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占中”联盟发言人:我也不关心政治 只是来喊救命

米强 收藏 0 5646
导读:“反占中”联盟发言人:香港现在是“暴民逼民反” 本报驻香港特约记者梅斯 赵文松 由香港多个团体联署组成的“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5日宣布,将于17日举行一项名为“为和平普选,跑步上中环”的活动。据悉,“反占中”签名活动自7月举行以来,已突破100万,在香港社会引起很大反响,工商界大佬与政界名人纷纷表态支持。与此同时,该活动也出现一些争议,《环球时报》驻香港记者4日就此专访了大联盟发言人周融先生。 “反占中”完全是民间活动 环球时报:您能介绍一下“反占中”签名的具体运作情况吗? 周融:“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反占中”联盟发言人:香港现在是“暴民逼民反”

本报驻香港特约记者梅斯 赵文松

由香港多个团体联署组成的“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5日宣布,将于17日举行一项名为“为和平普选,跑步上中环”的活动。据悉,“反占中”签名活动自7月举行以来,已突破100万,在香港社会引起很大反响,工商界大佬与政界名人纷纷表态支持。与此同时,该活动也出现一些争议,《环球时报》驻香港记者4日就此专访了大联盟发言人周融先生。

“反占中”完全是民间活动

环球时报:您能介绍一下“反占中”签名的具体运作情况吗?

周融:“占中”看重的是网上签名以及投票,“反占中”看重的是“亲身签名”。这样的方式需要大量签名站,而且需要民众拿出身份证,填写号码,比起“占中”更严谨。我们收表格,一定需要本人核对身份证;如果你拿30份填好的表格来,我只收你自己的一份。所以一些机构派发表格让别人填,我们不收就没用。另外,我们只登记签名者身份证的前4位数字,不把资料数据输入电脑。而“占中”签名则需要身份证号及电话号码,他们建立一个数据库,并存放到美国,以规避香港隐私法律的约束。我们签名的目的不是选举,所以不需要存储这些资料。

俗语说“官逼民反”,现在情况是“暴民逼民反”,我们必须站出来发声。

环球时报:如何防范重复签名呢?

周融:重复签名无法杜绝,因为只有政府拥有完整的数据库来检测签名是否重复,其他任何个人或组织都没有办法做到。我们只能向市民反复宣传,一个人只签一次,不要多次。但肯定还是有重复签名的现象发生,实在没法保证100%不重复;如果找到,我们会取消。我觉得重复签的人应该很少很少,目前已经签了100多万了,再给我3万、5万,也没什么作用。与世界各地的签名运动比较,我们已经做得足够严谨了。

环球时报:“反占中”签名的背后是否有政府力量的介入?

周融:“反占中”签名完全是民间活动。中联办知道我们在“反占中”,当然觉得这是好事,会赞同。可能参加“反占中”活动的很多人跟政府或中联办有关系,但对于我们来说这并不重要,大家过来签名,我们没有必要询问你是谁,自愿就好,这就是民众运动。

另外,有些特区政府官员以个人身份签名,我觉得没有问题。第一,政府和警察的工作是执行法律,我们的要求是大家遵守法律,属同一个目的,而“占中”就是要违法。第二,每个人本身还是个体,有基本人权,也有基本言论自由,政府官员下班之后作为普通人表达意见,我们为什么要去剥夺他作为个体的这些权利呢?

代表香港主流声音

环球时报:17日的大游行,预计有多少人参加?

周融:按计划,我们8月17日的游行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一共12个小时。上午有跑步到中环的活动,下午有大游行,我们会给每个从维园到中环的人发放贴纸,并通过发放贴纸数量计算参加人数。

香港一些媒体质疑我们游行人数造假。香港以往游行,出发时多少人,途中加入多少,都很容易引发争议。维多利亚公园最多十几万人就“逼爆”,500毫升的杯子,你非说放了十公升,这不是搞笑么?以前有的游行,组织者宣称51万,香港传媒没有出一句声,我们的游行还没进行,就说我们造假。

环球时报:“反占中”能否称为香港的主流声音?

周融:事前我们完全没有想到有100多万人出来签名,当时想有80万就不错了。在一个700万人口的城市,100万人站出来是不容易的。在我看来,“反占中”当然是主流声音,我们人数比“占中”多,这就是主流,但他们依然不想承认,仍然觉得自己是主流的代表,但心里清楚水分有多少。我希望他们知道,回归17年,香港人已经厌倦争斗。

环球时报:一些反对者质疑您发动“反占中”是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您未来会参加特首选举吗?

周融:我不会参加任何一种选举,今年不会,一直到2017年以及以后都不会。我在香港长大,只有中学文凭,17岁出来做工,香港给了我很多。我做很多事情不是为了酬劳,只是想为香港做些事,别无他求。

美国不希望香港有普选

环球时报:内地很多人认为香港人只关心赚钱,不关心政治,您怎么看?

周融:没错,我也不关心政治,只是觉得“占中”很危险,情况危急,我们只是来呼喊“救命”的,跟政治和竞选无关。你总不能认为呼喊救命是搞政治吧。

环球时报:香港不少反对派被曝光有外国国籍,您本人则放弃了居英权。对国籍问题,您怎么看?

周融:香港是允许双重国籍的。上世纪90年代,香港人忧虑未来怎么走,英国推行“居英权计划”,有5万个名额,分发给社会各界精英。我在传媒界有影响,也被给予居英权,但是没有用过。我自己觉得我要留在香港,这是我的家。老实说,当时我移民去加拿大、澳洲都没有问题。而且居英权是保密的,我有居英权是自己说出来的。

香港有人觉得,如果你有外国国籍,就是不爱国。但爱国与否其实是个人问题,我不参与任何竞选,只是一个普通香港人,不搞政治,只是喜欢说什么就说什么。现在中国国际上朋友多,拿个特区护照还好用呢。

环球时报:如果2017年没有实现特首普选,您认为会对香港造成什么影响?

周融:我希望可以实现普选,对这点是乐观的。“占中”最希望的事则是在谈判真正开始前把局面搞乱,让中央和泛民没有办法再在一块商谈,如果他们成功了,这也可能是美国希望达到的目的。美国人、香港的泛民主派最主要的立场是:共产党不会给香港民主。如果2017年香港有了普选、有了民主,他们的基本立场就站不住脚,所以他们不希望香港有普选,这就是最基本问题。

“占中”发起者现在希望拉住局面,阻挠谈判,泛民议员也不敢跟中央谈。因为只要谈就有机会,而“占中”一发生,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希望用“反占中”让他们知道,香港人是不支持“占中”的,继续站在那边,泛民议员将丢掉选票,一铺清袋(输个精光),无异于政治自杀。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