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美较量,习大大访拉揭开战略反攻序幕(上)

江南雄鹰 收藏 7 6507


一些认为中国对美太过软弱的人可以休矣,习大大对拉美四国的访问,预示着中国对美较量的战略反攻拉开序幕了。

2014年7月15-23日,习大大代表中国出席在巴西举行的金砖峰会和中拉领导人会晤,并对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和古巴四国进行了访问。不仅再次掀起了中国旋风,而且取得了丰硕成果,更重要的是标志着中国对美较量的战略反攻开始了。

中美两个世界大国相互较量了几十年,较量点涉及到全领域、全方位、全过程,而最根本的是利益的较量。因此,并不像某场单一战争那样,可以清晰地划分出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进攻的三种形态。但这三种形态又确实存在,只是各形态的体现不是那么清晰,三种形态会交替体现,甚至同时存在。所以我且以一些标志性事件来作个概略性的划分,仅供探讨。

一、中国对美较量战略防御阶段的抗争较量

在我看来,中美较量的战略防御阶段,可从解放战争美国明目张胆地支持国民党军队打内战算起,到中国“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在西沙中建岛附近海域的钻探作业为标志。这一阶段的主要特征是,美国调动一切力量、使用一切手段对中国实施“攻击”,千方百计地从军事、政治、经济、外交、文化、科技等方方面面,不择手段地采取战争、破坏、威胁、围堵、遏制、污蔑等手法,甚至利用恐怖分子实施恐怖行为,妄图消灭、颠覆、演变我国政权。中国政府见招拆招,以被动应对的“防御”为主,在牢固构筑的“防御体系”的同时,实施了有理、有利、有节的战略反击,不仅取得局部战争的胜利,也通过成功地推行改革开放政策,使中国经济取得巨大的成功和发展。

中美较量的战略防御又可以分为三个阶段,解放战争时期到尼克松访华为第一阶段。这一阶段的较量以军事手段为主,美国妄图通过支持国民党军队消灭我军,我军仅用三年时间消灭了国民党数百万正规军,解放了全中国,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美国又乘新中国建国之初、立足未稳之机,相继发动侵略朝鲜和越南的战争,企图依靠军事力量和核威慑消灭、推翻我国政府。中国政府则针锋相对,直接出兵朝鲜、支援越南,打赢了两场战争,取得了抗美援朝、抗美援越战争的胜利。独立自主地研制成功了两弹一星,打破了美苏核垄断,有效阻止美国的核威慑。

第二阶段,以尼克松访华为标志,到前苏联解体。这一阶段的主要斗争形式是和平演变与反演变,美国政府见武力无法征服中国,便企图通过政治手段颠覆中国政权,纠结西方国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社会主义阵营实施和平演变。包括前苏联在内的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未能经受住考验,于1991年前后相继亡国。

第三阶段,从前苏联解体到现在,甚至在将来一段时期内还将继续下去,但力度会明显减弱。在这一阶段,美国采取的主要策略是围堵和遏制。中国政府则实施了韬光养晦的策略,加强与美的积极接触、减少误判,避免与其正面碰撞,消除其对中国的忧虑与猜测;在妥协中扩大共识,深化合作,谋取互利,累积互信。从而使我国在不断与美斗争中发展、壮大起来,不断缩小了与美国在综合实力上的差距。

二、中国对美较量战略相持阶段的谋略较量

战略相持阶段的形态相对来说比较模糊,没有很明显的标志性事件显示开始,到目前为止也不能算结束,也许在今后若干年内还将处于相持状态,但我认为这一形态存在的时间并不会太长。为了便于分析,我们暂且以“美国911事件”到2014年5月中国“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在西沙海域钻探作业作为这一阶段的标志点。

在战略相持阶段中美战略博弈的策略都有所调整,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是“接触加遏制”的战略。中国则从被动应战中争取主导权,采取“以战逼和”的策略。

