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还击最严厉制裁 不排除战争选项

www921796008 收藏 9 3364
导读:普京还击最严厉制裁 不排除战争选项 2014-08-06 21:21:43 在美国的压力之下,欧盟的制裁大棒终于落下。这个堪称“最严厉的制裁”的确是致命的,内容涵盖了能源、金融、军事和敏感技术等诸多项目,目的就是要把俄罗斯经济打回原形。俄罗斯必须面对的挑战是十分严峻的,普京将如何应对?世界瞩目。 终于,路透社援引俄罗斯媒体消息称,普京称已经下令克里姆林宫起草针对欧美制裁的报复性措施。俄罗斯国防部8月4日宣布,在与乌克兰接壤的西部边境地区进行为期4天的军事演

普京还击最严厉制裁 不排除战争选项

2014-08-06 21:21:43

普京还击最严厉制裁 不排除战争选项

普京还击最严厉制裁 不排除战争选项

在美国的压力之下,欧盟的制裁大棒终于落下。这个堪称“最严厉的制裁”的确是致命的,内容涵盖了能源、金融、军事和敏感技术等诸多项目,目的就是要把俄罗斯经济打回原形。俄罗斯必须面对的挑战是十分严峻的,普京将如何应对?世界瞩目。

终于,路透社援引俄罗斯媒体消息称,普京称已经下令克里姆林宫起草针对欧美制裁的报复性措施。俄罗斯国防部8月4日宣布,在与乌克兰接壤的西部边境地区进行为期4天的军事演习,有包括战斗机、直升机等在内的100架飞机参加演习。亦有迹象显示,俄罗斯正向两国边境地区大规模集结军队,而这是自5月俄罗斯军队撤出该地区以来的最大规模屯兵。

如果说此前面对制裁,俄罗斯宣布毫不畏惧是对制裁分量不足惧有着清醒的认识,那么现在面对生死关头、被逼到墙角的俄罗斯强硬以对则说明俄罗斯对未来有着清醒的认识——普京除了强硬抗争别无选择。被逼急了的普京可能采取强力抗击,甚至引爆一场与乌克兰的战争也未可知。

首先,在西方领导人可以抛出的所有制裁中,对俄罗斯最具威胁的就是超出他们控制范围的一样东西:原油价格。这被看作是动摇俄罗斯“命根”的行为。

美欧的制裁目标直指作为俄罗斯经济核心的金融、能源和军工行业。与以往欧盟对于跟随美国制裁不感兴趣,对俄罗斯的制裁“雷声大、雨点小”,只是在不停地扩大制裁“黑名单”的范围相比,此次欧洲一转常态跟随美国直戳俄罗斯的筋骨。被认为在很多问题上都能够达到共识的默克尔(Angela Merkel)与普京十余天未相互联系。德国甚至取消了与俄罗斯的上亿元军购合同。

美欧的制裁让普京窝了一肚子火

和此前惩戒性的制裁相比,美欧日切断对俄几大国有银行的融资渠道,停止向俄出口武器、装备、能源设备和敏感技术,包括军民两用品。8月1日欧洲融资渠道正式向五大俄罗斯银行关闭,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表示,为响应欧盟上周宣布的对俄罗斯的制裁决定,该行目前不会再对最大的客户俄罗斯进行任何新的投资。

美俄贸易总量原本有限,但是,其对金融市场的垄断会造成俄资本流动的障碍,冲击俄30%的银行资产。俄上半年对中小企业贷款已缩两成,全年外资流失可能达1,000亿美元;限制石油、天然气以及页岩气勘探和开采技术及装备的输出,将伤害严重依赖能源工业的俄罗斯经济。俄罗斯重要的国有银行在西方的融资渠道中断,引进西方先进的能源开采技术的大门关闭,双方的军火贸易也基本停止。俄罗斯能源专家说,美欧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将会降低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如果制裁时间过长,北极地区的石油大陆架开发将无利可图,开发的时间也将推迟。

俄罗斯的前身苏联曾是工业超级大国。但苏联解体后,苏联工业这棵大树被寡头和西方财团砍倒劈碎,卖了个柴火价,留给俄罗斯的只是树根(资源采矿行业)和一部分果实(产业链末端的兵工厂)。这意味着俄罗斯的繁荣乃至生存将依赖于军火和资源出口,石油和天然气是最重要的财富来源。再强力的领导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苏联解体后,叶利钦首先接手俄罗斯,但整个20世纪90年代油价低迷,海湾战争之后,油价始终在20美元上下打转,所以俄罗斯经济几次濒临崩溃。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导致油价跌到9美元一桶的极低点,俄罗斯经济应声崩盘,汇率从6卢布换一美元跌到24卢布一美元,卢布几乎成了废纸。叶利钦一年换了5任总理也没解决问题。普京上位后也没有挽救前苏联的工业,在他的任上,俄罗斯制造的工业品越来越少,越来越依赖于资源和石油出口。但是普京有一样长处胜过叶利钦十倍——运气。

