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舞阳 13 岁杀人,且「骨怒面白」,为什么刺秦时却被吓尿了裤子?

我觉得一切关于历史问题的回答,基本都可以在历史本身找到答案,如果找不到,说明史料掌握的不够多,秦舞阳这个问题,我觉得历史本身就够回答了。

先来看秦舞阳本人的介绍,“燕国有勇士秦舞阳,年十三,杀人,人不敢忤视”,想想确实很牛逼,十三岁当街杀了人,非但不害怕,还让全大街的人不敢看他,这样的人至少胆量比一般人要大很多吧。剩下的关于秦舞阳的资料似乎都没有了,我们貌似无从知道秦舞阳的成长轨迹,也无法知道他是不是后来变怂了?历史似乎给我们留下了扑朔迷离的一团阴影。然而,我这种几乎每年都要翻看一遍《史记》的人,一向是了解太史公的腹黑的,他经常在犄角旮旯里藏一点东西,偷偷把答案告诉你。

果不其然,我发现另一条史料,大家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史记匈奴列传》里大部分是关于匈奴的历史,然而里面却有一句闲笔,“其后燕有贤将秦开,为质于胡,胡甚信之。归而袭破走东胡,东胡却千余里。与荆轲刺秦王秦舞阳者,开之孙也”。通过这个史料我们知道了,秦舞阳不是普通人,他爷爷是燕国的将军,准确的来说他是官三代。

我想聪明的朋友都恍然大悟了,我还是卖弄一下,解读一下,秦舞阳杀人这个事件。燕国军三代秦舞阳十三岁时候,在燕国首都大街上,不知道什么原因,把人给杀了。战国虽然没有《未成年人保护法》,然而军三代毕竟是军三代,当街居然无人敢指认,而燕国的执法机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其实想想也可以理解,今天我们社会主义社会法制这么健全,不也有个别人不信任法制社会,不敢出来作证吗?事已至此,我们大概知道,秦舞阳所谓的“勇”大概是怎么回事了,无非是仗势欺人而已。

我们再大胆一点,推想一下他的人生轨迹,军三代秦舞阳,就是靠着祖荫,在燕国这么骄纵不法,然而爷爷毕竟会死,史记上没有他父亲的记载,可以推想其父官做得不是很大,军三代的老本毕竟有限。终于到了秦舞阳渐渐成年,他也终于沦落到要当门客谋生的地步了。幸亏毕竟是军三代,少年时结交了一大波狐朋狗友,现在也略有几分薄面,秦舞阳也经常在酒后拍着自己胸脯咚咚响,“爷十三岁的时候就敢当街杀人,你怕不怕”,不知道大家怕不怕,要我我是怕了,人哪敢跟牲口叫板?就这样,秦某某终于也混了一个大致类似“燕国第一勇士”这样的名头。

千不该万不该,燕太子丹在秦国受了气,矢志报仇,更要命的是要用刺杀的方式,更要命的是,居然有个缺心眼的荆轲愿意去,更要命的是,他还需要一个副手,更要命的是,过去的勇名轻松地为他谋得了这个职位,幸好他已经有心目中的副手。可要命的是,这个副手最终没来,于是,秦舞阳的末日来了。

所以我们不难明白,为什么“至陛,秦舞阳色变振恐”,为什么牛逼哄哄的少年勇士一见到秦国宫殿的台阶就吓尿了。

权势是一种很好的麻醉剂,只不过所有靠权势赢得一切的人,权势一旦失去,会比其他人更恐惧权势。惯于仗势欺人的秦舞阳,现在来到了天下最有权势的国家的政治中心,马上要面见天下最有权势的人,而他马上要对抗这个人。我想,他可能会猛然想起自己十三岁时,在燕都街市杀的那个人,那人孤零零地面对他秦舞阳,无助地看着满街的行人却得不到一丝同情。命运总是如此吊诡,他现在就如当初那个人一样,孤零零地站在这里,秦王只要一个眼神,殿前武士就会把他剁为肉泥,当然同样的,对于秦王“人不敢忤视”。他又怎么能不浑身筛糠?

多说一句,太史公作《刺客列传》,少时读书不解其意,觉得为暴力立言,殊不可取。现在越来越晓得,政治需要制约,先秦无他,无非是“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刺客的意义,就在于他能警戒统治者,王权之上,尚有一把匕首,这也是中国武侠的本意。

刺客列传所载五人,曹沫、专诸、豫让、聂政、荆轲,俱当得起侠之一字,至于秦舞阳,呸,他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