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孤城:衡阳保卫战70周年祭

2野劲旅 收藏 7 438
导读:衡阳保卫战是中国抗战史上以寡敌众的最典型战例,是中国整个抗战史中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士兵最多、程度最为惨烈的城市争夺战,也是日本战史中记载的唯一一次日军伤亡超过我军的战例。保卫战从1944年6月23日至8月8日,历时47天,我军牺牲6000多人,伤7000多人(另有平民志愿者牺牲3000多人);日军2万人死亡、6万多人受伤。    战役背景   1943年,美军在太平洋上向日军发起一系列进攻,美国空军战机也不断从中国起飞,空袭日本。为了缓解不利局面,1944年1月日本高层批准了针对中国的

衡阳保卫战是中国抗战史上以寡敌众的最典型战例,是中国整个抗战史中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士兵最多、程度最为惨烈的城市争夺战,也是日本战史中记载的唯一一次日军伤亡超过我军的战例。保卫战从1944年6月23日至8月8日,历时47天,我军牺牲6000多人,伤7000多人(另有平民志愿者牺牲3000多人);日军2万人死亡、6万多人受伤。


战役背景

1943年,美军在太平洋上向日军发起一系列进攻,美国空军战机也不断从中国起飞,空袭日本。为了缓解不利局面,1944年1月日本高层批准了针对中国的“一号作战”方案:打通北平至汉口的铁路,再南下攻克长沙、衡阳、桂林、柳州、南宁铁路沿线各城(全程超过1500千米),摧毁位于中国内陆的美空军基地。日军为此投入了50多万兵力,是日本陆军史上规模最大的作战动员。

1944年4月17日,日军在河南发动攻击,“一号作战”正式开始。6月16日,日军进攻长沙,仅3天就攻克长沙。随后,日军兵分三路南下,兵锋直指拥有重要机场的衡阳。蒋介石急命驻守衡阳的第10军军长方先觉中将做好固守10天至14天的准备,援军会随后赶到。

衡阳东依湘江、北靠蒸水河,西面及南面除了小丘陵外,就是沼泽。城区南北长约1600米,东西宽约500米,如此小城要想坚守实属不易。日军第11军(10余万人)司令横山勇夸口:3天拿下衡阳!

另一方面,我第10军(1.7万余人)6月1日赶到衡阳后,迅速挖掘战壕,并紧急撤离城内平民。不过,仍有数千位市民响应号召,毅然留下协助守军修筑工事、救助伤员。


战役开始

6月22日,日军飞机开始轰炸衡阳城。当晚,日军第68师团进抵衡阳东郊,与守军发生小规模交火。23日,日军正式向衡阳发动猛攻,保卫战正式开始。由于守军死战不退,日军从24日起开始大量投放毒气弹,守军缺乏防化装备,很多人中毒。此后日军天天使用化学武器。

25日,日军攻占机场,守军反攻夺回;次日,机场再度失守。27日,高岭李建功排全排阵亡。由于弹药供应困难,守军30团团长陈德陛立下“三不打原则”:“看不见不打,瞄不准不打,打不死不打”。

日军首次总攻,伤亡惨重

28日0时,日军发起第一次总攻,城南成为主战场,攻守双方激烈交战。10时许,迫击炮连长白天霖发现800米外日军阵地有军官活动,果断开炮,将日军第68师团长等高级军官炸死。29日,日军在五桂岭发射毒气弹,守军3营7连80余人全部中毒身亡。至7月2日,双方反复争夺战略要地——张家山高地。日军进攻20多次,阵地多次易手,虽然最终仍被守军夺回,但其他多个据点的守军全部牺牲。7月2日8时,日军突入221、227.7高地,但在守军师长葛先才亲自指挥下,突入高地的日军被全歼。

由于伤亡惨重,日军不得不于7月2日中止进攻。至此,守军伤亡4000余人,日军伤亡超过1.6万人。

随后数天,日军派出小部队突袭,但都被守军打退。

日军二次总攻,遭遇重挫

7月11日拂晓,日军发起第二次总攻。首先向衡阳城区倾泻大量炸弹和毒气弹。方先觉命令收缩防御,虽然缩小了防线范围,却使加强了一线防御力量。日军付出极大代价,却始终无法接近守军核心阵地。

13日,守军工兵两连全部阵亡。29团2营营长李振武率部用手榴弹阻击日军,本人阵亡,团长朱光基派人增援,守住阵地。14日,日军爬上虎形巢高地1营指挥所,劳营长率仅剩的2位战士与敌周旋,直至援军赶到。568团方子才连长右臂被打断,在没有麻药,只能用开水消毒的情况下,进行截肢……