中美较量战略相持阶段也分为三阶段,第一阶段为“美国911事件”到中共十八大的召开产生以习大大为首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第二阶段为中共十八大到中国“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在西沙海域钻探作业,当然这不是终点,在今后相当一段时期内仍处于这个阶段;第三阶段为“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撤离西沙作业海域以后。

我之所以要如此划分,是因为这三个阶段较量的侧重点不同,中国政府也展现了不同的策略,但核心是围绕“逼”字做文章。第一阶段以经济利益为侧重点,中国政府主要是“逼”美对等谈判;第二阶段主要以中美关系的大国定位为侧重点,中国政府主要体现的谋略,是“逼”美接受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主张,认可中国和平崛起的现实,共同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第三阶段将以主导权为侧重点,中国政府将要“逼”美做出战略妥协,接受由中国制定或参与制定的国际游戏规则。下面就这三阶段的较量作一分析:

1、“逼”美与我进行对等谈判

我之所以要以“美国911事件”作为中美较量的起点,是因为“美国911事件”不仅是美国由强盛走向衰弱的转折点,也中国与美较量由弱向强的一个标志点。美国由强向衰我不作分析,重点谈谈中国由弱向强的转折。

正如前文所说,中美较量最根本的是利益的较量,尤其是经济利益。美国由强向衰、中国由弱向强都是最先在经济上体现的。因而,经济也是中美较量的关键因素。1979年中美两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并于当年签署了中美贸易关系协定,决定双方相互给予最惠国待遇。1980年1月24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先后批准了中美贸易协定,协定却规定美国在贸易往来中给予中国最惠国贸易待遇。自1980年起,美国虽然每年都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却单方面按照其《1974年贸易法》中的有关条款,对中国、前苏联等非市场经济国家的最惠国待遇的贸易地位进行年度审议。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主要是审查这些非市场经济国家的移民政策,此后则转为对中国的人权、环保以及军火控制状况进行审查。1999年11月15日,中美两国签署了关于中国加入WTO的双边协议。2000年3月,克林顿向国会递交了一项立法建议,要求在中国加入WTO后,美国将终止对中国的贸易地位进行年度审议,实现对华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2001年11月(注意:在美国9.11事件后)中国加入WTO,不再需要美国政府和国会每年来审批“贸易最惠国”资格了。

也就是说,美国在“9.11事件”前,一直拿是否给予“贸易最惠国”待遇压制中国,中国为了不失去美国这个最大市场也只能被动接受所谓的恩赐。“9.11事件”后,中国利用WTO机制在与美国对等谈判中不断争取到了更大的利益。与此同时,在其他领域也展开了与美方的磋商和谈判,并促成了中美2005年8月的第一次战略对话。

中美第一次战略对话具有非凡的意义,预示着中国将美国“逼”到了谈判桌前进行对等的谈判。请看当年新华社的一则通讯:“2005年8月1日,中美首次战略对话在北京举行。中美战略对话机制正式启动。这是中美建交以来双方首次举行此类高层定期对话。在中美首次战略对话中,双方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与地区问题坦诚、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并一致认为,对话是有益的、建设性的,增进了相互理解。 此后,作为定期对话机制,中美战略对话定期在中美间轮流举行。中美双方利用这一战略对话机制在事关两国关系的深层次、战略性重大问题方面进行了富有成效的沟通与交流,增进了彼此了解和信任,促进了双方在各领域的合作。双方多次重申,中美关系长期健康稳定发展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中美保持和扩大合作,对促进当前和今后亚太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请注意这则通讯中表达的几个重点:

一是“这是中美建交以来双方首次举行此类高层定期对话”,在此之前,不是中国不想与美对话,而是美国根本不愿意和我们对话。

二是“双方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与地区问题坦诚、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并一致认为,对话是有益的、建设性的,增进了相互理解”,并将作为定期对话机制,在中美间轮流举行。

三是在事关两国关系的深层次、战略性重大问题方面进行了富有成效的沟通与交流,增进了彼此了解和信任,促进了双方在各领域的合作。

四是“双方多次重申,中美关系长期健康稳定发展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中美保持和扩大合作,对促进当前和今后亚太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2009年两国又将“中美战略对话”升格为“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首届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于2009年7月27-28日在华盛顿举行;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于2010年5月24-25日在北京举行;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于2011年5月9-10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2014年7月9-10日在北京举行的已是第六轮了。

