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钧客:警惕“爱国不爱党”谬论欺民误国

jonkoo 收藏 3 228

一段时间以来,“爱国不爱党”的谬论甚嚣尘上、流毒甚广,传播者大多摆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仿佛找到了一条“爱国”的捷径。在千钧客看来,这些荒谬的论调,宣扬的不是“爱国主义”而是“恨国主义”,其实质是割裂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国家的关系,虚无党的斗争史,否定党的执政地位合法性,不仅有认识和逻辑上的错误,也隐藏着“改朝换代”的政治野心,需要引起高度警惕。

第一,“爱国不爱党”论调存在认识上的错误。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自发选择。党性和人民性从来都是一致的、统一的。党自成立之日起,就坚定地站在中国最广大人民利益的立场上,把实现最广大人民利益作为自己全部活动的出发点和归宿。而广大人民群众正是在长期的历史比较中,选择我们党作为自己根本利益的代表,作为开辟美好未来的领路人和主心骨。从另一个层面看,一个执政党在什么条件下会被时代所淘汰?一是民不聊生,大部分人遇到了生存危机;二是社会动乱,国内一盘散沙;三是外敌入侵,直接颠覆政权。那么当下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是什么情况呢?我们的经济政治文化建设举世瞩目,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我们的社会治理体系日臻完善,社会主义凝心聚力的优势无人能比;我们的国防事业不断增强,保卫国家领土安全的信心十足。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更加昭示着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美好前景。在这样的背景下,千钧客想问问那些秉持“爱国不爱党”论调的人,难道你能把这个国家和人民割裂?你能把这个国家和中国共产党割裂?

第二,“爱国不爱党”论调存在逻辑上的荒谬。秉持“爱国不爱党”论调的人大多以西方政党制度做参考,简单地用西方政治制度衡量中国。脱离了中国实际,就容易犯逻辑上的错误。首先,西方的政党大都属于体制内产生的内生党,是先有国家后有政党,而中国共产党是从国民党统治体制之外产生的外生党,是通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党,先有政党后有国家,党是第一位的,其领导地位是在革命战争年代自然形成的。其次,西方国家只有执政党和在野党的区别,没有哪个政党先天处于领导地位,国家执政权属于当选的执政党。像美国资本财阀控制下的两党制,说白点合伙人制度,轮流坐庄,无论你爱执政党还是恨执政党,最终都是资本说话。而在我国,中国共产党是居于领导地位的执政党,集领导权和执政权于一身,是国家法人团体象征,党和人民、国家的利益高度统一、不可分割。再次,军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根本保障,西方国家的军队产生于政党之前,只向国家而不向政党负责。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共产党一手缔造的,一直是由党绝对领导,以此保护人民民主、巩固人民政权。以上三点足以证明,“爱国不爱党”的荒谬论调,严重脱离了中国政治制度的实际,在中国根本无法成立,不过是一些人用来迷惑误导舆论的工具而已。

第三,“爱国不爱党”论调隐藏“改朝换代”的政治野心。我们不否认大多数秉持“爱国不爱党”论调的人是出于无知或新奇,但我们也不能对这种论调背后的阴谋放松警惕。这种论调,把党和国家割裂,把党和人民割裂,制造“改朝换代也还是中国”的舆论氛围,实质是虚无中国共产党的斗争史,间接否定党的执政地位合法性,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变异提法。从法理上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各族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作了重要阐述,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明确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刑法》中有个罪名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本罪侵犯的客体是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包含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按照“爱国不爱党”论调者的提法,颠覆了政权,进行改朝换代,中国也还是中国,但他们有没有意识到,那已经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爱国不爱党”论调不只荒谬,也已触犯了法律底线。

综上所述,在当下中国,宣扬“爱国不爱党”论调,不仅是无知谬误的表演,也是刻意而为的煽动,更是包藏祸心的阴谋。联想到近日教育部正力推修订《中小学生守则》,准备删除“热爱人民热爱党”,我和众多网友感触一样:无法理解和接受。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