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千古之谜已有解——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发表二周年(一)

沈视历史 收藏 1 1664
导读:[face=宋体][size=16][color=#000000] [face=宋体][size=16][color=#000000] [face=宋体][size=16][color=#000000] [face=宋体][size=16][color=#000000] [face=宋体][size=16][color=#000000] [face=宋体][size=16][color=#000000] 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唐•

今天是本人发表《千古之谜已有解——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于网上2周年,尚未见有驳论文章。为方便查阅特将其中的前4谈和最近发表的《程步的头一步,不真》一文集中一并发表,以兹纪念,其中的第三谈作了较大篇幅的修改。

欢迎大家参与讨论并发表批评意见。

2014.8.8

沈书圣

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唐•陈子昂]

目 录

千古之谜已有解 略谈《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 1

千古之谜已有解 再谈《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 7

——关于“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

千古之谜已有解 三谈《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 9

——关于“至大期时,生子政”兼与王立群教授商榷

[附录] 王立群读史记之秦始皇生父之谜 讲稿……12

千古之谜已有解 四谈《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18

——关于“司马迁是怎么知道的” 兼与王立群教授商榷

千古之谜已有解 五谈《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21

——关于“《秦始皇本纪》与《吕不韦列传》前后并无矛盾”

兼与王立群教授的赵政=嬴政之说商榷

千古之谜已有解 六谈《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26

——排除两大误解、误读,为秦始皇生父正名

千古之谜已有解 七谈《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30

——关于《吕不韦列传》孤本不孤,可信

问苍茫大地 芸芸众生

“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可成共识否………… 34

——纪念本人发表《千古之谜已有解——

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一周年

千古之谜已有解 八谈《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 39

——关于“正史之外的力证”

千古之谜已有解 九谈《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 42

——与方舟子先生之“秦始皇的生父是谁”一文商榷

[附录] 方舟子文章“秦始皇的生父是谁”……… … 43

千古之谜已有解 十谈《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 46

——结束语:漫话《吕不韦列传》

往事越千年,如生在人间

《史记》是信史可靠;太史公文笔很妙…………………49

——题外之音:信史可信

编 外

与“秦始皇生父之谜A~F”作者Linfeng1988共商……… 50

程步的头一步,“真秦始皇”不真

——与《真秦始皇》作者程步先生商榷…………… 50

千古之谜已有解

略谈《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

沈书圣/文 2012.8.8.发表于网上

前 言

可以肯定地说,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这是司马迁早就已经告诉我们的了。

多年以来,人们一直归咎于太史公没有写明白,其实是我们没有读明白。

班固和司马光读明白了,他们是史书学家的同道,没有任何怀疑,可以说已经是“三堂会审”的了。

本解读也必定能获得“一班两司马”的认可和大家的赞同。现将拙文发表如下,飨与各位专家学者、读者审阅共商。

秦始皇帝生父之谜的由来

大商人吕不韦将自己的爱姬(通称其为赵姬),奉献给子楚(即子异、秦异人、秦庄襄王),通称“邯郸献姬”。后经多方策划、贿赂、游说终于使子楚成为安国君的接班人。安国君即位称秦孝文王,三天便去世了。子楚继位称秦庄襄王,三年亦过世。

赵姬所生之子继位,是为秦王嬴政。嬴政在灭六国后定尊为“朕”,称始皇帝并追封秦庄襄王子楚为太上皇。

秦始皇的生身父亲究竟是谁,困惑国人两千多年来没有定论,成为历史学上一桩千古聚讼的公案,其主要原因是司马迁的《史记》在《吕不韦列传》和《秦始皇本纪》中有两处似乎是并不一致的记载,给后世读者留下了 “两个父亲”的疑惑,真假难辩,成了千古不解之谜,至今未解。

笔者以为这“两个父亲”之谜是可以解开的,吕不韦和秦庄襄王是两个不同层面上的父亲:一个是生父,一个是养父。

两者并不相剋(kēi),可以同时存在。

(一)吕不韦是秦始皇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是生父

司马迁在《吕不韦列传》中说:“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献于子楚。子楚“见而悦之,因起为寿,请之”,如愿抱得美人归。结果是“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此话说的十分明白。由此可见秦王嬴政即秦始皇的实际生身父亲是吕不韦。他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这是言之确凿的,有白纸黑字、铁板钉钉的;是任凭谁人也否定不了的。因此,吕不韦的这个生父身份是毫无疑问的,是首先可以确定下来的。

(二)“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是个“虚置词”

然而司马迁在《秦始皇本纪》中又说:“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怎么又出现一个父亲了呢?是不是搞错了呢?

