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自述:去了趟印度之后我心灵受重创

不想被禁言 收藏 120 43562
导读:大家好,我23岁,3月和我的旅伴Jen去了印度一个月,我们是大学同学,这次快乐出门平安回家。 加尔各答-1:初到印度,兵荒马乱 我坐在弹跳的计程车裡,屁股可以感受到椅子下突出的钢圈,窗外飞砂走石。我眉头紧皱在心裡狂喊:天哪这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为什么我坚持要来印度呢!难道不能选个日本或是长滩岛或是南法之类的地方吗!天哪为什么他们要一直按喇叭!如果我现在就逃回台湾会不会被笑!天哪司机你小心一点你在生气吗生气开车很危险!还是可不可以放弃其他地地方直接到达兰萨拉避难可以吗可以吗!旅遊书上说那是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家好,我23岁,3月和我的旅伴Jen去了印度一个月,我们是大学同学,这次快乐出门平安回家。

加尔各答-1:初到印度,兵荒马乱

我坐在弹跳的计程车裡,屁股可以感受到椅子下突出的钢圈,窗外飞砂走石。我眉头紧皱在心裡狂喊:天哪这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为什么我坚持要来印度呢!难道不能选个日本或是长滩岛或是南法之类的地方吗!天哪为什么他们要一直按喇叭!如果我现在就逃回台湾会不会被笑!天哪司机你小心一点你在生气吗生气开车很危险!还是可不可以放弃其他地地方直接到达兰萨拉避难可以吗可以吗!旅遊书上说那是旅人心灵的庇护所阿我现在就需要庇护了啦啦啦呜呜呜呜!

不过我当然是以一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一般镇静的神情坐在弹跳的计程车裡。在曼谷飞到加尔各答的飞机上我旁边坐了一位澳洲人,他已经去印度很多次啦,他叫我be careful,还问我知不知道到了加尔各答要住哪裡?我用发音良好的英文微笑地说:Suddern street?他也笑了,说我知道就好。好了,现在计程车停下来了,Suddern street到了。

我在泰国嚐了甜头,泰国如此便利且一目瞭然,因此当我看到Suddern street的时候我内心的呼喊再度出现,我在飞机上那句发音良好的Suddern street好像在取笑我。和清迈和曼谷比起来,这条路实在令人怀疑,这就是背包客住的地方吗?金毛巨人咧?太阳眼镜咧?绿油油的植物咧?旅馆藏在哪?喔那是一条尿尿小河吗?呃那隻狗还活着吗?我开始担心。

两张稚嫩的亚洲脸孔出现在Suddern street,背着大包包,马上就被掮客看上。掮客,算是一种part-time job,他们手中拿一叠名片,在路上看到背包客就靠过来(稚嫩的背包客更是上上之选)问你:my friend! my friend! need a room? ac? no ac? wi-fi? cheap! cheap!(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找房间吗?要不要冷气?要无线上网吗?很便宜啦很便宜!)旅遊书上写的很清楚,说碰到掮客就要严辞拒绝他们,或是说已经订好住宿了。但我们当时很混乱跟害怕,所以就没有严词拒绝,而且白癡也看的出来我们根本就没有订好住宿!由於他一直黏在旁边,於是就这样半强迫半自愿地一家一家看,最后我们实在太累了,又受不了背着大包包走在路上招来的眼光,在SHAMS GUEST HOUSE碰到阿莎力老板娘后就决定停止继续找下去。SHAMS GUEST HOUSE有点贵,双人房没冷气原本800rs,后来意思意思杀到700rs(感谢Jen)

不过当然与掮客的爱恨情仇还没有结束!太小看这段孽缘了!

非常狼狈。在房间把包包放好,坐在潮湿的床上有气无力地抱怨一番后,就拿着护照和当晚的房钱到柜台check in…没想到掮客还在那裡!他的四肢瘦长,肚子出乎意料的大,好像有寄生虫在裡面,閒閒地靠在柜台跟manager聊天。我避免与他目光接触,镇静地等manager把护照上的资料慢慢地、一笔一划地刻在一本大帐本上。等到我第二次从房间出来,掮客还在柜台跟manager聊天!该来的还是会来…这时候manager提醒我:He is not our person, you have to pay him 呃!好吧!pay就pay!於是我开始手忙脚乱的从钱包裡掏钱,心中一边複习部落客说「用小额钞票打发!用小额钞票打发!小额钞票!小额钞票!小额钞票就是10rs!10rs!」我想装作很熟练但是一点也不熟练地掏出一张钞票给掮客,几秒后我像被打了一拳发现我给他的是100rs…

e04!与印度交手第一战!惨败!

好,总之,妈妈叫我不要再想那100rs了(哼哼哼),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要处理,那就是-火车票!我们在台湾除了订好冥想中心的课程,在印度的住宿跟交通都是到当地再说,所以如果不快点买好火车票,那我们接下来的行程就不用走啦!根据地球e步方,在加尔各答有一个神奇的地方,那个神奇的地方是专门卖火车票给外国人的窗口,只要搭地铁就会到。加尔各答的地铁很简单,系统跟台北捷运很像,我们只要搭两站,听起来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地方。

事实上什么事都需要担心一下…与印度交手第二战!开始!