从普京执政开始,石油价格就开始了连年飙升,2003年稳定的跨过30美元,2005年到了40美元,到了2008年油价已经过百美元了,最高飙到147美元,9年涨了10倍有余。俄罗斯终于见到了久违的财政盈余。这就是“普京奇迹”的真实含义。普京长期以来在俄罗斯拥有强大执政根基就是受益于原油价格上涨。因此油价是由克里姆林宫严密监控。

现在,俄罗斯的经济仍然严重依赖2万亿美元的原油出口,原油出口占国家收入的40%,现在油价仍然高于2014年预算中的平均每桶104美元,俄罗斯还不需要马上担忧。但如果每桶低于100美元,警铃会响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5月警告称,莫斯科对于目前的情况没有应急计划,所以原油价格持续下跌甚至可以削弱普京的权力。俄罗斯著名经济学家说:“如果油价下降到75美元,并保持几年,那么俄罗斯政权可能会更迭。两年前我说的是60美元,但现在由于缺乏增长、腐败增加和西方制裁,75美元就足够了。”

普京纵是有“大帝”的绰号,也只能当一个卖石油的销售员。普京政权对石油的依赖,以及油价下跌对普京的压力是不能逃避的事实。普京说过:“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此前他已用8年的时间带领俄罗斯实现了从衰落低谷到振兴的转型,因此可能执政到2024年的普京,首要目标便是打造一个继沙皇和苏联后的俄罗斯第三帝国。但眼下既面临2008年以来石油不景气的压力,更面临着美欧的制裁,美欧剑指俄罗斯的石油工业相当于直接戳中普京的痛处。

其次,从某种意义上说,俄罗斯的经济改革,不过是一场苏联式的革命运动,其目的就是新兴贵族的利益再分配和攫取国有财富。普京在2000年上台后虽然大力整饬了寡头,但实际上俄罗斯的整个国家生态仍然是寡头支持下的政体。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历经了血腥和黑暗的改革,即将国企转型为私企或半国企,国有资产逐渐被少数人掌控,普京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和前俄罗斯副总理、国家电力寡头丘拜斯的“俄罗斯统一电力”是最有代表性的两大企业。寡头丘拜斯曾经领导过俄罗斯第一轮经济改革,他说:“经济改革的目的,就是要做到转型不可逆转,或者使得新政权有所依靠。使国家的法律和政策制定得符合快速致富的政治精英的利益。”

普京的长期执政其实得益于自己已经成为了寡头支持的核心。而美欧不遗余力地制裁普京的朋友圈说明,身边人也是在加速普京政权解体的关键。西方正在调动俄罗斯的利益杠杆加速寡头对普京的离心。

欧盟7月30日公布的这份制裁名单中共有8人和3家企业。其中,就有普京的柔道好友(Arkady Rotenberg)。Rossiya银行的两名最大股东卡瓦尔钦科(Yuri Kovalchuk)和夏马洛夫(Nikolai Shamalov)也在制裁之列。其余五人分别为俄罗斯总统办公室第一副主任格罗莫夫(AlekseyGromov)、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政府发言人奇格里娜(Oksana Tchigrina)、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最高委员会主席李维诺夫(Boris Litvinov)、俄罗斯克里米亚共和国内政部长艾比索夫(Sergey Abisov)以及支持乌克兰东部分裂分子的马诺费夫(Konstantin Malofeev)。加上此次制裁名单,被欧盟实施资产冻结和签证禁令的俄罗斯个人以及机构分别达到95人和23家。

普京并没有建立一个前苏联共产党那样的严密统治机构,统一俄罗斯党根本就不是党,而是既有利益集团——尤其是官僚集团的松散集合。如果普京能够源源不断地给各阶层发福利,给各个利益集团撒利润,那么普京大帝的位置就无人可以撼动。反过来说,如果普京手里没有石油美元,没有石油换来的物资,不论他是能打老虎还是能开战斗机,都无法避免众叛亲离的局面。俄罗斯也将进入另一个90年代那样的混乱时期。

德国联邦情报局局长辛德勒(GerhardSchindler)7月份告诉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说,尽管普京希望向世界展示战线统一的俄罗斯,然而其权力阵营内部已开始出现裂痕。在如何最好地应对西方的经济制裁上,强硬派和寡头们争执不下。在俄罗斯国内,人们抱怨孤立主义攀升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俄罗斯经济中约50%是国有的,那些直接领导国有公司的人对普京仍绝对忠诚。而其他公司的态度则不断变化着。