由此便引发出了一个“秦始皇生父究竟是谁”的千古之谜。有人说这都是司马迁惹的祸。其实则不然,这是不可以责怪于他的。

首先得说,秦始皇帝的生父问题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再愚蠢的二流史书官吏也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况且,司马迁是何等样人,怎么可能无端地冒出一个瞎话父亲故事呢?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们只要仔细品读其下文所言便可洞见,此父不能等同于彼父,此父是养父,与彼父是有“齋齊之分”的;因此可以说,两处记载都没有错。这个“父子关系”也是确实存在着的,是不能否认的;但同时,他们又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这是可以而且必须区分开来的。

如果秦始皇帝不是“秦庄襄王子也”怎么能继承王位,嗣后又称王称帝三十六七年呢?人家那边隆重登基,百官朝拜,宣布是儿子继位,没有哪位大臣进行质疑,敌友各国之间也无任何动静,而且后来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帝,继位时的“秦庄襄王子也”这个历史地位是谁也否认不了的。这是客观事实,这就是历史。史官也只能这么记。

这11个字——“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是不能不写的,而且也只能这么写,这是必须的,我们姑且称之为“定位词”。

这个“定位词”看似很明确,说的是秦始皇是庄襄王的儿子。其实是并不明确的。它给人以错觉,以为就是亲生父子关系,其实则不然。说它“并不明确”和“其实则不然”的理由是在“子也”之前没有定语,并没有可以认定他们是亲生父子关系的文字含意,没有这种字样上的表示,仍然是个未知数、未定之天。

这是因为父子关系有多种概念,不单单是亲生父子,还有养父子、继父子、义父子等,这是须要定义明确的。在没有疑议的情况下是应该将秦始皇写成是“嫡长子也”或者是“嫡子也”的,但是原文并没有这么写。这是为什么呢?太史公为什么给读者留下这么个明显的空档空缺?这个疑点就是问题之所在,是值得深究的。而且,也是能够水落石出的。

既然没有这么写上,也就不能贸然的认定他们是亲生父子关系,他们的这层并未能明确的模糊关系无力与《吕不韦列传》中已经确定下来的生父子关系相争锋,更不能将《吕传》中已经确定明白了的吕不韦是秦始皇生父的结论推翻。

可以说这11个字的“定位词”实际上是一个似是而非的、含糊不清的“虚置词”,是个虚头幌子。

(三)秦庄襄王是秦始皇的社会学意义的父亲,是养父

且须看其下文:“庄襄王为秦质子于赵,见吕不韦姬,悦而取之,生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及生,名为政,姓赵氏。”

这三句话43个字就是对秦始皇出身地位的具体阐述,是一组非同寻常的“说明词”,有着点破谜题的作用。

这组“说明词”当中的“见吕不韦姬,悦而取之,生始皇”是关键词,它和和《史记•吕不韦列传》中的“见而悦之、至大期时,生子政”是完全一致的,并不是唱反调;这样一来《秦始皇本纪》与《吕不韦列传》这两篇文章便可以无缝对接、彼此沟通认证的了。

《本纪》和《列传》中的吕不韦姬显然而且无疑地是同一个人,又没有流产之后再怀孕的蛛丝马迹,因此其所生之子的遗传基因只能是吕不韦的,就没有秦庄襄王的份了。他只能是一个社会学意义上的父亲,是秦王政继位时被社会公认的父亲,并无血缘关系,故应称其为养父,是有别于生父的。

有人发出疑问说,在《本纪》中只说是“悦而取之”,并没有如《列传》中说的“知有身”和“自匿有身”这个情节即未提有孕在身之事,这又应该如何解释呢?

其实,这个问题是不应该成其为问题的。因为在《列传》中已经细说明白了,在《本纪》也就没有必要再说一遍了。如果再说一遍反而是多余的体外长瘤,是明摆着的赘生物了。任何文章的作者都是不能就同一件事反复絮叨的,何况是简明扼要的史书呢。因此,“知有身”和“自匿有身”这两个用语按文理来说是不能够再写入,同时也是无须写入的。

《本纪》中的这组43个字的“说明词”是对《吕不韦列传》的认可,是用不言而喻的笔法,没有明说,就使读者明白了吕不韦才是其“子”的生身父亲。而秦庄襄王只能是其社会学意义上的父亲,他们应该是养父与养子的关系。因此,也就不能将这个“子”定位为“秦庄襄王嫡长子也”了,故未写上“嫡长”二字,这个“说明词”,就这样解释开了“两个父亲”之谜。

