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个好人

gusj 收藏 1 570
导读:他是一个好人

他是一个好人

顾少俊

王昌年,今年74岁,生性耿直。他曾是常州中学的高才生,文革前的大学生。那时,大学生稀缺。大学毕业后,他很快成了国家干部。文革中,他说过:“彭德怀不是坏人。”一句话,他成了“现行反革命”,判刑18年。

平反以后,官复原职,但耿直的性子仍然不变。80年代,单位领导给机关干部发彩电。当时,在一般人家里黑白电视都少见,彩电更是梦寐难求的了。机关干部都领了,王昌年问领导:“彩电从什么地方来的?”领导说:“让你领,你就领。问那么多干什么?”他说:“来路不明的东西我不要!”后来,他在机关遭到排挤。他感到自己不是当官的料,自己主动要求到基层当工人。在工厂,他结识了一个抗战老兵,见对方生活困难,他把对方像父亲一样养起来。老人死时,他披麻戴孝,扶棺痛哭。以后,他又照顾身边其他老兵。

2004年,随着《中国远征军》《滇西1944》影片的播放,抗战老兵开始进入大众的视野。一次,王昌年无意中在《常州日报》上看到一个黄埔老兵写的一篇文章《我是好人》,文中老人写他在抗日的战场上,自己和战友们如何与日寇浴血抗战。抗战后,他以反革命身份坐牢。他向社会呼吁,我不是坏人,是好人。看了文章,王昌年流泪了。就在王昌年看过这篇文章不久,他又听到一个消息,一个常州市区的黄埔老兵没有经济来源,饿死在家中。他的心在作痛。他下决心,尽自己所能,帮帮这些可怜的老人们。

那时,他已退休。因为长期在工厂,最后以工人身份退休,工资只有1000元左右。他不顾外人的反对,每天往返于老兵们家中了解情况。

刚开始,不但身边的亲人、朋友不理解,连老兵和他们的家属也感到莫名其妙。有的老兵家属说:“他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你还来干什么?”他自己掏钱买食品给老兵,人家怀疑有毒,都丢到垃圾箱里。他一次次用真诚的话语,热情的笑容,慢慢地消弭这些人心中的坚冰。他的那种毅力和执著,让人联想起,盛夏的拉萨,烈日当空,虔诚的藏族同胞不辞辛劳,远道来到他们心中的圣地布达拉宫门前,磕长头顶礼膜拜。

情况很快在他的脑海中清晰了,常州是一座英雄的城市,黄埔1期到23期都有常州人。抗战中,海、陆、空的战场上都有常州人的身影。单是黄埔生,常州市区就有100多人,常州下面的金坛、溧阳、武进有近200人。这些战争中的幸存者,后半生默默无闻地生活在我们身边,他们大多生活困难。他们当时平均年龄80岁。

情况了解后,他开始考虑怎样帮助他们。他们年岁已高,靠几次接济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必须有人肯长期供养他们。

他通过各种关系求爷爷拜奶奶,最终靠自己的面子、关系、真诚,获得一些企业、爱心团体的赞助。为此,他跑坏了数双皮鞋,骑坏了三辆自行车。

在他的努力下,这些老兵们的生活有了明显好转。困难的老兵,有好心人定时寄的几百元生活费,几个住在厕所、猪圈、牛棚旁的老兵住进了养老院。

老兵们的生活状态变了,然而王昌年的压力一直没有减轻,有些赞助是临时的,有的好心人养一个老兵几个月后,自己家遇到困难,这钱就停下来了。这个时候,王昌年就得垫上自己的工资。为了多存点钱为老兵们救急,他给自己定一天开支不超过10元钱的生活标准。这10元钱包括自己租房的水、电费。为此,他经常在晚上到超市买白天没卖掉打折的蔬菜。有一次,一个老兵住院急差钱,他垫了钱后,平时,出门坐公交都没有钱了,他就在街上捡汽水瓶换钱,一个汽水瓶一毛钱,十个汽水瓶可以乘一次公交。

这些黄埔老兵大多素养较高,他们接纳了王昌年,把他当成了亲人,对他精神上产生了依赖。他有事,时间长了不去,老兵们就念叨他,还有的见了他就发脾气:“这么长时间上哪去了,不要老子了?”这些黄埔老兵们真把他当自己的儿子了。

有一次,王昌年重感冒住进医院。那些老兵们一下子慌了,他们想起他的全部好处。老兵们的子女纷纷到医院去看他。而此时,他在医院里支撑着自己的病体在照顾和他同住一个医院的两个老兵。

个别老兵,很难伺候,他们大大地消耗王昌年的精力。

有一个参加过卢沟桥保卫战的老兵,孤独一人。从认知该老兵到去年,该老兵共住了十二次医院。每一次住院,王昌年都陪在他身边。他不但要照顾他,还要为每次住院的药费焦愁。有一次,刚住进医院,有个好心人送来7000元。王昌年心中一喜,不要为钱发愁了。多年的慈善,王昌年养成了一个习惯,不经手钱。这次,他也一样,让老兵保管这7000元钱,出院时,拿出来和院方结账。

出院时,老人突然反悔了,说:“这钱是人家给我养老的。”无奈之下,王昌年垫出了自己的工资。那个月,他向朋友借钱,才解决了自己吃饭的问题。该老人的举动,寒了许多志愿者的心,去看他的人明显地少了。

由于一次次送老人们住院,医院里的医生都认识王昌年。有好心的医生告诉他,该老人背后说你利用他骗钱,王昌年只是笑笑。该老人第十三次住院时,只有王昌年一个人陪在老人身边。别人不理解,问他,他说:“因为他打过鬼子!”

有的老兵生活条件改善了,想成家。王昌年也理解,这些老兵建国后大多有过10年、20年的铁窗生涯,没有享受过家庭的温暖。王昌年给他们张罗着结婚,有的结婚后,又要离婚,他又要忙着替他们应战于法庭。

他全方位地关爱着他们,精神上、物资上。他组织过多次大型活动。今年纪念“卢沟桥事变七十七周年”,他组织了近20个老兵到南京参加活动。哪个老兵要带什么药,哪个老兵可以一个人去,安排宿舍时,哪两个老兵住一间房……他心中都有一本帐。

在南京目睹他有条不紊的安排,真令人佩服。闲谈中得知他组织多次活动,从没有出过事故。

今年7月份,他拿出一张表格说:“10年前,常州有300多黄埔老兵,现在仅剩28人。我要把他们全部送走,再休息。”

他有一次骑自行车去看老兵,被呼啸而来的摩托车从人行道撞到车行道,周围的行人吓得惊叫起来,他自己也认为,不死也应是重伤。但奇怪的是,除了自行车被撞坏外,自己毫发无损。有人开玩笑说:“这是死去老兵的英灵在护着你。”这样的事,他遇到过好几次,也许是侥幸吧。就是因为这一次次的侥幸,给了王昌年自信:“我不会走在老兵们前边,我能把他们都送走。”

至于侥幸的事为什么总是让王昌年一次次碰上呢?有人说:“上天眷念他是一个好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