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烟往事

gusj 收藏 0 69
导读:如烟往事

往事如烟

顾少俊

王达洪和成峰一起毕业于黄埔军校17期,后都在胡宗南手下供职。1948年,汤恩伯任上海警备司令部司令。汤恩伯看中王达洪,把他调到上海警备司令部任作战参谋。成峰经过一番周折后,在上海警察局谋了个位置。他俩的升腾,让同事们羡慕不已。

1949年春天,一个衣衫褴褛的军人找到成峰办公室。

“我叫蔡轰车,是你和王达洪的同学,我们部队在大运河和解放军打了一仗。当时是11月份,运河两岸已经冰冻。黄伯韬命令我们强渡大运河,我们好不容易渡过运河,到达碾庄,解放军的炮火太猛了,我们无法前进一步。后来,部队打散了。我的警卫也战死了,一个人好不容易逃出来,一路讨饭到了上海。听说,你在上海警察局,想请你帮我找个工作,混口饭吃。”

成峰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跷着二郎腿说:“现在这年头,找工作不但要有本事,还要有本钱。你有什么?”边说边漫不经心地拿起桌上一份文件,“我还有一个会,你没有别的事了吧?”

蔡轰车只好去找王达洪。王达洪一见老同学,热情地接待他,派人领他去洗澡、买衣服、逛街。王达洪对他说:“工作的事别急,你在上海先玩上几天。”

半个月后,汤恩伯的警卫连要扩成警卫旅。蒋介石的侍从室主任楼秉国来当旅长。王达洪把蔡轰车推荐到警卫旅做排长。

以后,王达洪不放心,去看了他几次。蔡轰车非常感动。每次,王达洪来,蔡轰车总要陪他喝上几杯。记得闲谈时,蔡轰车说过:“共产党是一心为老百姓做事的。”之类的话。蔡轰车随便说,王达洪随便听,也没往深处想,常常是哈哈一笑了之。

1949年5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主力胜利渡过长江后,对国民党军重兵据守的上海市发起进攻。

24日夜里,汤恩伯及其下属乘军舰退到吴淞口。汤恩伯见上海警察局的人没有来,让王达洪开车子去通知。王达洪赶到上海警察局,看到毛森局长正在指挥手下人烧档案。

王达洪匆匆说明来意。毛森立即通知手下人赶往吴淞口,却忘了通知已升为处长的成峰。

27日,上海彻底解放。上海战役,除汤恩伯率5万人乘军舰撤逃外,第三野战军歼灭国民党军第51、第37军和5个交警总队全部及第123、第21、第12、第75、第52军大部,共15.3万余人。

在军舰上,有人报告汤恩伯,警卫旅的蔡轰车排长是共产党。一旁的王达洪大惊失色。汤恩伯一摆手说:“算了吧,不怪你。共产党狡猾得很,你们胡宗南司令部的秘书里也有共产党。”说完,叹了口气。

蔡轰车是共产党并没有改变汤恩伯对王达洪的信任。汤恩伯把王达洪留在金门司令部。

在上海审成峰的是蔡轰车。

成峰满脸堆笑:“看在同学一场的面子上,放兄弟一马。”

蔡轰车淡淡一笑:“放你一马,可以!但要有本钱。”

“我有上海警察局潜伏人员的名单。”

蔡轰车从桌子上拿起一本军统、警察局潜伏人员花名册在他面前扬了扬:“有我这个全吗?”接着手一挥:“带下去!”

成峰调到上海时,以为自己前途无量,和老婆离了婚,在上海找了一个高官家的千金。他岳丈后来越来越看不惯他,上海战役前,就把女儿接回家住了,后来去台湾也没有通知他。以前的亲朋好友到上海找他办事,没有好处一切免谈。现在落难了,连个探监的人都没有。他飞扬跋扈惯了,在狱中又不能和狱友们好好相处,总以为自己和他们不是一个档次的。几个月后的一天夜里,他突然心口疼,狱友们懒得替他喊人,等狱医发现,抢救已来不及了。

1950年,王达洪、吴子俊、熊亮、詹忠四人奉命从金门偷渡大陆,暗中扩充人员,将来配合蒋介石反攻大陆。

吴子俊是浙江宁海人,曾在家乡当过乡长。他们准备先到吴子俊家。

一艘小军舰晚上从金门出发,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到了浙江沿海。在离岸边几里的地方,四人上了小船。就在小船要靠岸时,岸上突然冒出一批举着枪的民兵。熊亮和詹忠脸色难看,低声道:“完了!”王达洪赶**枪。

吴子俊不慌不忙地跑到船头,挥着手大声说:“别开枪!我是子俊,我是子俊……”

“吴乡长回来了!吴乡长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王达洪们松了口气,赶紧收起枪。

吴子俊回来后,经常有乡亲们过来嘘寒问暖。乡亲们没有一个人认为,吴乡长离家期间,会做什么坏事。

吴子俊的父亲,很有钱。他乐善好施,在灾年设粥厂。平时,邻居家有什么困难,总是热心帮忙,对家里的佣人也很厚道。吴子俊做乡长期间,一心一意为老百姓办实事。

早上,王达洪几个人分散出去活动。晚上,住吴子俊家。

王达洪在周围几个乡转了转发现,获得土地的农民喜笑颜开。基层的干部大多是在地方上打过游击的,这些人办事公正,为政清廉,能和群众打成一片。老百姓非常拥护共产党,痛恨国民党的腐败。越往内地,老百姓的警惕性越高。他心中叹道:“大势已去,反攻大陆是不可能实现的。”他想起蒋介石在撤退大陆时说的一句话:“我们是自己打败了自己。”

一次,王达洪无意中听人说,蔡轰车在上海市警察局做处长。他想到上海找蔡轰车。

于是,他对另外几个人说:“我去一下杭州。”

在上海,蔡轰车热情地接待了他,对他说:“我可以安排你上大学,毕业后给你找工作。”

王达洪说:“我离家多年了,想念家中老母。我想回常州金坛老家。”

蔡轰车爽快地给他写了经历证明。

“三反”“五反”期间,地方公安局找上门。王达洪提到蔡轰车。

蔡轰车很快给当地公安局作了回复:王达洪解放前一切问题由我负责,回乡后的情况由你局掌握。

在蔡轰车的爱护下,老人在历次运动中基本上没有受到大的冲击。

王老听说,吴子俊一直住在老家。吴子俊的哥哥以前是张治中办公室主任,吴子俊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也无大碍。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