我们在地铁观察一个放在月台的体重机时,一个女生跟我们解释那是量体重的,我们趁机跟她说我们要去的地方,她把头撇了撇,说you can follow me。呜!谢谢!於是我们成功到达该下车的那一站,阿唷还满顺利的嘛。

出了票口,我们打算再问一个人,但是这次没有体重机辅助搭訕,所以就主动出击,挑了一位穿纱丽的老妇人!她不太会讲英语,但是大概可以了解她要我们坐计程车或是公车,我们赶快摇动全身上下,跟她表示我们可以用走的,她又说了一串话(?),后来跟我们指了一个方向「直走」,一直直走?她把头撇了撇。

於是我们开始两万五千里长征,路上经过了无数家路边摊,他们的颜色整体来讲是黑的,锅子是黑的、桌子是黑的、地板是黑的、水壶是黑的、人也是黑的,从那黑黑油油的路边厨房昇华出金黄色的咖哩、煎马铃薯、烤饼,或是倒出热气蒸腾香味四溢的奶茶,印度人就站在路边用手吃那些食物,好像那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地上有不知是死是活的狗还有活着乞討的人,很多擦鞋的摊贩跟刮鬍子的摊贩,喇叭声像用了哆啦A梦的声音固体字型一样会具体的砸死人。我在流血,外国人窗口到底到了没?

一路上我们大概问了十个人,大家都清楚的指向前方说直走,一直直走?他们撇撇头。走到我们脚快断,建筑物从一般平房变成带有英式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的高大建筑,到底走了多久?(半小时?四十分钟?一小时),难怪在捷运站的老妇人建议我们搭计程车或公车…Last mile问到一位中年上班族,他撇了撇头说follow me。於是我们尽量follow him,闪过人闪过车闪过手推车闪过喇叭声,不久后(真的不久),他指了一道门,说就是这裡叫我们进去问问,我们感激涕零地进去了。

裡面灯光惨白昏暗,全部都是印度人。我们又像惊慌的小羊了,赶快问警察!警察长得很帅,帅气地告诉我们「你们太晚来了,外国人窗口关了」… … …「有其他的办法吗?」他跟另外一位警察討论了一下,叫我们去柜檯填单子去16號窗口试试看。於是我们填好单子就去16號窗口试试看。印度人看了我们的单子,把资料输入电脑,每一班列车他都说no, no seat, no, no seat,排在我们后面的印度人变成一圈在后面围观。最后帅警察帅气地告诉我们明天早点来。我们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问警察最近的捷运站怎么走,他指了一个方向告诉我们沿路上问人就会到了。

没想到就算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捷运站也不会就此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带错哆啦A梦的道具,不应该是固体声音字型,应该要是任意门阿先生小姐们下次去印度记得要带对!和来的时候一样,捷运站在天的另一边。我们先碰到一位警察带领我们一小段路,然后在路上交接给另一位中年上班族,警察告诉我们follow him,於是我们又开始另一段follow him的路程。这时候是下班时间,人车抢道,灰尘喇叭齐放,没吃午餐该吃晚餐一直在流血的我突然有种超现实的感觉,让我很想在路上大笑,或者应该大唱修女也疯狂的I will follow him (可搭配聆听),还是我需要信仰阿可恶。

印度第二战,再度惨败!

印度第一天简直万念俱灰成就感为零。晚上我们在潮湿的房间把行程表拿出来討论,擬定各种方案以应付火车票没买到的状况,明天要整兵捲土重来。我把从麦当劳买来的汉堡放在一旁没有吃它我该饿的但是一点都不饿。感激一路上的印度人指引我们这两隻迷途的羔羊,谁说印度很危险?

在印度实在很难顾及一篇网誌是否有文学价值,流水帐比较适合。纠竟,Echo和Jen与印度的下一战战绩如何呢?详细情形请带下回分解。

小黄页

1. Pre-paid taxi

从加尔各答廉价机场出来后面对马路往左走到加尔各答国内机场,在大厅寻找一下就可以看到Pre-paid taxi的柜檯,跟裡面的人说你要到哪裡、付钱、拿收据、去外面搭车,会有小朋友跑来跑去帮你找车,最后趴在计程车上跟你要钱,我简直心灵受创。

2. 换钱

先在加尔各答机场换50美金。通关后找一下可以看到一个昏暗小小的柜柜台(或是直接找背包客聚集的地方),因为汇率不好手续费又高,所以你可以在台湾计算第一、二天你会花多少钱,我们换了50美金。

2. Train tickets 外国人窗口

挑战失败(说不定下一篇就成功了?)

ROUND2

加尔各答-2:外国人窗口熟能生巧

8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写的是个J8!自诩正统汉语文化的湾湾写出的玩意和咱们这里十几岁二十岁出头的脑残日韩流的女生写的差不多,无怪那边感觉近年来那边明星都像花匠娘娘腔

看的真费劲

3楼 huan8317
看的真费劲
9楼 quanqiutong
不仅是我一个人看的费劲,我不孤独了。
看晕了

本来挺感兴趣的话题被湾湾这嗲嗲的语气弄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看了五分之一还是放弃吧

你们这些台湾土包子说话不加“啦、哇、耶”能行吗

1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