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古代步兵对抗骑兵最有效的阵型

一说步兵对抗骑兵大多人都想到西方的枪阵,在我国古代其实也有能对付任何骑兵的阵型——车阵,在我国南北朝时骑兵处在劣势的一方步兵在平原地型一出城市,就立马布车阵,而当时的车阵分两类,一种是朱超石的却月阵类似的防守阵型,一种是刘裕伐燕用的能方轨徐行的车阵,尤其是后一种能行军的函阵,如北魏明元帝泰常八年(423),北魏大将叔孙建等率军攻青州,刘宋大将檀道济率军救援,途经大岘(山名,在安徽省含山县)一带时,檀道济“以锁连车为函阵”,护卫刘宋军行进和刘宋文帝元嘉二十七年(450),北魏大军兵临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镇守彭城的江夏王刘义恭军食不足,安北中兵参军沈庆之建议“以车营为函箱阵”,掩护刘义恭等从彭城撤离,以上两例足以说明在平原布了函阵的步兵面前骑兵毫无办法阻挡步兵的行进,步兵想走就走,想停就停,要知道当时可是有了具装骑兵也就是重骑兵,而且使用最频繁的时代,这是行军时的表现,正面作战又如何我们再看下铁岐山之战在北魏登国六年(393),其具体战况并见于《魏书》之《太祖纪》、《铁弗刘虎传》和《十六国春秋·夏录一》等史籍。登国六年铁弗卫辰派出大将直力鞮率大军进入北魏,“寇南部”,拓跋珪前往抗击,两军在铁岐山展开激战。此役双方兵力颇为悬殊:铁弗之直力鞮所部“其众八九万”,铁弗本即匈奴后裔,其兵力当然以骑兵为主;而拓跋珪麾下仅有五、六千人。直力鞮遂以优势兵力围攻拓跋珪,情况十分危急。拓跋珪使用车阵抗御铁弗骑兵,“太祖乃以车为方营,并战并前,大破之于铁岐山南,直力鞮单骑而走”,北魏军大获全胜,“获牛羊二十余万”,且乘胜追击,一举击破了卫辰。这几乎是卫青漠北之战的翻版,不同的是拓跋硅用的是能移动的车阵而不是卫青时代的环车为营这只是南北朝时期的几个战例,在整个南北朝的历史上步兵与骑兵对抗的有史记载的对抗步兵以车布阵胜率起码也有60%以上而且很多都是以少打多。车阵的淡出是隋的统一后,隋的骑兵无论是规模还是战斗力都与突厥相当,有条件以骑治骑,致使能对抗骑兵的车阵逐步弃用,逐渐失传,到了安史之乱时能用出南北朝时函阵的只有李光弼一人,到了北宋末年已经失传,文人宗泽仅凭史料也组建了车阵,可是他所谓的车阵不能行动一动就有破绽,被金大破,宗泽的车阵与南北朝时的车阵不在一个级别上,直到戚继光的出现再次复原了部分南北朝时的车阵但与南北朝时的车阵灵活性上也有差距。戚继光的车阵没有填壕车,致使他的车阵会被壕沟限制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