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教授:不公布裸官数量可能是怕引起官场地震

li522565429 收藏 3 136


中央党校教授:不公布裸官数量可能是怕引起官场地震


近日,据媒体报道,至7月底全国各省份“裸官”摸底调查已基本结束。各省份组织、纪检等部门,已基本掌握了本省的“裸官”数量。然而,只有个别“零裸官”的地市在官网公布;江西、陕西、湖南、福建等10余个省市的组织、纪检部门,办公电话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拒绝透露“裸官”摸底数据。

“各省之所以不予公布,一是目前正处于‘打老虎’的关键时期,很多人出于谨慎自保的考虑,二是‘裸官’问题涉及人数可能较多,干部级别也可能较高,担心公布具体情况后可能引起政治‘ 地震’。”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张希贤今日接受人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裸官”数量讳莫如深,原则上实应公开

各省暂未公布“裸官”摸底排查数据,较大原因可能是,摸底过程中遇到了一些特殊案例,如问题涉及人数可能较多,干部级别也可能较高。但这些“特殊案例”是否应成为不予公布“裸官”数量的理由呢?

张希贤教授认为,因为只是统计配偶移居国外的情况,不是直接指控成贪污腐败,所以原则上应该进入党务公开和政务公开的范围,公开“裸官”数量,甚至具体的姓名。“这也是党务公开和政务公开的必然要求。”

国家行政学院的许耀桐教授也认为,各地不应对“裸官”数据加密,“‘裸官’治理同样要借助公众监督的力量,所以‘裸官’数据应该公开”。

“阳光法案”才能让“裸官”藏不了

依据中组发〔2014〕6号文件《配偶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任职岗位管理办法》的规定,“裸官”不得在“党委、人大、政府、政协、纪委、法院、检察院领导成员岗位”、“国有独资和国有控股企业正职领导人员”等5类岗位任职。

这也就意味着尽管“裸官”排查结果未予公开,但各地有关部门必须心中有数,根据摸底调查情况,对“裸官”进行进一步处理,包括接受调整岗位,或者让配偶(或子女)自愿放弃外国国籍、国(境)外永久居留权或长期居留许可。目前动作最快的广东省,已于今年5月底完成清理,866名“裸官”被调岗。

国家行政学院许耀桐教授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的治理思路很明确,不论是哪个部门,还是哪个级别,只要是‘裸官’,就躲不开、藏不了。正在开展的今年第二轮中央巡视,就把‘裸官’列为巡视重点。各省份的‘裸官’排查结果,肯定要经过中央巡视组审核。”

整治“裸官”最重要的是削弱其“官”属性,包括禁止“裸官”担任领导干部否肉麻话。此外,就是要加强公共资金、国有资产管理等。当然,最有效的办法还是推行“阳光法案”。

“摸底排查只是初步行动,这次调查是看底盘多大,是出手依据。现在只是自愿填表,是否有配偶在国外当然是可以填的,但你要让他们汇报财产问题,那就很难了。”张希贤说,“这就需要更长的时间,建立更加完备的法制框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