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何新:内务府的茶叶蛋,你真的吃不起

kkak888 收藏 0 101

(分享)何新:内务府的茶叶蛋,你真的吃不起

内务府的茶叶蛋,你真的吃不起清朝皇帝与茶叶蛋感谢台湾人的代言,最近“茶叶蛋”在网络上的风头,大有超过“包子”之势。这事得从台湾的一档电视综艺节目说起——节目中,有一位台湾嘉宾(据说还是一种学者)说:大陆人民吃不起茶叶蛋,因为大陆人民过得很清贫,茶叶蛋对大陆人民来说是奢侈。节目视频流入大陆网络之后,立即引发网友的盛大围观与吐槽。袁枚同学听说茶叶蛋原来是中国人民吃不起的奢侈品之后,忍不住在地下笑醒了。这名清代出了名的美食家,曾经在他的《随园食单》上放肆炫富,夸耀他家做了好多好多茶叶蛋:“鸡蛋百个,用盐一两。粗茶叶煮,两枝线香为度。如蛋五十个,只用五钱盐,照数加减,可作点心。”茶叶蛋居然一做就是一百个,绝对可以秒杀那名台湾学者。袁枚同学吃茶叶蛋的“奢侈”程度,甚至可以让光绪皇帝也要自叹不如。光绪帝每天要吃四个茶叶蛋,一直以来,光绪都以为茶叶蛋是很昂贵的奢侈品,外面的老百姓是吃不起的,因为内务府御膳房开出的茶叶蛋价钱是每个“三十四两银”,绝对可以吓尿老百姓。有一日,光绪帝手拿一个茶叶蛋,问他的老师翁同龢:“此种贵物,翁师傅可曾吃过?”翁同龢是个聪明人,知道内务府煮茶叶蛋的水很深,连忙说:“老臣只在遇到祭祀大典时,才偶尔吃一次,否则不敢食也。”光绪皇帝的爷爷是道光皇帝,也一直相信茶叶蛋是奢侈品。我们知道,道光帝生活很检朴,穿的龙袍都打着补丁。他的御裤破了一个洞,舍不得扔掉,便叫内务府找个裁缝补补,内务府调用了江宁织造生产的“宁绸数十匹”来做补丁,最后报价四百两银子。这种龙袍补丁,显然也是奢侈名品,一般人是补不起的。因为觉得茶叶蛋实在太贵了,道光帝也不大敢吃。有一次,他问军机大臣曹振镛:“卿家平日吃茶叶蛋,需要多少银子啊?”曹振镛也知道内务府煮茶叶蛋的水很深,含糊地敷衍了过去,说道:“臣自小患有气病,生平未尝吃过鸡蛋,故不知其价。”道光皇帝的爷爷是乾隆皇帝,他也认为茶叶蛋是寻常人家吃不起的奢侈品(真是奇葩一家亲,而且还隔代遗传)。一次他在召见大学士汪由敦时,问道:“卿家一大早赶早朝,在家曾吃点心否?”汪由敦答道:“老臣家贫,晨餐不过茶叶蛋四枚而已。”乾隆愕然问:“茶叶蛋一枚要十两银啊,四枚就要四十两了。朕尚不敢如此纵欲,卿家怎么还说家贫?”汪由敦知道自己不小心说漏嘴了,慌忙以“诡词”搪塞过去:“外间所售茶叶蛋,都是残破的坏蛋,所以老臣才能以贱价买来,每个只要数文钱。皇上你吃的茶叶蛋,是特供的,有机的,转基因的,比金子还贵。老臣家是万万吃不起的。”乾隆皇帝这才释然。后来乾隆帝带着紫薇丫头微服游江南,途中遇到庙会,路边摊非常热闹,一个卖茶叶蛋的老婆婆问乔装的乾隆:“您要不要吃个茶叶蛋?”乾隆帝为讨紫薇欢心,豪气干云地回答说:“好……来十个茶叶蛋。”结果身份就暴露了。你想啊,敢如此财大气粗一出手就买十个茶叶蛋的,必不是普通人啊。这个故事,后来被知名学者琼瑶阿姨写入了她的史诗大剧《还珠格格》中。