2、“逼”美接受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主张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快速增长,中国参与的国际事务也越来越多,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也越来越强,中国的国际地位也越来越高。在当今许多国际事务中,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都难以得到有效解决。

与此同时,美国的衰败迹象也越来越明显,中美实力差距也越来越小,美国对中国的优越感越来越小,而焦虑感却越来越强。美国为了保住自己的世界霸主地位,又主动挑起了对中国的进攻,企图通过制造中国威胁论,军事重返亚太,挑起周边国家与中国的对抗,利用国内矛盾制造分裂,利用台独、港独、藏独、疆独甚至恐怖分子搞颠覆破坏,达到搞垮中国的目的。面对美国各种围堵、遏制策略,中国均成功予以破解,并还以颜色。从而使美国陷入了如何与中国相处的矛盾和困惑之中。

美国也清醒地认识到,一个快速崛起的中国必定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而纵观世界发展史,新兴大国取代守成大国基本上都要通过战争手段。而历史和现实告诉美国人,与中国发生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将是美国无法接受的痛,只能是两败俱伤。

美国也不想与中国这样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大国发生战争。于是,提出了G2的主张,要与中国一道共同管理世界。而中国告诉美国,中国不要G2,更不想取代美国成为新的世界霸主,中国要建立没有霸权的多极化世界。

其实,中国也不愿意与美国发生战争,中国告诉美国:中美应该也可以走出一条不同于历史上大国冲突对抗的新路。国际社会也期待中美关系能够不断改善和发展。中美两国合作好了,就可以做世界稳定的压舱石、世界和平的助推器。中国主张,中美应建立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

2012年2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访美时,把这一美好愿望告诉了美国。显然美国对中国提出的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热情不高,但又提不出更好的主张。

2013年3月,习近平当选中国国家主席后,明确告诉全世界中国的外交大国是关键。并在当选国家主席一周后,高调对俄罗斯进行了国事访问。显然是要告诉美国,你不接受新型大国关系的主张,我就不会把你作为第一位的大国来对待。

美国依然没有正面回应。中国政府通过外交管道告诉美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近期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斯达黎加和墨西哥等拉美国家进行国事访问。这计果然有效,中国元首到我美国后院对小国进行访问,也不把我这个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放在眼里,让我这个世界霸主怎么当呀,脸往哪搁呀。于是,高层紧急磋商,称愿意与中国探讨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但我来不及为习主席的国事访问做准备,能否降格为工作访问(其实,一是不愿中国把他与其它小国列为一个等级的国事访问;二是想借降格以报复不快)。

其实中国才不计较你给予什么接待礼遇,主要目的是“逼”你和我谈,接受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主张,为两国关系的未来走向进行顶层设计。美国被迫接受中国的意见予以安排(显然是不情愿的,奥巴马夫人不出面接待习大大夫人就是个例证)。

于是,5月21日,中国外交部宣布,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5月31日至6月6日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斯达黎加、墨西哥三国进行国事访问,并于6月7日至8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同奥巴马总统举行会晤。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尼隆匆忙于5月26日赶赴北京,为中美元首会晤做准备工作(这是多尼隆一年内的第二次访华)。美国总统的助理们加班加点为奥巴马准备了7个小时的会谈材料。

6月7日至8日,习大大如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同奥巴马总统举行了会晤。两国元首经过8个小时的共处和会谈,双方同意,共同努力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注意,只是同意)。

