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贴 埃博拉肆虐 中国医疗队在西非坚守 话说非洲医疗队没中国人吗

op8881 收藏 6 4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打脸贴  埃博拉肆虐 中国医疗队在西非坚守  话说非洲医疗队没中国人吗打脸贴  埃博拉肆虐 中国医疗队在西非坚守  话说非洲医疗队没中国人吗中国援塞拉利昂医疗队在塞拉利昂北部地区义诊。


中国援塞拉利昂医疗队供图


病毒肆虐非洲四国,已造成932人死亡


面对埃博拉,中国医疗队在西非坚守


本报驻南非记者 张建波


“作为第一个接触(埃博拉)患者的中国医生,虽然当时的心情难以用语言表达,但我挺感谢自己有这段经历。”中国援几内亚医疗队普外科专家曹广在微博中写道。今年4月14日,他结束21天的隔离观察,确认未感染埃博拉病毒。


在埃博拉病毒肆虐的西非四国,曹广是勇敢奋战在帮助非洲人民第一线的38名中国医疗队成员之一。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公布的数字,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尼日利亚4国共已报告1711人确诊或疑似感染埃博拉病毒,其中932人死亡。但中国医疗队成员冒着被感染的危险,始终坚守岗位,谱写着新时期中非友好的赞歌。


“我们就是要把工作完成好”


几内亚是今年西非地区最早暴发埃博拉疫情的国家,首都科纳克里第一例感染者就是在中国—几内亚友好医院接受治疗的,中几友好医院与中国医生在疫情暴发初期发挥了积极作用。


“医院在近20天时间内共接诊了12名感染者,其中有3例为外来疑似病例,9名医院当地医务人员在同感染者接触后被确诊感染病毒。”中国援几内亚医疗队队长孔晴宇向本报记者表示,9名被感染的医务人员中只有3人生还。“2名中国医疗队的医生曾经接触过感染者,一名医生曾亲自为患者体检,徒手翻开患者的眼睑,两人在隔离观察21天后确认未感染病毒。”


这名徒手翻开患者眼睑的医生就是普外科专家曹广,疫情暴发后他的微博受到大量关注。“对我来说,这次的埃博拉病毒来袭就是一场遭遇战。”曹广说,“但我们目前的状态其实还是很稳定的,门诊照旧。我觉得对于真正参与其中的医生来说,援非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就是要克服困难,把工作完成好!”


中国政府1968年6月开始向几内亚派出医疗队,目前的第二十三批医疗队共有19名成员,全部来自北京安贞医院。医疗队日常的驻地门诊现在依然开放,但仅处理非发热患者。


“中国医生坚守在几内亚46年了。突然出现的埃博拉疫情,使每一个人都猝不及防。身边熟悉的人一个一个地离去,也使我们感到恐慌。”孔晴宇表示,全体医疗队员深知责任的重大,大家制定出一套疫情应急方案,并向几方工作人员和广大华侨华人广泛宣传,普及防控知识,告诉大家埃博拉可控可防,并不是不可战胜。


“3月28日,由国家卫计委提供的第一批防护物资及药品就从广州口岸以特快专递的形式发出,”医疗队医生王薇写道,“打开微信,满满的都是各种关心与问候,让我心里暖暖的,而每天向家人报平安成为了习惯。”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


今年5月,埃博拉疫情开始在塞拉利昂境内严重起来,现在90%的病例集中在塞拉利昂靠近几内亚与利比里亚边境的两个地区,首都弗里敦共报告有6例确诊病例。中国援塞拉利昂第十六批医疗队共有10名成员,其中包括9名医生,全部来自湖南省岳阳市的三级医院,医疗队所在的金哈曼路医院就位于弗里敦市中心。


“医疗队仍然在坚持工作,我们每天都在关注疫情。”中国援塞医疗队队长王耀平对本报记者表示,塞政府已采取必要手段,但疫情会怎样发展现在还很不好说。


7月26日,弗里敦首位确诊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患者在被送往凯内马疫情防治中心途中死亡,她曾于24日前往金哈曼路医院接受治疗,后被家人接走。


“这名病人曾去过好几家医院接受治疗,称自己身体不适,但症状不明显,医疗队马上通知卫生防疫部门来抽血,中国医疗队一名医生在戴着手套和口罩的情况下接触了病人。”王耀平说,该名中国医生现在已在驻地宿舍隔离观察了两个多星期,身体状况良好,没有出现异常,但还不方便接受采访。


“当地病人都认为中国医生值得信任,”王耀平说,“埃博拉疫情暴发后,医院病人数量并没有减少,还有不少是从外省来弗里敦看病的。现在医院门诊专门有护士量体温、问询,如果发现体温偏高,将送往其他医院接受治疗。医疗队也制定了消毒隔离制度,注意医院防护工作和自身防护。”


“如果不是今年疫情暴发,我们还会去外省义诊。”王耀平表示,疫情发生后,在使馆的召集下医疗队先后共3次向中资企业和华侨华人代表通报疫情,讲解如何进行预防,“作为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我们要坚守岗位”。


“只有中国医生一直坚守”


中国政府1984年向利比里亚派出第一批医疗队,在利比里亚内战结束后,于2005年开始复派医疗队,现在的是战后第五批,包括内科、外科、眼科、中医科等科室专家在内共有9名成员,全部来自黑龙江,集中在首都蒙罗维亚最大的利比里亚首都医院工作,整个医院的门诊有一半是由中国医生完成的。


中国援利比里亚医疗队队长周永军告诉本报记者:“医院里曾有短期工作的美国医生,疫情暴发后他们在4月就撤走了,埃及医生也在5月离开了医院,只有中国医生一直坚守。”


周永军表示,医院门诊自6月开始量体温,体温异常的直接送去医院内专门救治感染者的中心。平时医院接诊的病人很多,但在埃博拉疫情越发严重后,很多人有病也不敢来公立医院治疗了,现在街道上行人都明显减少了。


利比里亚首都医院内防护措施较差,7月中旬有两名医生感染埃博拉病毒死亡。自8月4日起,医院除急诊和少数科室外,基本处于关闭状态。“如果相应科室有急诊,就会打电话给中国医生,我们会从靠近医院的驻地赶过去。”周永军说。


周永军说,中国医疗队医生今年4月曾给医院内当地医生讲过课,进行埃博拉病毒防治简单培训。5月30日,医疗队几乎全部队员都前往蒙罗维亚的居民社区义诊,宣传预防埃博拉病毒的知识。医疗队还紧急将防护措施做成宣传单,发给在利比里亚的中国公民。此外,医疗队先后为中资企业和华侨华人讲了3次课,提醒大家关注疫情。


“我们时刻准备着,等待医院恢复正常工作,等待疫情早日结束。”周永军说。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