茶叶蛋为什么这么贵?话说回来,清代的茶叶蛋到底是个什么价钱呢?嗯,有两种价钱,一种是市场价,每个三四文钱而已;还有一种是内务府价,每个要三十四两银子,这个价位,确实是老百姓消费不起的。问题是,深宫之内的皇帝不知道茶叶蛋的市价,难道翁同龢、曹振镛、汪由敦同志也不知道吗?显然不可能。那么他们为什么不敢对皇帝说实话?这又跟内务府在清代权力结构中的地位有关。内务府是独立于政府的宫廷机构,掌管的是皇室的“家事”,包括宫廷用品的采购,外朝官员不方便过问;而且,在内务府当领导的都是皇帝的私臣、亲信,内务府的职工也都是皇家的家奴,一句话,他们是皇帝的身边人,虽然不具备管理国家的正式权力,但隐权力极大,外官岂敢得罪?一个茶叶蛋的价格牵涉到内务府系统内整个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外臣如果实话实说,只会招惹上不可预料的大麻烦,含糊其词应付过去,反倒能博得“会做人”、“顾大局”的美名。其实也有朝廷官员想过追究内务府虚报价格的问题,不过以失败告终。光绪年间,内务府采购了一批皮箱,每个报价六十两银子。时任军机大臣的阎敬铭向慈禧太后报告说:“外间市场,皮箱的价格顶多不过是六两一个,内务府的报价高了十倍,平日浮冒之弊,可想而知。”老太婆摇头说:“恐怕没有这么便宜吧。一个茶叶蛋都要三四十两银了,一个皮箱才六十两,分明不贵啊。”阎敬铭再三说这个价钱太贵了。最后慈禧不耐烦了,说:“既然如此,那你就用六两银的单价,给哀家买一百个皮箱试试。”阎敬铭是个敢作敢为的财务官,当年查抄大清首富胡雪岩的财产就是他提出来的。所以他拍着胸脯应承下来了,并约定以半个月为限。可是,阎敬铭查得了民营企业家的财产,却动不了内务府分毫。等他带着银子到市场采购时,发现所有的皮箱店“均已关闭”,找人一问,原来早有内务府的太监早就过来交待了:“半月内不准开张交易,如不听招呼,必将货物打成齑粉。”阎敬铭无奈,只好派人到天津采购,结果半个月过去,约定的限期到了,天津的箱子还没有运过来。太后问阎敬铭皮箱置办得怎么样,阎敬铭无词以对。后来阎才得知,他派去天津的家丁,已得了内务府一千两银,逃之夭夭了。好了,从台湾奇葩学者的“茶叶蛋”笑话,联想到乾隆、道光、光绪三个皇帝吃茶叶蛋的笑谈,以及清代内务府的报价情况,我有两句正经话想说出来:一、茶叶蛋在某种情况下确实可以成为叫价高达几十两银每个、“大陆人民吃不起”的奢侈品(一枚鸡蛋大的玉石大约也就这个价钱),那就是鸡蛋的价格由内务府这种一手遮天的权力部门来决定,内务府说多少钱就多少钱,装一盏吊灯也可以报出1200万元的天价。二、皇帝每天居于宫禁之内,信息闭塞,差不多与世隔绝,被下面的内务府瞒骗,所以将茶叶蛋误当成了奢侈品,似乎情有可原。但一个生活在信息时代的现代学者,居然也以为“大陆人民吃不起茶叶蛋”,恐怕不能不说是大脑让意识形态偏见给蒙了。(文章中关于清代皇帝吃蛋的故事,均来自清代的笔记,只是笔记原文说的是鸡蛋,出于趣味,改为茶叶蛋。首发于《南都周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