15日拂晓,日军突入守军28团8连阵地,连长王菊全率部应战阵亡,全连战至仅剩3位战士,翟一刚营长率人增援。当夜,日军潜入位于农民银行地下仓库的守军28团指挥所,守军葛先才师长率数百人反击,将百余名潜入日军全歼。

由于太平洋战争连连失利且“一号作战”在衡阳遇阻,日本首相东条英机于7月16日被迫下台。这大大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战决心。

20日,方先觉接到电报称援军第62军已抵城外,于是派特务营长曹华亭率150人,乘夜色突围出城接应,未料援军竟已撤走。曹营长一行毅然杀回城内,但仅剩20余人。

至此,日军伤亡8000余人,仍未攻入城区,而守军战斗减员也达70%。轻伤员自愿留在前线战斗,许多重伤员因无药品,伤势恶化而死。

由于正面进攻遭遇中国守军的顽强抵抗,日军开始改变一味强攻的策略,从21日起,在轰炸的同时还空投传单,试图瓦解守军斗志。

至7月下旬,守军81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弹已用完,军部参谋长孙鸣玉将军下令将仅剩数百发的82毫米迫击炮弹分出一半,用砖石把炮弹“弹带”部位磨去1毫米,以便用于81毫米迫击炮。很多军官双手磨得起泡流血。方先觉鼓励道:“官兵每一秒都在流血,每一分钟都有死亡,诸君为国效命,此其时也!”

7月27日和8月2日,中国空军两次向衡阳城内空投蒋介石手令,命令方先觉坚守待援。

日军三次总攻,衡阳陷落

8月4日,日军以5个师团的兵力发动第三次总攻。先用飞机、大炮对核心阵地和市区狂轰滥炸,随后,日军步兵从南、西、北三面发起冲锋,攻占少量守军阵地。

5日,青山街、西禅寺、天马山、五显庙、岳屏山、接龙山、五桂岭、外新街等各阵地均有2次以上的争夺战。15时许,方先觉召集4位师长开会。方军长说:“必要时,大家都到军部来,我们死在一起!”6日3时,日军突破568团5连演武坪阵地,守军全部阵亡。中午,守军在市民医院打死日军第57旅团长吉摩源吉少将。但西禅寺、岳屏山、五桂岭、外新街等守军全部罹难,阵地失守。

7日,青山街连续被日军突入3次,3师7团3营营长王金鼎率部反击,不幸牺牲,全营仅剩12人。10时许,方先觉召集师长到军部,命报务员向蒋介石发最后一电:“敌人今晨已由北城突入,随即在城内巷战。我官兵伤亡殆尽,刻再已无兵可资堵击,职等誓以一死报党国,勉尽军人天职,决不负钧座平生作育之至意,此电恐为最后一电,来生再见!”

方先觉与参谋长和仅剩的24名卫士,准备最后一搏。28团团长率几十名战士赶来,要保护方先觉等突围。遭方先觉斥责:“你不要管我,你要守住你的阵地,赶快回去!”

8日1时,日军再次发起进攻。4时许,方先觉拔枪自戕,被李绶光团长、王洪泽副官击落手枪。之后,方先觉多次试图自杀,均被卫士阻止。11时,衡阳全城被日军占领。13时,日军俘虏方先觉等将领,囚禁至城外天主堂,衡阳陷落。

被俘前,方先觉曾向日军提出3项要求:保证幸存官兵安全;收治伤员,埋葬阵亡官兵;守城官兵不离开衡阳城。但日军当天就杀害了不愿为他们服苦役的1000多位市民,后又残杀3000余名伤员。

8月26日,蒋介石电令全国军人为衡阳殉国官兵默哀3分钟,并命戴笠派特务营救方先觉等。

11月18日深夜,方先觉等被王昆齐和“谭四山猫”(绰号)等救出,被日军发觉追赶,幸遇农民及游击队相助。方先觉要求留下打游击,为牺牲部下报仇,最终被劝阻。12月11日,方先觉抵达重庆。


战役评价

衡阳保卫战是中国抗战史上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士兵最多的城市争夺战。当时衡阳四面被包围,未获一兵一卒外援,在武器弹药、粮食药品奇缺的困境下,守军顽强抵抗,血战47天,远远超出原定的坚守10天至14天的目标。虽然终因伤亡殆尽而未能守住衡阳,但他们的英勇作战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消灭了日军的有生力量。日本军史也不得不承认:方先觉为“骁勇善战之虎将”“第10军寸土必争,其孤城奋战之精神,实令人敬仰”。

1946年2月,葛先才将军奉命再赴衡阳,搜寻阵亡将士忠骸3000多具,在张家山修建烈士公墓。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