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非洲疯人院

黑咪警长 收藏 5 5656
导读:刚果(金)的精神病院里,病人中有的因为遭到性侵而精神失常,有的因为母亲怀孕时被迫害而先天残疾,由于医疗条件和医护人员的匮乏,他们处于艰难的处境。刚果民主共和国北基伍省戈马,病人带着脚镣抵达精神病治疗机构 当地的精神病治疗机构虽然医治了大量的精神病人,但总是得不到与其他医疗机构相同的政府支持。这所由仁爱兄弟会运营的精神病治疗机构只得通过捐款与他们在欧洲的资源自力更生。 精神病院里的这些病人通常来自偏远的地区,他们在当地无法得到帮助,但扔在那里又太危险,而且他们的家人也无法

刚果(金)的精神病院里,病人中有的因为遭到性侵而精神失常,有的因为母亲怀孕时被迫害而先天残疾,由于医疗条件和医护人员的匮乏,他们处于艰难的处境。刚果民主共和国北基伍省戈马,病人带着脚镣抵达精神病治疗机构

探秘非洲疯人院


探秘非洲疯人院

当地的精神病治疗机构虽然医治了大量的精神病人,但总是得不到与其他医疗机构相同的政府支持。这所由仁爱兄弟会运营的精神病治疗机构只得通过捐款与他们在欧洲的资源自力更生。

探秘非洲疯人院

精神病院里的这些病人通常来自偏远的地区,他们在当地无法得到帮助,但扔在那里又太危险,而且他们的家人也无法控制他们。脑电流描记器能检测出癫痫等其他脑损伤。

探秘非洲疯人院

Kome Katenga在1997年第一次刚果战争中加入了解放刚果民主力量联盟(ADFL),那时他只有16岁。Kome自2002年开始染上酒瘾,自此他已经7次进入精神病治疗机构了。

探秘非洲疯人院

Deo Kakule患有精神分裂症,在他母亲因战乱被迫逃离家园时,一把火烧了自己家的房子。刚果(金)的医疗卫生状况不容乐观,私有部门、宗教组织和一些非政府管理着许多卫生中心和一半的医院。城市和农村、金沙萨和其它地区卫生服务覆盖面很不平衡。

探秘非洲疯人院

像Siuzione这样患有智障的孩子在斯瓦希里语中被称为“Biwelele”,意思是“没用的白痴”。他们遭到社会以及他们家人的排斥。他们无法工作或结婚,成为了一个负担。

探秘非洲疯人院

Isaac Rwanamiza是一名Bakumu部落的传统治疗师。他只治疗那些因巫术患病的人。如果患者是自然患病的,则他会把他们送往医院。像他一样的传统治疗师受到刚果政府的认证,并得到该国卫生部的支持。

探秘非洲疯人院

11岁的Mark Ndibakunri患有象皮肿。据Isaac Rwanamiza称,这是因为他踩到了一根有巫术的树枝。在刚果,人们除了求助现代医学以外,不少人倾向于传统治疗。

探秘非洲疯人院

Lwanda Binwa在接受治疗。祈祷室开始成为了精神病治疗机构的正常治疗的障碍:大部分刚果人只有在传统疗法失败,最后没有办法的时候才会去精神病治疗机构接受治疗,这使得病情加重,变得更加复杂或者无法治疗。

探秘非洲疯人院

Moise Munyuabumba管理着当地灵恩教派(基督教分支)的一个教堂。在每个周六,他都会带领人们祈祷,并治疗病人。祈祷室在当地随处可见,它们中的大部分属于灵恩教派。

探秘非洲疯人院

灵恩教派相信通过祈祷可以得到神的治愈,而疾病是因为爱上了不该爱的男人。Beat Mekarubamba患有乳腺癌。牧师说这是因为她是当地支持一夫多妻制男子的第二个妻子,她只有接受自己的罪才能得到治愈。

探秘非洲疯人院

Ushindi在14岁时,遭到表亲强奸而精神失常。刚果(金)以世界性侵之都而闻名,每天有超过一千名妇女遭遇性侵。北基伍省有一个村落几乎每月都会被各种武装部队所掌控。在战争中,每分钟就有一名女性遭到强暴,而这些强暴行为是有组织的被视作控制当地的行为。

探秘非洲疯人院

现代医疗在当地需要跟传统治疗师以及祈祷室竞争。可以轻易防范和可医治的疾病往往因为确诊时期较晚而变得难以治疗。

探秘非洲疯人院

Christine Kahindo在前往她父母家的路上,遭到五名士兵轮奸。这些遭到性侵的妇女中有很大部分都被丈夫抛弃。他们的丈夫认为她们不忠,她们只能离开家,最后沦落到难民营内。

探秘非洲疯人院

这家精神病治疗机构没有足够多的医护人员来照料所有的病人。如果有可能,病人的家属就会被要求呆在医院,照料他们生病的亲人。

探秘非洲疯人院

Aganze Dagano Levi正在接受运动疗法的治疗。该国叛军的不断攻击对怀孕妇女在精神上造成了极大压力,有可能对胎儿造成永久性的伤害,这也使得越来越多新生儿患有先天性的脑部残疾。在动荡的局势下,曾经中非宝石的刚果(金)人民的身心健康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