的举措,是推动我军21世纪现代化建设重要举措,为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打赢未来战争进行的战略准备。

5、中国高调承办“亚信峰会”,实为战略反攻的战场准备

2014年5月20日,“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第四次会议”(简称“亚信峰会”)在中国上海举行。有46个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负责人或代表参加,其中包括13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含中俄)及10位国际组织负责人,是亚信成立以来参与国家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峰会主题“加强对话、信任与协作,共建和平、稳定与合作的新亚洲”。

作为2014年到2016年亚信主席国的中国,5月21日,中国国家元首习大大主持会议并发表题为《积极树立亚洲安全观 共创安全合作新局面》的主旨讲话。习大大首次提出了“亚洲安全观”,即:“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号召亚洲各国共同“搭建地区安全和合作新架构,努力走出一条共建、共享、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

习大大指出:“安全应该是普遍的。不能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更不能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否则,就会像哈萨克斯坦谚语说的那样:“吹灭别人的灯,会烧掉自己的胡子。”

在我看来,最关键的是习大大代表亚洲人民向世界发出响亮的声音“亚洲的事情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办,亚洲的问题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处理,亚洲的安全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维护。亚洲人民有能力、有智慧通过加强合作来实现亚洲和平稳定。”

从这次亚信峰会可以看出,美国、日本并非亚信的成员国,而作为亚信的创始国、亚洲唯一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将要主宰亚洲的安全事务。在中国致力打造下的“亚信”,将是一个没有美国参与的,能与“欧安组织”、“非盟”等比肩的亚洲安全组织。

说明白点,亚洲安全和事务将成为中美较量的又一个主战场。而中国将要借助“亚信”为主宰这场战争进行战场准备。

明眼人都清楚,由美国人主导的“香格里拉峰会”,实为美国干涉亚洲安全、围堵遏制中国的集团。尽管中国也派官员参加,但那几乎成了批斗对象。中国要摆脱这种被动局面,就必须让“亚信”成为一个没有美国人参与的、主宰亚洲安全事务的组织。

而美国显然不可能轻易接受由中国主导的、意在排除美国影响力的这个重要组织。美国政府必定会为了维护其在亚洲的霸权和通过贸易有力提升美国经济活力的亚太地区,其正在推行“重视亚洲”的“再平衡政策”,也不可能在新亚洲安全观后有所影响。因此,有理由相信,“亚信”必将成为承载中美较量的战场。

“亚信上海峰会”只不过是拉开中美在亚洲安全领域较量的序幕,却为中美较量的战略反攻预备了战场。中国已经明显摆出了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姿态,而能否实现“亚洲安全亚洲人作主”的愿望,中国南海主权问题的争夺将是第一块试金石,南海也必将成为中美即将到来的主战场。

(本想以下篇结束的,但又怕道理讲不透,所以只好以中篇结束,下周再续下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 wlsrzq
这么好的文章,居然没有人回贴!

我赞同作者观点。

特别是亚信,习大大所说的亚洲的事情应由亚洲自己来决定。我们应该加强自己的“门罗主义(美洲是属于美洲人)”——亚洲是属于亚洲人。当然,我们不必那样霸权,所以,应是习大大所说“亚洲的事情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办,亚洲的问题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处理,亚洲的安全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维护。亚洲人民有能力、有智慧通过加强合作来实现亚洲和平稳定。”

期待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谢谢你的支持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