显然,美国从骨子里是不愿意接受中国主张的新型大国关系的。在此后的一年时间里,美国照样没有按照两国“元首”会晤时“同意”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要求去做,照样在行遏制中国之实,挑起周边国家与中国搞冲突、搞对抗,甚至根本不提“新型大国关系”的事。这说明美国是个彻头彻尾的两面派,当初在安纳伯格庄园会晤达成的“共识”也是勉强的;搞垮中国是他根本不变的目标。中国跟美国较量了几十年,对美国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那是清清楚楚的,不把他“逼”到墙角他是不会妥协的。于是,中国果断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要将美国“逼”回正路。其中,最有效的是:南沙有关岛礁的扩建、与有关贸易大国建立本币互换机制、“海洋石油981”在西沙海域钻探作业等,特别是习大大作出出席金砖峰会并对拉美四国访问的决定后,终于将美国“逼”了回来。

就在习大大抵达巴西的当晚,奥巴马就急忙致电向习大大表态:我赞赏您7月9日在对话和磋商联合开幕式上讲话中阐述的关于构建美中新型大国关系的主张。我重申,美方致力于同中方一道,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加强务实合作,建设性管控分歧,使合作成为两国关系的主流。

当然,这并不代表美方已经正式接受或会真心实意地与中方“构建新型大国关系”,还需要有进一步的较量和“逼”。

3、“逼”美做出战略妥协

从某种意义上说,2005年8月1日中美首次战略对话的举行,也就标志着美方对中方开始了一定意义上的妥协。因为自那以后的每次对话都达成一定的共识,这种共识就是双方的博弈、让步和妥协的结果。虽然那些协议、共识大多数是经贸方面的(后来也逐步扩大到其他领域),但中国“逼”美妥协,洽是从经贸领域开始的。当然,那协议、共识还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妥协,更谈不上是战略妥协。

能算得上是战略妥协的,“逼”美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份额改革是一件。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经济体快速崛起,而欧洲国家经济复苏疲软。为更好地反映成员国在全球经济中相对权重的变化,中国抓住了这个机会,在G20框架下联合新型经济体,于2010年12月“逼”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董事会上,通过了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

根据该方案,IMF的资本将增加一倍,成员国的份额比重也将进行调整,发达国家将转让6%的份额给有活力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中国在IMF内部的份额将升至6.39%,投票权也将从3.65%升至6.07%,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此外,执董会改革完成后,欧洲国家将让出两个席位,以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执董会的代表性。

根据规定,这个方案需要得到基金组织188个成员国国会的批准才能生效。IMF计划在2012年10月的世界银行和IMF年会前完成改革。

奇怪的是,美国也是2010年基金组织改革方案的主要设计者和推动者,现在却成为落实此轮改革的最大绊脚石。目前拥有16.75%的最大投票权的美国国会不批准上述方案,基金组织份额和治理改革无法达到生效所需的法律门槛(这就成了金砖银行成立的最好借口)。

习大大这次的拉美行,也可以是一次“逼”美战略妥协。理由,一是习大大抵达巴西的当晚,奥巴马致电给习大大时的表态。他说“我重申,美方致力于同中方一道,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加强务实合作,建设性管控分歧,使合作成为两国关系的主流。美方希望两国继续推进在经贸、能源、气候变化等领域以及有关地区热点问题上的合作。我期待今年11月再次访问北京并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同习近平主席会晤,希望双方团队从现在起认真进行准备,推动两国合作届时取得更多具体进展。”这相当正面的态度,美方打算通过“建设性管控分歧”来缓和冲击与对抗了。二是自此之后,日、菲、越的挑衅明显收敛了。

此外,中俄联合“逼”美妥协的事例也是可以算的。比如:朝核问题、伊核问题、叙利亚化武危机问题,都迫使美国做出了妥协,从而未爆发战争。

当然,美国所有这些“妥协”只是表面的、暂时的。中国也远没有达到“逼”美战略妥协的目标。中国“逼”美战略妥协的目标是要美国退出亚太、让出亚洲事务的主导权,接受由中国制定或参与制定的国际游戏规则。也许在今后相当长时间的较量中,中国都将对美采取“逼”的策略,但中国已经开始的局部战略反攻,必将加速“逼”美国做出战略妥协的步伐。

有关中美较量之中国开始局部战略反攻的分析,请看下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习总指挥反腐灭虎大快人心,如能领导我们灭美帝斩倭寇方更振奋人心。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