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败后的日本“慰安夫” 非常惧怕美军女兵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战败投降。随即,麦克阿瑟带领着美军进驻日本。

日本政府拨出巨款,在全国建立慰安所,为美国大兵提供慰安妇和慰安夫……

7万名18-25岁的女性沦为美国大兵的性工具

在日本人看来,战胜国凌辱战败国妇女是必然的。要保全皇族、贵族、公卿、上层社会妇女的贞操和日本人的纯正血统,就必须建立一个“性的防波堤”。

1945年8月18日,日内务省发出《外国驻屯慰安施设整备》和《关于外国驻屯慰安施设问题给内务省各警保局长的通告》等,要求各地警务部门建立为占领军提供性服务的慰安所。

8月26日,官方拨5000万日元,由东京警视厅牵头成立“特殊慰安施设协会”,设慰安、游技、艺能、特殊施设、食堂和物产各部,并在天皇皇宫前举行了“结成式”。日本人称之为“国家卖春机关”。

战败后的日本“慰安夫” 非常惧怕美军女兵

起初,官方决定用妓女充当慰安妇。妓女听到这个消息都在哭泣,她们都不愿意用身体侍奉敌人,并且她们当中流传着“西洋人和日本人身体不一样,和他们做那种事会被弄成两半”的说法。

结果,愿意合作的妓女连最初设想的1/3都未达到。日本政府只能撕破面子用广告征召良家妇女。战后的日本物资缺乏,不知情的贫困妇女看到广告都去应募。

战败后的日本“慰安夫” 非常惧怕美军女兵

8月18日,茨木警察局接到命令时,当时唯一适合充当慰安所的是一栋单身警员宿舍。他们火速改造宿舍,从海军那里找来床铺,调来20名慰安妇。9月20日,慰安所开门营业。

8月28日,大批美军涌进东京以南厚木地区,大兵们找到了特殊慰安施设协会经营的小町园慰安所,在开业前一天,冲进去打了服务员,强暴了所有的慰安妇。

在横滨的互乐庄,开业前一天,100多名美国黑人大兵闯进去轮奸了14名慰安妇。开业第二天,一名逃跑的慰安妇被美国兵当场掐死。特殊慰安施设协会公关事务负责人镝木在1972年写的回忆录中,曾说到当时的情况:

“我和两三个协会经营人匆匆赶到那里,惊见街上已出现了五六百人的长龙。场面混乱,连美军宪兵也束手无策。”“里头有38个慰安妇,由于生意太旺,供不应求,人数很快增加到100。每个妇女每天需招待15到60个客人。”

慰安夫的“工作”算是很难得了,就是体力上有些吃不消

战败后的日本“慰安夫” 非常惧怕美军女兵

特殊慰安施设协会还招募年轻男子做慰安夫。日本历史学家田中利幸在《为什么美军无视从军慰安妇问题?》中披露,“日本慰安夫也提供给美军中同性恋士兵和从军护士等”。

战败后的日本“慰安夫” 非常惧怕美军女兵

在日本昭和研究所编着、日本仙台大学教授百濑孝监修的《知道战后的日本吗?》一书中,收录了当时一名“美军女性士兵用慰安夫”的故事。

名叫赳田纯一的慰安夫是在1946年为进驻名古屋的美国女兵而招募的。当时美军对招募来的日本男子,从心脏、胃、眼睛到皮肤、肌肉、血液、尿液、还有性病、痔疮等都进行了严格的检查。

他的第一名“客人”,就是之前对慰安夫进行考核的美军女下士。她一眼就看中了赳田纯一,并将其留了下来。赳田纯一曾这样描述她:“乳房犹如两个饭盒(日本饭盒是圆筒形的),她的腰让人想起故乡的牛。”

慰安夫隔天“出勤”,日工资3美元。每天能吃到牛肉、黄油、奶酪等“只要是用于恢复体力,拿多少都行的东西”。对于每天吃山芋都吃不饱的日本百姓而言,慰安夫的“工作”算是很难得了,就是体力上有些吃不消!

半年内,女下士除必须要处理的军务以外,剩下的时间全部要赳田纯一“服侍”。当这名女下士长返回美国之时,还“止不住地流下热泪”。

1946年3月,慰安所被下令关闭。田中利幸说,麦克阿瑟下令关闭慰安所不是出于道德考量,而是因嫖妓染上了性病的美国大兵已超过1/4。事实上,美日心照不宣,以暗娼代替公娼,继续慰安服务,直到四年后才真正宣告终止。

战败后的日本“慰安夫” 非常惧怕美军女兵

5.5万名慰安妇被遣散后没有任何补偿,她们用肉体挣来的钱又因日本政府的“存款冻结”政策而化为乌有。她们回不到原来的生活,只能成为被美国大兵称作“潘潘”的暗娼,或成为美军包养的“安丽”(Only的日文发音)。

《知道战后的日本吗?》说,二战后到朝鲜战争经济崛起这段时期内,虽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但是慰安产业的确是给日本创造外汇最高的行业。

战败后的日本“慰安夫” 非常惧怕美军女兵

30年后,日本记者大岛幸夫采访了当时特殊慰安施设协会计划的执行人、日本原警视厅警视总监坂信弥。该采访收录在日本二战史籍《原色的战后史》中,坂信弥说:

“都现在了,为什么还提那件事情?真是低水平的问题!”“又不是一个左右国家命运的问题,只不过是一个芝麻粒大小的问题罢了。”“再说当时日本政府有别的办法吗?也正是因为那样才使得日本女性躲过了‘贞操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