俄罗斯的制裁一方面也让直击俄罗斯的石油工业体系雪上加霜,另一方面也是对普京政权的动摇。普京在2011年的选举中支持率并不高,就离不开美国扶植的颜色革命势力的搅局。普京7月22日在俄联邦安全委员会会议上警告西方,在俄罗斯挑起“颜色革命”是行不通的。“外部势力”的任何挑起俄罗斯“颜色革命”的企图是行不通的,“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公民,所有俄罗斯民族,也不会允许它,而且他们永远不会接受它”。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普京面临政权被冲击的压力。

第三,美国放弃制裁的条件是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退让。但值得注意的是,乌克兰危机一开始的根源是2013年11月21日,乌克兰当局突然宣布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的相关工作,转向与俄罗斯积极对话。而推翻亚努科维奇政府新上任的政府再次推进了欧洲一体化进程。

俄罗斯眼下之所以对乌克兰推进加入欧洲的一体化进程十分恼火在于关税同盟不仅仅是经济同盟,更是政治势力范围的划分。由于欧盟立法基础与关税同盟立法基础互不相容,如乌克兰加入欧盟自由贸易区,则不可能承担关税同盟规定的一些关键和基础义务,尤其是乌克兰不能与关税同盟适用统一税率,不可能建立统一关境。乌克兰即便不加入北约,但是在经济上加入欧盟也等于已经脱离了俄罗斯的欧亚联盟体系下的关税同盟,跟俄罗斯说再见。

从普京2011年10月发表的竞选宣言之一《欧亚新的一体化计划:未来诞生于今天》可以看出,普京为俄罗斯崛起设计的路线是欧亚联盟。推行欧亚联盟政策确实普京帝国的构想。欧亚联盟的构想始于1994年,但之后俄罗斯外交重心几经调整,直到最近才被普京重新大张旗鼓的提起,成为其第三次总统竞选的主要纲领。其意图清晰可见,即通过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欧亚经济共同体和独联体自贸区,建立一个由莫斯科主导的环俄罗斯政治、军事、经济共同体,将之塑造为欧亚地域内的核心力量集团。

乌克兰是欧亚大棋局地缘政治支点国家之一。俄罗斯视其为与欧美地缘政治博弈的核心地带以及重振大国地位的关键。乌克兰此前退出最早的俄白哈乌四国统一经济空间亦是对普京欧亚联盟支撑下的帝国的羞辱和破坏。因此,乌克兰加入关税同盟和独联体是俄罗斯的既定构想。逼乌克兰选择俄罗斯是普京数十年来长期布线的举动。

原本独立以来,乌克兰一直致力于融入欧洲一体化,与俄罗斯若即若离,对独联体一体化兴趣不大。通过“橙色革命”上台的尤先科总统执政期间,乌克兰更是全面推行西倾政策。乌克兰驻布鲁塞尔大使曾明确表示,“尽管入盟的门票昂贵,但坐上了这趟车就不能再下来”。但是在俄罗斯的干预下,乌克兰叫停原计划于2013年年11月与欧盟签署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共同协议。普京拿下克里米亚之后,积极支持东部武装,就是要在乌克兰国内培育掣肘西方支持下政权的势力,对乌克兰与欧盟经济计划政策产生影响。美国欲用制裁来让普京前功尽弃,埋葬普京帝国计划显然并不现实。

如果说石油价格、石油工业是普京帝国的经济核心,寡头支持是普京政权的政治框架,包括乌克兰在内的欧亚联盟则是普京大帝的加冕典礼。纵然美欧的最新制裁直接将美俄斗争带入了胶着状态,将普京逼到了只能选择抗争的逼仄角落里。但在俄罗斯历史上,任何誓言构建帝国的沙皇的字典里都没有委曲求全和退让的字眼。正如彼得大帝17世纪果断击溃了波兰和瑞典封建主的入侵,亚历山大一世19世纪消灭了入侵的拿破仑军队,斯大林20世纪击败了纳粹德国的进攻,哪怕是敌众我寡、实力悬殊,哪怕是身陷险境、朝不保夕,强硬抗击已经深入了俄罗斯人的血液里。21世纪的俄罗斯能否成就伟业,就看普京能否顶住制裁的压力。从20世纪末的灾难中刚刚恢复元气的俄罗斯,既没有让步的传统,也承受不起再度让步的后果。事关生死存亡、功败垂成,普京除了更强硬还击,别无他路。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