至此,这也就使读者在读到《秦始皇本纪》开篇第一句话“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时产生的疑问——为什么在“子也”之前留有空档空缺,没有写上“嫡长子”这一个明确的定位词语——这一问题得到了一个合理的应答说明和解释。以此也可以印证这司马迁是心中有数的,并不是落笔时的疏忽和遗漏。

而所谓的“两个父亲”之谜是千古之谜中的第一个谜题,也是核心之谜。此谜不解一切免谈。拿下了这个“桥头堡”,才能对其他的谜题逐个地加以剖析。

这个真假生父的问题,是在秦王政继位时的身份未明造成的,是在秦王政继位九年后才搞清楚的,如何书写这这桩特别的历史,则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看来《史记》应该是在无可奈何之下才将这个“养”字放在其“子”的来历说明中体现出来的,这样一来就可以避免许多麻烦和纠葛。司马迁用这43个字作为后缀,以隐蔽暗喻的方式留书于史册,笔法之高,实不愧“文章西汉两司马”这一称谓。

(四)“说明词”是打开千古之谜的金钥匙

在通常的情况下,是不须要缀加那么多所谓的“说明词”的,假如始皇帝若是秦庄襄王的亲生子的话,只要写上是“嫡长子”就完事大吉了,何必再提吕不韦姬,拿她说事呢?就使须要交待生母的话,其后缀语只要说是由吕不韦姬生于何年何月即可,何必还要“悦而取之,生始皇”呢?太史公怎能舍得浪费这等闲情笔墨?

细加体会,“说明词”的点睛之笔正是这“悦而取之,生始皇”,有了 “悦而取之,生始皇”这七个字,便和《列传》中的“见而悦之”等情节对上号了。两者一经挂上钩,对号入座,其直观的结论便是两个吕不韦姬是同一个人,亦即此吕不韦姬便是彼吕不韦姬,其所生之子的生父毫无疑问只能是吕不韦。同时不言而喻地、自然而然地也就将秦庄襄王排除在外了。那么,既然他不是生父便只能称其为养父了。至此,要以生父立论的话,秦始皇帝便只有一个父亲了。

本文所称谓的“说明词”是《秦始皇本纪》中所独有的,并未见诸于其它史书之中,它是始皇帝传奇中非同寻常的独有胎记,也是“吕为政父”的根据之一(另一根据便是《吕不韦列传》的通篇全文,那是不容否定的)。

这43个字的“说明词”的至关重要性是不可以忽略的,它是关键的、最具有说服力和证明力度的书证材料。最终也就是由它揭示出了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的历史真象。假如在“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那11个字的“定位词”后面没有这43个字的“说明词”紧跟着,也就真的没有解了。这组“说明词”可以说是一把打开千古之谜的金钥匙。

(五)至此,暂且做一个通俗的小结

上述说法成立后,再回顾检视《本纪》和《列传》这两处记载,可见,它们彼此并不发生任何冲突和矛盾,并不存在任何的不一致。

也就是说庄襄王是公开的、名义上的、合法的、是社会认可过的,有社会身分的——社会学意义上的父亲(养父),他不是一个完整的、全方位意义上的父亲。而吕不韦则是一个隐蔽的、没有名分的、不能公开露面的、无法律保护的——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生父,地下工作者)。这个生父也不是一个完整的、全方位意义上的父亲。只有将这“两个父亲”合在一起才能是一个完整的、全方位的父亲。这就是乍看起来出现了“两个父亲”的奇怪现象,其实都是半个。

这种社会现象从古至今历朝历代都是有的,有的很隐蔽,有的半公开,这一复杂的社会现象是客观存在着的,是不能回避的;只因出在秦始皇身上才引起特别关注。这也是秦庄襄王(子楚)和吕不韦二位先人扔给司马迁在记述史书上的一道难题。

似如当今的户口登记,即便是偷来的、捡来的、骗来的、买来的;有的是借种生子,有的还是前夫的遗腹子;人家自报是父子关系,你能说不是吗?秦王政继位时很可能就是这样的一种情况。至于说究竟是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父子关系,那只有在需要破案的时候才有可能搞定。幸运的是,此案在秦王政九年就已经搞清楚了,无须后人再操心费力了。

这是秦始皇自己下令侦办“俱得情实”的结论,是不容怀疑的。因此,一旦把司马迁所写原文解读明白了,千古之谜也就真相大白了。

[2013.12.12.修定]

[face=宋体]

[/face]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